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着,赵云他便练上了,而“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张绣对老师所教的百鸟朝凤枪法,那当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而且他也是每日都不停地在练,其实张任也是这样。所以张绣看了十几招,他就已经能够确定下来了,赵云赵子龙,果然是自己的同门的师弟啊。

    这个话能骗人,但是这枪法却绝对是骗不了人的啊,而从赵云的枪法,却不难看出来,这一套百鸟朝凤枪法,他至少浸淫了十几年了,要不绝对不会如此行云流水,并且张绣知道,这个师弟,比自己和张任都强,怪不得老师收他当关门弟子。

    练到一半的招式,张绣喊道:“可以了,师弟,可以了,收招吧!”

    张任则是微微一笑,心说,咱们用这事实来说明问题。你这个大师兄不是不相信吗,如今怎么样了,还不是相信了。所谓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啊,还有比这百鸟朝凤枪法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吗。想到这儿,张任也想起当初在益州,自己之前不也是不怎么相信赵云就是自己师弟吗,结果后来还不是和如今的张绣没什么两样。

    所依张任的微笑,其实是善意的笑,他只是觉得,看到了如今的张绣,仿佛就看到了之前的自己啊。

    而赵云听到了张绣的喊声后,是马上便收招了。毕竟练习这枪法,那也是特别消耗体力的,所以能少消耗些还是少消耗些吧。毕竟都过了晨练的时候,自己的用意就是为了让自己这大师兄认出自己,既然目的已经达到,那么还是办正事要紧,其他的都得放放。

    把长枪又放回了兵器架上。而这次赵云回来后,张绣是拉着赵云的手,就往会客厅走去。

    边走还边说:“师弟勿怪师兄,毕竟师兄是不得不小心谨慎为之啊!”

    张绣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而赵云也只是笑了笑,“师兄如此是对的,要是云的话,也一样会如此!”

    张绣一笑,“师弟理解就好,理解就好啊。二位师弟,请!”

    “请!”“请!”

    三人是再一次进了会客厅,不过这次张绣对赵云明显是热情多了,傻子都看得出来啊。其实想想也是,之前赵云的身份不明。虽然张任确实是张绣师弟,但是张绣怎么可能就偏信他的话。他说赵云是他们师弟。张绣就能信了?所以经过他的证实后,这完全就是真的不能再真了,张绣他确实是确信了,所以心中高兴,自然就热情多了。

    -----------------------------------------------------

    看到张任和赵云两人,张绣也回忆起了往事。“想当初在老师门下学艺,老师说为兄资质尚可,就是年纪太大,所以成就有限。后来老师又收了二师弟。但是人各有志,二师弟志不在此,所以老师还是没能如愿。但今日为兄看到了小师弟的枪法后,终于是明白了,原来老师终于是找到了衣钵传人,真是可喜可贺啊!”

    张绣和童渊学了那么多年的枪法,虽然成就有限,但是眼力一点儿不差。他当然看得出来,自己、张任还有赵云三人中,就只有赵云才是能够传承下老师一脉的衣钵的。自己和张任,一个是成就有限,另一个则是不太喜好武艺,所以还是成就有限,但是这个小师弟,那武艺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一流上等的,所以他不是自己老师的衣钵传人,谁还是啊。

    赵云闻言就是一笑,“师兄过奖了,老师常言,遇到大师兄之时,实在是太晚。而二师兄,却是对武艺没有太多兴趣,云就是比较痴迷而已!”

    张任也是笑了笑,“师弟你就不用谦虚了,我与师兄是都不能把老师的枪法发扬光大,但是你可以,倒是也好让天下人看看,老师一脉的枪法如何。虽然不说是无敌天下,但是怎么也能独步沙场!”

    赵云也明白自己这两个师兄的意思,虽然他们出师很多年了,而且在武道上成就也有限,但是却不得不说,他们却都是想把老师的武艺发扬光大的。至少也得让天下人看看,自己老师的枪法,那在天下绝对也是首屈一指的。他们两人是有心无力了,但是自己却是可以,所以这个重担就落在自己的肩上了。

    赵云此时一抱拳,“二位师兄,云一定是尽力将师门枪法发扬光大,不辱老师威名!”

