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此,一箭出,胜负定!而且这一箭确实可以说是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其真正的意义已经绝不是比斗的胜负所能诠释得了的,所以说是神来一箭,其实却也并不为过。

    而这回那可真就是再也没有什么意外了,至此,比斗也彻底结束了。李恢的郪县守卒一方的最后成绩是三十支箭命中靶心十九支,而赵云的凉州军一方却是比他们多了一支,一共是二十支整。但就是这一箭之差,却改变了最后的整个结果,不过改变得当然其实不只是这些。

    那个叫小宝的士卒,他之前还不知道自己这一箭的关键之处,但是此时他却是从袍泽那儿了解到了。估计要是他之前就知道如此的话,也许很难不去紧张,不被影响到吧。可是有时候就得是“难得糊涂”啊,而其实有时候还真就是什么都不知道才最幸福,真的,很幸福。

    正此时,李恢则对赵云一拱手,大笑道,“哈哈哈!恭喜子龙将军啊,恢明日便大开城门,让将军大军借道通行,绝不食言!”

    而赵云则微笑回道:“多谢德昂先生,那么云明日便在郪县城下等着德昂先生了!”

    李恢闻言则微微点点头,然后便带人回归了己方大营。却没有再多说话,如今是多说无益,反正是践行赌约也就是了。他也知道,赵云他们其实最着急的还是这个,所以暂时却没有其他好说的。

    --------------------------------------------------

    一日后,赵云按照和李恢两人的约定,他带兵来到了郪县城下。而昨天一日,李恢则是又让他的人马撤回了郪县城。不过因为有约定在先,所以赵云对此却也没有什么动作,让李恢如此施为了。而今日正是两人约好了的日子。所以赵云此时已经是带着众人来到了郪县城下,就等着李恢他履行赌约了。

    没多一会儿,就见郪县城门大开,而李恢则带着士卒从中出来。

    来了他便大笑道:“子龙将军来了,恢今日就按照约定,请将军借道通行!”

    赵云是哈哈大笑,说道:“德昂先生请!”

    赵云他可不怕李恢今日会耍什么花样儿,第一,如果李德昂他真是个有谋略的人,那么他此时就绝对不会再去耍什么花样儿。因为他李德昂是没有把握对付己方还有己方的人马的。除非他李德昂能有把握一举除去己方这几个人,要不他李德昂就绝对不会去做那不智之事。

    第二,那就是所谓愿赌服输,而且他李德昂可是在圣人面前都立下了重誓的。所以比起这个来,赵云心中也很清楚。他李德昂绝对是更看重他的名声。毕竟文人嘛,有几个是不爱惜自己羽翼的。几乎个个都是如此。而这点赵云却还是懂的。

    还有这最后一点,那就是他李德昂既然敢亲自出来迎接己方人马入城,其实如此作为就是安自己一方的人心,赵云对此心中可是都明白着呢。因为城内要真是有什么变故的话,那么第一个遭殃的绝对不是赵云、张飞他们,而绝对就是他李德昂啊。因为此时的李恢他可就在赵云的旁边,所以还能跑得了他吗。

    李恢则把赵云众人直接请进了郪县,而今日赵云却也没急着就要带兵离开。所以李恢他作为东道主,是特意给赵云他们践行。毕竟他和赵云他们彼此也都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吧。虽然他们并没有怎么激烈地去打,但却也算是另一种交锋了,这个双方对此都是不会否认的。

    而赵云对李恢的好意,他还是没有推辞的。用张飞的话来说,己方没有占他李德昂的郪县城,那么他请几人赴个宴,其实都算是便宜他了。他李德昂可是赚大了,而己方才是赔大了呢。

    当然了,赵云众人也都知道张飞他的那性格,所以知道他这无非就是玩笑话罢了。毕竟如今也算是轻松多了,所以和李恢其实不能算是敌对了。而虽然李恢他是个文士,但是彼此开开玩笑,其实却也都无伤大雅的。而且李恢这人也并不是那种开不起玩笑的人。

    众人饮宴毕,算是宾主尽欢。而又过了一日,赵云便带着凉州军离开了郪县,是直奔成都。当然郪县和成都还是有段距离的,而且中间也并不是一片坦途,中间隔着一条河,名叫洛水。而赵云大军只有过了洛水之后,那么才能兵临成都城下。

    但是洛水可不说轻易就能渡过去的,因为至从刘焉把益州治所从广汉的雒县迁到了蜀郡的成都后,他便在郪县—洛水—成都一线,就在洛水的西南岸可是一直都命一支人马在那儿驻扎着的,就是为了防范着哪一日从郪县过来敌军。

    而这支人马就只有三千人,领兵的将领乃是江夏鄳人姓费名观字宾伯。不过你要是小看了这三千人和费观此人的话,那吃亏的可绝对就是你了。因为这三千人那可绝对是益州军中的精锐,而且带兵的将领费观费宾伯,那更是死忠刘焉的人。要不刘焉能把这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他来把守着吗?

