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他是再次看向了程昱,心说依据仲德所说,如此说来,要是上策的话,那岂不是要……

    果然只见程昱继续说道:“至于那上策,想来主公已经是想到了吧。不错,那便是一劳永逸彻底解决了此事,就是主公直接把司马懿……”

    说着,程昱他是右手成立掌,然后做了个向下切的动作。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要把他司马懿直接就是杀了完事儿。如此这个天下就会少了这么个“狼顾之相”的人,对其人自然也是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而以程昱其人的性格,确实是杀伐果决,他自然是最想让自己主公用这个上策的。

    不过曹操他可不是程昱,所以其实以曹操其人的性格来说,他很是自然地就选择了第二个中策,于是他便对程昱说道:“仲德三策,确实都还不错。只是我倒是觉得还是中策最好不过,其人能为我所用,不在其他诸侯那为好。至于直接灭杀了,那倒是可惜了其人之才啊!”

    毕竟这个“狼顾之相”,倒是都听说过,只是以前却是都没有见过,更是没有什么再具体的实例了。所以曹操他确实也算是爱惜司马懿其人之才,而且曹操他的性格使然,在他的想法中,哪怕他司马懿不忠诚,有野心,但是在自己的帐下做事儿,他也得蛰伏着才行。而且还得让其人能为己所用,所以如此,就是中策是最好不过了。

    程昱他此时是在心里叹息,心说果然啊,自己主公还是选了这个中策。这个还真就是在他所料之中的,如果说曹操要是选择了下策或者是上策,那才是出乎了程昱的预料呢。

    “仲德觉得如何啊?”

    程昱一听。心说我的主公啊,就算我想反驳,可是你这时候还能改变主意吗。

    所以他只好说道:“主公所言甚是,既不能让其投效其他诸侯,主公又爱其才,不忍心对其下手,所以那也只能是如此了!”

    曹操一看,程昱说得语气中颇有些无奈的意味,他对此却也没多说,只是对程昱笑了笑。算是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吧。

    -----------------------------------------------------

    河内郡,怀县城。马超除了之前试探进攻过一次后,他就让凉州军是一连休息了三日,直到今日他才准备再一次让士卒攻城。

    马超从情报上了解到,这个王邑守御着的怀县城可不是当时张绣防御的弘农城。那时候张绣他手中可是没有多少粮草。而且他叔父张济也知道,最后他肯定不是己方的对手。所以也没给张绣他留下多少粮草。所以最后自己消耗粮草的计策确实是奏效了。而张绣他也算是能当机立断,直接就带兵撤退,然后弘农战事便是结束。

    不过如今这个怀县城可不是当初的弘农城,因为王邑他早就知道自己要来,所以是早早便从百姓的手中又收上来了不少的粮草。而且王邑其人在河内的口碑非常不错,以致于百姓还乐于做这个事儿。结果如今其城内所囤积的粮草,支持怀县守卒一个月的时间那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此时正在城头上的王邑一看,心说他马孟起终于是再一次准备让大军攻城了。其实别看如今这怀县城内的粮草不过就是能够支持一月的。但是马超他让大军休息了这几日,最为高兴的还真就是他王邑。为什么如此。还不是因为司马懿他去了雒阳向曹孟德请求援军了吗。而在王邑看来,这一定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自从司马懿离开了怀县去往雒阳后,虽然王邑他也是担心着,着急着,但是却也不得不说,他确实也是对司马懿的信心是越来越大了。也不知是怎么的,他就觉得司马懿肯定是能带曹操的兖州军前来救援怀县。除了是他王邑此时对司马懿是有些信心之外,剩下的那些,如果马超知道王邑所想得的话,那么他会告诉王邑,这个其实叫做第六感。

    而望着前方的怀县城,马超知道自己还是和己方士卒讲几句为好,于是他便对士卒说道:“凉州军的弟兄们,前方便是河内郡的怀县,只要我们把此城拿下了,那么河内就在我军的掌握之中了!弟兄们,冲啊!”

    “杀!”

