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因为害怕瘟疫流行,曹操他们只能是无奈退兵。【】总体来说,这两个多月以来,还是袁术军是吃了大亏。不说是节节败退吧,但是确实也差不多少,毕竟他之前要面对的可是三方。

    他先是出兵徐州,结果却败在了吕布的手上。然后曹操和孙策几乎是同时进兵,袁术他是急忙调兵防御,而之后就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旱和蝗灾,当然了,这个确实算是救了袁术。别看他淮南是遭灾最严重的地方,但是对袁术他来说,他可不会管老百姓的死活,反正自己是平安无事那就比什么都好。至少其他人也许没饭吃,但是自己肯定不会如此就是了。

    -----------------------------------------------------

    曹操他们从袁术处退兵,而此时正在陇县的马超,他则是正在准备着迁移治所。马超在曹操迁都许都的时候,他便趁机占据了河南。然后休整了半个多月后,他便带兵回了陇县,而且他上表了朝廷,让当时还在益州的贾诩,来当这个司隶校尉。而最后曹操不是为了向马超示好,不只是给了贾诩这个司隶校尉,还把马超也给升官封侯了。

    而他的治所一直都是在凉州汉阳的陇县,但是这个实际一直是凉州的治所而已,当然陇县也是马超一直以来的大本营。可如今马超已身为大汉的骠骑将军,行凉州牧之职,势力已有了凉州、益州和才拿下还不算太久的司隶。当然已不算是小势力了,所以郭嘉几人就联合向马超谏言,说主公,如今是该迁移治所了。不能再在陇县,因为此地其实已经是不合适了。

    马超他仔细一想也是,如今自己的势力范围,凉州是最西北的地方,哪怕陇县在凉州的位置是最东南的,而且汉阳还和司隶的扶风相邻,但是却也改变不了很多人的想法。那就是自己这属于是偏安啊,因为在凉州就是让人认为是偏安。

    而其他人怎么想,马超其实并不会去太过在乎,但是自己的属下还有士卒。他们如何想,这个才是最为重要的,马超却也不得不重视。如果说他们中大多数都认为自己是偏安,那么自己本来不是,那其实也算是了。不就是如此吗。自己怎么认为其实并不重要,在这上面。是自己的属下和士卒们怎么认为才重要。

    连诸葛亮都对刘备写过。“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虽然自己不会说什么“汉贼不两立”,但是确实也是“王业不偏安”啊。

    而且马超其实他也早就有这个意思,就想把治所直接就迁到司隶长安去,虽然之前长安确实被李傕和郭汜他们给破坏了很多。但是自己不怕啊,因为有钱有粮,还能怕什么。而且如此,好处还是很多的。至少可以让自己属下还有士卒们看到。自己不是那种偏安一隅的主公,是能带着他们取得更大更多的成就,也就是以后能得到更大更多的好处,就是如此。

    -----------------------------------------------------

    所以在曹操他们正忙着应付旱灾和蝗灾的时候,马超已经是准备着把治所从陇县给迁到长安去,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听到了一个噩耗。从并州传来的,那就是在并州上党,自己多年的好友,张杨张稚叔出事儿了。

    因为手下谋士给袁绍谏言,说并州上党的张扬是个威胁,所以主公应当早日除去为好。袁绍一听觉得是很有道理,此时自己和公孙瓒算是双方暂时是相安无事了,那么上党的太守张杨,他确实是个威胁,所以自己得把这个威胁早日解除才好。

    不过袁绍却也知道,“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果能做到兵不血刃,对方能归降自己,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但是等袁绍派遣使者,拿着自己的亲笔书信去了上党后,张杨自然是不可能投降,而把使者是直接就给赶了出来。这一下让袁绍觉得特别没有面子,于是等使者回来后,他直接就带兵向上党进攻了。对袁绍来说,敢这么对自己的,那就只有一个死。

    而张杨怎么可能是袁绍的对手,半个多月下来,上党郡是没出意外就丢了。长子城被冀州军攻破,张杨最后是落了个兵败自刎。而袁绍则占据了上党郡,把势力范围又扩大了。

    等消息传到了陇县后,马超是悲痛非常。自己这个稚叔兄自己还不了解吗,他本来是能直接就放弃整个上党郡,然后只要到了司隶就能安全了,但是他没这样做啊,他就是想和袁绍死磕,结果……

    要说马超他不少属下可都知道自己主公和上党太守张杨的关系莫逆,所以只能是都来劝吧,就怕自己主公一时头脑发热,直接就带兵去并州了。对有些武将来说,他们倒是喜欢这样儿,但是真正明白人却知道,这事儿是不可为啊。

    因为那样儿的话可真就要坏事儿啊,这个如今己方是不宜动兵,应该更好的休整才是。更何况己方能不能是袁绍袁本初的对手都不好说,虽然大多数人认为要是真对上袁绍冀州军的话,己方应该也能胜利,但是却估计只能是个惨胜啊,到时候只能是让别人“坐收渔翁之利”,这个别人自然就是幽州的公孙瓒和许都的曹操了。

    此时郭嘉是正在劝说着自己主公,“主公,所谓是‘人死不能复生’,张太守兵败袁绍,自刎于长子城,我们也很痛心,但是如今我军还是应该赶紧把治所迁到长安为重啊!”

