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感谢无梦生书友的打赏,感谢!总是破费~

    刘璋此时他觉得自己已经是没有什么脾气了,因为葭萌关丢了,梓潼也丢了,涪县又丢了。高沛投敌,自己认了,谁让自己是识人不明。可是从东边儿传来的消息说,先是阆中失守,之后巴郡太守严颜出兵阻截赵云,这个虽然自己没有让他出兵,但是他的请命却是到了自己的手中,而且也向自己请罪了。自己当然不会去计较这些,但是谁又能想到,严颜也败了,而且还被人生擒,最后他们几人也和高沛差不多,居然是投降了敌军啊。

    刘璋觉得自己已经不只是识人不明的问题了,怎么如今连严颜这么忠心的将领也都投降了敌人呢。他确实是想不明白,而严颜这一投降,可不是他一个人啊,那是整个的巴郡都要落到了马孟起,落到凉州军的手中啊。

    之后是又传来了雷铜和邓贤两人双双归降的消息,刘璋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如果自己益州上下都这样儿,全都投降了,那自己还当什么州牧啊,也直接投降了人家得了。

    而这次刘璋倒是没有召集众人,也没找任何一个。他只是傻傻地坐在屋中,倒是想了很多,也许自己就不该当这个什么益州牧。因为当这个益州牧的唯一好处,就是能好好去享乐,吃喝玩乐什么都不错,而其他的则是什么大用都没有。自己要是能享受一生,那自己宁可不当这个益州牧了。可是他马超马孟起真能放过自己吗,如果他真能放过自己,那自己就投降了他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自己肯定是不会像如今如此享受了,但是总算是能保住了性命吧,刘璋心中想到。对他来说。比起享乐来,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儿要紧。他也知道,手下的人,也有人是不服他这个州牧的,但是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对付他们。所以自己不当这个州牧了,让马孟起去头疼这事儿去吧。只是希望马孟起能让自己好好生活,哪怕享受不到,至少也是衣食无忧才好。

    不得不说,刘璋手下不服他,反对他不是没有原因的。如今如此紧张的时候。大敌当前,他还在想着以后生活怎么衣食无忧,而却没考虑战场上的事儿,所以他确实也不适合当这个益州牧。照他这样儿下去,就算马超不来攻益州。估计刘璋也早晚得被手下给整下台了。

    其实刘璋他确实是不适合来当这个益州牧,他刘璋本来也真是没有什么雄心壮志的人。别说让他去争霸天下了。就连个益州他守都守不住啊,所以还谈什么其他的东西。要不是刘焉就剩下他这么一个儿子了,这益州牧的位置能轮到他来当吗?此时刘焉要是知道他儿子把他家底给折腾成了如今的这样儿,他也不知道会不会跳出来给刘璋几个大嘴巴。

    虽然说“老子英雄儿好汉”,但是虎父犬子也不是没有,这刘焉刘璋父子不就是如此吗。

    --------------------------------------------------

    马超这次依旧是留下了三千士卒。然后把魏平也给留了下来。虽然魏平不太擅长守城不错,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不能去守城,之后马超要攻雒县,对付张任。等拿下雒县后。就要兵进成都,所以也不一定要靠魏平很多,于是马超就让魏平留守在了绵竹。

    魏平自然是听从自己主公吩咐,带着三千士卒留守在了绵竹。而马超则带着武安国、郭嘉、还有跟在郭嘉身边的彭羕,带着剩下的近三万士卒奔赴了雒县。马超知道,这是最为关键的战役了,能拿下雒县,收服张任,这就算是最完美不过,不过想来就算能如此的话,那肯定也不容易啊,马超心里清楚着呢。

    不过如今还能如何,都夺下绵竹了,正向雒县进发,难道说还能退回去吗,那怎么可能?而郭嘉他倒是看出自己主公的担忧来了,不过他却也没多说什么。在他的想法中,要说张任其人确实有本事没错,但是却并不代表己方不能战胜于他。最重要的还是,胜利了之后,自己主公要如何收服于他,郭嘉一直都认为,这个才是最为困难的,甚至比己方胜利还要困难很多啊。

    ---------------------------------------------------

    此时正在雒县的张任,他是正在等着马超带大军过来。当然了,一时半会儿,马超还来不了如此之快。而其实在他看来,在别人那儿,他马超马孟起能攻城夺关,但是在自己这儿,他马孟起却未必能如愿。别人是别人,但张任是张任。

