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的王邑他是心有不甘啊,因为自己还没有支持到雒阳援军的到来,城池就快要被凉州军攻破了,他怎么能甘心?一切和他所预想的都不一样啊,差距太大了,差得太远了啊。

    而他知道此时是大势已去,是无力回天了。可王邑这时候他却是先冷静了下来,是强忍着,克制了自己的冲动。他并不是怕死在怀县这儿,但是他去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死了,因为自己还得去亲自问问他司马懿,到底雒阳之事是怎么个情况?为何如此啊?

    为何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雒阳援军却还是没有到。如果说真是他曹孟德根本就没有派援军来那也就罢了,那是天意,不可强求。但是要是如果他真派了援军,可是如今援军却也没有赶到……

    王邑偷偷下了城头,他逃跑了,这个不是他苟且偷生,而就只是为了寻找一个真相,一个为何援军迟迟没有到来的真相,所以他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走。

    刚跑得时候就听有人喊他的名儿,应该是凉州军那个年轻小将,想到此处,更是坚定了他逃走的速度。

    -----------------------------------------------------

    当吴班上了城头后,陆续就有凉州军的士卒也都登上了怀县城头。

    他上去后,第一眼就是寻找王邑,结果却是没有发现。而这个时候,怀县城头的守卒却已经向他杀来,而此时他却突然看到了想从城头逃跑的王邑其人。

    吴班随即是大喊道:“王邑,哪里逃!”

    不过他这话却也只能是让王邑更是抓紧时间逃命。而且此时吴班正是被怀县的守城士卒所包围纠缠着。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在吴班他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有好几个士卒都像是疯了似的,是直接奔着他就杀了过来。

    “弟兄们,掩护太守逃走,咱们和凉州狗拼了!”

    “他娘的,拼了!”

    “杀啊!”

    ……

    你必须要承认的就是,明知道自己的太守正在逃走,别管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这个逃走却是实实在在。是一点儿都没有错的。但是即便这样,还是有守城士卒为了掩护王邑逃走而和吴班还有凉州军士卒拼了命了。

    吴班在杀了一个拼命的士卒后,他大喝了一句,“王邑放弃了你们独自逃跑,你们为他拼命。值得吗?”

    可是却没有一个士卒回答吴班什么,而他们依旧是在和吴班还有凉州军的士卒拼杀着。不过吴班他倒是看到了。当然也听到了几声干笑声。虽然他并不知道这笑声中所包含的具体意思。但是吴班他却能感觉得出来,怀县城的守卒有几个是在嘲笑自己。那意思就是说,这么浅显简单的东西,你还用问吗?或者是在说,有什么可问得呢,你是不会理解的!还有……

    吴班已经看不到王邑的身影了。于是此时他就大喊道:“你们太守已经逃走,不想死的就投降我军,投降不杀!!”

    而此时凉州军的士卒也大声喊道:“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毕竟可不是谁都是死忠他王邑的,怎么可能呢。而真正掩护他逃走。和吴班还有凉州军士卒拼命的士卒,那却也只不过就是极其少数的而已。而更多的怀县守卒是没有看到自己太守跑了,而有看到的,已经是没悬念地投降了。这时候有士卒倒是寻找了一下,结果果然是没有看到自己太守的身影,所以自然也是都投降了。

    而如今的怀县城头上的守卒只有几十号还在那儿负隅顽抗着,虽然吴班对他们的忠义确实也从心里表示敬佩的,但是在战斗的过程中,可以说他是最不喜这样的人。都是冥顽不灵之辈,不识时务啊,这时候都大势已去,无力回天了,还在负隅顽抗,难道不是如此吗。

    但是这些人怎么是吴班还有登上城头的凉州军士卒的对手呢,不一会儿,他们就全都被杀了。是,没有一个投降的,全部战死。吴班他这回好像是明白了些什么,知道了为何当时自己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却是不屑回答自己了。

    -----------------------------------------------------

    城头此时已被凉州军拿下,而怀县城门却是早已被打开了,凉州军士卒的大军也早都直接杀了进去,一直在和还怀县的守卒展开着激战。

    结果几乎就是在吴班他们拿下城头没多久后,整个的怀县城已经是彻底被凉州军所占据了。是啊,连太守都逃跑了,士卒还能如何,有士卒那更是亲眼看到王邑他从东门逃走了。

    就这样儿,凉州军是接连五日的全力进攻,终于是拿下了河内治所怀县,他们是大获全胜。

    而此时怀县城门是大开,马超带着凉州军正准备入城,而在城门口,吴班他则来到了自己主公的近前,“主公,属下幸不辱命!”

    马超闻言则大笑道:“好,好啊!元雄果然是不负众望,当记一大功!!”

    李恢也是对吴班一笑,“元雄果然是勇武,终于是拿下了怀县啊!”

    吴班听到自己主公的话和李恢的话后,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他忙说道:“多谢主公!当不得先生夸奖!嘿嘿!”

    “你这个吴元雄啊,好了,快办正事儿,赶紧请主公入城吧!”

