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云带着大军行进了约有三分之一的路程,正这时,他突然是一抬左手,“全进停止前进!”

    传令官连忙传下赵云军令,“大帅有令,全军停止行进!”

    ……

    于是赵云的军令就这么传了下去,而马上全军就停了下来,在这上面,凉州军可以说速度是很快的。

    而就在此时,在赵云左侧的黄权则对他一笑,“将军莫非也是发现了异常?”

    张飞和臧霸两人因为是作为左右先锋,所以他们骑马走在军中的最前面,而遇到了危险什么的,都是他们最先面对。而先锋先锋嘛,当然是什么都得冲在最前面了。而赵云他作为一军的主帅,所以他就在两人的后面,是在最中间的位置。而他的左侧就是黄权,右侧则是雷铜,他们几人就是这么个位置。

    “看来公衡先生是知道了!”

    赵云此时则是一笑,他可是知道,这个公衡先生,那可是颇有谋略的啊,不可小看了。

    而别看黄权他的年纪比赵云还要小一岁,但是赵云依旧是称呼其一句公衡先生。毕竟所谓是达者为师,而且赵云对文士那可以说还是相当尊敬的。而黄权呢,虽然他是个文士没错,但是对武将却也没什么鄙视的,而他当然也知道赵云赵子龙那确实也并非是一般般的武将,那可以说是帅才,而且还一身是胆,其人是有胆略有胆识,乃是难得的人才啊。

    黄权闻言点头,他当然是早就发现了异常,而且比赵云还要早些。

    “其实将军就算是不下令全军停止前进,权马上也要对将军说此事!”

    赵云听了黄权所说后一挑眼眉,然后便说道:“之前云倒是大意了。如今云才发觉斥候是一直未归,看来前方是必有敌军埋伏!”

    要说斥候确实是已经派出了很久,而且也不止是一个,但是却一个都没有回来。如果是平时的话,其实这么久了早就该回来了,所以如此就只能是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都遇害了。或者说也可能是被敌军控制了起来,不过这种情况却是微乎其微的,几乎不可能。所以他们应该是都被敌军杀死了,这样儿了还哪能回来报信啊。

    所以赵云断定前方是必有埋伏。不过等他接过士卒递给他的地图一看,前面并没有标出有什么地方,这,这一片坦途能伏兵吗?

    而黄权看到赵云如此后,他倒是也微微一笑。是充满了善意的微笑。

    “看来将军也应该是有所疑惑吧,为何图中是一片坦途。如何伏兵?”

    赵云自然不会隐瞒什么。所以很自然地回答道:“先生所言不错,不知先生能否为云解惑啊!”

    在赵云的想法中,这里肯定是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但是如今傻子都能看明白了,黄权他就是个知情人,所以他肯定知道些什么。所以自己问他就对了。而事实也证明了,赵云的想法是一点儿都没错。

    只听黄权点了点头,然后便对赵云缓缓说道:“将军所想不错,权确实对此地算是略知一二!将军还请听权细细道来。其实就在距离我军不远的前方确实是有一条路,其路名为‘双人行’。只是这条路却是很短很短,也不过就不到半里而已,所以呵呵,可能很容易就被人给忽略了。权这个益州本地人,其实也是才想起来不久,所以更别说旁人了!”

    其实这就暴露出了一个问题,马超之前也都遇到过。那就是凉州军的地图实在是有些不太准确,或者应该说是不太精确是更为准确吧。之前张任派刘璝埋伏的地方,马超所用的行军地图就是没有任何标注。而今日,距离凉州军不远的地方,也有一条路,而且看样儿还是个能伏兵的地方,结果赵云的行军地图上也是没有标注,所以这也不得不说明问题啊。而且还不是一个小问题,是个大问题。

    而赵云闻言,他此时则看了眼雷铜,雷铜一见赵云正看着他,他也是赶紧点头,说道:“是啊,公衡先生所言不错,我这也是才想起来!要说平时谁爱走那条破路啊,也就是你……”

    雷铜此时说话声音是戛然而止,直接便止住了自己的话,却没再往下说。他本来是想说,谁爱走那条破路啊,也就是你赵子龙吧,非要带兵走最近的路,结果连自己都忘了,走最近的这条路那可是必要经过这个“双人行”啊。

    而那路为什么叫双人行呢,这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起得这名儿。反正就是因为这路比较窄,宽度最大的地方也就只能容得下两个人并排走过去而已,还是不能太胖的人,所以这条路才叫“双人行”。而这条路的两侧可都是峭壁,虽然仅仅是不到半里,但是却也不是不能伏兵的啊,其实可以说用来伏兵是正好不过了。

    赵云一听黄权和雷铜给自己介绍完这条路,他就已经都知道了,郪县必然是有人在“双人行”这儿埋伏着,而自己派出的斥候估计都已被人杀了。

    再往前走个两里左右,就要到那个“双人行”了,于是他问旁边的黄权和雷铜,此地到底还有没有路能登上那峭壁。

    黄权点头,“将军从前面不远处,派兵登上即可,最后自然能到达彼处!”

