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曹操这时候却还得拿出他主公的威严来,要来用这事儿给所有人一个警示,所以他说道:“各位也应该把子和之败当成是前车之鉴才是!也许我们都未曾想到,一个丹徒令居然也会有如此胆识,敢在敌军地界伏兵。但是我们想不到的,却并不代表别人就一定不会做,或者就一定做不到,所以望今后各位当引以为戒才是,而我自己也当是不可犯如此之错!”

    众将士赶紧是齐声高呼道“我等谨记主公之言!”

    曹操心下满意,便继续问道:“不知这个丹徒令,鲁肃鲁子敬乃何人?有人知道此人否?”

    说完,很多人都把目光看向了程昱,毕竟程昱这个人知道得多,而且兖州军细作从各地上报的情报也都掌握在他的手里。所以别人不看他还能看谁,那意思就是说,这回该你上了。

    程昱对此可都明白,所以此时就听他说道:“主公,各位,这个鲁肃鲁子敬乃是临淮东城人,年幼丧父,而其家虽不是大富之家,但是却也家境殷实,在当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富户。而其人则早年经商,之后由孙伯符帐下周瑜周公瑾引荐,孙伯符其人更是亲自请其出山效力,后被其命为丹徒令,防备江北!”

    众人听后皆是点头,心说孙策确实是看重其人啊,要不不可能把他鲁肃鲁子敬直接就放到吴郡最北的丹徒来,那可是军事重镇啊,不是谁都能镇守得住的。要从徐州进兵吴郡,那就必须得过丹徒才行,所以可见孙策其人对鲁子敬的器重了。

    程昱还说道:“对了,其人与淮南刘晔交好。主公找机会可以问问刘子扬,想必他知道得更多!”

    不过刘晔如今可不在下邳,看来要问他也只能是回许都问了。曹操没再想这个,如果要是别人的话,曹操第一个想得都是能不能说服其人来效力于自己。但是是刘晔刘子扬得故友,这个曹操就没什么打算了。毕竟刘晔这人,虽然有些才华,但却是汉室宗亲,所以曹操并不是特别器重其人,连带着也不可能让他去干什么说客。去说服其友人给自己效力了。

    -----------------------------------------------------

    下邳,陈宫对高顺说道:“主公如今当到达吴郡了吧!”

    高顺则是一笑,“看来什么都瞒不过先生!”

    陈宫却是苦笑了一声,“唉,可惜主公不信任于我!”

    高顺说道:“先生其实已经尽力了!主公性格使然。却不是谁能改变的!”

    “将军有何打算?”

    高顺摇了摇头,他不可能让陷阵营和他一起守城。“唯死战耳!先生觉得如何?”

    陈宫大笑道:“大善!就该如此!”

    两人都知道。如今再防守,其实已经是没多大的意义了。其实他们想得还真对,因为曹操那边儿已经开始动手掘沂水和泗水了,准备灌下邳。那么到时只要这么来一下,哪怕高顺他们有所准备,但是到最后也得是损失惨重。然后就得被曹操攻破下邳城。

    如今徐州军没有几个人知道吕布已经离开了的消息,就只有高顺、陈宫还有张辽三个人知道。而这时候他们则聚在了一起,准备商讨进兵事宜。防守已经是不可取了,那么就只能是放手一搏。因为对高顺来说,他还有陷阵营没上。虽然只有八百人,但是高顺却知道,用好了的话,绝对能让曹孟德焦头烂额,所以他就和陈宫还有张辽相商,到底要如何进兵。

    最后还是陈宫出了个主意,那就是陷阵营的八百人,再加上从下邳城内选出来的一千两百人,组成一支敢死队。敢死队敢死队,就是敢于死的,半夜十分,直接是冲击曹操兖州军大营。尽管没指望己方就能胜利,但是这一战怎么也要打出己方的气势来,让曹孟德好好看看,己方不是好惹的。

    而高顺和张辽也同意如此了,毕竟他们知道如今守城肯定是没用了,那么与其那样儿的话,还真不如直接与兖州军决一死战。哪怕己方的人马少,哪怕人马的战力是不如人家兖州军,但是这个都不是问题。关键是己方有敢死队,对方有吗,至少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吧。

    -----------------------------------------------------

    临出兵前,高顺对张辽说道:“主公应该在吴郡,文远,大势已去之时,你不要死战,务必去江东!”

