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然,陶商和陶应两兄弟当夜便听了自己父亲的话离开了郯县。纨绔归纨绔,但却并不代表他们都到这时候了,还不听自己父亲的话。当然了,和他们一同离开的还有那个游侠剑,他是奉了陶谦之命,特意跟在两人身边暗中保护他们的。

    其实对此,刘备他都是知道的,他是不知道太多的东西,倒是却也知道陶谦的两个儿子已经趁夜离开了郯县。不过他对此却也没去管什么,因为对他来说,陶商和陶应两人,根本就不被他看在眼里,无足轻重罢了。而此时他要做的,就是直接去找陶谦。

    毕竟如今他的两个儿子都已经离开了,所以刘备对陶谦是不得不防啊。要是陶谦这时候不顾一切对自己动手,那么自己还真可能就抵挡不住。所以他也怕陶谦来个鱼死网破,所以刘备这时候赶紧就去找陶谦去了。他可是知道,只要陶谦看到了自己,那么他就绝对不敢在这时候轻举妄动。

    其实这次刘备他倒是确实过于小心了,因为陶谦他根本就没准备如何去对付他。他早算是看出来了,年老的自己绝不会是人家正值壮年的刘备刘玄德的对手,所以他早就放弃了对付刘备。别看他两个儿子今夜都已经离开了郯县,但是他却也没那个对刘备动手的心思。所以这次,他倒是被刘备给冤枉了一把。

    此时,刘备已经来到了陶谦的住所,刘备如今进这儿来,就和进自己家没什么两样儿。而他旁边则跟着太史慈,主要还是负责保护他。毕竟刘备也害怕啊,陶谦虽然年纪大了老了没错,但是他对陶谦也不得不防备一手。谁知道这老家伙能做出来什么事儿。没人能保证啊。

    尽管此时已经算是很紧张了,但是却也不得不说,刘备和陶谦两人是各有所虑,所以还没到那个撕破脸的时候,于是两人还是依旧和最开始没什么两样。只是在心中,他们都是如何想法,那却只有两人自己最清楚明白了。

    陶谦一见刘备两人到来,他虽然身体虚弱,但是也说道:“二位,来了。坐!”

    陶谦和刘备,他觉得真是没什么话说,而且自己这身体也不行了,他就只能是用最为简洁的话来和两人说了。

    刘备一笑,然后也不客气。就坐了下来,至于太史慈则站在了他身后。没坐下来。

    而他这时候才说道:“恭祖兄如今身体欠安。还是少说些话为好啊!”

    陶谦闻言,他是心中冷笑,心说身体欠安?少说话为好?想必你刘玄德也知道如今我身体如何了吧,就算我身体好,可你估计也得咒我早死,你巴不得如此啊!少说话能行吗。今晚你这来都来了,难道你没有让我和你说话的意思?

    陶谦把眼眯了一会儿,想了一会儿后,他才睁开眼。缓缓说道:“玄德,承蒙大义,带兵来此,不胜感激!”

    话虽然很简短,但是意思却说得明白,刘备自然也都听得懂。

    他笑道:“恭祖兄却是客气了,想那曹孟德其人,本以为其人很是为大汉为百姓着想,但是去年其人所作所为,备深以为耻啊!把大好的徐州整得是天怒人怨,百姓是苦不堪言,实在是大汉的罪臣,天下的罪人!之前他又入寇徐州,所谓是‘天下人管天下事’,备也作为大汉的官员,汉室宗亲,对此是义不容辞!”

    说得多慷慨激昂啊,要是陶谦他不了解刘备的话,还真容易被他给骗过去。说白了,他刘玄德还不就是为了他自己,但是从头到尾,他也没说过是为了他自己。完全都是为了大义,为了天下,为了徐州百姓,陶谦心说,你刘玄德要真是那样崇高的人物,我陶恭祖要是看错你了的话,我这六十多年就真算是白活了。你要是如此之人,我情愿把眼珠给挖出来啊,让你随便踩。

    陶谦能说什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能说什么。对刘备所言,他也只能是笑着点点头,但是真正明眼人却看得出来,陶谦的笑容中,不知有多少无奈心酸啊。把在天下也算个人物的陶谦,整成如今这样儿的,曹操都做不出来,只有他刘备能了。刘备在悄无声息中,就让陶谦不得不就范,这徐州是不得不让给他啊。

    兵法云,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刘备直接就是“润物细无声”,真正的高人,高境界,悄无声息地就快把徐州给拿到手了。刘备从来到了郯县,一直到现在,他就从来没表露出来过要占徐州的意思,也从来没有表达过对徐州有什么觊觎,有什么意思。但是陶谦却不得不把徐州让给他,不得不让他刘玄德来当这个徐州牧。

    休息了一小会儿,陶谦才说道:“犬子,不肖,州牧之位,还得是玄德!”