    其实要说张任可从来没觉得自己就是什么蜀中第一大将,他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从谁那儿传出来的,反正他自己可是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无论是表面上还是说心里上的,张任可是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什么蜀中第一。在他看来,这都是无聊之人说得无聊之语,也不知道为何有那么多人还倒是相信了。

    其实张任他还确实并不是个特别骄傲的人,所以他对什么第一第二了,反正向来都是没什么感觉。不过如今马超带兵进犯益州,他却早是想和马超的凉州军决一雌雄了,可如今才盼来了这么个机会。之前他就是一直期望着期望着,虽然刘璋从来没让张任出马,他也着急,但是却也没怨自己主公。毕竟自己主公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不该自己亲自出马的时候到了嘛。

    而此时张任在心中想着,马超马孟起,凉州军,我张任倒是先为你们准备了一些厚礼,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才是啊。只要你们能过得去我设下的简单考验,那么你们就确实是有资格与我张任在这雒县一战了!

    --------------------------------------------------

    马超正带兵在行军的路上。此时还距离雒县却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也不是特别特别远了。

    当马超的凉州军行至在,这个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反正再往前的话,前面的两旁就都是树林了,而中间则是一条不是特别宽敞的路。这就是从绵竹到雒县最近的路中必经之地,具体叫什么,反正马超的地图上是没有标注。但是估计人家益州军的地方应该能有,毕竟人家是本地人,只要有个名儿。哪怕再小的地方都能有,也都知道,可他们这些外来的,情报上就差些了。

    而马超也发现了这么个弊端,所以他决定。以后得让各地的细作是密切关注这些地理位置什么的,要不连真就是容易吃亏啊。所谓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今行军打仗,你连地图都没有人家的精准精确,这就已经算是输了人家一局了。

    正这时,郭嘉赶紧叫住了马超,“主公,且慢!”

    马超一看。此时他后边跟着的郭嘉已经是打马跟了上来,“主公,赶紧让大军停止前进,不可再向前了!”

    马超闻言。倒是没有问为什么,直接是下令全军停止前进,先歇息一下。

    传令官去传令,而马超此时问道,“奉孝因何如此?”

    马超太了解郭嘉了,要是没什么大事儿,他是绝对不会如此的。如今己方赶着去雒县,所以郭嘉就算是想让大家休息也不至于如此。看来他是有重要的话对自己说,所以才如此的。

    郭嘉则对马超说道:“主公啊,前面有敌军的埋伏,所以我们却是不能再向前了,让大家做好准备,马上就投入战斗吧!”

    郭嘉没多解释,他可不认为自己主公看不出来,只是自己主公却没想到那么多而已。

    果然,马超在向前一看,汗直接就下来了,心说,自己真是大意了,要不是郭嘉提醒自己,今日可不就中了人家的伏兵了吗。敌军的伏兵自然就在前面路两侧的树林里,如今己方还没进那个范围,还好。至于马超当然不是看到了伏兵,那怎么可能。对方要是如此水平的话,那还埋伏什么啊。

    如今是正值五月,这时候可是夏天,天气炎热,所以树林中可以说应该有很多鸟才对。不过此时你仔细看看天空却并不难发现,有不少的鸟都在天空盘旋着,却是不准备飞入到林中去。这是为何,那就说明林子中有人在,而且还不在少数,起码得是成百上千的人啊。

    马超心说,这些年因为有贾诩在,而如今又有了郭嘉,自己这大脑也确实真是不怎么爱转了,人说大脑不用就要生锈,所以如今看来自己的大脑可能真是生锈了。自己老师要在此的话,肯定是要说自己一顿,以前白教自己那么些东西了。尤其是行军打仗需要注意的东西,自己怕是早就把这些给抛到脑后了。

    马超给全军士卒下令,“弟兄们,做好战斗准备!”

    士卒一听,赶紧都紧握兵器。既然自己主公州牧如此说,那就肯定有问题。也许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有敌人来袭,所以早作准备没错。

    而马超下完令后,对着远处的树林大声喊道:“林中的朋友出来吧,咱们也不用如此藏着掖着的了!”

    马超的话音刚落,就从林中传来了一阵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凉州牧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佩服,佩服!”

    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不过不知道为何,马超的第一感觉就是,此人绝不是张任就是了。

    要说马超他说想得还真就没错,这人真不是张任。

    说着,来人已经从树林中骑马而出,而在林中埋伏着的士卒此时也已都显露了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