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把引蛇出洞之计介绍完之后,九人又在昌阳城待了一晚,第二日早,九人就动身前往北海平寿城。

    众人到了平寿后,马超把大家都安排在了自己租的房子中,房子虽然不是特别大,但住下十多个人还是没问题。

    把众人都安排好了后,马超先开了个碰头会,“各位,这些时日,如果没什么必要事的话,尽量不要出门。虽说此处是北海平寿,但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事不得不谨慎!”

    他的话明显是说给周义六人的,崔安和武安国都是自己属下,自己的话对他们约束大。而周义他们怎么说如今还都是管亥的手下,自己的话对他们能起多大作用就不清楚了,所以还是先把利害关系说清,让他们都明白才好。

    马超说完还暗中给武安国打了个手势,和马超接触了那么长时间,武安国看到暗示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于是他最先开口说道:“主公所说不错,我就不出门了,有什么需要买的东西就请主公代劳了!”

    马超暗自点头,心说武安国还挺上道,表现不错。

    “俺也不出去了,一切都听主公的!”崔安也随后说道,他自然也是受了马超的暗示。别看崔安这人有时反应迟钝,但对马超的暗示他可明白的很,这也是两人多年的默契了。

    周义等人见马超的两个手下都表态了,自己这几人不说话也不行了,随即也是附和道:“公子所言不错,我们也不会出门的!”余下的五人也是齐齐点头。

    马超对六人的态度很满意,“好,各位能如此,何愁敌人不灭!”

    听着马超的话,众人同样有此信心。就这样,九人住了下来。

    今日正是正月三十,一般来说,每月的最后一日王发都要请吕二喝酒。当然喝酒是假,打探情报才是真的,今日当然也不例外。

    “我说吕二兄弟,前些天来咱山寨的的那个马公子真有那么厉害?”王发是一脸不信地问吕二。

    吕二则边喝酒边回答着他,“王兄你是不知道啊,虽说兄弟我没亲眼看见那天的大战,但有个朋友是和当家的一起去的。他都和我说了,那马公子可不得了,武艺高强,和当家的大战三百回合,最后把当家的打落马下啊!”

    他是一脸坚定,但王发一听差点儿没乐了。心说要真和管亥打三百回合那一定也不是什么高手,无非就半斤八两了。不过他却不敢小看马超,知道吕二没说真话,而实在是太夸大他们当家的了。不过王发还是点点头,看那样像是相信八分了。

    “那吕二兄弟你说,那马公子为何不再山寨多住些时日,那么快就走了呢?”王发很好奇地问道。

    吕二听了他的话后,摆出了一副看白痴的表情来,“王兄,以那马公子的本事,绝对是干大事的人。每日都不知道有多少事要干,他可能在咱们这小山寨待长时日吗?人家是有事要赶去徐州!”

    王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如此,吕二兄弟你说的不错,想那马公子有如此本事,怎么也不会看上咱们这小山寨的。”

    吕二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咱们这小庙可装不下大神啊!”王发又感慨了一句。

    接着他又说道:“吕二兄弟,你说咱们山寨,弟兄们倒不算太少,但手头这,确实有点儿,有点儿……”

    吕二看了王发一眼,“王兄,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弟兄们手头上确实不如人家宽裕,但当家的不曾亏待过一个弟兄。尤其是咱们虽说是啸聚山林,但这些年在当家的带领下也是行得正,走得直!至于这手头上,嘿嘿!”吕二嘿嘿一笑,不再往下说了。

    不过王发却注意上了,这吕二舌头都硬了,明显是又喝醉了。要说这吕二可是山寨中出了名的三杯倒,最高记录是喝三杯就酩酊大醉,酒量实在太差。不过别看这样,酒量虽说不怎么样,但人家吕二还特别好这口。王发就以此为突破点,每月月末都要请吕二喝酒,可以说吕二喝十回有八回都是醉的,而王发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吕二兄弟,你喝醉了,可不能再喝了!”王发劝吕二道。

    谁知吕二把头直摇,竖起两根手指,“不,王兄,小弟,没醉,还能喝,三斤!”