    刘备闻言,心说是高兴,不过表面上,那表情一下就变了。

    他一下就站了起来,说道:“恭祖兄此言何意?如此岂不是要陷备于不仁不义之中?恭祖兄休再多言,切勿再说如此之言!”

    陶谦他心中是苦笑啊,太像了,简直就是,没法说,他只能无奈说道:“如此,暂且不提了。”

    陶谦是不敢再说什么了,估计再说的话,他刘备绝对还得拿出宝剑来抹脖子。陶谦可不想再看他如此了,他不只是害怕啊,更受不了。

    --------------------------------------------------

    两日后,陶谦终于还是没挺过去,撒手西去了。其实就算他能挺过去,可有刘备这个心腹大患一直在徐州,他早晚也都故去,没什么回天之力。

    在陶谦弥留之际,他的属下,还有刘备,都在他的榻前。

    只听陶谦用虚弱的声音说道:“玄德,徐州,托付,你。”

    刘备装作不知,问道:“恭祖兄为何不传与子嗣?”

    陶谦心说,都这个时候了,你刘玄德就不能说句真心话吗?

    不过他缓缓摇了摇头,“犬子,不,不肖,不不行。玄,德,放心。”

    那意思,我那两个儿子什么本事都没有,根本就当不得这个州牧的大任啊。不过你刘玄德来当,我就放心多了。

    刘备闻言,忙说道:“这,这如何使得?”

    不过还好,这次没有什么抹脖子,又说什么陷我于不义中了。

    陶谦费力地说道:“玄玄德,当得。善,待,百姓……”

    因为之前曹操屠杀百姓的事儿,陶谦他心中有愧,觉得自己是愧对百姓,所以最后说了这么一句。结果说完,他就去了。

    结果刘备是嚎啕大哭啊,“恭祖兄!我大汉又失一栋梁矣!”

    陶谦的一众属下也都是无不伤心,反正至少表面上看都是如此,而实际情况如此,那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备这时候是赶紧擦了擦眼泪,然后转身便对众人说道:“各位,如今恭祖兄新亡,这州牧之位,我刘玄德何德何能,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孙乾一听,他赶紧出言道:“玄德公为何如此说?难道玄德公想让主公死不瞑目否?”

    这,刘备一听,颇感为难地说道,“如今还是为恭祖兄处理丧事要紧,而这接任州牧一事,各位,我看还是今后再议吧!”

    结果孙乾一听就不干了,他大声说道:“玄德公因何如此?莫非是看不上我徐州之地,还是说不想为我徐州百姓做事乎?”

    “非也,只是备何德何能,能担此重任啊?”

    孙乾闻言则说道:“如果玄德公都当不得这州牧之位,那么试问还有谁能当得?各位说,是也不是?”

    结果孙乾一说,有好几个也是陶谦的属下,都是附和,除了那个曹豹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拥护刘备来当他们这个新人的徐州牧的。

    而这时候,众人一看刘备为难状,而刘备则偷眼观察着陈珪和陈登父子。他可是知道,自己能不能当上这个徐州牧,这对陈氏父子,才是最为关键的两个人。

    果然,陈珪此时发话了,“之前公祐所言不错,在下也是如此认为!而且如今州牧新丧,正是要有一人来主持州牧的丧事,所以还请玄德公不要推辞,否则州牧在天之灵也难安啊!”

    陈珪他从来也不是陶谦的属下,虽然是在徐州,在陶谦的州牧府做事,但是和陶谦只能说算是同僚,而不是什么主公和属下的关系。而陶谦对其人也很是尊重,主要是他明白,陈珪陈汉瑜此人不能得罪啊,自己反正是得罪不起。

    果然,陈珪如此一说,刘备就不说别的了,“这,承蒙各位看得起备,那么今日备便暂代这州牧之职。而等朝廷任命下来后,备自会退位让贤,不知如此,各位看可好?”

    曹豹心说,刘玄德你说得真好听,不过你能骗过别人,却还骗不了我,呸!

    不过众人在听了刘备所言后,都是不住地点头。然后便都一齐见过新任的州牧,至此刘备他终于是当上了这个徐州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