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的马超几人早已是从城头下来,回到了太守府中。

    到了会客厅坐好后,李恢则说道:“主公,从今日的情况来看,曹仁他们果然是没有与我军大战的心思!”

    马超闻言则是一笑,他自然也是看得出来这个。要说曹仁他们如果真想战的话,直接就让兖州军的士卒攻城了,还何必非要斗将呢。所以这个也不得不说明问题,兖州军曹仁他们就是不想和己方一战,所以也没什么要去想太多的。

    “不知德昂先生可有何想法?”

    马超问道,他认为李恢能这么说,那么应该就是有些什么想法了,所以才会如此。

    果然,李恢笑道:“倒是瞒不过主公啊,恢确实是有些想法。如今曹仁他们到来,实则他们是并不想与我军开战,所以要想其退兵,恢以为,只要是……即可!”

    马超一听,心说李恢他说得果然是有道理啊。如此一来的话,曹仁他们还真就要退兵了,对自己来说,其实好像也损失不了什么。毕竟如今双方就这么对峙着,根本就没什么好处。所以倒是还不如己方放低些姿态,那么退一步是海阔天空,他曹操想要的也不过就是个名声而已,其实无非就是个面子罢了。

    “那么此事还要拜托德昂先生了!”

    “为主公做事,恢是义不容辞!”

    对李恢来说,主意是自己出的,那么最后去施为,还得是自己,这都是在他意料之中的。而且自己是主公帐下的军师,自己去雒阳的话。对他曹孟德来说,他会觉得自己主公确实还算是比较重视这次谈和。

    对,李恢他所想得就是去雒阳,找曹操谈和。他让马超亲笔书信一封,然后自己送到雒阳曹操的手中,到时自己与他曹孟德谈和就可以了。

    李恢他对此确实是有很大的把握,让曹操从河内退兵。毕竟曹操他派兵来河内,可不是和己方打仗来了,更不是要争夺地盘,而就是为了兖州军。所以己方放低了姿态。先去找他谈和,那么这就是在天下人的面前,给他曹孟德一个台阶,至于要如何,还得看他曹孟德是下还是不下了。

    于是马超便写了封亲笔书信。倒是让李恢当面交给曹操。

    到了晚上后,李恢则是悄悄从怀县城的东门离开了。当初司马懿就是从这离开的。而之后王邑也是从这儿逃走的。如今是李恢从这儿离开了。不得不说,当时的凉州军,到了如今的兖州军,都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可见对这地方,确实都是没什么防范。

    -----------------------------------------------------

    就在兖州军还在怀县城外围攻县城的时候。李恢他已经是带着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来到了雒阳。此来雒阳,李恢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交给曹操后,两军讲和。就是劝说曹操退兵。

    来到了曹操的府邸后,被守卫拦了下来,李恢说明了来意后,守卫是不敢怠慢,赶紧前去通报,而这时候曹操他也正好是在府中。

    守卫来报:“主公,门外有一人自称是凉州军帐下军师,奉了凉州军之命前来求见主公!”

    曹操心说,马孟起派人来了?自己那孟起贤弟也是忍不住派人来了啊,他此时看了看程昱,程昱一笑,“主公,看来马孟起他却是聪明人啊!”

    曹操也是一笑,随即对守卫说道:“请他进来!”

    “诺!”

    上次司马懿来,曹操也没说请他进来,直接是让他进来,但是这次马超派李恢来,曹操则说了个请字,这就说明,虽然是敌对双方,但是曹操确实还是当马超是他的那个孟起贤弟的。

    -----------------------------------------------------

    没过一会儿,李恢就进来了,进屋后,他是赶紧给曹操见礼,“凉州军帐下李恢李德昂,见过曹公!”

    曹操说道:“先生请坐吧!”

    “谢曹公!”

    李恢坐下后,就听程昱问道:“如今双方正会战于怀县,不知先生此次前来,是所为何事啊?”

    李恢则说道:“在下带来了我家主公的亲笔书信一封,主公让在下务必要当面转交给曹公一观!”

    曹操闻言则说道:“不知书信在何处?”

