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袁术说道:“好,好啊,伯符能有如此想法,甚好,甚好!只是刚才伯符所说的传国玉玺,却不知此物何在啊?”

    稍微想了一下当前的形势之后,如今袁术他最关心的却还是传国玉玺,袁术他心中可清楚,只要自己得到了这个东西,那么距离自己当皇帝,那就是更近一步了。反正他心里就这么想的,因为他一都直记得两句话,这第一句就是“得玉玺者得天下”,那么最后这个玉玺肯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所以这也不就是说明了天下迟早也都是自己的嘛。

    而第二句,则是他不知道从哪儿听到的所谓的谶语,叫“代汉者,当涂高”注1,而这个谶语,袁术他怎么想,最后怎么都觉得说得就是自己,不会错的。为什么他有如此的想法呢,这个却还得从他当时在扬州和刘繇大战的时候说起。

    那还是和刘繇大战之后,他占据了九江郡。之前他可真没听过这个谶语,可占了九江、庐江等地之后,他这才是偶然听说了这个谶语的。而当时袁术就寻思开了,因为前面那“代汉者”就不用多想了,主要就是后面的那句,“当涂高”,这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之后袁术也派出了不少人去调查了很久,然后他又是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才终于是想明白了,这个“当涂高”的意思,其实这个意思就是让自己称帝,而再也没有别的意思了。

    以前他还真就不知道,但是至从占据了九江之后,他才算是知道,当涂是九江郡的一个县城。然后没多久就听说了这个谶语,所以当时袁术他也不得不联想到。这个“当涂高”是不是指得就是当涂那地方姓高的人,结果派了不少人去调查了之后,确实是发现了,当涂不是没有姓高的,但是加一起就三个人,而且都是老实巴交种田的,所以怎么可能去代汉。

    所以在经过了他一个晚上的思考之后,袁术终于是想明白了,所谓“代汉者,当涂高”的意思其实就是。能取代大汉的人,就必须要在当涂这地方建一座高台,然后受天地的册封,最后成为新任的皇帝。

    而这就是“代汉者,当涂高”的意思。所以这个皇帝也只能是自己来做了。要不怎么以前自己没听过当涂这个地方,结果一进九江之后就都知道了呢。然后没多久又出来了谶语。这些不都说明了自己就是那个代汉者吗。是真命天子啊。

    袁术他觉得自己是怎么想怎么是,最后几乎都差点儿是走火入魔了。而每天都在做着他的皇帝梦,可惜却是没有传国玉玺啊,所以他连做梦都是梦见了自己手捧着传国玉玺,然后当了皇帝,最后还得了天下。受到万人朝拜。什么袁本初、什么马孟起、曹孟德之流,最后通通都被自己踩下了脚下,而自己最后终于是成了千古一帝。

    可惜最后一觉醒来,才知道。这无非就是个美梦罢了。但是今日孙策的到来,却让他觉得拥有传国玉玺将不会再是做梦了,而是会成为真实存在的。所以他心中的兴奋就不用提了,要不是因为孙策就在自己府上,他袁术这时候都能手舞足蹈起来。

    孙策闻言一笑,赶紧就把他自己带来的那个包袱给打开了,然后拿出了木匣,再打开木匣后,就当着袁术的面儿,他拿起了传国玉玺。

    袁术看着孙策手中的传国玉玺,他确实是双眼放光啊,真的,精光直闪。自己多年的夙愿可就要实现了,此时袁术的心跳至少都将近每分钟一百八了,可见他激动地不行啊。

    “伯,伯符啊,你看你能不能,把传国玉玺给我看看?”

    孙策一笑,知道袁术的意思,所以上前便把传国玉玺递给了袁术,而袁术他就像是接过珍宝一样,把玉玺给接了过来。然后便爱抚着,是看了一遍又一遍,没有错,这真就是传国玉玺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这便是当年李斯刻的。而传国玉玺上镌五龙交纽,缺了一角,是以黄金镶之,没错,一点儿都不错,就是传国玉玺。所谓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啊,袁术自然是知道的。

    而孙策他此时一看如今袁术这样儿,他就知道,自己今日的事儿就算是成了大半了。估计这时候,自己是再也不可能从袁术的手中把传国玉玺给拿回来了吧,不过那东西就是自己送给他的。而自己只要人马就好,那块石头当然就赠给他了,就当是自己最后离开前送给他的一份薄礼吧。

    孙策此时说道:“不知袁公对之前策所说之事,考虑得如何了?”

    袁术如今哪有工夫搭理孙策啊,他可是正沉浸在自己的皇帝梦中呢,结果就听有人和他说话,一看是孙策,不过他刚才却是没听清楚孙策说了什么,于是便问道:“伯符你刚才所说?”

    孙策心中暗笑,不怕你如此,就怕你不喜欢传国玉玺,不过一切尽在自己所料之中,就不愁你袁术不拿出人马拉来了。

    “袁公,策刚才是说,不知道袁公对策之前所言借兵之事,如今考虑得如何了?”

