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邹靖带着那凉州军的士卒来到了他休息的地方,说道:“你之前所说,到底有何紧要军情?”

    “回将军,今晚小人在武安国的大帐中偶然听到……”

    接着,士卒就给邹靖讲了一下他所听到的几个关键词语,而邹靖听完,他是心中暗笑啊。什么子时、疲兵还有攻城,你就直接说是子时凉州军要用疲兵之计,实则为攻城,这不就完了。邹靖是心中暗暗鄙视,心说也不知道是谁找得这么个凉州军士卒来施计,不知情的人没准还真就会信以为真了,但是这事儿可能吗?可能的就是,此乃是马孟起之计,就是派这个凉州军士卒来赚我的!

    邹靖心中想着,就因为连日来凉州军是日日败退,所以他们才出得此计。子时的疲兵之计那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凉州军要攻城?自己却是不相信的。而在他的想法中,马超就是派这个士卒来告诉他,他们要攻城了,而实则他根本就不准备攻城,就是疲兵之计罢了。然后让自己以为他们是要攻城,所以必须连夜做好准备,结果人家那根本就是虚张声势,然后到了明日,己方士卒都没有休息好,全都很疲惫的时候,他们再大举进攻,可能就事半功倍了。

    马孟起他们想得倒是挺好,但是却遇到了我邹靖,所以你们这个计是成不了了,邹靖此时心中暗笑,如此想到。不过他却也没准备拆穿这个凉州军士卒,在他看来这个士卒的破绽不少,但是自己还是先别拆穿他为好,看看他之后到底还有没有什么后手,没准自己还能将计就计也说不定。

    邹靖此时则说道:“好,此事我已知晓。如果今夜敌军果然来攻城,那么你便是大功一件。到时少不得升官发财!”

    士卒闻言是谄笑道:“呵呵,多谢将军,多谢将军啊!小人一定不会忘了将军的提携之恩,没齿难忘,没齿难忘啊!”

    邹靖心说,这个看起来倒还是挺像那么回事儿的,看来这个士卒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看看这样儿,分明就是一副小人嘴脸。果然还是有两下啊。怪不得马孟起让此人过来行计,也并不是说没有道理的。

    要说这个士卒,确实也有点可悲。马超那边儿是利用他,而邹靖这边儿一样儿是如此,而且还暗暗鄙视。并且他还不知道。不管邹靖的结果如何,他肯定是难逃一死了。邹靖是必杀他。

    子时刚过。果然不出邹靖所料,马超已经开始实施他的疲兵之计了。不过邹靖早已是做好了准备,除了守城的士卒之外,其他休息的士卒,他让他们都不用关,把耳朵堵得严严实实的。好好休息就行。

    结果是号角声、擂鼓声响起,虽然邹靖也看到凉州军大营有士卒从营中出来,奔向了绵竹,但是他只是一笑。心说这计用得还挺真。果然之后凉州军大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了,士卒好像也已经撤了回去。

    邹靖心说,你马孟起想赚我,门都没有啊。不过就是虚张声势,虚张声势罢了,我还能惧怕于你?结果之后这一晚,马超再也没用疲兵之计,这让邹靖心中更是坚定了对方就是要用那个士卒来赚自己的意思。因为在他看来,马超之所以不再实施疲兵之计了,就是因为他早已发现自己没有中计,所以就不再施为了。

    到了白天,新的一日,马超却没有让士卒攻城。邹靖还纳闷呢,怎么今日马孟起没有动作,之后他想了一下,终于是明白了。估计还是因为昨夜之事,因为本来以凉州军的意思,昨夜是让己方中计,结果全军疲惫不堪,今日他们才大举攻城,也好是事半功倍。但是他们却没想到啊,昨夜之计被自己给识破了。所以今日他们就休息了一日,全军休整。

    邹靖心中暗笑,心说就你们这种小伎俩还敢拿出来在我面前摆弄。想老子为将几十年,什么大风浪没见过,这不都过来了,还能被你们所赚!

    这一日,邹靖又见到了那个凉州军来告密的士卒。

    士卒一见邹靖,连忙说道:“将军,这,这小人也不知为何昨日凉州军没有攻城啊,这个和小人听到的不一样啊!”

    邹靖心中暗笑,心说你听到的?你听到的就是如何来赚我吧,至于其他乱七八糟的,那都是因为你要来赚我,所以你们谋士给你出得主意,让你所说出来得话。

    邹靖于是问道,“一直没有问你,不知你因何要投靠于我军啊?”

