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吴班他算是及时赶到了两军前沿阵地,河内怀县战场,而马超他这算是更放心了。本来他也没怎么太在乎这个怀县,只是军中却缺个主将,想想也确实是如此啊,反正这回倒是都全乎了。

    -----------------------------------------------------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日,马超依旧是下令全军攻城。不过和以往不太一样的就是,这次有了主将,那就是从河东赶来的吴班吴元雄。

    结果有了主将,效果果然是立竿见影,反正真是比没有主将强,而且还强了不少。不只是马超和李恢,还有凉州军的士卒,就连城头上指挥着怀县守卒守城的王邑还有守城士卒,他们也都感觉出来了。

    而王邑还心说了,怎么今日这凉州军士卒的战力好像又是有所提升了,士气好像也提高了些。等他仔细再一看城下,就发现了端倪,原来是今日凉州军有主将了,一位年轻小将带领着士卒攻城,怪不得会让自己感到如此棘手啊。

    所以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而既然让王邑他找到了原因,结果就该是吴班他倒霉的了,像他这样的主要人物,那自然是受到了怀县的守卒的很多招呼重点招呼。只是这些招呼却没有一个是友好的,全都是不友好的,根本那就是想要置你于死地的。

    不过在司隶战场上这一路下来,吴班他倒是经验丰富多了。至少有些东西怎么去应对应付,他还是知道的。如今虽然他初涉战场还是没有多久,但是却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小白了不是。

    这个不得不说,吴班的及时出现,确实是给王邑还有怀县的守卒增加了不少的压力。但是王邑和怀县的守卒最后却还是依旧抵挡住了此次凉州军的进攻,让凉州军是再次铩羽而归,而马超最后只能是鸣金收兵。尽管是再次铩羽了,但是马超对己方的士卒却是满意的。

    -----------------------------------------------------

    马超、李恢还有吴班三人回到了大帐后,马超对两人说道:“元雄,攻城辛苦了!德昂先生,元雄,两位都坐!”

    “属下自当为主公分忧!”

    吴班坐下后说道,说实话,吴班觉得自己好像是很适合在战场上。尤其是攻城。只有在这个时候,自己才能是暂时忘了血海深仇,要不在平时的时候是很容易就想起的。自己用杀着敌军士卒,来缓解自己被仇恨所带来的压力压抑。

    而李恢则是一笑,“主公。从今日我军攻城,双方攻守的情况来看。我军破怀县是指日可待了!恢要是所想不错的话。也就在三日内,王邑他可是要支持不住了!”

    李恢他这个意思,可不只是说王邑他快要守不住怀县城了,而其人的身体也是要吃不消。因为王邑他可不是武将出身,而只是个单纯的文士,所以你如今看他连续在城头两日。还算没问题。但是你再让他继续接连三日都在城头上的话,就这么带着怀县守卒抵挡着己方的进攻,你看他身体能不能吃得消。

    而李恢他可不是个单纯的文士,武艺可还是不错呢。所以他自然是更能看得到出来这个,而且可以说还更是深有体会吧。毕竟文士怎么能和武将相比,不就是这样嘛。

    马超闻言是哈哈大笑,“先生所说不错,超亦是如此认为!同样还是少不得元雄出力啊!”

    “属下定当尽力!”

    马超点头,“好,攻城战事,一切便拜托元雄了!”

    “还请主公放心就是!”

    “元雄做事,我自然放心!”

    -----------------------------------------------------

    本来从雒阳到河内的怀县,急行军的话,怎么两日多也该到了。但是如今却让曹仁带领着兖州军的士卒,已走了近四日,虽然是已经进到了河内郡的地界,但是却还没有达到怀县呢。

    司马懿他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儿,让曹仁他们看着,就觉得他好像根本就不是来雒阳求援的那个司马懿,根本此时就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啊。这,也不知道那个河内太守王邑到底是为何,怎么让此人来雒阳了。

    不过想来估计也是王邑不知道其人的具体想法吧,要是知道其人此时是如此作为,估计王邑他也许不会让此人来也不一定。不过曹仁他们又一想,其实司马懿如此表现,好像也不是说不过去。毕竟如今主公给自己等人的军令就是缓慢行军,不要急行军,要晚些时候到怀县。所以自己几人不能违抗军令,他司马懿就算是说破天了去,自己等人也不会改变主意不是。

    就在此时,曹仁来到了司马懿的边上,对他说道:“先生,只需一日,我们必到怀县城下!”

