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说连日以来,大军的士气可是下降了不少,而郭嘉认为自己主公对此应该也都是知道的,但是不知却为何一直都没有任何动作。不过他倒是知道自己主公好像正在打造一批攻城器械,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没有打造完,所以才没有进攻,还是说因为有别的什么原因。所以此时他决定还是得自己亲自和自己主公好好说一说,如今哪怕明知道己方可能轻易破不了雒县,但是也得强攻才行。

    “主公!”

    “是奉孝啊,快坐!”

    “谢主公!”

    “奉孝是来劝我进兵的吧?”

    郭嘉闻言点点头,“确实如此!难道主公就准备如此拖下去按兵不动不成?”

    马超摇了摇头,“我如今倒是有些想法,不如奉孝你也来参详一下可好?”

    “嘉愿闻其详!”

    于是马超就把自己的想法和郭嘉说了一下,郭嘉听后是微微点头,其实说实话,自己主公的这个想法也没什么太出彩的地方,自己看来估计是起不到什么大作用。但是如今不说己方是“有病乱投医”吧,其实也差不了多少,有什么办法,哪怕可能明知道没大用,但是却也总比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强,是不是。至少己方如此的话,除了是消耗些人力物力之外,其他倒是也没有什么损失,所以确实是可以实行。

    “主公之意,嘉倒是都明白,嘉认为如今可以如此,不管如何,却是可以一试!”

    马超一看,既然连郭嘉都同意了。那么就可以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实施了。至于说有用没有用的,或者说到底有多大用,那还得是用过后才知道啊。--------------------------------------------------

    就这样,一日之后,马超就命人把早已书写好了的许多帛书,让士卒用箭射入了雒县城内。

    至于这是为何,其实这就是马超出得主意了。第一步就是—谣言,所谓是三人成虎,哪怕马超也知道张任手下的士卒都算是心向于他的,但是马超其实却意不在此。而是远在成都的刘璋。而他却知道,谣言传播的速度是最快的,也许不出几日,就能传到成都了。

    尽管马超也知道,刘璋是信任张任其人没错。要不能对张任手握近三万的益州军士卒而坐视不理吗。当然了,其实就算他是想理。但至少他暂时是没那么大本事动张任什么。毕竟除非是张任他自己自动交出兵权。要不刘璋确实是动不了人家的。不过好在张任对他倒是挺忠心,要不刘璋如今他能不能在成都安稳待着都是两说了。

    所以马超的用意其实就是为了刘璋,如今己方在雒县受阻,所以也不可能传到成都什么谣言消息之类的,所以马超这时候也只能是用这个方法,让谣言快速传到成都了。但他却也没指望刘璋一下就能相信张任要如何如何。只是马超却知道,以张任其人的性格,而且还有他的实力,在刘璋帐下。不可能所有人都和他关系不错。所以这个时候,应该会有人跳出来的,然后便用谣言之事来攻击张任,而马超他要得就是这个。

    --------------------------------------------------

    又过了一日,马超终于是下令全军攻城了,而此时他也把已经打造好了的攻城器械亮了出来,至于这个,那就是马超的第二步了。

    攻城利器就是投石车,这就是马超让军中工匠这几日所打造出来攻城的东西。反正以前他是没有让士卒用过这个,如今却还是第一次打造出来,然后也是在战场之上第一次派上用场。马超记得以前看书的时候,应该是刘晔给曹操献上的投石车,然后是一下便压过了袁绍的风头,一时是让曹军占据了上风,至于其他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希望此次己方的投石车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吧,马超此时心说。

    不过他当然也是没指望过投石车一上,就能破得了张任此时如铁桶般守御的雒县。只是毕竟是全军第一次使用这个,所以要是没起到什么作用,那自己可真就是白花费人力物力去打造这些东西了。当然了,其实马超他倒也不是心疼这些东西,只是如果没什么用,那自己不好和己方的士卒交待啊。别看己方士卒的士气这几日是有所下降没错,但是对自己,他们可以说还是很有信心的。

    而马超虽然说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自己整成军神,或者什么军中灵魂这样的人物。但是作为一军的主帅,首领人物的他来说,他当然也是希望手下的守卒对自己是信任的了。而且自己还必须要有足够的威信,足够的威慑力才行,要不还谈何带着大军去四处征战呢。所以投石车的作用,也是要影响到这些的,马超却也不能不重视一下。

    此时投石车早已被凉州军士卒给推到了雒县城下,找了适当的位置停了下来,至于这个距离,反正是不远不近。因为太近了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对方给破坏,而太远了,那可能就攻击不到敌军城头上了,或者就算是攻击到了,最后的威力肯定也得变小了不是。

    “所有人听我号令,准备!”

