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奉孝觉得,如今我该如何才好?”

    马超他确实也是对郭嘉不吝请教,而郭嘉闻言则一笑,“主公,此事却是不易啊!”

    马超一看郭嘉都如此说了,他确实是很失望,“奉孝,难道就真没有何好办法了?”

    郭嘉摇了摇头,“主公,此事确实不易,但是嘉却也并非说没有任何转机的啊?”

    马超一听,他眼前就是一亮,“奉孝所说,不知这何来转机一说啊?”

    “主公,嘉倒是觉得,这个转机自然就是张任他能想开想通,然后回心转意了!”

    马超闻言心说,就这还用你郭奉孝说?说了和没说似的,“这,难道就没有别的了?”

    “有,有啊!嘉认为,自然还是有其他转机的,不过,这……”

    “有话就说,如此吞吞吐吐可不像你颍川郭奉孝啊,到底有何不能说得,说!”

    “诺!其实嘉就是想说,除了张任他能早日自己想开了之后,还有两点,嘉觉得要是我们能做到做好了的话,那么想必张任他也会早日效力在主公帐下的!”

    说完,郭嘉对马超神秘地一笑,马超他见此情形便问道:“别卖关子了,有话快说吧!”

    “确实是这样儿的,嘉觉得,他张任既然能在子龙那儿待了几日,那么这个难道不就说明了他是个重感情的人吗?”

    马超点头,自然赞同。正是如此啊。张任虽然没有投效自己,但是却在赵云大营待了几日,不就说明了这个吗。

    “所以主公请想,既然他张任是个如此重感情的人,那么子龙将军就是我方的一个重要人物。也是说服张任的关键了。只要到时候子龙将军出马,那么嘉以为绝对能是事半功倍啊!”

    “奉孝所言不无道理啊,说得不错,不错!想想确实是如此,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对了,还有。主公,如此却还是不够,毕竟如今张任虽然还在我军大营,但是却依旧是他刘璋刘季玉的属下,所以我们必须得先让刘季玉投降我军才是。所以此事如果成了,那么张任便不难就范。至于最后连刘季玉他都投降了,而张任如何,那么其实就看他的选择了。不过在此之前,主公务必要给刘季玉好好施加一番压力才行。要让他知道,要想以后都能好好的生活。他就一定要给张任也施加压力。如此。最后想来,张任他应该难逃我军掌握!”

    马超听后是不住点头,郭嘉说得这些,他觉得很是在理啊,有道理。如果做得话,估计真就能成也不一定。而且如今还有什么好办法吗。没有了,所以只能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呗,要不还能如何啊。

    听了郭嘉所说之后,马超就暂时把说服张任的事儿先放下了。毕竟如今是还得先让刘璋投降才行。而如今可还没到那时候呢。

    其实马超想想也是,如今的张任虽然口口声声说之后要归隐山林,但是他却还是刘璋的属下,这个倒是没错。所以张任此时怎么也不可能投靠自己就是了,就算他有那个心思都不可能如此做,更何况他还没有那个心思呢,所以马超也只能是暂时先放下了,之后等到时机成熟了之后再说吧。

    --------------------------------------------------

    要说刘璋这几日是吃不好,也睡不好的。当然了,这并不是说益州的条件不好,毕竟身为益州牧,所以条件确实是没说的,而如今却也只是他自己的情况不好罢了。

    本来之前是想着马超马孟起的凉州军要到了,结果今日果然是听探马来报,说马超和赵云两支人马已经是汇合在了一处,然后此时已经是兵临成都城下了。刘璋如今因此可是吓坏了,他觉得自己还没享受够,所以他真是不想步自己父亲母亲和几位兄长的后尘啊。可惜自己如今却还没享受够呢,怎么能就这么去了,真要如此的话,自己可真是不甘心,是一点儿都不甘心啊。

    唉,张任啊张任,亏得自己对他抱了那么大的希望,把最后的益州军士卒可都交给他了,但是他,他却直接让敌军主将给生擒活捉了,实在是让自己大失所望,大失所望啊。刘璋心疼啊,心疼他那两万五千的益州军士卒,如今他都不知道这些士卒哪去了。但是不管在哪儿,反正没在成都就是了,所以他心疼。一下就少了这么多战力,成都可怎么还能守得住啊。

    他如今的焦虑担心都写在了自己的脸上,这时候刘璋就差在脸上写着十分郁闷,心情很差,担心不已这十几个字了。可是如此刘璋他却又能如何呢,如今城内连个像样儿的将领都没有了。

    不,应该说还有一个算是不错,那就是陈留的吴懿吴子远,所以他肩负着守御成都北城门的重任。但是除了他吴子远之外,自己就没感觉成都城内还有什么人才了,没兵没将的,还拿什么对付马孟起和他所带领的凉州军啊。

    刘璋觉得自己是不能想这些,因为只要一想这些,自己的头就嗡嗡直响,可全都是挥之不去啊。而如今的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他确实对此也是很迷茫。他想投降,但是又担心自己的下场,可是不投降的话,他又怕最后守不住成都,结果自己下场可能更加凄惨也不一定。所以此时的他确实也是特别矛盾,总是想不出一个能两全的方法来。

    而此时他则对众人说道:“各位,如今马孟起带领着凉州军都已是兵临成都城下了,不知各位还有和好对策破敌啊?如今危急存亡之秋也,难道各位真就眼睁睁看益州如此?啊?”

