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刘协来说,真的,还有什么能比李傕他们几人内讧了更好的事儿呢,反正至少暂时来说是没有了。而且他想得也比较多,因为既然如今樊稠都能被李傕和郭汜两人合谋给杀死了,那么明日张济会不会也被他们两人杀死呢,而后日郭汜会不会一样被李傕给杀了呢。

    当然了,要是李傕被郭汜给杀了那就更好了。因为对如今的刘协来说,他李傕李稚然对他的威胁明显是比那个郭汜要大多了,所以要是真只能死一个的话,那还是他李傕身死比较好,不过他们两人要是全都身死,那样的话就更好了。不过他却也知道,这个不过就只能是想想而已,想想而已啊,只是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这时候,小黄门前来禀报:“陛下,安西将军杨定在外求见!”

    刘协一听,自己也没说今日要召见他杨定啊?他怎么来了,不过既然人来都来了,那么自己还是见见为好,万一真有什么紧要之事呢,也不能耽误。

    “宣!”

    “诺!”

    对于杨定这个人,刘协了解的确实不是特别多,但是却也知道一点,那就是其人绝对不是李傕他们那一方的,而这就足够了。所以刘协只是稍微整理下衣冠,然后就等着杨定前来觐见。

    宦官特有的嗓子扯开了:“宣杨定觐见!”

    杨定一听,在外也是赶紧整理下衣冠,然后就进了殿中。

    进殿后,杨定赶紧施礼,“臣安西将军杨定,见过陛下!”

    刘协点点头,“爱卿不必多礼。坐吧!”

    “谢陛下!”杨定找地方坐了下来。

    杨定坐下后说道:“陛下……”

    --------------------------------------------------

    而此时的郭汜早已经是出了长安城,结果突然有人来禀报李傕,说从宫中的眼线传来消息,皇帝已经被安西将军杨定给暗中劫走了。

    李傕听后,是双目眼睁,大喝道:“快,紧闭长安城门,召郭将军和其他人前来见我!”

    “诺!”

    说完,他是即刻召集了自己属下,结果却发现郭汜已经没影了。这一问才知道。原来郭汜他是早就出城去了,这时候李傕才反应了过来,大怒道:“郭阿多,安敢背我?”

    而他自己则马上便带着士卒是直奔皇宫的方向,按照李傕的想法。如今皇帝还没有被杨定给带出长安,所以他也已经是派兵在长安四处搜寻着刘协和杨定两人。务必要把他们给找到。

    本来郭汜最开始的想法挺好。那就是一边让杨定把刘协给劫持走,然后他们出城后,自己再带兵杀进长安,杀李傕一个措手不及,大事可定。

    结果这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李傕在皇宫中的眼线可都不是吃素的,于是杨定的事情一下就败露了,他倒是劫持着刘协出了皇宫,可惜还没等出城呢。李傕就已经派兵是四处在追捕他们,而他们这时候却是谁也出不去了,被困在了长安城内。

    本来郭汜他也不是没想过别的方法,但是李傕他实在是有够小心的。至少郭汜可都知道,哪怕他见自己,就两个人的时候,那屋外都有保护他的武士,十几个人。只要一有异动,那么他们肯定早早就能冲进来,所以郭汜知道一般的方法对李傕还真就是不能起作用。最后他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真刀真枪地硬拼吧。

    李傕的反应虽说是不慢,但却还是有些晚了,他刚下令关闭长安的城门,可是那边儿的郭汜已经是带兵直接杀进长安城了。结果就在城门快要关闭的时候,郭汜便带兵冲了进来。他知道长安城有变,结果是没办法,只能是当机立断,带兵杀入。而心里也暗骂,杨定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来一切都谋划地挺好,结果他这一环出了大问题,可坏大事儿了。

    而当李傕知道郭汜带兵进了长安后,他知道,郭汜这肯定是早有预谋的,可惜啊,自己居然是没有什么察觉。不过如今长安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皇帝在谁的手里,所以他一方面让手下领兵和郭汜的人马在长安城展开巷战。另一边,他自己则带兵在城内,是继续搜寻着杨定和刘协两人的下落。因为他想得清楚,如今只要皇帝在手,那么以后自己依旧是大权在握,和如今没什么太大区别。

    李傕知道这个,他郭汜也不是傻子,所以他也在寻找着刘协和杨定两人,对郭汜来说,如今最重要之事也是先找到他们为好。当然,对付李傕的人马,他也没落下,手下也是和李傕的手下展开着激烈的战斗。

    别看郭汜的人马相比李傕的人马确实是少了些,不过两方战力却是相当。而且可能是因为郭汜这次是出其不意,准备也算是充足,所以一时间,李傕的人马却是落到了下风,是节节败退。而反观郭汜的人马却是士气高涨,颇有一举拿下长安的意思。

    --------------------------------------------------

    此时的刘协心里可以说真是害怕非常,本来之前自己还好好的待在皇宫中呢,结果呢,却被杨定给劫持到了外面。而且此时的长安城居然是陷入到了战火当中,他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大事儿,但是他却知道,杨定肯定是知道这个的。

    就说当时在宫中,杨定坐下后,刘协便问道:“爱卿今日前来,不知是所为何事?”

    杨定则对刘协一笑,然后看了眼殿中的宦官和宫女,刘协马上会意,对他们一摆手:“你们先退下吧!”

