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飞他们到现在其实也没找到雷铜的踪影,但是人家益州军士卒一过去,还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己方的雷将军,看看这就是差距啊。

    “雷将军,邓,邓将军被敌将所擒,还请将军定夺啊!”

    好在如今此地虽然是战场,但是毕竟是夜晚,而且士卒距离雷铜也不算远,所以雷铜听得倒是清清楚楚的。

    “什么,你说什么?邓贤被人所擒?到底是何人所为?”

    雷铜一听,脑袋就嗡了一下。心说难道凉州军来了个围魏救赵?还是说……不会啊,自己可没有看到凉州军有士卒离开大营,难懂是刚才,好像有人是单人单骑冲了出去,却不知道是何人。

    “不,不知!只是敌将赚开了城门,之后便擒住了邓将军!对了,将军请看!”

    说着,士卒就把赵云给他的铠甲让雷铜看了。雷铜看到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唉!”

    雷铜此时他算是明白了,自己这边儿有再多的优势也都没有大用了,付诸东流了啊,因为邓贤此时却是让人给擒住了,所以还能说什么啊。别说自己和邓贤两人间的关系如何,就看去年邓贤他为了自己是按兵不动,忍辱负重,最后才把自己从赵云手中救了回来。如今换成他被人所擒,自己怎么可能是坐视不理。而且对方看起来也是算好了自己的这一点,所以才让士卒来此找寻自己的。

    雷铜大喝一声:“全军撤退,立即收兵!”

    果然雷铜的军令确实是迅速地传了下去,别看此时还是在战场之上,但是军令确实就这么传了下去。虽然益州军士卒并不知道自己主帅为何让己方撤军,但是士卒也知道,自己只有是服从命令。而其他的却并不是自己所能去多想的。

    而雷铜这个大喝却也让他暴露了踪迹,结果张飞看到了他,就要去追,不过却被旁边的臧霸给拦住了,“益德,不可追赶!”

    张飞一看,说道,“宣高为何阻我?”

    臧霸则说道:“如今子龙没在,我们理当先收兵,而不是去追击雷铜。再者说来。如今雷铜可不是一人单人单骑来得这里,他还带着士卒呢,所以不宜追赶啊!”

    张飞一听,知道臧霸说得有理,但是自己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啊。不过如今他却也知道。对付雷铜绝对不是首要之事,还是先收拢士卒才行。尤其是他也知道赵云之前先行离开了。所以这时候他们两人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虽然他们两人也不知道赵云具体是做了什么。但是张飞和臧霸的心中,却是隐约觉得这次雷铜退兵应该和赵云有关。

    要不为何他如今是占据着优势,还要退兵,所以是不得不说明问题。而在张飞和臧霸两人的眼里看来,如果雷铜不退兵,那么到最后。估计两方就是两败俱伤的结果。除非自己两人能早抓住雷铜,要不后果还真就不好了。

    而雷铜带兵撤退了,他倒是也干脆,没有什么犹豫。对他来说。自己找赵云报不了仇,认了,只要邓贤没事儿就行,要不自己对不起朋友。置自己好友于不顾,是为不义啊,自己虽然是报仇心切不错,但是却也不屑做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如果自己如今置邓贤于不顾,那么就算自己把赵云他们都杀了,报仇雪恨了又能如何。自己到头来,还是个无义之人,为天下所唾骂。雷铜倒是不怕别人骂,但是却不想做那无义之人,对不住好友。

    --------------------------------------------------

    没有张飞等人的追赶,雷铜带兵是很顺利地就回到了广汉城下,他离远就看到了城头上是火光充足,可见城上是人不少。具体的,他也知道,敌将正和自己手下士卒对峙着呢。雷铜心说,还好还好啊,别人对方冲动,要不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不管怎么说,雷铜是不得不投鼠忌器啊,如今邓贤的性命可在人家的手里攥着呢,所以他不小心谨慎是不可能的。而且他还明白,人家既然敢赚城擒邓贤,那么必然是有所倚仗,所以不怕己方的大军,不怕自己啊。而自己别看把人家都包围了,但是如今的情况却依旧是处在了下风。

    看到雷铜如此快得就赶到了广汉城下,赵云心里还是很满意的。对于雷铜,如果他不管邓贤的话,那么赵云怎么也得把他给灭了。这样的人,己方是不能要的。要说去年的时候,邓贤为了他这位好友,可是手握大军,在沔阳城下待了多少时日,而且一直都是乖乖听后,知道最后带兵撤回了广汉郡,最后才换回了他雷铜。

    所以如果雷铜他要真不管邓贤了的话,就顾着自己报仇,那么赵云一定会把雷铜斩杀,绝对不会留情。这种无义之人怎么可能还让他留在世间呢,赵云最是唾弃这样的人,哪怕他再有本事也没有,将来的成就恐怕也有限。不过雷铜表现还不错,至少在赵云这儿来说,第一关是过了。

    其实对雷铜来说,赵云就是先让他做了个选择,是自己好友的性命重要,还是说自己去报仇雪恨重要,就是如此,而雷铜的选择,不必多说了。

    雷铜在广汉城下驻了马,而益州军士卒也都停了下来。赵云此时带着已经昏迷了被绑着的邓贤出现在了雷铜的视线中。城头上明亮的火把照着众人,尤其赵云邓贤的脸,更是显得格外清晰,雷铜往城头上一看,他就是火冒三丈啊。不过看到赵云旁边儿的邓贤,他是强行把自己的火儿给压了下去。

    他对城头的赵云一抱拳,说道:“赵子龙,你到底要如何?如今你且划下道来,雷某人是奉陪到底就是了!”