    刘璋别看是这么问的,但是说句实话,他可真是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他不是不知道,要是自己的这些属下真要是有什么破敌良策的话。也不至于今日让马孟起带着凉州军兵临城下了。有良策的话,早不说,如今说的话,还不都是晚了。更多的则是,刘璋干脆是不怎么相信他们。

    结果果然,刘璋的话说完之后,下面众人是鸦雀无声。而众人心中其实此时也都是叫苦不迭啊,不过此时却还是有个人站了出来对刘璋说道:“主公,依属下来看,如今敌军势大。所以,不如我方,我方……”

    刘璋一听,便厉声说道:“有话就说,何故如此不干脆?”

    “诺!属下以为。如今敌军势大,所以我方。我方当投降敌军方为上上之策啊!”

    刘璋一听。他刚想说不错,然后再去表扬此人几句。结果还没等他说什么的时候,就听下面一下就站出来一人,只听此人厉声说道:“州牧不可,切不可如此啊!此乃是贻误州牧,所以州牧不可听信小人谗言啊!”

    刘璋一看。这不是自己帐下以牛脾气著称的王累吗,难得他说了句话,而且还是这么牛脾气。他此时头是更疼了,心说怎么今日他说话了。他不有病了在家休养吗,难道今日好了?刘璋心说完了,自己完了,碰上这么一个一根筋,牛脾气的人,自己还能如何啊。

    “啊,这个,我觉得二位所言皆有道理,皆有道理。所以我们还是从长计议为好,从长计议为好啊!呵呵!”

    说投降之言的那位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偷偷瞪了王累一眼后,便再次回座坐了下来。

    而王累听完自己州牧所言,他则忙出言道:“州牧,此事绝对不可,不可啊!试问州牧,这之前的益州牧却是何人?”

    刘璋一愣,心说你王累还没太老吧,可怎么就说起这糊涂话了,还问之前的益州牧是何人,难道你不知?你这分明就是明知故问啊,不过他却还是说道:“璋之父亲刘焉公,正是上任益州牧!”

    王累闻言则说道:“是,那么州牧既然知道,却为何想要去做那目中无君无父之事?难道州牧当真要去做那不忠不孝之人乎?”

    在座的众人一听,心说,整个益州,敢如此说刘璋的,绝对超不过三个人。但是他王累却绝对是其中之一啊,而且还是那一点儿情面都不讲的一个。

    再看看在座的其他人,有几个是真正担心马超大军的。几乎都是在那等着看热闹呢,看看王累到底还要和刘璋他说什么,好戏可是不容错过啊。

    俗话说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更何况是刘璋,他可不是泥人。所以一听王累这话,他一下就是火冒三丈了。心说,你王累不过就是自己的一个属下罢了,居然还敢如此说你自己主公,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啊,目无尊卑,其人当诛啊!

    刘璋确实是气得不行,就连自己父亲都没如此说过自己几次,但是他王累居然敢这么说自己,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属下的面儿说的。看来自己之前就是太迁就他了,所以他王累才敢如此直言犯上,目无尊卑了。

    刘璋此时猛地一拍桌案,喝道:“王累,你,你,你居然刚以下犯上,该当何罪?说,你为何要如此说,我刘璋刘季玉虽然不肖,但是却也尊敬我父,忠于君主,你因何有此一说?你今日要是不说出来些什么,那么你便是难逃一死!”

    王累一听,他是仰天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刘季玉,今日你既然如此问了,那么我就回答你好了。如果你刘季玉确实是值得我投效,那么我自然不会如此,但是事实则是不然。而你不服我之前所说,那么我这就告诉你好了。

    你如今益州牧之位,乃是主公所留下来,你继承得来的,是也不是?那么如今你却有了投降于敌的心思,试问你刘季玉心中可还有你之父亲?而你今益州牧之位乃是朝廷的,是大汉的,是陛下所封益州牧,试问你今要投降于马孟起,这难道不就是目无君主吗?是也不是?你倒是说啊!我看你如今却是哑口无言,无以辩驳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璋听了王累所说之后,他确实是觉得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儿道理。但是他可却还没有傻到去承认这些,所以只能是大怒道:“好你个王累啊,纯粹是一派胡言,全是乱语!说,你该当何罪?”

    王累依旧是大笑,然后说道:“我王累一生是行得正,走得直,从未做过何亏心之事。可今日看你居然要把主公辛辛苦苦所攒下的家底拱手让人,我是不得不愤慨。但是世人却不会懂得什么,只会说我王累今日是以下犯上,目无尊卑!也罢,今日就让我一死,以谢天下!”

    说完,王累向着距离自己不远的一根柱子上撞去,结果是可想而知,王累最后是撞了个脑浆迸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