    李恢则从怀中掏出了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而此时程昱已经来到了李恢近前,李恢则把信交给了他,最后又由程昱呈给了曹操。毕竟屋中就曹操、程昱和李恢三人,连个下人都没有。以曹操他的谨慎小心,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李恢亲自把信呈给他的,所以还是自己人放心啊。

    而曹操接过信后,抽出信来,展开一看,果然是自己那孟起贤弟的笔迹。再一看内容,马超先是说了几年陈年往事,都是不能忘记的,而曹操他当然也没忘。之后马超还说,一晃都这么多年没见过,至从讨董之后,就再也没和孟德兄见过面,而如今写信给你孟德兄,却是在如此的情况之下。最后马超就说了和曹操的兖州军讲和,然后请他退兵的事儿。

    曹操看过了马超的亲笔书信后,说实话,他也是有很多的感慨。他是不得不感慨啊,谁能想到曾经的好友,如今却是兵戎相见了呢。可是却不得不如此啊,哪怕关系再不错,但是敌对的关系却是改变不了的,胜利者只有一个,自己和孟起贤弟注定了是敌对。

    此时曹操则把书信交给了程昱,让他看看,然后他则对李恢说道:“这便是你家主公之意?”

    李恢一笑:“然也,曹公当知,我家主公却是不想与曹公的兖州军开战,所以是特意让恢来此,与曹公谈和,劝说曹公退兵!”

    曹操在听了李恢的话后,他真想说,我要是不退兵呢,你们还要如何。不过曹操突然觉得,这么说得话,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因为自己如此说了,不说和自己的想法相违背,就是李恢他也能说出来很多的道理,让自己退兵,所以说这个没用。与其这样儿,倒是还不如说些有用的出来更好。

    结果曹操这时候却和李恢是聊起了家常,当然不是说他自己的,也不是说李恢的,而是问马超,曹操从马超的母亲,弟弟妹妹,一直是问到了前几年才出生的一双儿女。

    别看当年马超他有了女儿和儿子后,就只有他家人还有他属下知道,其他马超是谁也没告诉谁,但是天下诸侯基本上是都知道了,马超有一双儿女,龙凤胎吗,曹操他自然也是不例外。

    而李恢也把他自己所知道的都和曹操说了,毕竟这都不是什么秘密的东西,而且凭借他曹孟德和自己主公那么熟,就算说了也没什么关系,李恢知道,就算是自己主公,他也会支持自己的。

    听李恢说马超唯一的妹妹,今年六月就要成亲了,曹操显得很高兴,他对李恢说道:“先生回去请转告你家主公,就说到时我定会派人奉上厚礼!孟起之妹就是我曹孟德之妹,虽然我不能亲自去道贺,但是却一定会让人送去心意的!”

    “在下代主公谢过曹公了!”

    李恢对曹操其人,确实也是挺在赞赏的。虽未敌对,但是看得出来,他曹孟德确实是个性情中人,也难怪自己主公和他的关系不错,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听闻马超的妹妹马云騄要嫁得人正是如今的益州牧赵云,曹操他心里也是不得不想了不少。赵云的名儿他当然是知道,而且手中还有其人的一些情报。据说其人师从童渊,而且武艺高超,绝对不在崔福达、张益德之下。其人颇有胆识,谋略,而且在益州之战中,为马超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惜曹操是没亲眼见过,要不就知道其人到底是不是如此了。

    但是即便这样,曹操也知道,所谓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他赵云赵子龙年纪比自己那孟起贤弟还要小两岁,所以自己那孟起贤弟能如此看重其人,也不得不说明其人是有真本事的人。如今就连自己那孟起贤弟的妹妹都要嫁给其人了,这做得太对了。

    在曹操来看,这是马超拉拢手下的一种手段,联姻。自己手下要是有如此的人才,自己虽然不能嫁妹妹,但是肯定也得把女儿嫁给其人。这种联姻的关系肯定是要比陌生人强就是了,至少对曹操来说,他如果把女儿嫁给谁了,那么他对这个人,多少就会比一般人要信任得多,就是这个道理。

    ------------------------------------------------------

    而程昱那边儿,也已经看完马超的亲笔书信了,曹操暗中给程昱使了个眼色,程昱会意,对自己主公是微微点头,那意思,看属下的吧。

    程昱对李恢一笑,“今日德昂先生前来我军议和,不知带了多少的诚意而来啊?”

    这个诚意当然不是指那个诚意,而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好处,这个意义上的诚意。

    而李闻他对此当然是明白的,而他此时闻言心说,诚意?自己就一人来得雒阳,能带来什么?不是没有,但是,呵呵,只要你兖州军一退兵,我家主公定会把诚意给你们送过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