    张绣和张任两人对赵云的态度显得很是满意,都不住地微笑点头。他们两人在战场上,那可是从来没主动去说过自己的武艺是和谁学的,为什么,因为怕给自己老师丢人。如果他们要是也有赵云这般武艺的话,那早就提自己老师的名儿了。两人都知道,自己老师那可是天下奇人啊,但是自己这武艺,确实是不够看的,不过如今有了小师弟,他的武艺却是可以。

    所以两人高兴,知道知道老师的武艺是终于有人继承了。最高兴的还是张绣,至于张任,他倒是早知道了。

    -----------------------------------------------------

    这个事儿是告一段落了,张任知道,该说此行的目的了。尽管三人都是同门师兄弟,但是一提到这关乎自己利益的时候,这个却是不能有半分马虎。

    还是张绣先转移了话题,就听他问道:“不知二位师弟如何在马孟起帐下效力?”

    张任闻言,他是心中苦笑,不过他却没那么多说,只是对张绣说道:“师兄,子龙他是从小便和州牧相熟,如今更是州牧的妹夫。至于师弟我吗,还是在州牧征益州之时,加入到州牧帐下的!”

    张绣一听,从自己师弟这话了,是不难听出不少的东西来啊。自己这师弟管马孟起叫州牧,这就说明他最多只是在其帐下效力,却还没有近到主公和从属的地步。不过自己这个小师弟,倒是和马孟起很熟悉,而且马孟起妹妹还嫁她了,可见对其人的器重啊!

    在张绣看来,马超的妹妹嫁给赵云,那就是马超笼络赵云,所以才如此。至于其他的,他张绣这个外人当然是想不出来,也不知道了。而张绣他说想的就是这个,没有其他的。

    张绣点点头,“为兄就直言了吧,你们是否是马孟起派来,做说客的?”

    张任和赵云两人一听,都笑了,毕竟这事儿是再明显不过了。整个凉州军中,也就自己两人最适合来这儿当说客了,而别人其实都不太合适。

    张任当然不会隐瞒,直接说道:“师兄所言不错,正是如此!州牧派我与子龙两人,前来南阳,说服师兄!”

    张绣当然是早就想到是如此了,这不就对上了吗,之前自己还以为,马孟起怎么就派了两个武将来当说客,可如今再一看,这个真是高明啊。自己就这么两个师弟,结果还都在凉州军帐下效力,这一下,让他马孟起都给派来了。

    “师弟是否也觉得我应该投靠马孟起?”

    虽然是多年未见,但是张绣和张任师兄弟两人,确实还是能直言的,没什么藏着掖着。这要是换成是别人来当这个说客,那么张绣肯定不会如此直接地去问这样儿的事儿。

    张任是缓缓点了点头,“师兄应该比谁都清楚如今自己的处境,说实话,师弟认为,如今师兄最好的出路,就是投靠骠骑将军、凉州军马超马孟起!难道师兄还有更好的人选吗?是司空曹孟德?还是荆州牧刘景升?”

    一听张任所说,张绣就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荆州军杀我叔父,如今大仇未报,为兄怎么可能投靠刘景升其人?至于司空曹孟德,虽然其人如今名声正值如日中天,但是最近几年,我与其军屡屡交战,说实话,已经是结下了不小的过节,其子侄更是死在了宛城。所以就算我能投靠其人,可是他帐下的将领,必然是不会能轻易与为兄尽释前嫌啊!”

    不得不说,张绣看这个看得还是挺明白的。所以还真别说,如今投靠马超就是他最好的选择了,他自己当然也知道。更何况还有自己两个师弟在这儿,到时候,自己怎么也能在马孟起的帐下有一席之地吧。至少是比在曹营要强,至少这个张绣还是相信的。

    张任看了眼赵云,赵云会意,此时便说道:“师兄能加入凉州军,那么你我师兄弟三人,就有共同征战沙场的机会了!如果主公知道此消息的话,那么他定然会欣喜万分!”

    张绣是苦笑啊,心说自己可没说要加入凉州军啊。不过说实话,自己如今还有其他的选择吗,不过张绣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就直接这么决定了。

    于是他说道:“两位师弟远道而来,如今正值到了晚间,咱们师兄弟三人是不醉不归啊!”

    张任和赵云两人相视一笑,也没再多说,虽然自己这大师兄把话头给岔开了,但是不要紧,到时候再接上不就完了。至少在他们两人来看,张绣肯定是有意加入凉州军了,只是如今还矜持着呢,不过自己这师兄还能挺多久啊,看看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