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雷铜快速抬起了手中大刀,面无表情地就杀戮开了。而凉州军的士卒确实是战力挺强不错,但是却是不能和雷铜比啊。所以虽然他们也都围攻了上来,但却还是被雷铜砍死砍伤一片。

    “敌袭,敌袭!”

    “益州军杀来了!益州军来了!”

    ……

    虽然凉州军的士卒是如此喊着,但是他们中有些人却是发现了,根本除了雷铜一人一骑之外,好像就没看到有别的人了。难道就这一人来劫营的?有人心中都是疑问,不过,这可能吗?就是吕布吕奉先,他估计都不会干这事儿吧。这位要如此的话,到底他是脑袋被门挤了,还是说被驴给踢了。

    而雷铜他武艺虽然也不错,但是围上来的凉州军士卒却是越来越多,所以他也快要忙不过来了。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啊,而且凉州军士卒还偶尔还放冷箭,不过毕竟是在黑夜之中,而且雷铜此时正是被凉州军士卒所围攻,所以凉州军士卒放箭时候却也不敢胡乱放,只能是瞅准机会,给雷铜来这么一箭,要不真就容易误伤了自己人啊。

    而此时雷铜他也知道自己就快要离开了,因为他这时候已经看到了有两骑飞快,正向他而来。

    来得不是别人,正是张飞和臧霸两人,不过他们距离雷铜还是不近的。要说赵云今夜虽然是有所防范没错,但是更多却是针对大军前来夜袭的。可谁能想到就来了雷铜一个人啊,所以对付起雷铜来,确实是没有那么好的效果了。

    不要以为对付敌军的来对付雷铜一人,应该是更强。其实不然,因为雷铜他不可能是傻乎乎地向着大营深处冲进去。他不过就是在大营的边儿上活动活动而已。所以更多的东西对他其实是用不上的,只能是士卒不断地去上前围攻他才行。

    不过此时雷铜在斩杀了几批围攻上来的凉州军士卒后,他便从士卒包围圈中刚出现的一个豁口中带马冲了出去,之后是直接便奔向了广汉城。

    而后面此时却响起了张飞的那个特有的大嗓门,“敌将休走,你家张爷爷来也!有种你别逃,回来一战啊!”

    凉州军士卒一听张飞所说得这话,心说我的张将军啊,敌将要是真能听你的,那可真就是怪事儿了。不过也没人敢笑。知道张飞的脾气不好,所以谁也不敢得罪,不敢惹这位大爷啊。

    雷铜在前面跑,凉州军的普通士卒是追不上他了,只是有弓箭手还在放着箭。这时候他们倒是没有什么顾虑了,毕竟雷铜是一人一骑在逃走。而没有己方的士卒再围攻了。不过后面却紧跟着两骑。一个是张飞,他的乌骓马是宝马,所以一马当先在前面。而他后面自然就是臧霸,毕竟他可没有宝马良驹。

    不过这次臧霸倒是没有放箭,毕竟距离不近,所以以他的经验知道。自己放箭的工夫,两人可能要拉开更大的距离。而且谁能保证前面的人就一定会中箭?之前严颜中箭,那则是因为,一是两人离得不算特别远。二也是他严颜确实是有伤在身,毕竟张飞的那一矛可不是吃素的。所以最后才如此,要不严颜也很难中箭。

    张飞此时的心里是真着急啊,心说前面玩命儿跑得到底是什么人啊?难道他真就是那个雷铜?他胆子倒是不小啊,自己估计都做不出来这事儿。不是自己不敢,而是觉得没什么太大的意义啊。可前面这位就敢一人一骑来劫敌营,却是不得不让自己佩服啊。

    张飞他之前因为距离得远,所以不知道前面的到底是谁,因为一直也没看清楚脸。不过反正他知道,不是雷铜就是邓贤,没有别人啊,而从背影看可能是雷铜。虽然张飞和他也不熟,但是这就是一种感觉,算是第六感吧。

    不管怎么说,虽为敌对,但是看如今雷铜敢一人一骑来劫己方大营,张飞就不得不在心里涌出一丝的佩服来。他可是知道,别管雷铜是因为什么,至少敢如此作为的人,绝对不是什么胆小之辈,那只有真正有胆识的人才敢如此作为。毕竟虽然是深夜,但是己方可还有两万多人马的,那可不是吹牛吹出来的人,而是实实在在的人马啊。

    而且之前张飞看到雷铜的武艺好像也不错,虽说是不如自己吧,但是看那样儿对方应该和严颜差不多,所以张飞手就痒痒了,就想赶紧追上雷铜,然后与他一战,最后生擒了他,这才有意思呢。

