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多久,夏侯惇他们几人就都到了。要说他们可都知道,能让自己主公急着召集自己几人的,那么肯定是有要事了,所以几人暂时都放下了自己手头上的事儿,赶紧是都赶了过来,所以很快便到了。

    几人进了屋后,却都发现了关羽这个陌生的面孔,毕竟屋中才几个人啊,而且关羽他的相貌确实也是比较容易让人给发现的。而有人就心说了,难道主公就是为了介绍这个新加入主公帐下的将领不成?不过不管是什么,都已经到了,想来主公是马上就能说了吧。

    “见过主公!”

    夏侯惇六人是齐声说道,然后对程昱还有夏侯渊他们几人也都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曹操一笑,“来,都坐吧!”

    他们六人坐下后,曹操是一一给夏侯惇他们和关羽彼此都做了引荐。而夏侯惇几人对关羽也都挺客气的,毕竟都是在主公的帐下做事儿的,以后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僚了,所以怎么也不可能刚见第一面就把关系给整僵了吧。

    而对于夏侯惇、曹洪还有曹纯他们三个曹系的武将来说,自己主公帐下加入了新的力量,而且看关羽关云长此人,更绝非是泛泛之辈,所以他们心中都为此高兴。因为己方强大了,增强了兖州军的力量,这就是他们最为高兴的事儿了。

    而对于李典、乐进还有于禁他们三个外姓的武将来说,关羽这个外姓武将的加入,可以说是增强了他们曹营外姓武将的实力啊。而他们也自然是能感觉得出来,关云长此人不一般。所以这个也是他们相当高兴而又乐于见到的事儿了,没办法,所谓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可不都是如此吗,曹操他这儿有什么例外的呢。

    就说最基本的,曹营,兖州军中,曹系的武将和外姓武将其实就是明显的两大阵营了。表面上,双方确实好像是没什么矛盾,都是和睦相处的。但是实际上呢,怎么可能如此。当然了,也不至于是彼此拆台,或者更过火什么的。但是竞争却是在所难免的了。不过却也没什么太大太多的矛盾,反正至少暂时是如此情况。

    -----------------------------------------------------

    介绍完毕后,曹操知道,此时就该说更为重要的事儿了。于是他看了眼程昱,程昱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于是他便对夏侯惇他们说道:“各位将军,之前河内使者来此。是为了……”

    程昱就把刚才司马懿。从到来之后,一直到他离开之时,这期间所发生的事儿都给几人讲了一遍。

    最后他则说道:“主公找各位前来,就是想问问各位都是何想法!”

    而曹操此时也说道:“不错,正是如此。此时找你们过来,就是想听听你们的想法。不必顾虑,畅所欲言即可!”

    曹操他确实是想听听自己属下这些人的意见,毕竟出兵了,也都是他们出战。只是这次来雒阳。所带来的当然是武将很多,而谋士就程昱一个,所以曹操其实他也不难预见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毕竟他可看出来了,尤其是元让那个火爆脾气,司马懿说了自己怕他凉州军,他第一个就是不服啊。

    -----------------------------------------------------

    果然,曹操的话音刚落,就见夏侯惇出言说道:“主公,那个司马懿果真如此说?这实在是太不把我军放在眼里了!主公,属下请求出兵,让他司马懿好好看看,我军是不是像他所说一样!”

    曹操对此只是淡淡一笑,一切都和他所想得一样,要是不如此的话,那就不是他夏侯惇夏侯元让了。估计他也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气啊,要是此时司马懿在场的话,那么元让直接就得当面儿反驳于他,说要带兵去河内了。

    “不知各位还有何想法啊?”

    毕竟之前不过就是夏侯惇一人之言,曹操还得看看其他几人的意思才行。

    夏侯渊此时也出言说道:“主公,属下亦是赞同元让所言,出兵河内!”

    曹操点头,看来这兄弟两人倒是一个想法,而且估计都是受不了司马懿所说。当然了,这个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想让他们出兵的一点,但是武将中很多人也想早点儿会一会马超,会一会凉州军了,所以这个倒是也没错的。

    之后曹仁、曹洪、曹纯、关羽、徐晃、李典、乐进还有于禁,他们也都说了自己的想法。结果是没有一个例外的,都是赞同出兵河内。曹操一看,和自己想得一样啊,武将都是同意这个。

    于是他最后者向程昱问道:“不知仲德有何想法?”

