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璋一听,这话对如今的自己来说,那真就是天籁之音啊,他想到自己的小命儿终于算是保住了。

    “将军,此,此言当真?”

    刘璋就怕张任不承认啊,虽然他也觉得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谁让这万里还有个一呢,所以他却也不得不再确定一下才行。

    张任这时候他心里是直摇头叹气啊,见刘璋如此问了,他也只好无奈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任所言自然不会是戏言!”

    刘璋一听,他这才算是放下了心。想想也是,还有什么比自己小命还重要的,而他见张任这都已经答应了下来后,刘璋赶紧说道:“那么将军与我进成都,可好?”

    刘璋这是直接让张任去见马超,也好让马超看看,自己算是完成任务了。

    张任他是万分无奈,只好是点头同意,“那,便如此吧!”

    之后,张任就和刘璋还有张飞,他们三人一起返回了成都,去见了马超。

    --------------------------------------------------

    而当三人见到马超后,马超显然是对刘璋完成了任务表示满意,之后刘璋和张飞两人便离开,就剩下了张任和马超。他们可都知道,这时候两人要有很多话聊,所以其他人就不好在此待着了。

    马超此时则对张任一笑,“张将军请坐!”

    张任对马超一拱手,“谢州牧!”

    坐下后,马超说道:“将军如今还要归隐山林否?”

    张任一听,他觉得这就是马超对他的讽刺,明知道自己已经是不能如此了。还这么说,这不是讽刺自己还是什么。

    张任是冷哼了一声,却没再多言。而马超倒也是知道张任的想法,他都明白。而且张任他虽说是来见自己了,但是还是叫自己州牧。这就说明大问题,说明了其人虽然能在自己帐下,但是却一点儿也没认可自己。不过这一切可都是在他意料之中的,马超确实也没指望着张任一下就怎么认可自己,没那么大的希望。如今能逼降他就够了,其他的还得慢慢再来。

    “刘季玉他今后如何。可全在将军啊!”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啊,不过张任他也没办法。除非自己是一点儿也不去管刘璋了,要不自己就得受制于马超,马超确实是用刘璋来迫自己就范了。而自己明知道这些。但是对此却也无可奈何,要不还能如何?反正张任是没什么好办法。

    之后两人又没营养的聊了几句。这才算完。马超觉得如今和张任他也说不到一起去。而张任呢,更是不爱看到马超。所以简单聊了几句后,张任就离开了。至于马超,对他当然是听之任之了,反正其人都已经在自己帐下了,哪怕他张任就是个摆设。但是也比他在敌营强啊。至少他如今不是己方的敌人,这个就已经是不错了。

    --------------------------------------------------

    张任的事儿就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尽管他还没有怎么认可自己这个主公,但是对于马超来说。暂时其实就算是不错的。而三日后,从郪县来人了,正是赵云给马超之前说起过的李恢李德昂。

    马超如今必须得坐镇成都,所以明知道李恢他是个人才,但是也不可能是他亲自去郪县见李恢。而李恢当然也知道这个,所以他是亲自来成都见马超来了。而益州大小官员不少,但是有这个待遇的,还真就没有几个。

    “德昂先生,快请坐!”

    “谢州牧!”

    马超先说道,“早听闻子龙说起过先生,尤其之前与我军赌斗之事,说起来,还是要多谢先生啊!”

    李恢一笑,“州牧如此如此客气,恢与赵将军无非就是各取所需耳!不过如今州牧入主益州,恢倒是要恭喜州牧才是啊!”

    马超也笑了,“却是少不得先生的支持啊,所以才有今日!”

    而这时候李恢把话锋一转,问道:“敢问州牧有何志向?”

    马超闻言心说,来了,正戏已经开始了。

    于是他回答道:“曾经的超的志向便是效仿卫、霍,为我大汉开疆拓土。毕竟家族曾言,‘男儿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

    李恢闻言,眼眉一挑,“哦?那么如今州牧还是如此?”

    马超则缓缓摇摇头,说道:“虽然如今超也有如此想法,但是先生亦知,如今天下动荡,还哪有那么多机会如此啊!所以能早日结束如今这乱世,才是超所要做的!”

    李恢点点头,还得是马孟起他的志向更有自己施展的天地啊。之前刘季玉,看着都没什么大志,一天就知道想乐,就知道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混日子。而且最后还没守住,实在是白白浪费益州这么个大州了。

    而马孟起明显不是他刘季玉,所以李恢暂时对马超还是满意的。虽然他知道马超和刘璋不一样,但是还是自己亲眼所见,自己确定了,他才是更加安心。所以,他这不就亲自从郪县来到了成都,确实就是有如此意思在里的。

    君择臣,臣亦择君,尤其像李恢如此人才,更是不能随便就去拜个主公。所以他是要三思而后行,考虑再三,才能下决定的。

    之后两人又聊了很多,这就和张任不一样了。毕竟张任他是被迫的,而李恢则是自己愿意的。随着两人话越说越多,李恢自然是对马超很满意。而马超更不用说了,知道李恢是个人才,没有错。

    最后还是马超先说了,“德昂真是我军所需要的人才啊,不知德昂今后有没有意在我凉州军中做事?”