    “对了,先生你看我,险些忘记此事,诺!”

    说完,吴班大喊道:“请主公入城!”

    凉州军的士卒个个也都高喊着,“请主公入城!”

    马超则对众人一笑,在马超,他心情大好,颇有些感慨。其实想想就是如此。自古都是成王败寇。今日是己方拿下了这怀县,取得了胜利,所以自己能从城门进入,入主河内,从此司隶的河内郡便是自己的势力范围了。可今日要是己方大败了呢,己方退走,那么庆祝胜利的当然就是他王邑,还有这怀县的守卒了。

    -----------------------------------------------------

    王邑他是直接就从怀县的东门逃走了,可以说没顾着拿什么东西,直接就是找到了一匹马后。是狼狈不堪地上去就走了。他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去往雒阳。

    怀县城丢了没什么,那其实也算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的,但是自己那些忠心的手下,为了让自己逃走而身死。难道他们就白白死了吗?不,绝不!自己必须要去雒阳。问问到底此事是何情况才行。要不王邑他都死不瞑目啊。于是就这样,他是单人单骑,向着雒阳而去。

    对于王邑他来说,就算不为了别的,但是为了他那些此时应该已经身死的属下,他就不得不去雒阳走一趟。

    -----------------------------------------------------

    此时的曹仁还是在带着兖州军士卒向怀县进军。而此时距离怀县也是越来越近了,不过为了避免被马超的凉州军发现,他也没去怕探马斥候探查怀县如今的情况到底如何。

    结果就在此时,前方探路的探马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一人一骑,“禀大帅,此人说他是河内太守王邑,有要事禀报将军,还请将军定夺!”

    结果曹仁几人一看,这马上的人不都昏迷了吗?不过又一想,应该是此人对探马表明身份后,他才昏迷的。

    曹仁赶紧说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救人,等什么?”

    “诺!”

    探马和士卒是一点儿不敢怠慢,赶紧对王邑展开了施救。本来对他们来说,遇到这种不明身份的人,他此时晕了,那其实就是最好不过的了。因为你说谁知道他到底是谁啊,不能他说自己是河内太守就是河内太守吧。所以凡是都是小心为好啊,要不就容易出错。所以探马秉承着这个原则,他见王邑是真昏迷了,他就没管,结果却是被自己大帅给说了。探马心里还觉得委屈呢,自己这不是为了全军为了大帅好吗。

    而曹仁几人此时则看向了司马懿,因为在场所有人里,可就他司马懿认识那个河内太守王邑,所以是不是其人,还得是他司马懿说得算啊。

    结果司马懿一看,果然马上的就是王邑其人。他心说,完了,晚了啊。果然是慢了一步啊,怀县真丢了!

    于是司马懿确定了之后,他便对曹仁几人是微微点了点头,“不错,此人正是王太守!”

    曹仁几人是相互看了一看,但是几人所想得倒是都不一样。

    曹仁此时所想的是,还是主公的方法奏效了,如今在马孟起他占据了怀县后,己方大军却还没到呢。如此不正是主公所希望的吗,还有仲德先生也是如此啊。

    而曹纯他倒是没什么感觉,因为对曹纯他来说,是河内也好,还是怀县也罢,要不是主公派援军来此,那么这地方,反正至少如今是和己方半点儿关系都没有。不过这时候怀县丢了,那失守就失守了吧,还能如何?和己方没多大关系啊,又不是己方的地盘,而守城的更不是己方兖州军的士卒,所以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所以对曹纯来说,他却是一点儿都不关心这个,而且他也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如此是正合了自己主公心意,不正好吗。

    至于徐晃,他则和曹仁想得也差不多,知道终于是遂了自己主公的愿了。只是这时候到底己方要如何,这个他却是不知道了。本来按道理来说,撤退是最好的。但是看着这个河内太守如此情况,相比他可能还要己方帮忙对付马超的凉州军,这个也不一定啊。

    最后关羽,对他来说,其实这个还真就是意料之中的。曹孟德打得是什么主意,他当时就在当场,所以当然是知道。更何况,就算是不知,但是如今都这个情况了,他关羽还能不知道吗。关羽自然不是傻子,相反他还是颇有些头脑的人,所以自然都明白这个。

    可是,说实话,就从这么一件事儿上,关羽对曹操就有了些看法。怎么说呢,你曹孟德既然是都答应派援军去河内怀县了,但是却还是不想和马孟起的凉州军就这么开战,所以最后就来了这么一出。这让关羽觉得,这根本就不顾光明磊落啊。

    因为你看啊,如果你都答应了人家,已经是派援军去了,那么就是应该去参战的。结果在路上是慢慢悠悠,如此耽误时日,这就是不想参战。那么如此,你当初不派援军不就完了。

    所以关羽觉得,这个不够光明磊落的,不是英雄所为啊。既然都已经出兵了,那就应该不要再搞其他的小动作小伎俩了,关羽他就不相信,曹操他不想和马超一战。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他觉得那样,己方会有损失,所以他忍住了而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