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严颜听了黄权所说后,他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说道:“唉,公衡你亦当知,我这巴郡太守,可不能轻易动兵的啊!”

    虽然严颜是巴郡太守,而黄权只是个阆中县丞,但是严颜确实是把黄权放在和他一个位置上来对话的。他很清楚,黄权虽说不是武将,但是本事却不小,以后官职也许还会在自己之上也不一定。

    黄权则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太守,如今是事急从权,如果您也不去阻截赵云的话,那么我们可就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带兵进入广汉了!”

    严颜心说,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呢,但是没有自己主公的命令,自己也不能破坏规矩啊。自己受处罚是小,但是要是以后别人都尽皆效仿,那么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这不是给主公添麻烦吗。

    黄权一看,要说严颜也不是不知变通的人,不过他却还是有所顾虑啊。

    “太守,如今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如果您真想助主公一臂之力的话,权如今倒是有一法!”

    “哦?公衡请讲!”

    “诺!权的方法就是太守可一边儿差人送书信于成都,然后这边则动兵阻敌!”

    严颜以为黄权能有什么好办法呢,但是这却还是不怎么太好啊。黄权一看,随即便问道,“权敢问太守一句,益州安稳重要否?”

    严颜心说,这还用问?于是说道:“自然重要!”

    毫不犹豫,严颜回道。黄权一拍手,“这便对了,既然太守也认为益州安稳如此重要,那么为何又不肯出兵阻敌?难道说太守是怕了他赵云赵子龙?还是说是怕了他马孟起的凉州军呢?”

    严颜闻言是哈哈大笑,对黄权说道:“公衡。你倒是不必如此激我。今我不肯动兵,乃是为主公考虑,不过如今益州正值多事之秋,我严颜要是再不出兵,那便是对不住老主公对我的知遇之恩!放心好了,就依你言,马上我便书信一封,差人送往成都主公处。而在此我即刻就点兵出发,阻截赵云!如此你看可好了?”

    黄权微微一笑,“太守英明果决。如此何惧他马孟起、赵子龙之流!”

    严颜则说道:“就怕有人说我怕了他们啊!”

    说完后,两人是相视大笑,此时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严颜说完就做,马上就提笔书信了一封,然后差专人送往成都。当然了。他是武将,所以信中自然是没有文士那么多话。就简单的几句话而已。就是说我今未得主公之令,便擅自出兵阻截赵云,请主公不吝责罚。主要就是这几句,严颜的意思,他知道自己主公看过后就都明白了。虽然他也知道这么一下要给自己带来些麻烦,但是再大的麻烦也比不上益州安稳重要。如果要是益州真都丢了。那还谈什么其他的啊。

    而严颜他也确实不是个不知道变通的人,只是有时候他作为一郡太守,虽说是个武将,但其实要考虑的东西还真挺多。所以必须得好好权衡一下才行。而且盯着他的人其实也不少,这些他都是知道的。估计这一次应该有人又该有意见了,然后会在自己主公面前少不得要说自己。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要赶紧去带兵阻截赵云,最好是能一举击退他们就更好了,当然了,去肯定还是要带着黄权一起的。他很欣赏黄权,黄权武艺不如自己,但是自己的头脑谋略也不如人家很多。

    严颜他性格确实算是雷厉风行了,当他把巴郡的事务都交待给了郡丞后,仅过了一日,他便带兵从江州出发,去阻截赵云了。当然他是带着黄权一起的,黄权他自然也没有拒绝。而严颜他几乎是把江州的守卒都给带走了,一共是整三万人。虽然他的人马和益州军正规军的战力相比之下,确实还是略有不足,但是毕竟是严颜亲自训练的士卒,所以战力却也非是一般般城池的守卒所能相比的。

    此时的黄权放下心了,因为自己正和严颜带兵去往巴郡和广汉郡交界的地方,相信在那儿一定能等到或者遇到赵云的,他有信心。而自己也终于是说服了严颜,出兵阻敌,相信如此一来,至少赵云进兵不会太过顺利就是了。

    其实黄权也没指望说就一定能把赵云击败击退,但是严颜此去,一定能阻挡赵云一时,而这就是肯定的了。

    --------------------------------------------------

    梓潼,在第一次试探攻击过后,马超便下令鸣金收兵,而此时众人则在中军大帐集合在了一起。还是凉州军的老规矩,大家在一起好好谈谈战事。

    “各位,梓潼城虽然是城坚墙高,但是却也不是不能攻破的。相比之下,我觉得它可要比葭萌关容易破得多了!各位觉得呢?”

