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乐几人都商议完毕后,就再次把杨奉派来的人给找了过来,这次是要给人一个明确的答复。毕竟这事儿杨奉看样也挺急的,所以几人都知道是越快越好吧。

    和杨奉派来的人一说自己几人的决定后,杨奉的心腹就带着完成得使命返回了。

    而杨奉的心腹回来了之后,他便把白波谷的情况和杨奉一说,而杨奉则做到了心中有数。之后他又和董承两人密会了一次,把情况都对董承讲了,两人商定好,到时是见机行事,共破李郭,然后带陛下返还雒阳。

    --------------------------------------------------

    果然,没过多少时日,这一日晚,白波军李乐、韩暹还有胡才就带着大军兵来了,结果是里应外合,他们和杨奉还有董承两人联合在了一起,大败李傕和郭汜还有张济。本来按理说这弘农是张济的地盘,他人马也不少,但是他人马可没全在如今刘协他们驻扎这个地方,所以在没有什么防备之下,自然就是吃了大亏了。

    至此,刘协是被杨奉、董承他们护着逃往了雒阳,而李傕和郭汜还有张济他们三人,是一边收编着残兵,一边是紧紧追赶着刘协他们。

    三人对此可真是气坏了,实在是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啊。皇帝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还能让人给带走了,这传出去是多让天下人耻笑于自己啊。可不就是如此,虽然白波贼的人不少,而且还打了己方个措手不及,但是如此失败还真是太丢人了,真是一点儿面子都没有啊。

    要说都这个时候了。李傕他们还想着自己的面子的事儿,他们倒是不想想,要是刘协彻底脱离了他们的控制,他们该如何。也许在他们的眼里看来,怎么可能会出如此之事呢,但是天下的事儿可真是不好说啊。是应了那句话了,只有你想不到,却没有它发生不了的。

    --------------------------------------------------

    当刘协他们逃到河东的时候,在冀州的袁绍可是早就得知了确切的消息,而他帐下的谋士沮授。此时则正是在力劝自己主公,一定要去司隶西迎汉帝,把汉帝给迎到冀州来,到时候就可以直接“挟天子以令天下”了。

    “主公,此时西进司隶正是当务之急啊。只要让皇帝来我冀州,那么今后天下诸侯莫不都要看主公的脸色行事了!主公以为如何?”

    沮授对袁绍说道。在他看来这迎汉帝固然是有很多弊端没错。但是说实话,好处绝对是比坏处要多的啊,所以他是极力主张把刘协给迎到冀州来。到时自己主公牢牢地控制住皇帝,那么天下谁还能与之争锋啊,这就是最大的一个优势。

    而袁绍一听,他是连忙点头。“公与所言极是,甚为有理!”

    结果袁绍的话音刚落,就听下面的郭图站出来说话了,“主公。属下却以为此事不妥!”

    袁绍一看,是自己帐下的谋士郭图郭元则,随即他便问道:“不知元则觉得何处不妥啊?”

    郭图闻言则一笑,“主公请想,迎陛下倒算是简单了。不过这把陛下给迎到了冀州之后呢,主公觉得这难道是何轻松之事吗?”

    袁绍一听,倒是有些疑惑地问道:“元则此言何意?”

    “主公再请想,如果陛下真在我冀州了的话,可到时主公做事,凡事那都是要向陛下奏请的,试问难道这还不繁缛麻烦吗?”

    袁绍一听,心说对啊,可不是嘛。到时候虽然冀州的将士都是听自己的,但是自己做什么,估计还得经常去请示皇帝才行啊。主要是皇帝他能安心地当他的傀儡吗,明显是不会,所以到时肯定要和自己发生冲突,然后自己就要被其给弄得是焦头烂额了。

    不得不说,袁绍想得还真对。不过他决定不去迎接刘协,这个政治上的一大优势就没有了。其实曹操难道就不知道这些吗,但是为何曹操就去了,而袁绍反而最后是没有什么动作呢。

    其实这个时候就不得不说袁绍其人的野心了,对,袁绍他自然也是有野心的,而且还不小。之前还算好,他袁本初所想得也不过就是四世三公,光耀祖宗。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袁绍他的野心可以说是越来越大了,越来越膨胀。如今三公之位那已经是满足不了他的大胃口了,因为在袁绍看来,早晚自己必须得称帝才行,如此才算没有白在世上走一遭。