    袁术这回是真听清楚了,心说你孙伯符还是没忘了借兵的事儿啊,不过这个却也不是不可以。你不是要用传国玉玺来当抵押吗,然后从自己手中借兵。不过到时候,呵呵,传国玉玺就是我袁公路的了,你孙伯符爱如何如何,我袁公路可是不知道此事啊。

    如今的袁术他已经是准备之后自己该如何抵赖不承认了,孰不知孙策干脆就没准备把传国玉玺要回来,他要的只是人马而已。不过袁术可不知道这事儿啊,对他来说,吃下去的东西,哪有再吐出去的。尤其还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传国玉玺啊,这就更不可能了。他孙伯符要是识时务的话,那还好说。如果不然,呵呵,那也不要怪自己不讲情面了。

    “啊,原来是此事啊!唉,伯符啊,你也知,如今我这儿的人马也不是太多,所以你今日都拿出了传国玉玺,那么我也是豁出去了,给你三千人马。然后粮草兵器都给你准备充足,你看如此如何?”

    在袁术看来,自己拿出了三千人马借给孙策,这已经是天大的恩义了。平时的话,别说是三千人马了。就算是三百,他孙策孙伯符可都碰不是他能亲自带领的啊。

    孙策闻言。他真是暗中鄙视袁术啊。心说你袁公路也实在是太小气了,一个你梦寐以求的传国玉玺,你就出三千人马来换啊。可能这三千人马估计还没人家一个县城的守卒人数多呢,你这实在也是太小气点儿了吧。

    孙策他对马超所说得话,那可记得是清清楚楚的,拿传国玉玺至少也得换个五千人马啊。区区三千,你袁公路就想打发自己?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啊。

    于是孙策便说道:“袁公,如今策以传国玉玺为质,您却只借给策三千人马。这确实还是有些不够啊。要真如此的话,那么我看此事就此作罢吧!”

    说完,孙策就想上前把传国玉玺给拿回来,结果这一下袁术可不干了,忙对孙策说道:“且慢,伯符且慢!此事还有的商量,有的商量啊!你觉得三千人马少了,那好,那么你觉得到底多少人马合适,你说说看?又不是不能商量,你不必如此心急啊!”

    袁术心说,你一着急就要抢走我的传国玉玺,这宝贝如今可不能再回到你手里了,它只能是在我袁公路的手里,如此才是最好最稳妥的啊。

    孙策则对他说道:“不瞒袁公,策觉得怎么至少也得八千左右的人马吧!”

    把玩着传国玉玺的袁术一听,心说八千人马啊,孙伯符你可真敢张嘴,自己一共才有多少个八千人啊,你一下就要借走八千人,而这八千人马最后还能回来多少都不知道呢,我怎么可能答应借给你八千人马!

    袁术说道:“这样吧,伯符,八千人这个肯定是不行了,我借兵四千人马于你,你看如此可好啊?”

    孙策闻言则缓缓摇了摇头,“袁公,策觉得怎么也得七千人马才行!”

    这回是轮到袁术他摇头了,“那就五千吧,可不能再多了,这都已经是半万了,你可别再嫌少啊!”

    孙策此时他是心中偷笑,心说袁公路啊袁公路,要是之前就听了你所说的话,那么自己今日可能就要少带走两千人马了。明明能给自己五千人马,但是之前偏偏说就给三千,好你个袁公路,还好自己有备而来,要不今日还真就倒在你的算计之下了呢。

    至于再多的人马孙策却也没去争取,毕竟对他来说,五千人他其实就已经很知足了。虽然他觉得再多些人马的话,估计袁公路那儿也不是不能给自己拿出来。但是多少够啊,差不多就行了,人不能太过于贪心。所以,既然如今已经达到了自己的预期目的,那么就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好,如此,就多谢袁公了!五千就五千,策不会贪得无厌!”

    孙策说道,而袁术他是很少见的,这时候居然对孙策点了点头。袁术显然也知道,孙策是对此知足了,所以他才对孙策点头。要不他早就盯着玉玺了,还有工夫管别的吗。

    于是就这样儿,早袁术看来,孙策是用了传国玉玺为质,然后在自己这儿借兵五千人马,去对付刘繇,为他舅父出气。而孙策那边儿呢,却是另一种想法。在他看来,自己就是用了一块对自己来说没什么大用的石头,换来了五千人马啊。那可是五千人马啊,不是小数目,而自己却还是第一次要亲自去带领五千人马。

    --------------------------------------------------

    孙策离开了袁术的府邸,两人都算是各怀心思,都以为自己是赚大了。

    孙策回到了自己的住所,见到了程普他们五人。

    程普见到了自己主公后,连忙拱手道:“恭喜主公,从袁公路处借得人马!”

    孙策则是一笑,看来玉玺没了,被程普他一下就发现了啊,果然是眼力非常啊。

    而其他几人自然也都是和程普一样,而当孙策给他们说,自己借来了五千人马的时候,众人更是心中高兴。对他们来说,只要有了这五千人,那么未必就不能在江东闯荡出一番事业出来啊。

    因为如今是人马有了,钱也有了,至于军需物资,却还有袁公路一并包办了,所以要是再拿不下江东,那么自己等人也别和自己主公去闯荡一番事业了,都回家去种地抱孩子去得了。

    ps:注1:当涂高,这个当涂在古语有古语的解释,不过个人这儿没用那个。而当涂确实是当时九江郡辖下的一个县,不过之后的就是个人所虚构的了,这个大家了解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