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在士卒的救护下,此时的王邑却是已经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他在马上坐了起来,这么抬眼一看,自己这是在?难道真是在曹孟德的援军中了不成?

    想自己从怀县的东门骑马跑了出来后,就是一路直奔雒阳。在途中遇到了不知是从哪儿来的探马,但肯定不是凉州军的就是了。结果自己就抱着侥幸的心理上前表明了身份,最后确定了对方果然就是曹孟德的兖州军。再之后,自己就不知道了,应该是直接晕倒了吧。

    其实因为王邑他这些日以来,一直都在指挥着怀县的守卒守城。而且精神说是高度紧张也并不为过,之后因为自己属下为了让自己逃走,是舍身拦阻凉州军。说实话,王邑他不只是身心疲惫不堪,更是遭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他逃走了,并且碰巧是在半路上遇到了兖州军的探马。他一听是兖州军,心中的感觉那真是无法形容。心说来晚了,来晚了啊,你们怎么就不能早来点儿。结果在王邑他一激动的情况下,他就直接是晕了过去。

    -----------------------------------------------------

    而这时候曹仁则对王邑说道:“王太守,醒了?”

    王邑看着曹仁,他可不知道曹仁是谁,但是却也知道,这个应该就是曹孟德手下的大将了。

    于是他很是疑惑地问道:“不知将军是?”

    曹仁一笑,“在下乃是兖州牧帐下,曹仁曹子孝!”

    王邑闻言是微微点头,还别说,曹仁曹子孝。这个名儿他还真就是听人说过,曹孟德是让此人带兵来了。不过这时候王邑心里很是伤痛,因为他在责怪自己啊。怪自己没能多坚持一会儿,哪怕就是半日呢,这雒阳的援军也会到了,可是如今却是说什么都晚了。

    王邑看向了司马懿,他问道:“敢问先生一句,为何援军到了今日才到了此处?”

    司马懿心说,王邑啊王邑,可惜你却是不懂曹孟德和程仲德啊。援军来是来了,但是这种没什么好处的事儿,他们会全力帮兵吗。

    司马懿则摇了摇头,却是没多说什么。因为他确实对王邑也没什么可说的,而王邑却不知道啊。还问道:“先生因何如此啊?”

    曹仁他倒是知道些司马懿的意思,所以他说道:“如今怀县城破。还请太守能看开!”

    王邑看众人也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他虽有疑惑,但是还能如何,如今曹仁他们根本就不搭理你啊。

    而他此时则自嘲地一笑,说道:“此时怀县城被马孟起凉州军所占,不知各位如今却是有何打算?”

    这句话,王邑倒算是问到了点子上。他比较关注这个,而曹仁他们何尝也不是如此呢。

    不过曹仁他们虽然是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怀县可能在己方援军还没到达之前,就可能被马超的凉州军攻破。但是之后他们到底要如何。他们确实是没怎么想过。而且关键是,自己主公也没说这个,就是见机行事就可以。

    曹仁看了眼曹纯还有关羽和徐晃三人,他则对王邑缓缓说道:“王太守,本来主公是要我们来援助怀县的,可是如今的这个情况却是,怀县城却已失守……”

    王邑讽刺地一笑,“曹将军,你不用多说,我已经都明白了!”

    曹仁见王邑如此,他则苦笑道:“说实话,王太守,主公他并未命令说,如果怀县失守后,到底要我们如何。而如今以仁的意思,我们却还可以继续进兵怀县,会一会马孟起,会一会凉州军,也好给王太守一个交待!”

    王邑听了这话后,对他来说,确实是比较出乎意料。因为本来在他的想法中,既然援军是来救援怀县的,但是怀县却早已失守,那么曹仁他们就可以直接回转雒阳了。但是却没想到啊,他曹子孝居然是没有如此,反而是要进兵怀县。

    见曹仁如此,王邑自然不会不答应,他忙说道:“如此,便有劳将军了!”

    曹仁点点头,对曹纯几人问道:“不知你们觉得如何?”

    曹纯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点头,对他来说,曹仁做什么,只要不是去造反自己主公,那么他都会跟着做。至于关羽和徐晃两人,对他们来说,其实在他们的心里,确实是比较赞同曹仁这个主帅的。

    所以两人此时是异口同声地说道:“一切但凭大帅做主!”

