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此时却是注意到了郭嘉身后站着的彭羕,他自然也知道彭羕最近的一点儿变化。所以他对此也不得不佩服郭嘉和贾诩这两个人,他觉得把彭羕交给他们两人那就是自己最正确无比的英明决定。

    此时马超则对彭羕说道:“你是否也想去涪县?”

    彭羕连忙点头,不过他可不敢在这场合多说,要不那个叫贾诩贾文和又该对自己下狠手了。

    郭嘉则一笑,转头道:“主公问你话,你就说!”

    彭羕点头,说道:“是,我确实也想去,不过却不知……”

    马超笑道:“你不怕危险便和奉孝一起去吧!”

    彭羕一听,顿时是喜笑颜开的,他此时是把胸脯一挺,说道:“我当然敢去!”

    众人都是一笑,马超却也对此没有再多说。

    --------------------------------------------------

    涪县城下,郭嘉已经出现在了此处,而他的身后就是十一岁的彭羕。还别说,从表面上来看,彭羕他确实不像是害怕。但是他心里其实还是很紧张的,只是表面上一般人看不出来罢了。而彭羕觉得自己跟着凉州军没有错,要不能和郭嘉一起进到这涪县来吗,尽管此时还没有进城去,但是就快要如此了不是。

    涪县的益州军守卒们早就发现了他们,而让郭嘉和彭羕两人都停下来后,他们早已有人火速去禀报高沛去了。

    没多一会儿,高沛就出现在了涪县城的城头,他往下这么一看,还真是。确实是凉州军来人了,不过是谁自己都不认得。于是便对着郭嘉他们大喊道:“城下何人在此?”

    郭嘉对他微微一笑,也喊道:“凉州牧帐下郭嘉郭奉孝!身后是广汉彭羕!”

    高沛点点头,至于彭羕他则是自动给忽略了,不过一少年而已,还能让自己如何去重视?而此时他心说,郭嘉郭奉孝?没听说过,不过虽然没听说过其人的名儿,但是其人既然敢如此出现在了涪县的城下,那么看来其人是有事儿要来找自己啊。

    “不知先生来此何干?”

    虽然郭嘉是敌对那方的人。而且年纪还很轻,但是高沛依旧是挺尊重他,称呼他为先生。

    “特来此有要事求见将军!”

    高沛就知道郭嘉要如此说,不过自己要不要见他呢?高沛对此确实还是有些犹豫,他能感觉得出来。这个郭嘉郭奉孝八成就是来游说自己的说客啊,只是自己到底要不要让他这个说客进城?高沛此时确实是也没怎么注意。他如今的犹豫。其实正是他内心所想的写照,而此就代表着他有意投靠马超,投靠凉州军了。

    一会儿之后,高沛使劲一咬牙,大声说道:“把他们吊进来!”

    “诺!”

    高沛他此时可真是不敢就这么打开城门啊,哪怕如今马超的凉州军都早已是回了大营了。但即便如此,那他也不敢轻易去冒这个险,所以只能是让旁边儿的守卒给郭嘉和彭羕两人吊上城头来了。

    郭嘉看着守卒的准备,他就知道。自己两人能入城了。而且这个事儿也就快要成了,因为在郭嘉的想法中,如果高沛真要是一点儿投靠的心思都没有的话,那他大可以直接就拒绝自己,不让自己和彭羕进涪县。可是如今的他却让自己和彭羕进城,这就不得不说明问题了。而这个就说明了,他高沛内心中其实是有一些其他的想法的,所以才会如此作为,要不他怎么能这样儿呢。

    涪县的益州军守卒,遵高沛军令把郭嘉和彭羕两人给吊进了涪县的城头。两人上了城头后,一会儿,郭嘉则对高沛一拱手,“高将军难道就不请在下下城一叙吗?”

    高沛一拍自己的脑门,说道:“对,先生说得极是!沛这都给忘记了,真是惭愧惭愧啊,还请先生见谅才是!先生请!”

    高沛右手前伸,伸向城下的方向,而郭嘉一笑,“好,请!其实这却也无妨,像高将军如此日理万机之人,想来有时候就会很是健忘啊!”

    高沛听完郭嘉所说之后,他是皮笑肉不笑的。他可知道,郭嘉这话可绝对不是夸他呢,要不还能听着这么别扭吗。

    高沛把郭嘉两人请到了自己暂时居住的地方,“两位请坐!”

    “多谢高将军!”

    “多谢!”