    李恢一笑。“承蒙州牧看得起我,建宁李恢李德昂见过主公!”

    李恢是赶紧施礼,马超忙道“先生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

    李恢也见过了,而且还把其人收入到了自己的帐下,之后马超又见了从江州特意赶来的严颜。毕竟他也算是早都投靠了马超,但是却还是第一次来见自己主公。

    严颜入座后,马超说道:“所谓是‘不打不相识’,今后能与将军一起征战沙场,何尝不是人生一大乐事!”

    说完。马超大笑,严颜也是一笑,“主公过誉了,属下因为处理着巴郡事务,所以直到今日这才赶来。还请主公见谅才是!”

    马超一摆手,“无妨。无妨!将军如此忠于职守。当为众人之表率啊,何谈其他!”

    而严颜此时则一拱手,“多谢主公体谅!今属下这个巴郡太守也做了多年,还请让属下追随主公今后征战天下,而巴郡事务请主公交与他人!”

    严颜确实是这么想的,比起当个巴郡的太守。他更喜欢去征战。而且他知道自己在巴郡影响力太大,自己如今是新投靠自己主公的,所以别等着自己主公不让自己当这个太守,还是自己向主公提出来为好。

    马超倒是一笑。他自然明白严颜的意思,其实以他的意思,严颜也确实是不再适合当这个巴郡太守了,他准备换成是自己人。而如今严颜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事儿,所以他自然就来了个顺水推舟,应允了此事。而且自己之前也都说过了,能与严颜一起征战沙场,那可不是自己随便说着玩得啊。

    “难得将军如此,准了,我看就如此吧!”

    严颜赶紧说道:“属下谢过主公!”

    --------------------------------------------------

    严颜也见过了,这武将,之后马超又特意见了在成都的董和、费诗还有郑度几人,这是刘璋帐下文士中几个代表人物,在益州是举足轻重,马超自然是清楚的。

    而这几人,虽然对马超还不至于是如何如何忠心,但是却也不是死忠刘璋的。所以他们与马超的会面还算是很愉快,毕竟马超作为新任的益州之主,他们却也是不得不小心对待,除非是不准备在益州待着了,所以只要还在益州做事,在马超的帐下,他们就不得不重视马超,还有马超对他们的态度。

    好在马超他对几人还算是比较客气的吧,毕竟第一,这几位都算是人才,第二,他们也是比较识时务了,都是直接归降了自己,所以马超自然不会对他们如何。但是作为主公的,当然还要恩威并施了,所以几人也算是被马超整得是一惊一喜的,不过好在最后都度过去了。

    --------------------------------------------------

    马超在成都待了半个月还多,因为直到益州一切都再次步入正轨了之后,马超才能离开。毕竟他得一直坐镇成都,主持大局。

    之后,他便带兵离开了。这次经过了马超想了多日后,他终于决定了留在益州,和一起回凉州的人选。

    首先,就是新任的益州牧到底是谁来当,最后马超决定了,让赵云来当这个益州牧。

    他为什么这么决定呢,其实在马超的眼里,这个益州牧最好的人选是贾诩。因为虽然如今整个益州确实都收入到了自己的囊中,但是说实话,马超却知道这其中的隐患很多。而自己不想一直都在这儿,那么只能交给其他人,而这个人最合适的就是贾诩那老狐狸。

    因为马超知道,处理那些一堆矛盾,有什么世家大族的人,贾诩肯定有的是办法,所以交给他正好,但是这个州牧却不能任命他。因为马超更知道,贾诩这老狐狸就爱躲在背后阴人,所以你要是给他推到台前了,那么就不符合他的性格作风了。他是不会喜欢如此的,所以马超只能是让赵云去当这个州牧。

    至于赵云的年纪资历,对马超来说,那都不算事儿。天下诸侯谁不知道,如今长安说话算的不是皇帝刘协,而是李傕和郭汜,所以只要他们同意了,那么什么都好说。至于李傕郭汜他们不同意,马超倒是没想过,反正只要他们两人还不傻,那么就肯定会同意赵云来出任这个益州牧。

    而赵云只是表现上的,实则他更多的还是要听贾诩的,因为贾诩也被马超留了下来,而他也必须得留下的,要不马超真就怕赵云镇不住益州那帮人啊。但是有了贾诩在,马超就放心多了,如果他要是都解决不了的事儿,那基本天底下可能也没几个人能解决了了吧。

    就这样儿,赵云和贾诩都被马超留在了益州,当然了,这个也不过就是暂时的,也不是说永远都这么定了,那却不是这样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