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如今李傕他们在等着援军到来,而杨奉他们几个又何尝不是如此想法呢。

    而且对此,李傕在大帐中还特意是问了张济一句,“之前张兄所言,张兄之侄,不日将会到此,是否准确无误?”

    张济闻言则是一笑,“自然,想来应该很快就会到了!”

    如此李傕才点了点头,而在张济看来,只要马超的大军攻入弘农,那么自己侄子肯定最后是要放弃弘农,因为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再加上自己之前的特意叮嘱,所以最后自然就是……

    不过李傕他们却不知道啊,所以李傕还特意问了一句,等到张济做出明确肯定地答复后,他这才算是放下心了。而且也确实和他之前所想得一样,只要张绣带兵前来,那么击败杨奉他们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

    而与此同时,杨奉一方的大帐中,从河南赶回来的探马返回了一个,当他在大帐中见到了杨奉等人后,赶紧是禀奏道:“各位将军,在下是从河南而来,得到了那儿的最新消息!”

    杨奉几人闻言就是眼前一亮,而董承更是赶紧对其说道:“快说,到底有何事?”

    既然探马所说有河南尹的最新消息,那么那地方必然是发生了些变故,要不还谈什么最新消息啊。

    探马则说道:“诺!是这样,兖州牧曹操曹孟德已经带兵进驻了雒阳!”

    几人一听,心中都好像是打开了好几扇窗户一样。如今曹孟德已经到雒阳了,那么很是太好了,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不过杨奉他明显想得是比别人要多些,而此时他则向探马问道:“那么曹孟德带兵进驻了雒阳之后呢,你离开之时他可有何动作?”

    只见探马是缓缓摇了摇头,“回禀各位将军,曹孟德他确实无有任何动作,好像就让兖州军士卒在雒阳休整,然后就在在下离开河南之时,却也并未见其人有何动作!”

    众人一听,稍微想了一下就都明白了,此时他们在心中都暗骂曹操。心说这个曹操曹孟德实在也是太狡猾了。而对这些人来说,就像是那句话一样,“都是狼,何必装羊”,其实想想。好像就是如此。

    因为曹操他的想法,其他几人自然也都明白。知道曹操他这就是故意如此的。可人家这样,你能有何办法,还不是任何办法都没有吗。所以人家怎么做,你却也只能是在其他地方看着,而且一点儿,不。应该说是半点儿都影响不到人家不是。

    此时的杨奉则在心中是轻叹了口气,然后便对那个探马说道:“好,你的情报很是及时,快下去领赏吧!”

    “诺!谢将军。谢将军!”

    探马是心满意足地下去了,可他心情倒是好了,但是在帐中的几人心情可成了阴霾了。能不如此吗,曹孟德他如今在雒阳是按兵不动,而陛下也已经是往他那儿去了,可自己等人在这儿是出生入死,阻截着李傕他们的大军,可人家曹孟德呢,人家直接是在雒阳等着陛下去就可以了。虽然要是说守株待兔可能有些那什么,但是实质上这事儿可不就是如此吗。

    如今他曹孟德是坐享其成,最后怎么都是他得到最大的利益,最多的好处。你看如果陛下真顺利到了雒阳,那么雒阳早已经被人家曹孟德给占了,所以他这就是近水楼台了啊。不过如果说陛下遇到了危险,那么他曹孟德必然也会马上就出兵,前去解救陛下,结果他还是立下了大功一件,所以怎么看,怎么觉得其人都是得意的那一方。

    而此时在大帐中的几人可都不傻,无论是杨奉、董承也好,还是说李乐、韩暹还有胡才他们几个也罢,可以说都已经是想到了这一点。好像自己等人无论是在此怎么和李傕死战,估计最后都得是他曹操曹孟德得到最大最多的好处啊。可这个凭什么啊,自己等人在前方是出生入死,可结果他曹孟德在后面却是坐享其成,天下有这个道理吗?所以众人一想到此处,那心里真就是一点儿都不平衡啊。

    最后还是杨奉最先开口了,“各位,如今兖州牧曹操曹孟德已经到了雒阳,可惜他却是按兵不动,而他是何用意,不用我多说,想必各位都清楚了吧。而如今我方却遇到了如此情况,不知大家对此都有何想法?”

    结果这时候第一个发话居然是白波军中的韩暹,他是第一个就跳出来了,只听他说道:“他娘的曹孟德,老子等人在前面是浴血奋战,他曹孟德可倒好,在后面是捡现成的,好啊,如此的话,老子不干了行不行,谁他娘的爱干谁就去干吧!”