    赵云在城头闻言则是哈哈大笑,“哈哈哈!雷铜啊,雷铜。我不得不说,赵某确实还是小看于你了!你倒是给了我个不小的惊喜,不过如此又如何,如今占优势的还是我方,而非是你们!”

    赵云就是拿着邓贤来威胁雷铜,而他却不觉得这个有什么。反而如果说每次都能如此的话,他倒是很愿意干这种事儿。怎么说呢,还是那些话,如果说赵云去拿敌军将领的家眷,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作人质。那么这事儿他绝对是干不出来的。但是邓贤可不是什么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他是敌军的首领人物,是敌军的将领,所以用他来当人质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就因为如此,雷铜才放弃了大好的优势。直接回兵了。用一个人质邓贤,却救了己方很多的士卒性命。赵云觉得很值得。要是以后还有机会这么干,他认为自己还是要这么去做的。而两军交战,在一定的原则范围内,就是要“无所不用其极”才行。而赵云他当然是有他自己的原则了,所以只要是不违反自己的原则,那么如此的话。他什么事儿其实都能干得出来。

    用马超的原话来说,那就是,“你拿敌军的家眷当人质,那是你的无奈。是你的耻辱!而你能擒住敌军的主帅,擒住敌军的大将,用他们来当人质的话,那却是你的本事了!”

    “赵子龙,如果你敢动我兄弟一根毫毛,我雷铜必将于你是不死不休!”

    说完,雷铜还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大刀。虽然他和邓贤两人不是亲兄弟,但是却胜似亲兄弟,关系莫逆,所以雷铜才如此说。

    而雷铜对于自己去年被赵云生擒一事,他确实一直都是深以为耻,结果这时候又第二次中招了。虽然这次不是自己,但是邓贤被赵云所擒,其实就和自己被他所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而且他刚才也从之前那个从广汉出来报信的士卒那儿了解到了,自己这兄弟就是因为担心自己,关心则乱,所以最后才是失手被赵云所擒的。所以归根结底,这根源其实还在自己的身上啊,和自己确实有关。

    赵云则说道:“雷铜,你要是不想要邓贤的性命了,你就继续如此作为好了,赵某倒是无所谓啊!“

    雷铜一听,他马上就老实了,“赵子龙,你到底想要如何?”

    “雷铜,咱们是‘明人不说暗话’,赵某想要如何,很简单,你与邓贤两人归降我军,一切问题也就都迎刃而解了!”

    “不可能!想让我雷铜投降于你,别白日做梦了!”

    雷铜已经做好了与赵云妥协的准备,哪怕赵云说要广汉城,他此时也会答应下来。一个广汉城却是不如自己兄弟的性命来得重要啊。不过他却是没有想到,赵云他这胃口不小,居然想让自己和邓贤两人投靠凉州军,这,这可能吗。

    “哦?是吗,看来雷铜你是真不重视你兄弟这条性命了,唉……”

    “赵子龙,难道就没有商量了吗?”

    赵云闻言则缓缓摇摇头,“雷铜,如今赵某倒是要问问你,两军交战,是否要“无所不用其极”?”

    雷铜缓缓点头,“不错,是该如此!”

    赵云一笑,“所以,去年之时,你我是各为其主,难道我不该如此作为?”

    “这……”

    雷铜此时心说,这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啊。

    “雷铜,赵某再问你,你武艺可比我强?”

    “这,确实不如!”

    雷铜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去年赵云那么轻松就擒住了自己,他武艺确实高于自己,而自己却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所以,雷铜你被赵某所擒,这还有何可说!”

    “这……”

    雷铜心说,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我是心里不服你赵云啊,你赵云在那么多人面前,就把我给生擒了,让我在几万人面前丢了大脸,平生之耻,平生之耻啊。不过雷铜还不能如此说,这么一说的话,他觉得更丢人。如今已经很丢人了,结果他可不想再去丢人了。

    “雷铜,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益州形势,你不会看不到。而你在他刘季玉帐下能得到的东西,在我主帐下依旧会得到。而你在刘季玉帐下得不到的,在我主那儿依旧也能得到。我主向来爱惜人才,而古人亦有云,‘良禽择木而栖’,还望你能好好想想吧!”

    赵云觉得,自己这一次当了回说客,雷铜怎么也得多考虑一下吧。

    这,而雷铜这么一听,他也确实是对赵云所说的动心了。不过他如今还是有所顾虑而已,毕竟临阵倒戈,难免不被人所诟病。说好听了,就是什么良禽择木,贤臣择主,识时务。但是要说不好听,人家就得说你是卖主求荣,为了自己,是马上就投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