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朱家五雄每个人的武艺水平都是三流,虽然是三流,但也是三流中顶尖的水平。

    而之所以五人能拉起这么多人的队伍,是因为五人也小有本事,知道恩威并施。对手下人大方,不过手下人要有惹他们不高兴的,他们杀起人来就和吃饭喝水也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们的山寨,虽说没什么规矩,但手下人都怕那五个当家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到了谁,然后就脑袋搬家了。

    像这样的情况,在马超眼里来看,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这倒不是他小看他们,马超觉得朱家五雄手下的人不过是最简单的利益结合,山寨人多那是因为没什么规矩,是个人就能入伙当山贼,当然这不是朱家五雄不下心,刚入伙的人怎么也接触不到什么核心的。

    然后就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抢,只要你有把握,所以他们山寨早就被人恨透了。不过谁也没那本事把他们灭了,直到今日,人家山寨依旧挺立在那,山寨的人依旧活得很滋润。

    但马超知道,如果朱家五雄被人杀了,那有心为他们报仇的绝对没有几个,所谓树倒猢狲散,大多数的人必是自顾自地逃命,这就是现实。

    “好,对方的情况我已有所了解,明日我们再仔细商量对策!”

    “诺!全凭主公安排!”

    管亥说完就赶紧让人带马超去房中休息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也不迟,但可不能让自己主公累到。可以说管亥是相当入戏了,这才拜了主公没多久,就已经为自己主公着想了。如果马超知道这些的话,他会为管亥的想法感到欣慰的,这个属下可没白收啊。

    马超进了自己的屋后,就躺下休息了,赶了几天的路,他确实挺累。

    第二日一早,马超又单独找到了管亥,和他一起商量对策。

    “对了!”管亥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老管,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马超很疑惑。

    “没错,主公。我突然想起朱家五雄在我们山寨安插了一个细作,不知这个有没有用?”

    “太有用了!不过老管你怎么才想起来!”马超笑道。

    “主公,这细作在我们这也有段时间了,不过看他好像也没什么动作,时间长了我也就不在意了,反正他也接触不到什么机密!”管亥坚定地说道。

    他虽然是这么说,但马超可不这么认为。像这样的人,才可拍。潜伏这么久也没什么动作,而一旦他有动作的时候,估计山寨也就快完了。看来管亥终究是没什么经验啊,只因为对方没动作就已经放松警惕了,这样实在是太危险。

    “有没有派人盯着他?”马超不放心地问道。

    “那当然有,我有个心腹和他走得比较近,所以一直是这个心腹盯着他。不过我和心腹说了,只要对方有异动就通知我,没什么动静就别告诉我了!”

    管亥得意地说着,本来马超听到前面的时候,觉得管亥还行,不是无可救药,但听到后面的时候他就不多想了。

    “老管你糊涂啊!”

    “这,主公,属下做得不对吗?”管亥本以为自己主公能夸自己几句,但结果完全是相反的,他觉得自己做得好像没什么问题。

    “你让人盯着细作是对的,但不是在对方有异动的时候才告诉你,而是对方每日的所作所为都应该让人禀报你才是,你觉得对方有异动就一定会让人发现?”

    马超对管亥语重心长地说着,管亥听后,觉得自己主公的话有道理,自己还是轻敌了小看对手了啊。

    管亥老脸一红,“主公,属下受教了!我确实是小看了对手!”

    马超拍了拍管亥的肩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老管,人犯错了没关系,但就怕认识不到错,而认识到了却不改正,那才是最可怕的!”

    “属下受教了!”管亥恭敬地给马超行礼,马超也没拦着,像这样的事古人都不会阻拦的,这一礼是坦然受之。

    “好了,老管你去把你那心腹叫过来吧,我有几句话要问,对了,别让任何人注意到什么异常!”

    “诺!主公放心,我自省得!”

    管亥亲自去找那个心腹,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纪大约二十岁的青年男子,看样很机灵。

    “这位马公子不是外人,一会儿问什么,吕二你就如实讲就是了,听明白没?”管亥吩咐身后的青年男子。

    “诺,属下明白!”

    吕二虽然没见过马超,但也听了那天和管亥一起去劫道的人说过,有个公子把当家的给打败了,应该说的就是眼前的这位公子了吧。

    正在吕二乱想的时候,马超开口了:“吕二,知道为何找你来吧!”

    吕二闻言回答道:“在下不知。”

    “是你一直在盯着朱家五雄山寨派来的细作?”马超继续问他。

    “是,一直都是在下做此事!”吕二恭敬地说道。

    “那对方可有何异常?”

