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是天下闻名的精锐,而且战力确实也不差,不过就只有八百士卒的陷阵营,就算再加上一千两百的敢死士卒,却也还不是兖州军的对手。毕竟人家是人数众多,而且还占了地利优势,并且也不是吃素的,那战力可却也不一般。

    这场战斗,绝对是曹操兖州军进徐州之后,最为惨烈地一场。所以别看高顺他们就只有两千人,但毕竟战斗绝不是以人数来决胜负的,而就这么两千人的战力却相当于普通士卒一万多人了。只是即便如此,他们和兖州军实力却还是相差悬殊,这个却是如今所不能弥补的了。

    曹纯带着虎豹骑直接就和高顺的陷阵营对上了,要说知道了高顺带陷阵营来和己方决战,最高兴的人绝对是曹纯。他来徐州就是为了见识见识这个闻名天下的陷阵营,可惜之前高顺却一直都没有出战。不过这回好了,终于是等到了,所以他按捺不是心中的兴奋,直接就带虎豹骑向陷阵营冲了过来。

    结果这一下,陷阵营和那一千两百人的敢死队士卒可压了大了去了,毕竟这虎豹骑可不是兖州军的普通士卒,那可是比青州兵还要精锐的队伍,并且那可是骑兵,所以步卒的陷阵营不吃亏才怪。

    打着打着,高顺就知道,今夜已经是事不可为,所以他此时是大喝了一声,“文远快退,我来断后!快,快走啊!”

    在这时候高顺的眼里,只有让张辽离开,才能有机会给自己等人报仇,要不所有人在这儿都全军覆没了,那也就别谈什么报仇不报仇了。毕竟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而张辽就是他和陷阵营还有那些死去士卒的希望!

    张辽他自然都明白,他一咬牙,于是便在高顺的掩护下退走了。

    曹纯带兵去阻截张辽,可惜他那两下武艺,怎么可能是张辽的对手。张辽他的武艺怎么说也是一流下等的,所以在关羽没在此处的时候,确实真是没有人能挡住他,士卒就更别说了。

    而至少在高顺和陷阵营拼死掩护的情况下,张辽是安全撤退了,他直接便向东南的方向而去。虽然兖州军和有些将领对此都是心有不甘。但是看着高顺和陷阵营的士卒此时就像是疯了一样,他们也已经是管不了张辽太多了,只能是把高顺他们先都给解决了再说。

    结果这一场下来,八百陷阵营士卒,是没一个活下来的。没有一个逃跑,没有一个被俘虏。是全都战死在兖州军大营了。而他们的主帅高顺。自然也是战死。至于敢死队那一千两百士卒,倒是差了一些,还是有人逃走了,或者被俘了。毕竟虽然名为敢死队,但是真正不怕死的又有多少人呢,所以其实也算是人之常情了。至少不能指望他们和陷阵营相比不是。

    曹仁和曹纯兄弟两人,负责带领士卒打扫战场。之前的一场大战,确实让他们这时候还是不能忘怀啊。最后逼得曹纯是把虎豹骑都拉来了,然后结果自然就很明显了。如今一看便知。

    -----------------------------------------------------

    此时曹仁和曹纯两人打扫完了战场,他们来到了中军大帐,曹仁对曹操说道:“主公,高顺陷阵营八百士卒,是尽皆战死,无一生还,高顺亦战死在此!!”

    曹操闻言是轻叹了口气,而闻听这个消息的,不管是兖州军将领也好,还有程昱、荀攸两大谋士也罢,他们却都是不得不在心里暗自佩服高顺和陷阵营啊。

    毕竟能全都战死,而一个不逃走,一个也不投降的士卒,他们确实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只有八百人,但是这个人数上其实已经是说明不了太大的问题了。因为他们此时已经有理由相信,就算是八千士卒,只要还是陷阵营,那么最后的结果还可能都是一样儿的。

    “唉,至此‘陷阵营’消逝在天下矣!此次竟然成了他们最后的绝响啊!!”

    曹操的心里确实是颇多遗憾,他就不明白,如此精锐要是能为自己所用,那该多好,可惜啊。

    “厚葬高顺,虽败犹荣,陷阵营却不失为我军的好对手,只可惜却是再也没机会与其一战了!”

    众人从自己主公的口中,听到了无比的遗憾。其实想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儿,高顺和他的陷阵营从此便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也许后人还是能知道,有这么个精锐的队伍,但是天下却再也没有他们存在了。

    打着打着,这时候完事儿了,也都天亮了,而曹操此时下令道:“兵进下邳,破城就在此时!”