    张辽一听,“这,难道……”

    高顺眼神深邃,缓缓说道:“我与弟兄们共存亡!但是报仇之事,我却没有办法了,只能靠文远你了!所以你还不能战死,去江东,那是另一条路!”

    张辽他也不得不说,高顺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高顺他陷阵营要是都覆没了,他自然是不可能独活。而自己呢,也许就像所说的一样儿,自己去江东也许就是一条出路。他也知道自己主公在江东,只是主公能平安吗?

    在城门,高顺也和曹性如此说着,只是曹性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就没人知道了。至于陈宫,高顺自然没和他多说。而且他确实也算了解这个公台先生,如果他真是被俘虏的话,他绝对是只有一死,而觉得不会再投靠他曹操的。高顺还是知道的,要不陈宫当年也不会反叛曹操了,所谓是“道不同,不相与谋”啊,陈宫和曹操不就是如此吗。

    陈宫是目送着高顺和张辽带兵偷偷出城,他此时心说,自己主公帐下,不是没有忠臣良将,但是自己主公的那个性格,却也不是能让人尽其才,如果他们都是在兖州军做事,那么也许就不是如今这般光景了吧。

    而这一夜,虽然不会让兖州军会如何,但是己方却是已经……

    -----------------------------------------------------

    高顺和张辽带着两千的敢死队出了下邳,虽然已经是很晚,但是却也没能瞒过兖州军的探马,毕竟曹操在下邳战事上,可以说是很小心很小心了,就连吕布出城也都没逃过探马的眼睛,就更别说是两千人马出城了。

    探马是赶紧去禀报了今夜在兖州军答应值守的曹仁,“报将军,敌军正在向我军大营而来!”

    曹仁一听,“快,擂鼓!”

    曹仁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吕布已经在徐州脱身了,那么他的属下这是要放手一搏啊。不过他们怎么可能是己方的对手呢,不是自己小看她们,就算他们如此深夜来攻,也是没什么太大的优势威胁。

    “诺!”

    有士卒赶紧去擂鼓,就是把所有的士卒都给整醒,毕竟敌军来了,还得早点准备好迎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擂鼓声一响,兖州军士卒怎么也得起来啊。知道这是敌军来了,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而这时候高顺和张辽已经带兵杀到了兖州军大营,对他们来说,他们还真就没指望不被人家兖州军发现。毕竟他们可是知道,兖州军对下邳的防范,那可真是太严了,至少己方还真没那么本事在对方的监视中,不被发觉就能摸到他们的大营。不是所有人都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兖州军可以说是准备比较充足了。

    高顺和张辽带兵进攻兖州军大营是受到了阻碍,毕竟别看更多的兖州军士卒是才起来。但是之前的防御,那可做得很充足,更何况这次值守的可是曹仁啊,曹仁治军严谨,轻易还真是不会是掉以轻心的。而从他听到探马所报,说徐州军来进攻,他一点儿都没慌乱,就不难明白,曹仁在大营防御方面,确实是做得还算可以了。

    两房就这么在深夜交战了,高顺和张辽带着的可是两千敢死队,八百陷阵营和一千两百的死士,那战力自然是比如今下邳城内的士卒可强得太多太多了。所以确实不是之前兖州军士卒遇到的那些守卒所能比的。

    曹操也已经起来了,不过他让其他将领都去给曹仁助战去了,自己身边就留下了关羽一人。

    曹操此时对关羽说道:“徐州军也是有胆识过人之辈,可惜他吕奉先却是不能人尽其才啊!”

    听了曹操的感叹,关羽一笑,“也许今夜过后,胜败就已经定了!”

    曹操大笑,“云长所言,正是我之所想,看来他们如今这也是最后一搏了!只是可惜啊,下邳城早已是强弩之末,尤其吕布走后,再战更是无甚大意义!”

    不能生擒吕布,对曹操他来说,确实还是很遗憾的。而且听闻吕布还有个妻子严氏,并且相貌还是不错,可惜却不能一见啊。

    关羽倒是不知道曹操此时所想,要不他估计也会想,当初的宛城之败啊,那就是前车之鉴,可惜这个曹司空如今却还是不能引以为戒,唉。

    对于曹操来说,虽然今夜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再好好休息了。但是自己三征徐州,终于是在今日能有了个最好的结果了。今夜过后,下邳是再也挡不住己方的进攻,而整个徐州也必将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徐州,它是属于曹孟德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