    王发听了直摇头,心说就你那样儿还三斤呢,二和三都分不清了,我看三杯都受不住。要不是怕你醉倒后没情报套了,我才懒得管你。

    刚才吕二嘿嘿一笑,让王发感觉到可能有什么事是他所不知道的,所以他决定无论如何也一定要从吕二口中把情报套出来。

    王发拦住了吕二,不让他再继续喝酒。接着又把酒坛给抢走了,吕二见状一愣,旋即转怒道:“王兄,你这是,是何意?”

    “吕二兄弟别误会,为兄这也是为了你好!”王发赔笑道。

    吕二依旧是微怒,“为小弟,好,就让,小弟,喝!”

    “好!兄弟你只要回答完我的问题后,这酒兄弟你随便喝了!”

    王发爽快地说道,如今他是迫切地想知道吕二为什么会发笑,而却不再往下说什么了。

    “王兄,你,你,问吧。”吕二已经是口齿不清了,好在王发遇到过好多次这样的事,所以吕二的话估计除了自己也只有王发才能听懂了。

    “刚才我说弟兄们手头紧,但吕二兄弟听了后为何发笑,难道为兄说的不对?”王发疑惑地问道。

    吕二听了王发的话后,有笑了笑,不过这回是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王兄,所言不,不错。弟兄们,手,手头,紧,以前,是,以后,不,不是!”

    别人可能真听不明白,但王发却懂了。吕二的意思就是说,弟兄们以前手头是没钱,但以后就有钱了。

    王发眼前一亮,“兄弟你还说没醉,这酒话都说出来了,哈哈哈!”

    吕二一听,把手一摆,“不,没有。王,王兄,不信我?七、七八,日后,自有,分,分晓!”

    说完后吕二就醉倒不省人事了,王发又叫了他好几声,也没见吕二反应,于是就把他送回了吕二自己的屋中去了。

    送完吕二回来后,王发开始思索起来,吕二说弟兄们以前没钱,但七八日后就能有钱了,这里一定有古怪,而这情报一定要报给五个当家的,不过到底怎么就有钱了呢,具体什么事这还得去问吕二啊。他打定了主意,就开始计划下一步。

    二月初一一大早,王发就找到了吕二,吕二把王发请进屋后,王发先开口问道:“吕二兄弟你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就是头有些疼罢了,酒后误事,酒后误事啊!”吕二回答道。

    “对了,王兄不是又要找小弟喝酒吧,今日可不能再喝了!”吕二是连连摆手。

    “为兄就是来看看兄弟你,再说兄弟你也不是不知道,为兄手上的钱也只够每月喝上那么一次而已。”王发是故意把话题往钱上引。

    “小弟倒是忘了,这月的酒一定要小弟请,不,下个月,下下个月也一样。小弟都三个月没请王兄了,实在是不应该!”吕二不好意思地笑笑。

    王发一听,“兄弟你发财了?”

    “那倒没有,不过过些时日,兄弟手头上就会宽裕很多了!”吕二坚定地说道。

    王发则是满脸疑惑,“这是为何?”

    吕二听了王发的话后,显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王发见状,连忙又说:“兄弟既然有什么不好说的,那为兄也就不打听了!”

    吕二一看,“王兄把我吕二当什么人了?没什么不好说的!王兄也不是什么外人,再说了,过些天行动的时候,当家的一样是要说的,这早说晚说也没什么大区别!”

    王发听后,来了精神,“吕二兄弟,那到底是有什么行动啊?”

    吕二比较神秘地对王发说道:“王兄,不瞒你说,过些天当家的要领大家做笔大买卖!听说二月初五,北海平寿有个商人要去徐州琅琊去做些生意,这次他把所有家当都带上了,足足有五大箱的财物啊,王兄你想想,足足五大箱啊,五大箱啊!这咱们山寨要是劫下来的话,那……”

    他的话没再往下说,但两人都知道,五大箱的财物,全抢了的话,绝对够山寨的弟兄们用好久了。

    王发闻言,惊讶非常,不过心中更是高兴,这回可算是打听到了一个大情报,这要是给五个当家的送去,那奖赏绝对是少不了啊。他心里虽然激动,但可不敢发现太过。

    “这,这五大箱啊。吕二兄弟,这消息可靠吗?”