    士卒谄笑道:“是这样儿的,将军,昨日……”

    士卒就把自己的遭遇和邹靖说了一遍,邹靖一听,编得实在是太像了,就和真的一样啊,要是没什么经验的人,还真就给骗了过去啊。如果真像士卒所说的话,那么马孟起就是用这个士卒来赚自己,只是他自己还不知情呢。可是这个可能吗,不可能,这完全就是马孟起的后手啊,果然还是露出来了吧。

    让自己以为士卒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来赚自己的,结果让自己再次中计,确实挺高,但是没想到却还是让自己所识破了吧。这种计也就对付对付一般人还行,对付自己如此有经验的将领,确实还是不够看的。

    “好了,你先下去吧!”

    “诺!小人告退!”

    邹靖心说,这士卒也算是有点儿本事,不过越是如此,自己最后越得杀了他才行。

    而这夜子时,马超又开始了疲兵之计,邹靖心说,马孟起你就来吧,可惜却都是徒劳啊。果然,事实证明马超的凉州军今夜又是一次虚张声势,结果又是来了一次就没有下文了。

    邹靖心说,怎么样怎么样吧,之前你后招已经使出来了,就是想让我相信那个凉州军士卒的话,于是在今夜做防备,可惜自己还是没上当啊。你们又失策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邹靖心中得意,世人言道:扶风马孟起,天下少年英雄也!可如今自己这么一看,也不过是如此而已!什么少年英雄,都这么个水平,连自己的绵竹城都破不了,还谈什么英雄啊?

    邹靖撇了撇嘴,心说。如今什么阿猫阿狗,阿三阿四都能称得上是英雄了,怎么就没人说自己是英雄呢。如果他马孟起是英雄人物的话,那么自己把他杀败,甚至是杀死的话。那么天下人会不会说自己也是个英雄呢。不得不说,很多人都有个英雄梦。就连邹靖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他也是不能免俗。他不服马超,实则就是嫉妒他。嫉妒他比他年轻,比他官职高,比他本事大,也比他更有名声。

    --------------------------------------------------

    又过了一日后,马超在大帐中对郭嘉笑道。“奉孝,今夜我们可以攻城了吧!”

    郭嘉闻言一笑,“主公所言不错,今夜正是大好时机!邹靖已经中计。而明日,估计主公就当在绵竹城内摆宴庆功了!”

    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

    在快到子时的时候,马超先是鼓舞了士卒一番,毕竟成败就在此一举了。不过这两日多来,马超都让士卒好好休息了,所以此时正是他们精气神都饱满的时候,而马超觉得很可能绵竹是一战而下。所以他也鼓舞了士卒很多句,而士卒也憋着老长时间了,实在是憋屈啊。不过自己主公州牧既然说今夜就是破敌的良机,那么必然是错不了,所以个个都是欢欣鼓舞,准备于绵竹城的守卒一战。

    马超最后说道:“弟兄们,我们一雪前耻的时候到了!用你们的兵器来证明,我们凉州军士卒绝非是他们绵竹守卒所能比的!用你们的实力,用你们的行动来证明,绵竹今夜必被我们攻破!”

    “弟兄们,冲啊!”

    随着马超的一声令下,凉州军士卒从大营出来后,就奔向了绵竹。这次马超是玩真的了,可不再是虚张声势。不过此时的邹靖却没有在城头上,他倒是有些困倦了。而在他看来,今夜这次的动静倒是不小,看来这凉州军虚张声势是越来越逼真了,有经验了啊。

    等凉州军大军已经开始攻城的时候,邹靖突然是睁开了眼睛,此时哪还有困倦了,心说,不好,凉州军今夜是真来攻城了!

    果然,守卒来报:“报将军,敌军,敌军杀上来了,弟兄们,弟兄们就要抵挡不住!”

    邹靖直接是给了守卒一脚,“快,快让士卒去上城头迎战,快啊!”

    邹靖这回他可知道了,自己果然还是中了人家的计了啊。可如今绵竹不少的士卒可还在睡觉呢,自己根本就对凉州军没什么太大的防备啊!

    邹靖来到了绵竹城头,看到今夜的战况是空前的激烈。在自己的士卒还没有都到城头的时候,凉州军士卒已经是前赴后继地攻了上来。邹靖看着是直皱眉,他算是知道了,什么疲兵之计啊,都是为了今夜所以才那样儿的。

    而其人家的士卒都休息了两日多了,此时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虽说自己这边的守卒这两日也没什么战事,但是却不如人家休息得好啊。毕竟自己守卒要在城头防御着,而人家凉州军士卒都在大营睡大觉就行了。

    什么也别说了,大意了,邹靖此时就想给自己两个大嘴巴,不过不是时候。所以他大喝了一声,“弟兄们,给我杀啊,别让凉州军这帮崽子上来!”

    “杀!”

    确实,有守将在此,绵竹城的守卒就有了主心骨,所以士气此时也提升了一些。不过即便如此,他们真就是此时的凉州军对手吗,而且还有守卒可还没在城头上呢,所以结局其实算是早已确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