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他是无奈退兵回了兖州,但是陶谦他心中此时更是忧虑了。他不忧虑也不行啊,因为如今家门口的老虎虽然暂时是走了没错,但是自己却引狼入室了。对,陶谦如今他就是这么个想法。刘备他可是赖在徐州不走了,美其名曰是怕曹操再次来犯,所以是吧,他只能是多待些时日了,防范曹操啊。只是这个时日到底是多久,这个却是谁也不知道。

    而这期间,刘备他倒是拜访了自己的不少属下,陶谦对此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不去管什么。但是刘备他的用意,陶谦他自己却还是知道的,尤其是自己如今这身体是越来越不好,已经是病了,所以之后下一任的徐州牧,他刘备刘玄德对此可能没一点儿心思吗。

    于是,就这样,陶谦这老狐狸来了个一让徐州,试探下刘备。结果刘备是坚辞不受啊,任凭陶谦他怎么说,刘备就是不接受这个。最后没办法了,这次陶谦他也只能是作罢,但是他心中却是更担心了。为什么,就因为刘备其人,要说他刘玄德是真小人吧,陶谦他还算是能放心点儿。

    因为如此的话,自己死后,让他刘玄德代自己多照顾照顾自己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他刘备一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如此自己也就安心多了。所以,哪怕徐州拱手送给他刘玄德了,自己也没什么不可以,没什么舍不得的啊。

    但是事实却证明了,他刘备刘玄德就是个伪君子,本来他心中是特别想要这州牧的印信的,但是偏偏还表现出来一副自己不看重的样子。所以陶谦能不担心自己那两个儿子吗,自己百年之后,无论是把这个徐州给了他刘玄德。还是他刘玄德自己夺取了徐州,自己的两个儿子也不会有什么太好的下场了。也许刘备不会真杀了他们,但是他们能生活得如何,估计就没有人再去理会了吧。

    之后,陶谦又试探了刘备一次,来个二让徐州,结果这次刘备演技是更加高超,直接拿出佩剑,差点儿就抹了脖子了。这把陶谦给吓得,当然他不是被刘备抹脖子吓得。他当然知道这都是假的。但是从刘备的举动却并不难看出来,这人就是个枭雄人物啊,天下早晚得有他刘备刘玄德的大名。

    陶谦真是被吓得不轻,而且是更加担忧了,结果一病不起。没办法。本来之前他身体就一直都不好,结果这又出来严重的心病了。是无药可医。本来陶谦他也是想过。是不是用些非常手段把刘备给杀死,不过没想到,刘备好像是早预料到有这一手,结果他对陶谦说过,“备最近一直让子义在教二位公子武艺,二位公子习练得不错!”

    结果陶谦一听。心里可吓坏了。“江湖越老,胆量越小”,陶谦如今最害怕的可不是在兖州的曹操,而就是面前的刘备刘玄德。刘备说是让太史慈教自己两个儿子武艺。这事儿有没有都不知道。但是他却告诉了自己一件事儿,那就是我刘备要是在徐州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么你陶谦的两个儿子也绝对是好不了哪去,至少我活不了,他们也活不成就是了。

    陶谦能不害怕吗,刘备他这一下就抓住了自己的软肋啊。他六十多岁了,就那么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大儿子陶商,二儿子陶应,可自己要真把刘备给如何了,那么自己也就绝了后了,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

    那太史慈什么武艺,陶谦可是太清楚了。想当年在汜水关下大战吕布吕奉先,可不就有他东莱太史慈太史子义一个吗,那是沙场上的大将啊,武艺高超,徐州可没有一个人是人家对手的。

    陶谦是真没办法了,自己病重,而且还受制于刘备,之后这个徐州牧看来也只能是给他刘玄德了。至于自己两个儿子,早早让他们拿着些财物,离开徐州这是非之地吧。至少不在他刘玄德的掌控下,他们也许可能还活得不错。

    --------------------------------------------------

    这一日,陶谦是特意把陶商和陶应,他这两个不成器的儿子,给叫到了他的榻前。

    当然了,这事儿都是避着刘备的。他可不敢让刘备知道,自己老了,不是人家刘玄德的对手,虽然陶谦心有怨恨,但是对刘备真是无可奈何。没办法,人家刘备就是以不变应万变,至少徐州是没几个人是其人的对手的。也就是广陵的陈氏父子能和刘备抗衡,但是对于陈氏父子,陶谦还算是很了解。他们不在乎谁来当这个徐州牧,他们只在乎自己家族的利益。

    也就是说,无论是自己当这个徐州牧也好,还是说是曹孟德甚至刘玄德也罢,陈氏父子都不会在乎这个。他们说在乎的,就只是新任的州牧能不能损害他们广陵陈家的利益,在徐州,广陵陈家,绝对是世家大族,所以你不损害到他们的利益,你这个州牧就能做好。可反过来的话,那么你也就别想当几日这个徐州牧了。