    凉州军的士卒,随着马超的一声令下,便冲向了怀县。

    而王邑他见此情景,自然也是不甘示弱,至少从气势上就不能是弱了人家。所以他这时候也对士卒喊了几句,无非就是击退来犯之敌了,保卫家园啊之类的话吧,江湖规矩吧,好像哪地方守城都是这样的话。

    马超这次他带兵来河内,每次攻城战的一大劣势便是他没有个主将带领着士卒攻城。所以这上面确实也是差了一些,但是之前马超确实是没怎么考虑过这事儿,而等他想到了这事儿后,却已经是都到了河内了。不过在第一日的时候,马超却已经是让人去河东找吴班来了,相信来回来去已经是过了好几日了,想来他应该马上就到了吧。

    本来马超以为吴班今日能到,倒是却还是没到。不过他没到,却也不能改变马超今日在此让大军攻城的,所以这次吴班却是没赶上,只能是下次了,也就是明天了,如果他今日能到了怀县的话。

    和第一次的试探一样,没多久,马超又一次是让士卒鸣金收兵了。而听到马超鸣金了,在城头上的王邑,他这才是送了口气啊。他又想起了之前见司马懿的时候,他问自己的话,这凉州军的战力确实不是己方这守卒所能比的。如今己方可是依托城池为屏障呢,但是说实话,却也真是没有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啊。

    -----------------------------------------------------

    曹仁、曹纯、关羽和徐晃四人带兵在去往河内怀县的路上,当然了,他们中还少不了司马懿。

    当初从雒阳出来后,司马懿看到兖州士卒清一色的步卒,他就知道曹操他们打得是什么主意了。不过对此,司马懿却也说破,也没说什么,更是没什么不满的。对他来说,真是那么样,怀县被不被攻破,和他司马懿可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而河内最后落不落入到他马孟起的手中,和自己更是没有什么关系了。

    不过自己还真是想和他马孟起还有凉州军过过招,这个倒是没错,而这次如果有此机会呢,那么可以小试一次牛刀。如果真没有什么机会可,那么也没关系。至少司马懿对此却是很清楚,只要自己不去投靠他马超马孟起,不给他效力,那么估计早晚都是有这个机会的。至少在司马懿的眼里来看,马超他确实是有实力,而且是能一点点地走下去的。

    此时的曹仁遇到了他军旅生涯中最无奈的事儿,或者不应该说是最无奈吧。反正平时都是急行军,为了战事而加快速度行进。但是这次却是平生第一次啊,放慢了速度行军。而且还是越慢越好,但是却也不能是那么太过明显了。要不让人看出来了,你这哪里像是援军啊。

    结果这还没行了一日,曹仁就已经让士卒接连是休息了三次。而士卒他们倒是高兴了,他们心说,这也不知道怎么这次曹将军是如此体恤士卒。当然了,平时曹将军也是很体恤士卒的,只是却也没有这样儿过啊。

    而让曹仁他最受不了的,就是他一让大军休息,司马懿就笑着看着他,一然大军休息,他就如此。结果曹仁最后他算是明白了,敢情这小伎俩早是让人给发现了,要不能如此吗。不过曹仁比较疑惑的是,为何司马懿他却从来没让己方的大军急速行军,对于己方速度缓慢,他却也从来没有怨言,是啊,从来没说过什么,就是笑看着自己而已。

    对此他是不明白,曹仁他很是不明白,他可真是不知道司马懿到底是如何想法。其实想想也是,至少司马懿的想法可不是曹仁所能猜到的,要不他就不是司马懿了。

    -----------------------------------------------------

    就在马超在此让大军攻城的这一日晚,吴班终于是到了。

    “主公!”

    “元雄你终于是到了!这一路辛苦了,来来,快坐吧!”

    “诺!谢主公!”

    要说马超对吴班这一路的表现确实是很满意的,严颜是亲笔书信都和自己说了。人嘛,总得是慢慢成长吧,如今的吴班正是如此。

    吴班坐下后,马超问道:“不知如今河东的情况都如何了?”

    吴班回道:“主公,在严颜将军的带领下,我军是很快便占据了河东……”

    基本上吴班他此时所说得很多东西,马超他早都是知道了的,但是却还有些细枝末节的地方,他却是不清楚。毕竟严颜他不可能把什么东西都给他汇报过去,那想都别想。但是马超还就挺喜欢听这些小事儿,细枝末节的东西。因为对他来说,大军攻城,而在这晚间比较空闲之余,听一听这些东西,也算是一种放松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