    并且费观是深得刘焉其人的器重,他活着的时候,把自己的女儿最后都嫁给费观了,可见他对其人的看重。所以虽然刘焉已经不在了,但是费观他却还是死忠刘璋的,因为他是刘璋的妹夫啊,要不刘璋能放心一直让他带着三千精锐驻扎在洛水的西南岸吗?要知道在那个地方驻扎一支人马,那可是时刻都可能进成都城内的,距离成都根本就没有多远了。

    不过不管是谁在那驻守着,洛水都是赵云他们必要渡过去的,只要过了洛水,那么便到了成都了,所以赵云他们岂能因为洛水的阻挡而如何。所以他们是带着必胜的信念,带兵大军奔赴了洛水。准备会一会这刘季玉的妹夫,费观费宾伯。

    --------------------------------------------------

    在行进在郪县到洛水的路上,张飞向赵云问道,“我说大帅啊,昨日你与那个李德昂两人到底神秘地说了些什么话啊?”

    赵云一听则是一笑,“我说益德啊,你想知道的话,那么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

    张飞闻言是撇了撇嘴,心说你不想说就算了,还说我以后能知道。谁知道真的假的啊。之后他也再没多说,带马继续向前进了。

    其实李恢和赵云确实也没说什么,他们说谈得东西,只是围绕着一个方面来说的,那就是赵云的主公。马超马孟起。

    李恢有意投靠马超,所以是特意找了赵云。他和赵云聊了很久。聊得就是马超。

    毕竟李恢对马超虽然有些了解,但是却终究是没见过其人,更是没接触过了。所以如今有赵云在这儿,这个资源,他当然是不会放过,所以他就向赵云问了一些东西。而赵云呢。他知道这个德昂先生有意投靠自己主公后,他当然对李恢的问话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可以说赵云丝毫没夸张马超什么,反正是把他说了解的东西。都和李恢说了一遍,而李恢确实是做到了心中有数。

    而李恢倒是没觉得赵云欺骗他什么,毕竟虽然接触时日短,但是他却也看得出来,常山赵云赵子龙,那可是个人物,而且表里如一,在这上面,他绝对不会去欺骗自己的。李恢就有这个信心,他相信赵云。

    其实李恢之所以和赵云立下赌约,以三场比试的形式决胜负,其实这里主要就是因为他早就想投靠马超。所以为了这个做准备,他自然是不好和赵云他们在战场厮杀。而且他和赵云他们一样,都是很爱惜自己手下士卒的,如果能不让他们伤亡,他当然是希望自己手下士卒不会出现伤亡。所以李恢最后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他知道,赵云他们应该也会同意的,结果最后果然是成了。

    至于说比试的胜负,其实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其实无论结果如何,李恢最后都会让己方输掉的,这就是李恢原本的想法,不过赵云一方确实是足够厉害,没用自己放水,是直接便胜了自己,他觉得如此更好啊,不用自己做那虚假的事儿了。

    而李恢为什么想投靠马超,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李恢的志向不小,所以一个小县城并非是他想要的。就算是整个益州,他觉得也不足以自己去施展,他更期望的其实就是有朝一日,自己能会会天下群雄,而不是在这郪县当个县令。

    可跟着刘璋,他是一点儿也看不到这个。如果刘焉还没死的话,他自然没有那个要投靠他人的心思,但是刘焉不在了,益州牧成了刘璋刘季玉了,说实话,李恢对刘璋是特别失望。在他看来,自己在刘璋帐下做事,这辈子最高也不过是个太守罢了,还谈什么去会天下群雄啊。

    结果这个时候,马超就带凉州军来了,李恢看到了希望。他是不止一次地听人说扶风马超马孟起乃是天下英雄,只是听闻很多,但是却没见过。不过李恢听了马超以往的事迹,他觉得应该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所以他很期望着能见到马超。不过可惜啊,一直也没什么机会,知道赵云带兵来到了郪县。

    之后就是之前的立赌约,然后一直到李恢送走了赵云他们。而赵云最后也答应下来了,以后在自己主公面前,一定引荐他,而李恢对赵云拜谢,其实他想要的就是这个,如今终于算是如愿以偿了。不出意外的话,益州必定要被马孟起所夺,所以自己和他马超马孟起,定然是有见面的那一日的。但是有人引荐和没人引荐,这个差得可就多了。

    而李恢虽然不要靠赵云什么关系,只是有个人引荐,自己也好能单独去会一会这传说中的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啊,这个就是李恢的想法。而赵云呢,这也是他所希望的,所以两人最后算是一拍即合了,也可以说是各取所需吧。

    --------------------------------------------------

    雒县,所谓“凡事皆有利弊”,别看马超的凉州军如今是进雒县受阻,但是他和郭嘉他们可都知道,如今的这却也是让士卒慢慢成长着的时候。

    没有人是战无不胜的,虽然凉州军以战力强悍而名闻天下,但是如果就因为这样儿就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了,那么早晚必吃大亏。什么是“人上有人,天外有天”,马超他们都知道,如果说从口中讲出来的话,其实却并没有让士卒真正体会到来得更强烈,让他们印象更深。

    如今就是,不要以为战力很强,就能无敌于天下了,那不可能。更何况己方就是天下第一吗?明显不是,所以骄傲肯定是不可取的,所谓是骄兵必败啊。

    所以马超郭嘉他们为了能让士卒能好好想想,马超他此时已经是命大军又休战了一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