    别人也许不知道广陵陈家的实力,还有陈氏父子的本事,但是陶谦他可知道些,所以就连他这个州牧不得惧怕其三分啊,可见他们的势力如何。

    可是陶谦他却也知道,虽然说刘玄德其人和陈氏父子的关系还不是如何如何好,但是却也不是交恶,还算是可以。所以就算刘玄德他当上了这个徐州牧,只要他不损害其家族的利益,那么在内部来说,他就能坐得安稳。

    所以想到了此处后的陶谦,他就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不过了,也就是这两日的事儿吧,所以把自己的两个儿子安排好后,自己也就算是没什么牵挂了。至于州牧,他刘玄德既然想要。那就把徐州送给他好了。只要他最后能抵挡住兖州的曹孟德,那么他这个州牧的位置一时确实还能算是安稳了。

    陶商和陶应兄弟两人,虽然是不成器,但是看如今自己父亲在榻上如此憔悴的模样,他们的心中也是不好受。

    “父亲!”“父亲!”

    两人可都老大不小了,但是在陶谦的眼中,还是两个不成器的孩子。

    他一笑,对两人说道:“商儿,应儿,你们都坐!”

    两人听了自己父亲的话后。坐了下来。

    陶谦给他们两人讲了不少东西,都是两人小时候的糗事,人老了,他陶谦也挺爱回忆这些东西的。本来两人年幼的时候就丧母了,都是陶谦把两人带大的。但是陶谦作为父亲。做了不少,不过教育却是比较失败。至少自己两个儿子都可以说算是纨绔了。成不了什么大器。

    但是即便如此。陶谦也觉得能平平安安生活也不错。可惜啊,遭逢乱世,很难就是独善其身,以后没有了自己羽翼的保护,也不知道自己两个儿子到底会如何。

    陶谦拿出了一封自己的亲笔信,交给了大儿子陶商。然后对两人说道:“你们今夜便离开徐州吧,拿着为父的亲笔信去凉州,找凉州牧马超马孟起,他看过后。自然后保你们周全!”

    陶商和陶应一听,什么?让自己去找马超?这自己父亲怎么想的,于是就面露为难之色,陶谦一看,他是这个气啊,说道:“去不去,你们想让我早点儿死,就不用去了!”

    两人一听,是连忙答应,不过陶应却说道:“父亲,如今您这身体,我和大兄要是离开了,这……”

    陶谦摇了摇头,“‘生死由命’,我陶恭祖早就看开了,没什么大不了。你们赶紧走,别想起他的,如果你们想让我死不瞑目,那就待在徐州吧,哪也不用去了!”

    没办法,两人只能是含泪,点头答应了。

    而此时陶谦说道:“让剑陪着你们一起走,以后他负责保护你们。而且他有为父给你们留下的财物,有他在,我放心!”

    说完,不知道从哪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叫什么名,陶谦也不知道,他说自己叫剑,是个游侠,其他的陶谦不知道了。这人是陶谦十多年前救下的一人,他为了报恩,决定给陶谦卖命三十年,三十年,和一辈子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了。而陶谦确实也很信任其人,所以就让他和自己两个儿子一起去凉州。而且他给两个儿子留下了不少钱财,只是怕他们挥霍,所以都掌握在了剑的手中。就看如此,不难知道,陶谦对此人的信任了。

    陶谦看着剑,说道:“犬子就拜托阁下了!”

    剑点了点头,“放心,我在,他们就在!”

    陶谦微微点头,然后对他们摆了摆手,“好了,你们准备准备就离开吧,想来就算刘玄德知道,也不会为难你们的!”

    三人离开了,陶谦他其实想得简单,刘备就算知道自己两个儿子今夜走了,他也不会如何的。因为自己所作所为明显就是在告诉他刘玄德,我两个儿子都让我送走了,那么这个徐州牧,早晚都是你刘玄德的。

    确实如此,不给他刘备,这个位置还能给谁?所以陶谦也知道,刘备他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对自己两个儿子离开,他还算是很放心的。

    至于马超,陶谦他心里也算是有些底儿。虽然曾经和他有过不愉快,但是终究都过去很多年了,曾经只能是曾经,两人没什么血海深仇,深仇大恨的,并不是解不开的仇疙瘩。所以陶谦觉得如今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去凉州投奔他马超马孟起,他马孟起看在自己亲笔信的面儿上,怎么也能保自己儿子周全。

    对陶谦来说,自己在他马孟起的面前,不再是什么徐州牧,不过就是个将死之人,一个两个儿子的父亲,求他能保护自己两个儿子周全,如此,自己就算是死也瞑目了,会一直记得他的大恩大德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