    司马懿对曹仁就是一笑:“子孝将军还准备何时休息啊?”

    曹仁一听,他老脸就是一红。毕竟他可都明白,这司马懿是在这儿讽刺自己呢。可是自己这边儿事儿做都做出来了,还不能人家说吗。曹仁他不是不会反抗,也不是脾气多好,只是他理亏啊。哪怕是自己主公让自己如此的,但是曹仁作为一个统军的主帅来说,他可第一次干这样儿的事儿,所以他也确实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要是夏侯惇他在这儿的话,他早就骂上司马懿了。当然了,要他是此军主帅的话,司马懿他绝对是什么话都不会说。也就是曹仁吧,司马懿还算了解些他的性格,知道其人是个真正的帅才,如果身上的一些缺点能好好改改的话。那么他日必将能名震天下。

    曹仁这时候真想给自己个嘴巴,心说自己这就是人家常说得嘴贱啊,贱得不行了。司马懿这时候什么都没问自己,自己嘴贱说什么说啊。结果怎么样,怎么样,让人给讽刺了一顿吧。

    他此时是不自然地一笑,反正是皮笑肉不笑,“呵呵,先生当知,仁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唉!”

    其实曹仁从他的内心来说,确实也不想这样儿,但是主公的军令,他对此还能有什么办法,所以也只能是遵从。而其实他和夏侯惇他们所想得都是一样儿的。从来可就没怕过什么。什么马孟起,什么凉州军。重视当然是会重视。但是曹仁却都没惧怕过他们。

    而且他也确实是手痒心痒,早就想会一会天下闻名的马超马孟起,还有以强悍著称的凉州军了,不过如今这最近的机会,就在眼前了,但可能都不会把握住啊。

    -----------------------------------------------------

    曹仁他们带兵正向着怀县的方向而来。对于此马超他们当然是不知道了,但是他此时却是知道,今日就该破了这怀县城了,就是如此。

    为什么。因为吴班此时已经带着很多的凉州军的士卒攻上了城头。而李恢他说的倒是还真挺准,这次正是他当初说完之前那番话的第三日,也是之前休息过后再一次攻城,连续第五日攻城了。无论是他王邑还是怀县的守卒,确实都已经是吃不消了。

    而王邑他无论是身心,都是异常疲惫。因为这几日来,他不只是每日都要在城头上指挥着士卒守城,天天更是都得提心吊胆地,就怕城被攻破。而且每日都盼着司马懿带雒阳的援军到来,是盼啊盼啊,结果援军就是一直都杳无音讯。他早都要望穿秋水了,再盼不来的话,那么怀县城可真就要被凉州军给攻破了。

    而王邑他确实是不能理解,要说从雒阳来回来去,都过了这么些时日了,怎么说援军也该到了吧,就算是再多的人马,那也能到啊,可是如今就是没有援军的影儿。王邑他自然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的,所以还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呢。

    不只是他,就连守城的士卒也一样是吃不消了。他们体力倒是都比王邑这个文士强,但是连日来的高强度作战,也确实是让他们有些顶不住了。

    毕竟司隶这帮守卒,本来战力就不怎么样,而且赶上司隶这几年也没什么战事,可以说他们算是安逸久了。所以抵挡马超的凉州军,一日两日,哪怕是三四日也都还行吧,但是这一次,马超是接连五日,全力进攻着怀县,所以他们此时确实要守不住了。

    而且有了吴班之前的加入,凉州军自然更是如虎添翼,所以他们这帮守卒还能好吗。

    结果这次是一下就让吴班带着凉州军抓住了机会,登上了城头无数的凉州军士卒。

    王邑在城头一看,他大喊道:“各位,我们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快顶住啊!”

    此时守城的士卒,不少心中都是苦笑啊。心说我的太守啊,您就不能再换一句吗,这句话咱们都听了多少日了?可哪有什么援军的影儿啊,就是连根马毛儿都没有啊!

    不是士卒对此失去了信心,而是他们早已经是没有了信心,不会相信了。雒阳的援军,都这么些时日了,还没到?哪有那么慢的援军啊,难道人家是散步着来河内救援的?还是说……

    要说怀县守卒所想得确实有些挨边了,虽然曹仁他们不是散步来的,但是却也不比散步快太多,反正是很慢很慢就是了,他们的想法倒是无限接近于真相。但是真相却是残酷的,他们要是知道了,那还真是不如不知道来得好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