    “诺!”

    曹仁便引得胜之师立即是强攻下邳,结果下邳自然是不可能再守得住,于是曹性战死,而陈宫等人兵败被俘。

    -----------------------------------------------------

    除了战死的曹性之外,兖州军士卒还俘虏了三个人,分别是吕布帐下的两个将领,李封和薛兰,最后便是吕布帐下的军师,唯一的一个谋士陈公台了。也就是当初和吕布一起突袭兖州的,兖州军的叛徒陈宫,当然这个叛徒只是对于兖州军来说的,曹操他们一方认为的。

    李封和薛兰两人是没出意外地投降了,而他们这时候才知道,自己主公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结果就剩下自己几人在那傻乎乎地守城呢。既然自己主公都如此,那么自己几人还怎么可能为他尽忠?投靠兖州军,在曹司空帐下做事,也许比原来还能更有出路。对他们来说,给谁做事儿不是一样啊,本来他们也不是什么忠心的人。

    结果到了陈宫这儿,曹操爱惜其才,还特意劝说了几句,那意思你陈公台只要重新投靠我军,那么以前的事儿都既往不咎了。

    而陈宫听了是哈哈大笑,对他来说,“道不同,不相与谋”,他自认为和曹孟德其人不是一路上的人,所以怎么可能在他的手下做事。最后曹操也没办法,也许自己和陈宫确实,终究还是道不同啊。

    其实曹操也有不少的地方他不太明白,他还特意问过陈宫,就说我曹孟德难道还不如他吕奉先吗?而陈宫则回答,那意思吕布就是比你曹孟德强,结果曹操当时就再也没话说了。在曹操看来,他吕布就算在强,可如今呢,他带着妻子和女儿已经是逃到江东去了吧,可自己却占据了徐州,成王败寇,自己是那个胜利者,而吕奉先他却只是个失败者,就是如此。

    但是陈宫是一根筋啊,他就不认可曹操,所以曹操没办法,只能是把他杀了。毕竟人不能为己所用,一般来说,他要是个大才,不是杀了,就是要软禁起来。但是陈宫不是这么个情况,毕竟和大才相比,还差了不少。但是他却是不得不死,因为就是他的原因,所以才让当初的吕布袭取了兖州数郡,让己方损失大了,所以他只有一死,才能给己方所有人个交待。

    最后曹操也没办法,只能是让人把陈宫给缢死了。不过他还算是念及旧情,还是给陈宫留了全尸,也就算是相识一场吧。

    -----------------------------------------------------

    对于陈宫的死,要说兖州军中最高兴的人还是程昱和荀攸两个人。对他们两人来说,陈宫不再投靠自己主公那太好了,要不他要真是又再次投入自己主公帐下,那么自己在自己主公帐下的话语权不就少了吗。

    其实如今曹操帐下真算是三足鼎立了,荀彧、荀攸和程昱三方,至于其他的文士,那确实和这三个是没法相比。如今他们三人就是曹营的三大谋士,荀彧管得比较多,而曹操只要一出征,那么大本营肯定是都交给荀彧打理。这个不只是曹操对其人的信任,更是荀彧其人的本事大,是个大才。而且调集粮草,还有其他一些军中的要事都是归荀彧管的。

    而荀攸,他则是更善于军事,对兵法谋略是特别有见地的这么一个谋士,所以在军事上,荀攸能帮曹操的地方不少,所以基本上,出征能带着他,曹操都会带着他的。

    程昱他更擅长的其实就是算计人,虽然是不如贾诩那样儿,但是却也不可小看。你要是没什么防备,那么可能一下就中招了也不一定。所以曹操手下的那些细作都是归他管理的,细作所收集的各地情报,也是他会最先知道。

    当然了,荀攸他当然也会算计人,而程昱也懂得兵发谋略,只是每个人最擅长的东西不一样。所以其实荀攸和程昱两人相辅相成,在曹操的帐下,确实是出了大力了。

    所以这时候也是再加个陈宫的话,那么对他们两人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当然了,

    最重要的,不是他们为了自己的话语权什么,而是因为陈宫他是兖州军的叛徒,所以就是这个,两人才是更希望他死,而不是别的。如果换成是个别人,那么两人没准还能在曹操面前保住其人一条性命也不一定。

    就像当初的司马懿一样,程昱看出来司马懿是那么危险的一个人,但是为了自己主公大计着想,他却还是让曹操最后能征辟司马懿为己方所用,这个也不得不说是个典型的例子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