    武安国在投石车旁边指挥着凉州军士卒用它来攻城,士卒都准备好后,武安国则大喝了一声:“放!”

    这些是马超早就已经都教好他们的了,只要是武安国说准备的时候,负责石头的那些士卒就赶紧把石头搬起来放好,然后当他说完放字后,另外的那些士卒就用投石车开始攻城。而这虽然是他们用投石车的第一次实战,但是凉州军士卒配合得确实是相当默契,而马超在后面看着己方士卒的表现,他也是微微颔首。不得不说。如此确实算不错了,毕竟是第一次实战,所以能有如此表现,可以说自己这凉州军做得很好。这可不是马超他自大自夸,而真就是事实如此。

    此时在城头的张任一看,心说,没想到啊马孟起,凉州军这几日都没什么动静,结果今日这是来了一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真是让自己有些惊讶,也是不得不惊讶下。而看着此时从城下飞上城头来的大石块儿,虽然这些对张任来说确实是没什么大用,但是张任却知道,也都看到了。这些已经让益州军的其他士卒可遭老罪了。

    这石头不只是能从城上往城下扔,而这城下的石头也是能扔到城上来的。如今不就看到了。不过好在马超没打造太多的投石车。不过才十架罢了,但是就这十架投石车,却也让益州军士卒吃了不小的亏。原因就是,他们对此可是真没有什么准备啊,所以在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人家是“有心算无心”。所以他们自然就是失了先机,而却是让凉州军的投石车暂时占据了上风。

    就听从雒县城头上传来不断地惨叫声来看,就知道益州军士卒吃亏了。而虽然投石车投掷的石块儿也不是特别特别大,但却是重量比较重的那种石块儿。而且在砸到了益州军的士卒后,他们便是非死即伤。因为砸到了头部之后,基本上士卒就都一命呜呼了,而至于其他的部位,倒是还算好些吧,不过被砸到的士卒却也受了伤,而不能幸免。

    只有那些身体轻巧,反应迅速,或者是比较聪明伶俐的士卒才躲过了投石车的攻击。至于其他的一些士卒,却是没能幸免啊。

    此时正坐在白狮背上的马超,是远望着雒县城头,看到益州军士卒被砸的惨状,听着从城头上传来的益州军士卒的惨叫,他对此则是微微一笑。投石车终于是起到了它应有的作用,所以今日就算是很成功很成功了。至于明日之后,张任必然是有所防备,那么就不会再像今日如此了。

    而投石车旁边儿的士卒也已经换了两拨,毕竟这个可不是个什么轻松的活儿,尤其是搬石块儿的,更是体力活儿,所以一会儿就得换其他的人来干,要不体力跟不上啊。

    正这时,马超抽出了自己的雪饮刀来,刀尖直接指向了雒县城头,他大喝了一声:“全军,攻城!”

    马超他自己当然不会冲上去,只是凉州军士卒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攻了上去。而这边儿有投石车压阵,所以算是减少了很多的压力。

    而对于马超来说,之前之所以没有让士卒攻城,就是因为第一次用投石车,所以有些士卒对此却还是不太熟悉,所以马超怕他们不能保证把石头都投掷到雒县的城头上。所以这要是一攻城的话,结果己方士卒往城头上攀爬呢,于是身后投石车石块儿直接就砸过来,没砸到城头上,而是直接砸到城下了,那可就有意思了。这不是攻击人家,而变成了无差别攻击啊。

    所以在磨合了一阵之后,马超看到此时凉州军士卒对投石车的掌握已经比较熟练了,所以他这才放心让士卒大举攻城。不过士卒刚攻了没多久,用马超的计算方式的话,差不多五分多钟吧,马超就让投石车停止攻击了。

    毕竟要是有士卒攻上城头的话,那投石车就又成了无差别攻击。而且投石车也不可能是永远都那么一直不停地攻击着,那种有威力的石头可不是说无限的。要不还用得着士卒去攻城吗,直接用投石车投掷石块儿不就完了。

    而且,马超此时也已发现了,这时候张任他已经对己方的投石车展开防御了,所以此时已经是不如之前那样儿,让益州军士卒吃不小的亏了。所以是见好就收,不贪得无厌,这就是马超一贯的作风。

    不过也就是马超、郭嘉还有武安国他们几人,是真能去体恤士卒,不忍心让士卒损伤的。要是今日换成了是贾诩当主帅的话,他就绝对不会管这些。他倒是会一边儿让士卒用投石车攻击,然后另一边儿,同时马上就让士卒大举攻城。

    这就是贾诩的作风,他算是最为现实不过的一个人了。因为在他眼里看来,可能会损失一些士卒,但是如此却让己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占据了上风,最后没准还可能拿下城池也不一定,所以如此小伤亡的代价却换来了更多更大的好处,如此,这又何乐而不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