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还请将军仔细想想,如今葭萌关因为早已失守,所以就算此事与将军无干,但是梓潼呢,如今又如何了?”

    高沛一听,顿时就没话说了,是啊,梓潼不是也丢了吗。要说葭萌关丢了,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话,可这梓潼城却是实实在在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丢的,这个怎么去解释啊。难道自己和人家去解释说,自己已经在梓潼水的西南岸防范马孟起的凉州军了,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渡河,直接是强攻梓潼,所以梓潼就失守了。

    自己其实早就该想到了,无论自己是如何去作解释,但是却也都改变不了梓潼就是在自己眼前失守的这个赤/裸/裸的事实。这回就算自己主公能不去责罚自己,但是其他人还能放过自己吗,可想而知啊。

    此时高沛心中是更没底儿了,他总觉得郭嘉说得真是有道理啊,如今葭萌关和梓潼都丢了,那么自己要是再把涪县也给丢了,那自己真就是彻底不用回成都去了。敢回去吗?回去的下场可想而知啊,可从如今的情况看来,涪县失守怕也是早晚的事儿吧。

    郭嘉一看高沛此时的这个表情,他心说,只要你高沛害怕了就行,如此之后也就好办得多了。

    “想必将军也知道了,此时将军正是很危险啊。如果说葭萌关失守,刘季玉还不会责罚将军的话,那么梓潼的丢失,想来刘季玉他不会没有动作的。所以在下以为,轻则刘季玉是要临阵换将,撤换将军,而重则那可就不好说了!”

    高沛一听,心说真有这么严重?主公难道就如此不信任自己吗?高沛如今是动摇再动摇啊。被郭嘉给说得,他倒是已经很相信他了。可见郭嘉这个高级说客确实是有两下,而高沛也确实是胆小,而且还没太多主见,听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先生,沛如今该如何是好?”

    郭嘉则是神秘一笑,继续问道:“不知将军可有信心守住这涪县城?”

    高沛倒是也干脆,直接是摇了摇头,今日他看到凉州军如此猛烈进攻。确实是让他本来就不多的信心,如今更是没剩下多少了。既然涪县必然要失守了,那自己还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将军既然如此坦诚,那么在下也就直言不讳了,之前在下所言。是要救将军于水火,如今在下就说了。其实将军只需做一件事即可。如此此危则必解!”

    高沛一听,眼前一亮,“不知先生所说是何事?沛洗耳恭听!”

    “那就是投靠于我军,将军只要投靠我军,那么将军之危自然便解除了!”

    高沛一听,心说还是要自己投降归顺凉州军啊。可是这个……

    “这,先生,此事还是容沛好好想想再说,如何?”

    “呵呵。将军请便!”郭嘉笑道。

    可以让你去随便考虑,只要你不是直接拒绝就好,郭嘉心说。

    “主公曾言,将军高义,为了手下士卒,当初这才收下了我军的粮草,而之后也没与我军为敌!”

    高沛一听,心中是苦笑啊,心说自己那是因为打不过凉州军啊,再说都已经要吃不上饭了,谁还能想着去打仗啊。而之后遇到邓贤后,他因为雷铜之事,没敢动手,最后南郑失守后,就乖乖地退回广汉了。

    不过马超支援他粮草的事儿他可是一直都记得,所以便说道:“凉州牧当初之援助,沛至今仍不敢忘怀,沛也是一直都在找寻机会,力图报答凉州牧此恩德!”

    “我主仁德,向来都是‘施恩而不图报’。当年游历天下之时,都不知道帮过多少人,所以将军对此也是不必太过挂怀!”

    “先生此言差矣!也许在凉州牧的眼里,当初的援助并不算什么,但是在沛的眼中看来,当初却是救了沛帐下全军将士的性命啊!”

    “难得将军还如此,我主要是知晓将军能如此想法的话,想来他会更加欣赏将军的!”

    高沛闻言则说道:“惭愧惭愧,古人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凉州牧于沛,非是那滴水之恩,乃是天大的恩情!”

    郭嘉点头,“在下真是希望能与将军同在主公的帐下效力,就是不知此事能否实现?”

    高沛一笑,说道:“承蒙先生不弃,沛愿投靠凉州牧,还请先生到时代为引荐才是!”

    “哈哈哈,好说,好说。一切就都包在在下的身上了,主公要是知道将军到来,他一定会高兴万分的!”

    可不是吗,你高沛不是就你一个人啊,还有你手下益州军士卒和一座涪县城呢,主公他当然是高兴了,郭嘉心说。

    “如此,便多谢先生了!”

    高沛其实一直都有种预感,当初马孟起进汉中,结果汉中没少时日就丢了,而如今他又兵入益州,那么益州最后估计也要丢。葭萌关时候,泠苞战死,梓潼又失守,梓潼守将亦是身死,那么涪县也快要失守了,难道自己也要战死?或者自己逃跑?那么回成都,自己就死不了?还是说退守绵竹,然后自己就能免除一死了吗?