    司马懿见此情况,他则是在心里暗笑啊。要说曹仁如此表现,却是在他的所料之中。只是曹仁如此,其实在他看来,更多不过就是做个样子罢了。你还真当曹仁他是真要去和马孟起和凉州军开战吗?怎么可能,那样的话,就违背了曹孟德的初衷了。不是曹仁他不会战斗,但是绝对不会让己方的士卒出现什么大的伤亡就是了,要不就拭目以待吧。

    就这样,几人再次出发,兵进怀县。这次可不是缓慢行军了,毕竟王邑在这儿呢,而且怀县都已失守了,所以再那样儿已经是没有必要了。可以说这次曹操是让兖州军士卒是急行军,一路向着怀县是扑奔而来。

    -----------------------------------------------------

    马超从占据怀县后,这才刚过了半日,此时就见探马前来禀报:“报主公,城外二十里外发现敌军踪迹!帅旗为曹,认旗为曹、关、徐!”

    马超一听,直接就站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诺!”于是探马又重复了一遍。

    马超一听,心说这是曹操的兖州军来了啊。

    他赶紧对探马说道:“传我军令,城门紧闭,不得任何人出入!”

    “诺!”

    探马下去传令。而马超则对旁边的李恢还有吴班苦笑道:“看来,曹孟德还是坐不住了啊!”

    李恢自然也是知道,这是曹操派大军来了,至于是他曹孟德本人?这个倒是不太可能,所以这个帅旗曹字是曹操帐下曹氏的将领。曹仁、曹洪、曹纯都有可能,但是估计还是曹仁的可能性更大,毕竟他比其他两人是更为适合做主帅。

    吴班此时则说道:“主公,所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今他曹孟德既然派兵来此。那么就咱们杀他个落花流水不就完了!”

    马超闻言则是一笑,心说哪有那么简单啊。只是马超他倒是也不是太在乎曹操的兖州军,只是他这时候在想,那个关,到底是谁。要说姓关的武将。一共也没谁吧,所以估计也只能是关羽了。但是马超就不太明白。关羽怎么到了曹操帐下呢。这个就有些乱了。不过不管是谁,反正他们要战,那便战!

    此时李恢则说道:“主公,此事怕也不是那么简单!”

    马超眼眉一挑,问道:“德昂先生有何想法?”

    “主公请想,曹孟德对司隶并非是势在必得。对他来说,如今却是可有可无。所以以其人的性格来说,会因为一个怀县,乃至于一个河内郡。就与我军开战吗?”

    马超点头,李恢和自己所想得倒是差不多。要说自己的话,那倒是有可能。因为自己对司隶是势在必得啊,所以曹操他要是占着雒阳不走,那么自己早晚也得出兵河南,不惜和他曹操还有兖州军一战。但是曹操的话,还真就是没有这个必要如此,他犯不着为了一个郡,甚至是为了一个县城,还是已经丢了的县城,交恶自己,这个根本就没什么太大的好处啊。

    “那么以先生看来,如今兖州军他们这是要如何?”

    李恢说道:“主公,如果恢所料不错的话,今日兖州军来怀县,定是有些不为我们所知之事。但是即便如此,恢想来他们也并非是真要与我军一战,所以我军只要是随机应变即可!”

    马超不住点头,“先生之言甚是!”

    -----------------------------------------------------

    等到曹仁的大军到了怀县城下的时候,都已经是夜晚了。

    “传我军令,大军在此安营扎寨!”

    “诺!”传令官下去传令。

    毕竟今日是第一次来,还赶上了夜晚时分,而对曹仁来说,他也不可能去让士卒攻城或者做什么,只能是先安营再说了。

    此时的王邑心里还是不好受,自己是刚从怀县跑出来没多久,这时候就又回来了。虽然是有着曹孟德的援军在此,但是他却也明白,人家可能是冒着得罪马孟起凉州军的风险,为你开战吗?王邑心里苦笑,之前自己想得不对啊,这时候才想明白,你说人家凭什么如此啊。怀县都已经丢了,人家直接就可以退兵了,还用得着这样吗。

    其实曹仁的用意很简单,王邑他不太清楚,但是有个人可明白呢,那就是司马懿,他心里倒是清楚曹仁的一些想法。

    因为在曹仁看来,如今怀县失守,那正好是在主公所料之中,所以这个没什么。但是就因为怀县失守了,己方才更不能直接就这么撤退。因为要是这么一退的话,很容易是让有些人利用起来,成为天下人的诟病啊,倒是怎么去堵住天下人悠悠众口。也许就会被人利用,就像司马懿说得那样儿,说己方兖州军是怕了他马孟起,怕了凉州军了。

    作为兖州军的人,曹仁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的。更何况,他们如今却是为何而来,还不就是为了兖州军的名声吗,就怕人说兖州军怕了他马孟起,怕了凉州军,所以主公才出兵的。所以要是这次怀县失守后,不进兵,直接撤退了,那么这个目的却是没有完全的达到啊,还是差了一些,所以曹仁他才毫不犹豫就进兵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