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吴班别的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人有时候遇到不顺,总得发泄一下。而周老鬼平时就是嗜酒如命,但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发泄的形式呢。可是吴班却觉得其实如此还不够啊,所以如今这不机会来了吗。只要说服了他,让他打开成都北城门,放凉州军入城,他报复发泄的目的其实就达到了,而且还立下了大功一件,到时候肯定是少不得赏赐的,如何又何乐而不为。

    而吴班之所以看重此人,其实却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虽然此人只是个士卒,但是却是资格最老的一个,而且其手下还有几十个哥们弟兄。可不要小看了这些人,至少吴班就知道,如果周老鬼振臂一呼,说弟兄们把城门打开,让凉州军入城!吴班相信,这些人至少有一多半绝对会照做不误,所以吴班决定从此人下手,能得到周老鬼的支持,基本上这事儿就算是成了。

    --------------------------------------------------

    吴班此时则下了城头,转了几圈后,他终于是在大街的一个比较偏僻的街角找到了正在抱着酒坛子痛饮的周老鬼。而吴班看了他如此模样后,心下不住感叹,人生郁郁不得志,也就是如此了吧。所以就连个小人物都是这样,更何况那些大才了。其实吴班他几乎确实是不怎么喝酒的,所以他也不知道为何就有说是“一盏能消万古愁”,但是看着眼前的周老鬼,他好像是明白了点儿。

    他赶紧上前,弯下腰来一把就夺过了周老鬼的酒坛,而周老鬼正准备喝着酒呢。结果手中突然一下就空了,这下他可不干了,直接站起来便是开口大骂道:“他娘的,哪个龟儿子敢跟老子……”

    结果这位此时虽然有些醉眼朦胧的,但却还没醉,而且眼神相当好使,当他看到眼前站着的人是吴班的时候,他的话一下就停住了。于是连忙用了川剧中的经典,变脸堆笑道:“原,原来是二爷啊。今儿怎么来找小的来了!二爷,您就不喝……”

    因为吴懿是成都北城门的守将,所以他族弟吴班,周老鬼就从来都管他叫二爷了。而之前周老鬼刚想说,二爷您就不准备整两口。结果他才想了起来,眼前这位二爷他可是不怎么喝酒的。所以立马就打住了。

    吴班则叹了口气。然后一笑,看了看酒坛,便对他说道:“老鬼啊,一个人喝酒有意思吗?”

    周老鬼一听赶紧抢过了酒坛,看那样,确实是奉若珍宝啊。直接就是双手捧在了怀中,怕丢了似的。

    然后他便对吴班说道:“二爷,您知道的啊,小的这酒一人还不够喝呢。所以要是被那帮瓜娃子看到了,那还不得像牲口似的把宝贝给糟蹋了吗!”

    说完,周老鬼护着酒坛子,好像怕谁把它给抢走似的。吴班对此却是哭笑不得,看着这样儿,比护着他儿子都亲。吴班心说好,好啊,不怕你没有弱点,就怕你是铁板一块啊。越有弱点,弱点越多,就代表可能容易控制。要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那可就不说对付了,不是吗。

    而此时吴班是赶紧把周老鬼给拉到了一处更隐蔽的地方,因为这时候都已经是夜晚了,所以其实算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吴班还是把周老鬼给拉到了一处更隐蔽的地方。结果这给周老鬼整得是一头雾水的,心说怎么今日这二爷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要做什么。要和自己喝酒吗?但是也不至于这么神秘啊,再说二爷可不是此道中人啊!

    至于周老鬼可没想到吴班能暗害他,这事儿根本不可能。自己就是个守城的无名小卒,别人还能害自己?搞什么毛,玩笑吗。

    吴班把周老鬼带到了更加偏僻的角落后,他则说道:“老鬼啊,你难道就想一直如此下去吗?”

    周老鬼一听,心说怎么今晚这二爷是莫名其妙的,先是来找自己,然后又把自己拉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接着又问出了这么一句。不过虽然不理解归不理解,但是他却还是回答道:“二爷,小的这什么情况,您又不是不知道啊,所以还想什么,就当这么个小卒得了!”

    虽然周老鬼如此说,但是吴班却听得出来,他其实还是有些不甘的,要不不会是如此自嘲的语气啊。凭借吴班这些年对他的了解,周老鬼这就是心有不甘啊。

    “老鬼你也知道了吧,凉州军可就要来了!”

    周老鬼闻言是赶紧点头,“是啊,这事儿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不听说连大爷都被叫走了,好像这时候都没回来呢吧?”

    吴班也是不住点头,“老鬼,你对那凉州军是怎么看的?”

    周老鬼一听,他想了想,然后便缓缓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听说凉州牧马超马孟起乃是天下有数的英雄人物,不知道与主公相比如何?”