    马超他当然是明白郭嘉的意思,但是对自己来说,很多东西其实都不重要,真的,但是亲人朋友却是最为重要的。而每当马超想起这十几年来和张杨从相识到如今的种种,马超就知道。自己是不能放过袁绍,不能放过袁绍的冀州军了。

    于是马超便对郭嘉说道:“奉孝不必再多言,此时我已有所决定!”

    郭嘉一看,“主公,这……,唉,嘉告退!”

    郭嘉知道,如今这事儿只能是从长计议啊。等他从州牧府出来之后,郭嘉一路就在想,基本上如今能来的可都来了。感觉好像不是。不对,不对啊,可还有一个没露面的呢。

    于是这时候郭嘉就转向了这个还没露面的人的住所方向,向那儿走去,而这个没出面的人正是如今的司隶校尉贾诩贾文和。

    贾诩他本来是在司隶当着他的司隶校尉。但是如今马超他这不要把治所迁到长安去吗,所以马超就把贾诩他这个司隶校尉暂时就给召回了陇县。帮自己一起忙着这些事儿。对马超来说。手下的人是不用白不用,如今正是需要贾诩来帮忙,所以自然是不能放过他了。

    这不郭嘉想起来了,贾文和这老狐狸居然一直都没出面啊,当然,这个确实也符合他这人的性格。但是郭嘉觉得,不能就这么放过他,想来在他那儿自己能得到让主公改变主意的办法也不一定。

    经过这么久的接触下来,郭嘉对贾诩。那可真是挺佩服。他知道贾诩这个老狐狸,确实是足够厉害,算计人心,当世无双。所以郭嘉是从来都不敢小看其人,要知道天下最难懂的是什么,可不是什么高深的经典这些东西,而就是人心啊。但是贾文和其人对人心的把握上,确实已经是无人能出其右了。至少郭嘉是没见过在找上面能超过其人的,所以他也不得不佩服。

    郭嘉是很容易就见到了正在府中的贾诩,贾诩一见郭嘉来了,他就是一笑,郭嘉也不和他客气什么,是直接就找地方坐了下来。

    郭嘉先开口说道:“文和兄当知嘉如今这是来做什么的的吧?”

    郭嘉一看贾诩这样儿,这老狐狸要说不知道,他自己估计都不能信吧。

    对郭嘉,贾诩自然是不可能像对自己主公那么小心谨慎了。而且郭嘉这个人,贾诩确实也是挺欣赏的,比自己年轻,而且还很有谋略,头脑灵光,非是一般人能比。他就知道,他郭嘉郭奉孝早晚都必是凉州军中的中流砥柱。

    贾诩则微微一笑,“奉孝当知,主公可不是能劝说得了得人啊!”

    郭嘉一听,他就知道,贾诩是有办法了。毕竟以他对贾诩其人的了解来说,贾诩如果是什么办法都没有,或者是什么都不想说,那么他大可以不在府中,或者直接就不见自己。但是如今却不是这样儿,不但是见了自己,而且还对自己这么说了,那么就不得不说,这里面有戏啊。

    郭嘉对贾诩所说自然是同意的,只是他说道:“不知文和兄有何想法,还请不吝赐教!”

    贾诩把手一摆,“奉孝不必如此客气,只要奉孝能答应诩一事,那么诩便把所想,皆告知奉孝!”

    郭嘉闻言,他则问道:“不知文和兄所说,是指何事?”

    贾诩则是神秘地一笑,说道:“只要奉孝答应,今日之事……”

    还没等贾诩说完,郭嘉就明白了,忙说道:“嘉明白了,嘉是从来都没见过文和兄,而主意都是嘉自己想出来的,文和看如此可好?”

    贾诩大笑,“好,好啊!如此,诩便说说自己的想法吧,奉孝想想,主公他……最后如此,想来应该没有问题!”

    郭嘉听着贾诩给他说的,他是双眼放光,心说还得是贾诩这个老狐狸啊,能直接就抓到关键的地方,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也许如此的话,真就能让主公改变了主意,对,就这么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