    高沛他把这些都给否决了,这些可都不是自己应该去走得路,因为都不是最好的。最后他想来想去,想去想来,还是觉得,投靠凉州军投靠马超,才是自己最好的出路。因为这时候自己还有些资本不是,到时候这些就能成为自己的晋身之资,比如说手下的益州军士卒,还有一座涪县城,这些不都是吗。

    而等以后凉州军彻底拿下益州了,到时候自己就算不被马孟起重用,但是他也绝对会赏赐自己的,而且自己也保住了性命,如此又何乐而不为呢。并且马孟起凉州军曾经也对自己有大恩,所以如今自己投靠于他,其实也算是报答了他们昔日的恩情了。所以高沛干脆地答应了郭嘉。准备投靠马超。

    郭嘉心说,高沛他确实是个比较识时务的人啊,还算是能看得清形势,不错,不错啊。

    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下献城的事宜后,郭嘉这才带着彭羕离开了涪县。而彭羕之前可是一直都没说什么,不过从他的表情却不难看出来,他对郭嘉还是挺佩服的。就凭借郭嘉他自己的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只身入涪县,说服了高沛。确实没有点儿本事的人还是成功不了的。

    --------------------------------------------------

    郭嘉两人回凉州军大营了,而高沛则准备说服益州军的士卒献城投降。

    高沛此时已经召集了在涪县的所有益州军士卒,对他们大声说道:“各位弟兄,今日我高沛要对各位讲一件事,是关乎各位自己安危的一件大事!”

    众士卒闻言都是鸦雀无声。都认真地听着自己主帅要说什么关乎自身安危的大事儿。

    顿了顿,高沛继续说道:“各位弟兄。实不相瞒。之所以各位能和我高沛一起来支援葭萌关,确实是主公之命不错,但是实则是被小人的谗言所害啊!”

    众士卒一听,很多人心中都疑惑着,心说什么?小人谗言?难道不是主公的意思吗?

    心中多有疑问,不过他们谁也没问高沛。不过有几个是交头接耳了一番,但是这时候却也已经安静了下来,就听高沛说道:“我知各位心有疑惑,其实此事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说着。高沛就编了一个刘璋被小人进谗言的事儿。当然这个可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郭嘉对他说的,让他到时候就如此说就行了。结果高沛果然是原封不动的,把这事儿给众士卒讲了一遍。

    事情还算很简单,就是高沛说自己得罪了一个主公面前很有权势的一个人,结果他就建议主公让自己带兵去支援葭萌关,可对方明明是知道,也许等自己还没带兵到达葭萌关呢,葭萌关可能就已经失守了,但是对方却还是建议让自己带兵前往支援。所以看似是让自己带兵,自己被主公重用,实则是想置自己于死地。

    不过主公不知,于是便让自己带领两万士卒前去支援葭萌关了。结果葭萌关果然失守,自己只能是无奈退到梓潼水西南岸防御凉州军,可是结果呢,梓潼又丢了。自己这又退守涪县,不过今日涪县也快要失守了。

    讲完了这个编得故事后,高沛此时对众士卒说道:“各位,如今葭萌关和梓潼皆以失守,那么对方一定还得再在主公面前进谗言,所以高沛的结局却已经是注定了,只是如此却是连累了各位弟兄们啊!”

    众士卒一听,原来还有这事儿啊,原来如此。不过自己主帅是被小人进谗言所害,那难道自己不是因为小人进得谗言,所以才来到了涪县守城吗。绝大多数的士卒此时都把高沛口中所说的那个人给恨透了,心说就是因为此人,结果自己等人还得在这儿拼命。

    “各位,我高沛如今被小人所害,我不想再坐以待毙了,所以我准备投靠马孟起的凉州军!至于各位,我看还是都回成都去吧!”

    众士卒一听,自己主帅这是要投降敌军了?这,不过又一想,也算是能理解高沛,毕竟他要是不投降的话,那么下场是可想而知啊,所以投降也是无奈不是。

    这时候就有士卒大喊道:“我愿与将军一起!”

    “我等愿与将军一起!”这个就是更多的人喊了。

    高沛知道,如此喊得人几乎都是当初在汉中受到过马超凉州军恩惠的人,也知道凉州军的战力强大,己方确实是无法取胜了。他们受过其军恩惠,又知道凉州军不可战胜,而且还被小人所害,他们就选择了和自己一起投靠凉州军。

    而其他的士卒一见此种情况,还有不少人都愿意投靠凉州军,那么自己等人也投降算了。要不结果就是战死,或者投降,就算跑回成都,估计最后也没有好结果。而且士卒今日听完了高沛说是被小人所害,此时他们的心中都不服啊,所以此时绝大多数的人也都选择了跟着高沛一起。

    只有一成多些的士卒是真不愿意,当然高沛对此也不会强求,毕竟是人各有志。再说了,他也知道,不可能是所有人都相信自己所说的,有的士卒其实还是很有想法的,不会相信或者说不会轻易相信。至于这些不准备投降的士卒,高沛当然不会对他们如何,只是等自己献完城后,再处置他们。

    而士卒这边儿的事儿也已经是解决完了,高沛此时就等着明日献城投降,而自己就会走上另一条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