    杨奉和董承一看,如今韩暹他这是要撂挑子不干了啊,可这位火气未免也太大了点儿吧。虽然他曹孟德确实是为了自己私利没错,但是韩暹他居然是如此说法,这事儿也不用这样儿吧。

    其实他们还真是不太了解韩暹其人,所以才是如此想法。哪怕是杨奉也是一样,别看之前他们确实是很多年前还在一起做事,但是说实话,他杨奉还真就是不怎么了解韩暹其人。而要说对其人了解的,那还得是李乐和胡才他们两个人。

    而当他们听了韩暹所言后,两人心里都是暗自发笑。心说韩暹这小子如此也算正常了,他不满确实是没有错,而生气自然也是,但是说就因此是撂挑子不干了,那么肯定是不可能的事儿。因为自己三个人还真是没有做事儿半途而废的习惯,哪怕如今他曹操曹孟德确实是有他自己的打算,但是如此又能如何。他兖州军,他能带来得士卒如今最多也就是万人吧,还能有多少。

    所以对此,己方根本就不惧他,因为己方人马可比他的多啊。虽然可能战力上是略有不如,但是这个也并不是说己方就会怕了他兖州牧曹操曹孟德了,相反,他怎么就不可能怕自己白波军呢。

    李乐和胡才两人自然是懂韩暹的意思,所以两人这时候肯定是要配合着他演戏。

    韩暹的话音刚落,胡才也站出来了,只听他说道,“不错,老韩讲得不错啊。他娘的,这样儿下去,咱们弟兄还怎么干啊。杨奉你来说说,之前都说好了,可这到最后,是不是好处都让他曹孟德一个人得了啊?”

    这胡才的几句话给杨奉整得一时间却也没什么话说了,因为他也害怕,万一曹操真把所有的功劳都他自己一个人独吞了呢,那自己这几人可不白忙活了吗。虽然他认为这事儿不太可能,毕竟自己这些人的作为,陛下那可都是看在眼里啊,所以陛下能赏罚不明?这个,应该是不会吧,所以……

    这时候杨奉才说,只见他笑道:“不会,绝对不会如此。曹操他确实是为了他一己私利不错,但是各位却不要忘了,陛下可是个明眼人啊,所以各位还有何好担心的呢?”

    杨奉的话意思很明确了,那就是曹操确实是自私,就是为了他自己打算,但是最后赏罚的决定权那不还在陛下的手中吗。所以是吧,自己几人一路上的所谓所谓,陛下可都是看在眼里,所以陛下能亏待了自己几个人吗。

    听了杨奉如此说,李乐则笑道:“不错,我也很是赞同杨奉所说。其实我看也就是如此,老韩还有老胡,你们不要如此。我看杨奉他说得倒是不错,曹孟德如何,不是我们要去管的,我们只要知道,陛下不会忘了我们就成,杨奉、还有董将军,你们两人觉得我说得可对?”

    杨奉和董承是赶紧点头应和着,董承说道:“不错,李将军所言甚是啊。陛下要是到时不赏赐几位,董某是第一个不答应,所以还请几位放心,放心就是!”

    说完,董承看了杨奉一眼,那意思,你倒是再说几句话啊,我和他们又不熟,你和他们熟,你就应该是能者多劳不是。

    杨奉他自然是明白董承的意思,心说我不是刚说完了,怎么又让我说啊。

    不过他还是对李乐三人说道:“不错,就是如此啊。如果陛下赏罚不明,那么我杨奉亦是不答应,毕竟当初也算是我给几位拉到此处了,所以我杨奉却不能不管此事!”

    李乐他们几人一听,心说如此一来,自己的好处是不会少了。好了,如今就可以,如今是见好就收吧。至于那个曹操曹孟德,虽然他做得事儿确实是让人来气,但是怎么说也得到了杨奉和董承的承诺,如此算是因祸得福吧,如此说应该也是不为过。

    所以此时李乐则对杨奉两人说道:“两位所言,皆是有理,如此的话,我们双方的合作还得继续,如今正值大敌当前,我们更当时齐心协力,共同对外才是啊!老韩、老胡你们觉得呢?”

    韩暹和胡才自然是明白李乐的意思,虽然在心中是感到好笑,不过表面上却还是那样,只是和之前相比却是差很多了。

    就听韩暹说道:“还能如何,就听李兄你说得吧!”

    胡才倒是没有多说,只是颇为无奈地看了眼李乐,那意思,你说如何,那便如何了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