    不过袁绍可不是袁术那个傻x,他也知道,称帝就凭如今的自己根本就是不行,所以只能是慢慢来吧。如果按照自己的发展来看,再过个二十几年吧,自己把天下平定了之后,估计就该到时候了。

    不得不说,袁绍他想得倒是还挺长远的,所以袁绍有如此的想法,他还真就是不想把刘协给迎到冀州来。难道他就不明白沮授的意思吗,他当然也是知道的。但是郭图所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更何况他还有自己的打算,因为在他眼里来看,皇帝就是个麻烦,自己不是董卓,更不是他李傕和郭汜,所以谁爱要皇帝谁就去抢,反正是白给自己,自己都不会要的。

    所以袁绍如今他都这个想法了,你说谁还能轻易改变得了。虽然有时候他袁本初确实是优柔寡断的,但是这次他倒还真就是当机立断了一回,至少没人知道,袁绍此时他坚定的意思。

    袁绍说道:“不错,元则所言甚是!不知列为还有何话说?”

    结果袁绍一问,下面的几个谋士一下就都站出来了,郭图之后是逢纪,他也是和郭图一个想法,就是劝袁绍不要去迎汉帝。而之后田丰也出言说,让自己主公去迎汉帝,他和沮授所想得差不多,都是觉得此事是利大于弊的。而最后许攸则是没轻易表态,他也没说去迎还是不去,只是说一切全凭主公做主也就是了。

    其实许攸他倒是真感觉出来了,自己主公绝对是不想去,所以他对此却也没说什么。其实要是以他的本意来说,还是应该去迎汉帝的。只是他也知道,估计是不可能了,到时候皇帝就该被曹操曹孟德给带走,而却不会在自己主公所掌握中就是了。

    最后袁绍拍板儿,说不去,按兵不动,静观其变。结果郭图和逢纪两人心里得意,至于沮授和田丰,只能是在心里感叹了,自己主公却是错失了一个大好的机会啊。

    --------------------------------------------------

    兴平二年过去了,而马上就到了建安元年,也就是公元一九六年。而在过年的时候,马超特意是回了陇西过年,至于严颜他们,想回益州的,他就让回益州了,至于没什么亲人的,则让他给留在了司隶,毕竟扶风和京兆没人可不行。

    过年的时候,马云騄和赵云也从益州回来了,这次马超是特意让赵云务必是来陇西。而赵云也知道,自己和马云騄也早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所以这次就来谈这最后的事儿。

    至于马超的母亲刘氏,他对赵云这个准女婿自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她早就从赵云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大儿子身上的很多好的东西,当然了,赵云身上的一些有点,还是马超他说不具备的。比如说,赵云其人的性格确实不错,至少马超那人的脾气真是不怎么样。只是因为遇到了糜贞,他能收敛很多,平时尽量是克制自己,不让自己总去发火。

    但是说实话,赵云却绝对是个脾气不错的人,刘氏觉得,自己把女儿交给他,她是一万个放心了。至少她可是清楚,赵云只能是被欺负的那个,而却是不能当家做主了,这个和他还有马云騄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但是两人确实还是很般配的,所有人都是如此认为。

    过年了,也是马超高兴的时候,毕竟平时都要忙着处理州郡的事务,哪怕如今他算是经常回陇西了,但是更多的时候,却还不都得是忙着吗。所以也就过年的时候,没什么太大的事儿,什么都不用自己去管,而自己只是负责和家人好好乐呵乐呵就完事了。

    没事儿和自己妻子说说悄悄话,逗逗自己的两个孩子,一家人是其乐融融,马超觉得这才是对自己来说最为重要的事,而真不是什么天下。

    一家人是商量好了马云騄和赵云的婚期,定在了建安元年的六月初六,怎么算,这一日都是个黄道吉日啊,所以在这一日迎娶是再合适不过了。这个定下来,马云騄赵云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而这事儿他们两人真是没什么发言权的。

    马超还不忘了调笑自己的小妹几句,而且难得看到了自己小妹这么彪悍的“女汉子”也会脸红,马超觉得真是爱情可能会改变一个人啊。不过他看马云騄和赵云,他觉得怎么看怎么那么般配啊,天作之合,佳偶天成啊,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马超想起了前世的一句话,那就是,“我又相信爱情了”。

    正月十五过后,马超只能是再一次返回司隶。毕竟前线那么多士卒和属下都在,他们没能回家过年,自己这个当主公州牧的已经是很过意不去了。所以十五一过,自己肯定是要早些赶回去的,这都是必须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