    “没有,在下不敢天天都盯着,但在在下注意他的时候确实没发现有何异常!”吕二对自己很自信。

    马超点了点头,其实对方有没有异常暂时不重要,因为如今管亥的山寨也没因为有这么一个细作而损失了什么。当然也许对方是还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也许是在等什么机会,还可能有别的什么原因。但不管是什么,马超都觉得可以好好利用一下对方,因为对方的利用价值确实很大。

    “你们的关系如何?”

    “还不错,这还是对方主动接近的在下!”吕二回答道。

    “很好,吕二,如今有项重任要交托给你,你一定要尽力而为!”马超用了一副不容拒绝的口吻。

    吕二连忙答道:“但凭公子吩咐!”

    他不答应也不行啊,没看那边当家的一劲儿给自己使眼色吗。吕二绝对是个机灵人,管亥的意思他一看就明白了。

    “如此甚好!”

    于是马超就把自己的想法和吕二说了,当然也没瞒着管亥。都叮嘱完吕二,他又和管亥说了一下自己的所有想法,管亥听完,直拍大腿说好,反正他是想不出来就是了。当然马超可没觉得有什么高明的地方,不过就是一般小伎俩而已,只能说管亥确实,唉。

    吕二在一边也挺佩服马超,不过他更觉得马超是如此信任自己,不仅是让自己去完成这么一个关键的任务,就连和当家的商量全部的计划也没背着自己,这让吕二有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

    马超用人秉承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吕二此人是管亥的心腹,而从刚才的表现来看,此人不仅是机灵,而且看得出来也挺忠心的。更何况如今的形势全在管亥这边,聪明人都能看清楚形势,吕二是怎么也不会背叛管亥的。

    马超的计划都说完了,吕二也告了退,在告退前马超又叮嘱了他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吕二认真地听着,全都记在了脑子里。

    “好了,你回去吧!”管亥对吕二说道。

    “诺!当家的,马公子,在下告退!”吕二说完就回去了。

    “这吕二确实是可用之人!”马超赞赏道。

    听了马超的夸奖,管亥觉得脸上有光,毕竟吕二是自己人,夸他就等于是夸自己。

    “老管啊,我一直有个问题没问你!”

    “主公请说。”

    “你为什么取名叫亥,这是谁给你取的?”

    管亥一听,原来自己主公问的居然是这个,这也不算什么问题啊,不过还得好好回答。

    “回禀主公,属下的名是家父给取的。至于为何是亥,那是因为属下是在亥时出生的,所以家父就给我取了个亥字。”

    原来是这么回事,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马超正想着,一边的管亥又说了,“至于属下的字,当然是没有的。不过属下觉得这都不重要,有没有表字都一样地过日子,对属下来说倒是更希望别人叫我老管!”

    马超听管亥说完,心说谁问你这些了。不过管亥的想法他还是认可的,对于自己这个当主公的,他可没那给人取表字的习惯。之前遇到的武安国马超都没那么做,如今的管亥,对他自然也不会。

    在马超的想法中,表字应该都是由自己的长辈或师长给起的,要长辈都不在了也没师长,那自己取一个也行,怎么也不用主公吧。像马超管武安国就叫武安,他觉得就不错,虽然只是称呼姓,但也不是很别扭不是,就连武安国自己也觉得挺好,而管亥的就更不用说了。

    “老管,你的想法我也是比较赞同的,有没有表字确实代表不了什么。”马超赞同地说道。

    “没想到主公也同意属下的看法!”这个管亥确实没想到,但对于马超他想不到的还多着呢,这也不过就是冰山一角而已。

    “老管,那今日我就和福达先告辞了!”

    “主公这么快就要走了?”管亥有些不舍。

    “事不宜迟,赶早不赶晚吧!”

    马超提出今天就走不是没原因的,管亥当然也明白。

    “主公既然这么说,那属下也就不强留了!”

    马超又和管亥说了几句,“老管,等我消息!”

    “主公放心吧,一定!”

    管亥心里清楚,主公一走,计划其实就已经开始了。心说,朱家五雄你们的好日子终于快到头了。以前我确实对你们没办法,但如今有主公替天行道,你们这些败类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等着吧,他放佛看到了朱家五雄授首的情形。

    马超看了眼管亥的诡异表情,“老管你想什么呢?”

    “啊,没什么,属下就是想今晚要吃什么?”

    管亥说完哈哈一笑,马超听后给了他一个你骗谁啊的表情。

    管亥心里没底,不过马超又对他说:“行了老管,不管你想什么,现在赶紧去给我办正经事去,听见没?”

    “诺!主公!”

    管亥连忙出了屋,不一会儿又领来了六个青年男子,“他们六个都是我的心腹属下,有什么但凭公子吩咐!”

    他又给马超介绍了一下六个人的名字,这六个人分别叫周义、王铁、卫同、韩刚、许平和刘东,他们六人和之前的吕二加在一起正好是统领着山寨这近七百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