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兴平元年,公元一九四年就这么过去了。本来之前马超以为这一年应该是挺好的,但是谁又能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很好的一年。因为自己唯一的族叔就在这一年故去了,不过马超对此还能如何,他也只能是在心中暗道,“逝者已矣,愿能安息”吧。

    死去的人安息,而活着的人却还得好好去生活着才是。而就因为自己族叔一事,马超他从此回家的频率是勤多了,没事儿就往陇西跑,没事儿就如此。而对此最高兴的人还是他的母亲和妻子糜贞两人,因为要照顾孩子和陪母亲,所以如今的糜贞基本她都在陇西,以致于马超也不是经常能看到她。不过他如今是没事儿就回陇西,所以夫妻双方也算是能经常见到了。

    其实最开始刚成亲之后还算是不错,至少马超那时候的事儿不是像如今这么多,而他和糜贞两人几乎是能天天腻在一起。不过之后马超忙着征战,而且有了孩子后,自己两个弟弟又离开了,妹妹如今也不着家,所以糜贞她却也只能是在陇西陪着自己的母亲了。

    并且地盘大了,势力大了,手下的人也更多了,这事儿当然也一样,是更多了。所以马超和糜贞相见的日子倒是少了,不过如今还算好吧,他正好有时间多陪陪自己的妻子。没事儿也来个花前月下什么的,毕竟小姑娘吗,虽说也都是二十五六岁了,但是谁不喜欢自己夫君能浪漫些呢。虽然糜贞不知道浪漫这个词语,但是这个意思她却还是明白的。

    马超此时他是正抱着糜贞,说着话,“贞儿,你说云騄这丫头。除了过年时候回来了之后,如今这又跑了,实在是太让人头疼了啊!”

    糜贞闻言则是一笑,“难道这不正是孟起哥哥你所期望得吗?”

    如今虽然生下了一双儿女,但是比起年轻时代的糜贞来,初为人母没几年的她还是成熟风韵了很多,身材比之前却是更好了。而年轻时还算是比较青涩,但是如今却早已是褪去了这些。虽说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吧,但是马超依旧是对糜贞爱得不得了。因为自己妻子也确实是招人疼爱,无论是什么方面可都是如此的。

    “确实如此啊!其实母亲知道了后。她的意思也是让两人早些完婚!只是那……”

    马超这说得自然是自己小妹马云騄和赵云两人了,而糜贞她一直都在陇西,所以她当然也都知道这些的。自己母亲确实还是很喜欢赵云其人的,不过赵云如今身为益州牧,就算一年都回不来一次。

    “什么时候把子龙召回凉州来。小妹也就不会再往益州跑了!”

    马超点头,心说确实如此。“贞儿所说不错。夫君到时自会安排!”

    在益州都这么长时间了,该做得其实也都做得差不多了,赵云他确实算是功德圆满,可以把他召回来了。

    糜贞闻言一笑,一颦一笑确实也让马超是喜欢非常,轻吻了她额头一下后。马超则笑道,“如此美好的夜晚,贞儿还是与夫君去做些美好而又有意义的事情吧,我看就做到明日天明如何啊?”

    说完。抱着她便离开了,而糜贞此时她脸色微红,如今的她对自己夫君说如此露骨暗示的话,却还是有些脸红的。

    而此时她则小声撒娇道:“孟起哥哥你好坏,不过你还是要多注意身体才是!”

    随即头就埋进了马超的臂弯,虽然嘴上如此说着,但是她心里却还是非常甜蜜的。

    女人吗,还是需要心爱的人宠爱、爱抚的,这都是少不了的。而糜贞自然是深爱着马超,而他们夫妻间确实也还是非常和谐,鸾凤和鸣。

    马超再次吻向了糜贞,“宝贝,放心吧!夫君自己心里有数,但是却还是舍不得让你劳累太多,不过以后还有很多机会不是吗?”