    赵云满意,于是他就命张飞还有臧霸两人,是各带兵两千,去偷袭对方的伏兵去了,而他则是让大军在此地就地驻扎了下来。

    因为在赵云看来,对方能有个千的人马也就多说了。但是自己如今已经是明知道对方有埋伏,所以自己是不可能就这么带兵直接走过去啊。虽然那个“双人行”只有不到半里的路,但是人家伏兵可是准备充足。再说了,从那么高的地方往下扔滚木檑石那些东西,己方肯定是要损失的,而且防都防不住,因为人家可在最顶上呢。所以只能是先把这颗钉子给拔除了再说其他的吧。

    而张飞和臧霸两人倒都是欣然领命而去,别看还得登山,但是在益州都打了这么多时日的仗了,登个山那不还都是小小意思吗,算个什么大事儿。

    --------------------------------------------------

    此时的中军大帐中,正在静坐思考着的赵云突然就想起了一事,那就是自己其实之前是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儿。那就是自己对郪县的守将什么的都谈不上如何了解,而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可如今自己对人家都不怎么了解。还何谈去百战不殆啊。

    赵云之前他不是没去了解过,只是就知道郪县的守卒约有两万人左右,而最需要注意的人不是郪县的守将,而是郪县令。因为这个郪县令可以说是个挺有本事的人,此人是建宁俞元人。姓李名恢字德昂,至于其他更多的。倒是就再也没有了。

    而他就从细作的情报了解过这么多。所以赵云如今才想起来,这时候对自己来说,那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啊。为什么,还不就是因为以前细作的情报不太详细,但是如今自己大营可是有着他们益州的“自己人”在的啊。而且还有两个呢。想来雷铜和黄权这二位,他们两人怎么也应该比己方的细作知道得更多吧,至少应该是比细作更了解李德昂其人啊。

    所以自己放着他们这两个可能是更知情的“细作”不问,还等什么呢。

    赵云想到了此处后。就赶紧是命士卒请来了雷铜和黄权两人入帐一叙,他此时倒是要好好问问他们,这个李恢李德昂到底如何。如今对方都来了伏兵了,自己还不怎么了解郪县的敌情呢,实在是不该啊,确实也太不应该了!

    两人到了赵云的大帐后,赵云连忙说道:“二位快请坐!”

    “谢将军!”两人齐声说道。

    赵云点头,于是便先问向了黄权,“今云有事要请教二位,不知先生对那郪县令李恢李德昂其人可有所了解?”

    黄权一听,心说原来是问他的啊。看来赵子龙却是不太了解李德昂其人啊,其实这也难怪。就说李德昂其人,就算在益州,那都是个相当低调的人了。所以连益州上下都不怎么了解其人,就更别说是敌对的细作了。

    黄权想了想,便直接对赵云说道:“将军,对李德昂其人,就连权其实也是没有见过他几次面,所以还真就谈不上如何了解。”

    赵云一听,也明白,黄权和李恢两人不熟,所以谈不上有什么了解,自己对此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个很正常嘛。

    不过黄权此时又说道:“但是权却知道一些,其人是颇有智计,确实是不可小看!”

    赵云一听,看看看看,这个是很重要啊。之前细作的情报可都没有提到过这个,只是说其人挺有本事的。可是这个本事到底是指哪个方面的,却是没有具体说明。所以赵云对李恢什么本事,他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其人到底是武艺不错啊,还是说很有智计什么的。

    结果黄权一说,他明白了。看来李恢其人是颇有智计了,这个本事应该就是说他这个方面的吧。

    不过赵云的想法很快就改变了,因为他马上就又从雷铜那儿得到了新的信息。

    赵云说道:“先生所说,对云很重要,云在此是多谢先生!”

    黄权则是一摆手,“没能帮上将军太多,实在惭愧,权确实是对李德昂其人不太了解!”

    赵云点头,表示自己都能明白,也都是理解。

    而这时,他又问向了雷铜,“不知雷将军对李恢李德昂其人有何了解?”

    雷铜闻言是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将军,这李德昂,雷某确实也听说过,但是却连面也都只见过一次而已,就更别说什么了解了!”

    赵云一听,心说也是啊,连黄权都对其人不怎么了解,他雷铜还能如何呢。

    不过雷铜是继续说道:“只是雷某却听人说过两句话,不知能否对将军有所帮助?”

    赵云一听倒是来了兴趣,“愿闻其详!”

    雷铜点头,“记得雷某曾听人讲起过,说在很多年前,李恢和他友人曾去拜访过一个叫什么紫虚上人的这么个人,而这个叫紫虚上人的特意还评价过李恢李德昂,他当时说了两句话,一共是八个字,说李德昂其人是‘武艺不错,智计不浅’!”

    赵云闻言倒是没什么反应,可雷铜旁边儿的黄权,此时他已经是把眼睛睁到最大了,而且连嘴也张开了,足以显示出他的惊讶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