    程昱一笑:“主公,如果此次河内没有使者前来雒阳求援,那么我军大可不必出兵。但是如今他司马懿前来,所以我军则必出兵河内!”

    曹操点头,众将也是如此。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还是那个道理啊。之前没人来求援,那么己方怎么找借口推脱都行,对马超对凉州军完全可以是避而不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今人家都求援到门口了,而你本来是可以出兵,但是却不出兵,一再推脱,那样让天下人如何看?所以出兵已经是势在必行,这个是必须的。

    而程昱此时他的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主公要是出兵的话,那么就正中了司马懿的下怀啊!”

    曹操一听,眼眉一挑,而夏侯惇听了,心中暗骂道,你这个酸丁腐儒,刚才还说什么不得不出兵,结果这个时候又说出兵就着了人家的道了。这出兵也是你,说别的东西也是你,你到底要如何?而这时候他看向程昱的眼神倒是有些不善,颇有种,你程仲德要是不好好解释一下的话,我就要你好看的感觉。

    而曹操便问道:“不知仲德之意是?”

    程昱一笑,“主公,属下倒是有个想法,可以既让我军保住颜面,又能不被司马懿所左右!”

    “仲德之意是?”

    “主公,此时出兵确实已经是势在必行,已经无需再议。不过出兵虽然会出兵,但是如何出兵那就在我军了!主公说,是也不是?”

    曹操一听,哈哈大笑,“不错,仲德所言不错啊!”

    这事儿其实一说就明白了,是啊,出兵可以,但是什么时候到怀县,那可就不一定了。而根据程昱的意思,曹操准备派两万步卒,缓慢向河内进军。如果到了地方后,马超还是没能拿下怀县,到时候再说。如果要是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凉州军就占领怀县了,那么己方也只能是撤退了。

    其实对于如今的曹操来说,哪怕此时和马超一战,就算损失了一些,他也损失得起。毕竟来到司隶,来雒阳的人马,只是他兖州军的一少部分而已,绝大部分还在兖州呢。而如今曹操经过北邙一事后,他确实是底气更足了,钱粮是更机加丰厚了,所以确实也是今非昔比了。

    武将中夏侯惇倒是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主公和程仲德说得是什么意思,所以他问道:“主公,不知您这是何意啊?”

    曹操心说,你夏侯元让不知不知道,只是还没有想到这个啊,于是他就和夏侯惇简单说了一下,结果夏侯惇是撇了撇嘴,他确实是不怎么喜欢这个。实质来说,如此的话,那不还是避而不战吗,这和那个司马懿说得有何区别,己方兖州军真是怕了他马孟起,怕了他凉州军?

    当然,夏侯惇可不会承认这个,而且这个根本就是不可能。但是如今自己主公都决定要如此了,他也没什么办法。至少夏侯惇可清楚着呢,自己主公都决定的事儿,至少不是自己所能改变得了的。

    -----------------------------------------------------

    最后曹操说道,“子孝、子和、公明、云长!”

    “属下在!”四人站起出来说道。

    曹操点点头,“命尔等四人带步卒两万,即可前往河内怀县,协助河内王邑太守迎战马超,不得有误!”

    “诺!”四人是齐声应诺。

    夏侯惇此时是着急啊,心说主公您怎么就不让我去啊。他确实是特别想带兵去河内,但是还是那句话,自己主公决定的事儿,反正不是自己所能影响得了的。

    而曹操他可真不敢让夏侯惇前去啊,毕竟在河内温县的人,如今正是自己那孟起贤弟本人,至少曹操知道,他夏侯元让不是其人的对手。如果不是雒阳这边儿如今离不开自己,曹操都想自己去了,毕竟曹仁,曹操也还是有些担心,但是总比夏侯惇强啊。因为如果说两军交战的话,曹仁就算败,曹操认为他也能拉回来不少的士卒。但要是换成是夏侯惇的话,他从马超那儿逃回,能带回来个几千人,那就算是不错了。

    最后,曹操就把这事儿给这么定了来了。出兵,派援军去往河内,而曹仁,曹操至少对他放心,因为他能完全贯彻自己的意思。至于最后结果到底如何,那么这个确实也是不好预料到的,毕竟战场之上的变数很多,谁能知道会如何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