    糜贞一听,脸是更红了,不过好在是晚上也看不出什么来。之后她便被马超抱着,然后到榻上去做美好而又有意义的事情去了。

    --------------------------------------------------

    司隶,樊稠如今的心情是特别不好。为什么如此,还不就是因为李傕和郭汜两人的原因。

    本来当初明明是李傕、郭汜、自己还有张济四人是一起努力,最后才夺下了长安,之后把势力扩展到了司隶。所以按道理来说,这朝中大权那应该是四个人共同的吧,但是实际情况呢,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得到利益好处,确实是谁都得到了,这个没错,无外乎就是升官发财,自己确实也是如此。但是在朝中主事儿的人,却就只有他李傕李稚然还有那和他李稚然“穿一条裤子”的郭汜。结果把自己和张济都给排除在外了,先是张济被他们两人给赶走了,直接是带兵去了弘农,什么都不管了。

    之后,这不是自己这时候也被他们两人给排挤在外了吗。说得倒是挺好听,让自己带兵去防范关东诸侯,是,关东诸侯确实是要防范没错,但是为何偏偏就得是自己一人去啊,难道你李稚然和郭汜就不出点儿力吗,像使傻小子一样,指使自己,还真当我樊稠是傻瓜啊?

    所以樊稠心里气大了,他突然想起当年还在自己主公帐下的时候,文优先生曾说过的几句话。那就是,有些人能同甘共苦,那样的人是有,但却不多,所以你要是能遇到,那却是很走运的。

    可有的人呢,根本就不可能和你去同甘共苦,而这样儿的人也不少,所以没什么说的。

    而还有的人呢,那是能和你同甘却不能共苦的人。也就是说,当你能给他们好处的时候,他们能和你一起去享受一起去享福,但是你一旦哪一日落难落魄了,这些人保准是马上就都没影了,这样人还少吗,确实是不少了。

    至于最后一种人,那就是能和你共苦却不能同甘的人。这个大致分成两种情况吧,这第一,是能和你一起受苦,但是到了你发达的时候,可能对方会离开你,不会和你再去享受什么。不管是什么原因吧,对方最后都如此作为,但是这样的人其实想想还是不错的。

    可这第二种就不怎么样了,因为连陈胜都说过,“苟富贵,无相忘”。

    如果说当初最落魄的时候,和你一起受苦受累的人,等你有朝一日发达了,你却一点儿好处都不给人家,那不就是不能同甘,而只能共苦的人吗。

    古人云,“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在你最落魄的时候,还和你交往的朋友,你是不能忘了人家。

    所以樊稠这时候他心里是极其不平衡,因为自己和李傕还有郭汜他们,虽说不是什么贫贱之交,但是却也绝对算是一起共过苦的人了吧。四人一起在自己主公帐下为将多少年,而之后却又是一起被朝廷通缉,最后又一起举事,直到如今。可之后长安被四人攻占了,朝廷被把持着,可自己又得到了什么。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儿的好处,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就因为这样儿,在樊稠的眼里看来,李傕和郭汜,那都是只能共苦,但是却不能同甘的人。至于给自己的那点儿好处,那则是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因为自己可出了那么大的力,除了人马比他李稚然少了些之外,其他的还差什么吗,不差什么了。所以在樊稠来看,自己反而是得到得少了。

    要说如果他李傕和郭汜真是一点好处都没给樊稠的话,那么估计他们早都大战了也不一定。于是就这样,樊稠越想,他觉得自己越是憋屈啊。张济叔侄算是老好人,所以只能是受李傕和郭汜两人的欺负,但是自己可不是张济叔侄。而如今他李傕和郭汜两人欺辱自己太甚,自己要是再没有点儿反应,那不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了吗。

    此时樊稠叫来了自己的一个心腹士卒,对他说道:“你马上快马回长安,见到李傕和郭汜后,你就说……听明白没?”

    “诺!”士卒是领命而去。

    樊稠可真不会写信什么的,字都不认识,所以只能是让士卒给长安的李傕和郭汜两人转达下自己的意思了。他心说,自己的不满如今必须得表达出来了,自己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李稚然和郭汜两人在长安享清福,然后自己在这儿防御着关东诸侯。当初都是一起出力占得长安,凭什么自己就得替你们做事儿啊。

    在他想来,要不就大家一起同享福,一起在长安待着。要不就是你李傕和郭汜也派人马到这儿来防御着关东诸侯,如果不这样,他心里就是不平衡。到时候就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儿来了,毕竟如今樊稠他也是强忍着的。这都已经是非常非常之难得了,绝无仅有啊。

    也就张济那样儿的软柿子你们随便揉捏,如今自己已经出招了,看你们还想像对付张济那样儿来对付我樊稠?笑话,那样儿的话,你们可就打错算盘了!樊稠在心中冷笑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