    周老鬼说得这个主公可不是说刘璋刘季玉,而是说得是老主公,也就是刘璋的父亲,刘焉刘君郎。而像他这样儿的人,那真是对刘璋一点儿都不感冒。因为在他眼里看来,刘璋有什么本事?无非就是摊上了个好爹啊,所以因为他爹是刘焉刘君郎,原来的益州牧,所以他如今才能当得上这个益州牧,要不他刘璋刘季玉是谁,估计天下人可能没几个知道的。

    所以周老鬼对这种靠着父辈祖辈的人,他是一点儿都看不上。但是凉州牧马超,那可不是靠着父辈祖辈的。毕竟他父亲马腾也不过就是个凉州军司马,而且在天下也没什么名声。至少和刘焉这样儿的人物却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所以天下人皆知,马超能有今日的成就,那是他自己努力而来的,不是靠着父辈祖辈什么。

    虽然马超祖上马援也是个人物。但是早已是家道中落,早就没有往日的荣耀了。所以马超走到如今,确实没有靠祖先什么,更多的还是靠他自己。

    吴班闻言,他是心里暗笑,心说这第一步就算是成了。至少他如今知道的就是,周老鬼对益州军,对刘璋刘季玉谈不上什么好感,但是最马超,听着倒是有些欣赏。这难道就不是好事儿吗。

    吴班点点头,然后对周老鬼说道,“这样儿吧,明日,我请你喝酒。咱们再好好聊聊!老地方,不见不散!”

    周老鬼眼前一亮。忙说道:“好啊。二爷又让您破费了啊!”

    周老鬼他最喜欢的其实不是喝酒,而是别人请他喝酒。毕竟他那点儿家底儿,怎么可能够每日天天喝酒的,所以很多的时候,他还得厚着脸皮找别人去蹭酒,不过对此。谁也拿他没什么办法,都知道这人就这样儿,而且关系都不错,你还能把他如何了。

    吴班一下。“小事一桩而已,就这么说定了啊,明日别忘了,你去守城吧!”

    “诺!二爷您就放心吧,明日小的必到!小的这就告辞了,二爷!”

    吴班点头,然后周老鬼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其实对吴班来说,这个事儿也不是说一蹴而就的,还得慢慢来。至少是不急于在今夜,而且如今凉州军可还没到呢,自己是先到了成都,所以不用太多着急。并且对付周老鬼这样儿的人,还不能一下就都给他什么都说了,所谓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吴班虽然年轻,但是却也都是明白的。

    他虽然有很大的把握能说服得了周老鬼其人,但是这也只是有很大的把握,但却绝对不是十成把握,所以抛开那些把握,剩下的不就是没把握了吗,所以万一周老鬼要是不同意,那么为了避免他走路风声,自己也只能是斩草除根了,然后再另寻他策。

    要说吴班如此年纪,但是却还是比较老练的。其实也没办法,为了报家仇,他这些年确实也是背负了很多的东西,别人可能不太了解,但是他自己还能不了解吗。

    血海深仇可能会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瞬间就成长起来,也可能让一个很老实的人,变成一个杀人狂魔。就如吴班来说,以前的他,其实就是个只知道去吃喝玩乐的公子哥罢了,但是自从遭逢家中变故,让他确实是长大了很多,改变了很多。

    所以如果有人问你,怎么改变一个人,那么你可以回答,仇恨可能去改变一个人。但是能把这人变成什么样儿,那就不好说了。或者改变了多少,改变了哪些方面,这些都是未知的,只有最后才能知道,不是吗。

    而从此以后,以前不爱、不喜欢去练武的他改变了,变成了天天都去练武,就为了有朝一日能报了大仇。而以前不学无术的他,知道去看书学习了,他知道这些对自己是有用的。只有自己成长起来之后,才能慢慢去报了大仇。这让吴懿和吴苋看着自己这个族弟,都是一阵心疼,什么时候见过他如此过,绝无仅有啊。

    之后董卓是身死,算是人死恨消,不过主要人物李儒还有吕布等人却算是逍遥法外了,所以吴班更是加紧让自己强大起来。不过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当然知道,自己武艺再怎么强,其实也不会是吕奉先的敌手。而智计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是李文优的对手。所以一方面,让自己成长起来确实是需要的,但是真正去报仇,还得借力才行。

    而天下这些诸侯,英雄人物,袁绍、曹操、马超几人,乃至之前的刘焉,都是吴班认为能帮到自己的力量,只是一直苦于没什么机会罢了。之后刘焉身死,刘璋继位,结果益州,吴班算是看出来了,根本就没戏了。知道马超带兵到了,他终于知道,这就是天意啊,老天给了自己报仇的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才行。

    --------------------------------------------------

    第二日白天,周老鬼果然是应约而至。两人约在了老地方,成都城内的一个小酒馆的包厢内,此时他们是聚在了一起。显然,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如此了,其实以前也算是经常吧,只是吴班很少喝酒而已,所以一般都是周老鬼他一人喝,而吴班就只喝几口而已。

    更多的时候,其实都是他在对面看着周老鬼一个人喝。而吴班一直都觉得,自己看着周老鬼他一人在那喝酒,真是挺有意思的。

    而吴班早已让酒保上了一大坛好酒,然后又上了两碟小菜,他知道,足够周老鬼喝了。

    周老鬼一看,说道:“二十年的杜康啊,二爷您这,这也太破费了!您说吧,有什么让老周去做得,我老周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