    “那当然了,王兄你怎么糊涂了,你忘了咱们山寨的情报那可是这个!”说着吕二竖起了右手的大拇指。

    王发一想也是,管亥山寨的这种情报确实不错,至少他在山寨的日子,就从来没见过什么假消息,只不过那些次劫的东西和这次的绝对没法比,这次的绝对是一笔大买卖。

    “那敢情好,这回弟兄们手头终于能宽裕些了!”

    “是啊,王兄,当家的还特意让我去,这次当家的可算是带上我了!”吕二高兴地说。

    山寨近七百人,当然不可能人人都去,最多去几十个,而出力的人自然就多分些钱,留在山寨的就只能少点儿了,不过多少的问题已经不是王发所要考虑的了,他现在在想着要马上把情报送出去,还好又赶上十日一次传递情报的时候了。

    王发不是一般般的山贼,他可是读过几年书的人,所以认字写字对他来说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还有他人也挺机灵,就因为这些,所以才被朱家五雄的老四朱豹选中来管亥山寨当细作传递情报,真应了那句话,山贼不可怕,可怕山贼有文化。

    他找了个借口向吕二告辞,回了自己的小屋,王发锁上了门,开始写密报,用最简短的语言说明了一下刚从吕二那得来的消息。密报写完后,第二日就已到了朱家五雄的手中。

    此时朱家五兄弟正聚在一起,“王发的情报又到了?”问话的是朱家老大朱龙。

    每次情报最先到的是老四朱豹的手中,因为首先王发是朱豹的部下,还有就是他们五兄弟里只有老四朱豹和老五朱狼认字,其他三个都大字不识一个。

    所以每次情报到朱豹手后,都是他最先了解,然后再把情报给其他几个兄弟看,当然让老大老二和老三看只是个象征意义,最后还得是朱豹给他们详细地说一下,然后谁还有什么问题大家再一起讨论。

    “是啊,大哥。”于是朱豹把王发情报给了他大哥朱龙看,接下来又把内容详细地说明了一下。

    他刚说完,老三朱熊就哈哈大笑,“哥几个,咱们把这买卖做了,也好让弟兄们都能小发一笔!大哥,就让我带五十个弟兄去吧!”

    朱豹一听直皱眉,心说这消息真假都确定不了,不小心没准就得栽。

    “三哥你别急,咱们先听听大哥怎么说。”朱豹把老大朱龙扯了出来,老大毕竟是老大,在众兄弟中最有权威。

    朱龙一听朱豹让自己发表意见,也不推脱,想了想然后说道:“兄弟们,这买卖咱们必须做,不只是因为那五大箱财物,更重要的是这是管亥那小子看中的,那咱们绝对是不能放过了!”

    朱龙话音一落,老二朱虎就叫道:“他奶奶的,一点儿都没错!大哥,你说的太对了,别说是五大箱,就是五个钱我朱虎也要把它给抢了!”

    朱豹闻言这眉头皱得更深了,心说这大哥二哥和三哥从来都是这样,很少去想什么,这万一真要中了人家的计可怎么办。

    “大哥,二哥,三哥,如果真有此事,那咱们去劫了也不无不可,可如果这要是计的话……”

    “老四你说的也对,此事当然是要小心。”朱龙想了想说道。

    一直没说话的老五朱狼则一笑,“此事真假容易分辨,我们派两个探子去平寿打听打听不就行了。如果真有此事,证明了不是计的话,一个人跟踪对方注意对方行踪,而另一个则回山寨报信,那时我们再去不迟!”

    听了朱狼的话,老大朱龙狠狠点点头,“我看就照老五说得去办!”

    朱豹虽然觉得朱狼这样也不保险,但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只能先这样了。要说这事实在有意思,又像真的,又像假的,朱豹确实分不清。他如今也只能暗自祈祷,希望派去打听情报的探子能把真相给带回来。

    其实有时候不怕你什么都不懂,就怕你只懂一点儿。尤其是像朱豹这样的,一**不满,半**晃荡,绝对是五人中的狗头军师。

    朱龙派了两个心腹,是打探消息的好手——张明,张亮。

    让两兄弟去平寿,告诉他们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此事的真假给探听出来。如果是真的,那就一个跟踪对方,另一个回来报信,要是假的,两人就都回来。

    但无论真假,回来都重重有赏,两人听后欣然领命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