    彭羕倒是言简意赅,好像是不爱多说似的。其实不然,是郭嘉不让他多说的,毕竟他自己还得想办法说服高沛,至于彭羕,他只要在一旁看着就可以了。而话尽量还是不要说得为好,或者是少说,毕竟他虽然在一旁,但是却也帮不上郭嘉什么。

    三人都坐好了之后,高沛倒是先开口道:“先生,如果沛所想不错的话,先生这是来当说客的吧?”

    “非也,在下这可是来救将军的啊!”郭嘉笑道。

    高沛一听,这,这怎么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呢,郭嘉说是来救自己的?自己有什么危险了不成?还是说这……

    “先生,请恕沛愚钝,却不知先生之意是指?”

    郭嘉心中暗笑,心说对付你高沛这样儿的,就不信你最后不乖乖地献城投降!

    “这个,在下敢问将军一句!”

    “先生请讲,沛一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将军果然是够爽快!既如此,那在下便直说了吧,敢问将军一句,将军被刘季玉是派来做什么的?”

    高沛一听,心说,问得就是这个?就这个还用问,你们不知道吗?

    不过他却还是回答道:“这,主公派沛来此,是支援葭萌关的!”

    郭嘉点头,“是啊,刘季玉派将军带兵来此,是支援葭萌关的,但是再请问将军,如今葭萌关何在?”

    高沛心说,郭嘉郭奉孝,你这是纯心在气我啊!还葭萌关何在,你还不知道葭萌关如今如何了吗,还用问我?明知故问,就是明知故问啊!

    他此时是强压着怒火,说道:“先生当知,如今葭萌关不是已经被你们凉州军所占了吗,这,还用问沛吗?”

    高沛说完,他对郭嘉是苦笑了两声,而这苦笑里所包含的东西估计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吧。

    郭嘉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是啊,就是如此!也许在下不该问将军,但是如今葭萌关都已经失守了,那么再请问将军,是不是如此就说明将军没有完成刘季玉交给将军的任务?”

    高沛一听,心说,我是没完成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东西,但是这个能怪我吗?蜀道难,蜀道难,两万士卒用了最快的速度,可最后就快要到葭萌关的时候,听闻葭萌关已经失守了,自己还支援哪儿去啊。再说自己可不认为就凭自己这两万的益州军能夺回葭萌关,自己没那个本事啊。

    “这,这个,先生当知,沛这是情有可原啊!”

    郭嘉闻言暗笑,心说你高沛倒是知道不是你的原因,不过……

    郭嘉继续说道:“那么其实在下也知道将军的苦衷,但是在下知道,那是亲眼所见,但是将军敢保证在成都的刘季玉也是如此想法吗?”

    这,难道主公不信任自己吗?这个不能怪自己啊,分明就是泠苞无能,守不住葭萌关,和自己没有关系!高沛此时在心中说。

    “这,沛自然是相信主公的!”

    “好,那么刘季玉能相信将军,在下认为那倒是很好。但是将军就敢确定,没有一人会在刘季玉面前中伤将军吗?想必将军此次带兵前来,应该会有个别人不服的吧?”

    说完,郭嘉就这么看着高沛,高沛一听,心说是啊,就算自己主公信任自己,不会责罚自己,但是却免不了有人在自己主公的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尽谗言啊。这,自己又不在成都,可是没办法辩驳的。

    高沛真是发现了,其实自己主公让自己带兵去支援葭萌关,这个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差事啊,反而还是个不怎么样的差事,结果自己如今是这么麻烦。自己主公身边不会没有小人,而且也不会没有不服自己的,所以自己也许就要被人中伤。真是不想不知道啊,一想吓一跳,眼前这个郭嘉郭奉孝所说,保不齐真就会成了真事儿啊。

    “这,要是真有此事的话,不知先生何以教我?还请先生能不吝赐教啊!”

    郭嘉则缓缓摇了摇头,“非是在下不说,而是将军如今却还不自知自己身处何境地啊!”

    “先生之前说是要救沛,难道先生之意就是说,沛如今……”

    高沛没敢再往下说,难道自己真是危险了?还是说……

    “不错,将军如今确实是非常危险,可惜将军还不自知啊!”

    “不知先生所说之危险,是所指为何?”

    郭嘉对高沛的刨根问底早就是有所预料,所以他说道:“是啊,如果在下不说清楚的话,想来将军是不会相信的吧!”

    高沛苦笑了一下,“不是沛不相信先生,只是这个,这个实在是……”

    “实在是让将军难以接受是吧,其实在下早已预料到将军会如此了,所以自然要与将军当面讲清楚的!”

    “如此,沛就多谢先生了!”

    说着,高沛赶紧站起,给郭嘉深施一礼。而郭嘉对此也是坦然受之,一点儿都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