    “诺!奴婢告退!”

    等殿中就剩下了刘协和杨定他们两人后,杨定便站了起来,然后直接就走到了刘协近前。虽然这个举动是比较无礼的。但是刘协也没去计较什么。因为在他想来,既然杨定是有比较机密的事儿要和自己讲,那么肯定得来到自己近前才行啊。

    结果来到刘协近前后,杨定用手一指刘协身后,大惊道:“陛下你看那是?”

    刘协一回头的工夫,而此时杨定则从怀中掏出一柄匕首,直接就架在刘协的脖子上了,“陛下,别乱动!”

    刘协他就感到脖子一凉,这可把他给吓坏了。从皇子到皇帝,他什么时候也没见过这阵仗啊。匕首直接就在自己脖子上了,这杨定要是来个狠的,自己性命可就没有了。

    其实当他回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不对了。但是却也没想到这杨定的胆子居然是这么大。而此时他则缓缓转过了头,貌似平静地对杨定说道:“爱。爱卿。这,这是何何意啊?”

    杨定微微一笑,“陛下还请恕臣之罪,臣如今如此也是迫不得已,还请陛下和臣走一趟吧!”

    听了杨定的话后,刘协才算是放下了点儿心。毕竟他不是来杀自己的就好。自己如今可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追随先帝的脚步而去啊。其实有几个人是不怕死的呢,更何况是他刘协了。哪怕皇帝做得再窝囊,再憋屈。只不过是个傀儡,但是他也不想就这么死了。那话说得很有道理,就是“没有不怕死的人,只有不怕死的时候”,其实想想就是这么回事儿。

    刘协被杨定给劫持出了宫,而那些宦官和宫女还很都很意外,也不知道为何今日自己这陛下居然是和平时不一样,直接出宫了。要知道,这事儿几乎是不会发生的,可今日却发生了。更不一样儿的是,陛下要来个微服出巡,就只让安西将军一个人跟着,而其他人是谁也不能跟着。

    最后没办法,陛下都发话了,手下人只能是听令。但是杨定他也没想到,他觉得自己做事儿比较周密,是万无一失,但却还是被李傕的眼线给发现了异常。

    毕竟他杨定可不是李傕的人,所以绝对算是被盯得比较紧的人物了。而这次反常的举动,更是被有心人给发现了,结果跟踪之后,最后杨定和皇帝都没了踪影。他们就知道,出大事儿了,皇帝八成是让杨定给劫持走了,所以马上就派人去禀报给了自己的主子李傕所知,于是便有了之前李傕召集众人的那一幕。

    --------------------------------------------------

    刘协这时候心里害怕啊,但是却还不能怎么表现出来,于是便向杨定问道:“爱卿,这如今长长安城如何了?”

    杨定这时候正是着急着呢,他也知道了,事情有变,所以郭汜肯定是提前带兵杀进长安来了,可自己怎么能找到他呢。总不能到战场上就喊,“皇帝在我这儿,快带我去见你们郭将军!”这么喊完,别说见郭汜了,自己估计直接就去见阎王了。那不只是有郭汜的人马在,还有他李傕李稚然他的人马呢,而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啊。

    而这时候他一听刘协问他,他则回道:“陛下,如今这是郭将军来救援陛下来了,郭将军这是要拯救陛下于水火之中啊!”

    刘协一听,心里这个鄙视啊。什么救自己于水火,他郭汜只要不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就算不错了,自己都得给祖宗上香啊。不过他却知道了,这是郭汜和李傕两人火拼起来了。好,好事儿,大好事儿啊。他们自相残杀,自己这个渔翁就得利了。

    要不刘协这个皇帝马超不喜欢他呢,私心太重。当然了,他被人压迫得很惨,也能理解吧。他知道了郭汜和李傕两人在长安大战,想得就是自己怎么能得到最大的利益。却也不想想,因为他们近十万人的大战,在长安城内,可要损失多少啊。不知多少无辜百姓都给被战火所波及,在场内大战,那是什么好事儿吗?

    尤其今年还赶上了关中大旱,所以百姓已经是生活得苦不堪言了,结果郭汜和李傕这么一场大战,可以说长安城不说是元气大伤吧,但是确实已经是受到了很大的创伤。

    不过这时候刘协也是不敢说什么,因为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杨定原来是和郭汜两人是一个鼻孔出气儿的。所以他不可能说郭汜不好之类的话,只能是说道:“啊,原来是郭将军啊,太好了,有他在,定能把朕从李贼手中救出!”

    听了刘协的话后,杨定点点头,没有再多说,只是拉着他在小巷中穿梭着。他如今就期望着看到郭汜,那么自己就有救了,可惜啊,越是这么想,就越是看不到其人。杨定这时候是明白了,之前自己和郭汜两人就是太想当然,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就只想着带皇帝出了长安后是如何如何。可是却没想过,万一被困在了长安城内,到时要怎么去做啊。

    此时的刘协,正在心里向大汉的列祖列宗不停地祈祷,心说大汉的列祖列宗,保佑后世的子孙协,让李贼和郭贼两人最后是两败俱伤,身死当场。国贼一死,朕定当是重振社稷,不会再让我大汉江山落入野心人之手!

    可惜刘协他却是没有听过,“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想象可能永远都是好的,不过事实却可能总是和想象得不一样,相差甚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