    此时正所谓是“心急马行迟”啊,张飞是总觉得自己的马实在是太慢了。要说他的乌骓马可是宝马良驹,但是他却还嫌慢,实则就是想早点儿追上雷铜而已。不过雷铜经验倒是丰富,尤其马术还不错,他也了解张飞的那是匹宝马良驹,所以此时他也是下了狠心。他用左手使劲在马屁股上掐了几下,结果他的战马就像是发疯了似的,玩命儿得向前跑着。

    雷铜此时是心中暗笑,心说你有宝马良驹又能奈我何啊!哈哈哈,我的战马从小就受我亲自训练,只要自己使劲儿掐它,它就会一下爆发,至少跑两里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而这个距离,自己早就到了广汉城门口了。

    张飞一看,雷铜的战马突然就像是发了疯似的,一下就狂奔了起来。不过好像看样儿还不是发疯,怎么说呢,更像是后面有好几头猛虎在追着它,而它则是在前面玩命儿得逃跑啊。张飞心说,好小子,要不雷铜敢一人一骑来劫营呢,原来却是有所依仗啊。他那马虽然不是宝马良驹,但是如此距离,而且那马还爆发了,自己可能还真就是追不上了。

    张飞想得倒是一点儿都没错,他确实是追不上了。而后面的臧霸就更不用说了,连人家张飞的宝马良驹都没怎么好使,就他那匹上等马能顶什么用吗。

    雷铜已经来到了广汉城下,他对城头是大喝一声,道:“打开城门!”

    结果此时的广汉城城门是大开,而雷铜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带马狂奔了进了去。

    进了城之后,雷铜则转过头去,对着后面还在追赶着他的张飞两人大喊道:“有种的就进城来一战!”

    张飞一听,心说自己有什么不敢进去的,他大喝道:“你给你家张爷爷等着!”

    结果他之后也到了城门门口处,不过就听臧霸在后面急忙大喊着:“益德,不可鲁莽啊,不可,不可啊!”

    张飞这时候听了臧霸的喊声才算是冷静了下来,心说自己刚才也实在是太冲动了。自己要是进去不就是正中了人家的激将法了吗,雷铜如此明目张胆地让自己进城,还不是城内早已都埋伏好了,就等着自己入套呢,自己傻啊,如此情况还傻乎乎地闯进去。

    张飞为人确实是粗中有细,他并不是什么都不会去思考的人。相反在很多时候,他还是能好好的去想问题的,就比如说现在。雷铜敢一人一骑去劫己方大营,那么就说明他是有所倚仗。结果果然是如此,他这不已经是进了城吗,而自己和臧霸两人在后面是紧追不舍,就这却也没能追得上人家。

    而这时候呢,雷铜是把广汉城门打开,而且是让自己两人入城。想来他敢如此,那还是有所依仗啊,没准自己进去了,城内就是乱箭齐发,自己可不一定都能阻挡得了啊。所以自己今夜如果真是忍不住冲动就这么冲进去了,那么八成就是要吃亏。只要雷铜在城内都做好了埋伏,那么自己一进城,那是肯定要吃亏的,所以确实是大意不得啊。

    这时候臧霸也已经来到了张飞身边,他说道:“还好,还好,益德你没有进去,要不我却不知该如何向子龙交待?”

    张飞一笑,“宣高,今夜多谢了!”

    臧霸闻言则说道:“有何客气的,咱们谁跟谁啊!”

    张飞也是哈哈大笑,于是他冲着城门内喊道:“雷铜,有种你就出城一战,谁怕谁?别在这儿使这种小伎俩,爷爷早就识破了你的诡计了!”

    结果从里面传来了大笑声,“哈哈哈,张益德,有种你就进来,没种就少在那儿废话!”

    张飞冷哼了一声,然后便对臧霸说道:“宣高,我们走!”

    就这样,两人又折返了回去。回到大营后两人见到了赵云,把所有的情况和他一说,赵云笑道:“不错,益德你能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想来主公得知了此事,他一定会高兴非常的!”

    张飞摸着后脑勺一笑,“我这也是灵光一闪,主要还是靠宣高的提醒才行,要不我都大意了不是!”

    说完,三人是相视大笑。别人不清楚,但是赵云可清楚啊,自己要是雷铜的话,就早早在城内埋伏好弓箭手和士卒,然后只等到张飞他们一入城,最后直接就是乱箭齐发完事儿。雷铜和邓贤可不是郅飞那水平的,所以张飞和臧霸确实是要吃亏啊,还好还好,张飞是忍住了,要不后果可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