    马超说道,他是想用语言激励了一下众人。虽说梓潼确实是个大城没错,但是和葭萌关比起来的话,当然还是比不上的。别看有一万左右的守卒守御着,但是马超却也还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在他看来,梓潼不比葭萌关,更是没什么厉害的人物,所以破城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郭嘉此时则笑道,“要说还是主公高明,拖住了高沛在梓潼水西南岸的整整两万益州军的人马,却是让我军少了不少的阻力!”

    众人皆是点头,不过马超却是笑了笑,其实这个也不能说就是自己拖住了他高沛,而是他高沛自己自找的,是他自己拖住了他自己才是。而马超也当然知道,这些东西郭嘉贾诩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但是郭嘉如此说,这就是明目张胆地在拍自己马屁。当然了,马超对此也不会多说什么,至少暂时高沛还在梓潼水西南岸。而且依旧是按兵不动,这个倒是一点儿不错。

    --------------------------------------------------

    要说此时的高沛,如今他心里是特别矛盾。对,就是这样。因为他很是想灭了马超和在梓潼城下的凉州军,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明显不可能了,就算是击退他们,此时的他也都没有办法。而他也不是没想过要带兵离开,但是离开了还能去哪儿,退守梓潼肯定是不可能了,因为那样的话。就要再渡过梓潼水,而如此就得冒着被马超他们攻击的危险。

    所以最后就只有退守涪县唯一的一条路,但是高沛觉得自己是不能退守涪县的,或者说至少暂时还不能。而如今自己就应该带着两万的人马在梓潼水西南岸驻扎才是,等到他马孟起的凉州军占据了梓潼后。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带兵撤退了。

    而此时的高沛却也没有发觉,他自己居然想得是马超的凉州军会获胜。而且占据了梓潼。自己最后退守涪县。其实这个确实有很大的“涨他人之气,灭自己威风”的意思。估计刘璋要是知道了高沛如此想法的话,可能都要后悔啊,他会后悔让高沛带兵前来支援了。毕竟益州可不是没有武将了,而且他高沛绝对是属于排在后面的将领,但是刘璋却是让他来了。也许那话说得没有错。“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也许就是如此吧。

    确实高沛他是幸运的。同样又是不幸的。幸运的是,他所想得马上就实现了,而不幸的是,其实也是这个。

    就在两日后,凉州军攻破梓潼,说起来还是武安国立下了大功。就因为他登上了城头后,最后是亲手斩杀了梓潼守将,所以最后梓潼的守卒都无奈投降了。所谓是“蛇无头不行”,你不要指望着这些守卒能如何如何,至少守将一死,他们基本也就无心再战了。所以凉州军就捡大便宜了,武安国这一刀直接就把胜利给砍了出来。

    而梓潼丢得太快了,让高沛都没有什么心理准备。真就是如此,虽说他心中也认为梓潼最后肯定要失守,但是谁能想到这才三日多,然后一下就丢了?高沛差点儿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结果是掐了自己好几下,果然是疼,他才相信了。等知道了确切的消息后,高沛是赶紧带着自己的两万人马撤退了,当然和之前所想的一样,退守涪县。因为此时马超占据了梓潼后,他直接就能从梓潼兵进涪县,所以自己要是再不带兵赶紧驻守,那么涪县也得马上丢了。

    高沛心说,自己这两年多来也实在是太背了点儿,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是时来运转呢。本来以为这次自己主公让自己带兵前来支援,这就是自己时来运转了,可结果如今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啊。最后他也只能是无奈带兵奔赴了涪县,而马超则带兵进入了梓潼。

    --------------------------------------------------

    这时,马超正带兵进梓潼,而旁边也有梓潼的百姓在两旁看着。怎么说呢,益州百姓虽说是有点儿排外,但是却也不是说对马超他们和凉州军那么敌视。马超也好,凉州军也罢,都没有什么不好的名声,也就是马超曾经屠杀过烧当羌,但是那毕竟是异族,百姓对异族可没有太多的恻隐之心。再说还是羌人,益州百姓对他们更是厌烦,所以对百姓来说,其实谁来当这个州牧,益州归谁的治下,至少这时候对他们来说却并不重要。

    只要百姓自己的利益没有损害,他们就不会说什么做什么。不过战争总是百姓最厌烦的,而且益州之前一直还算比较太平,在刘焉的治理下,百姓这些年也算是比较安居乐业了,所以马超的凉州军一入城,虽然百姓没有反对闹事儿吧,但是却也不会是什么夹道欢迎之类的。

    马超是走在最前面,左边右边都有人,他在最中间,而后面则跟着凉州军。他们的速度不快,可以说很慢了,就怕战马快的话容易出事儿,所以马超自然早就让他们放缓了速度。

    可就在这时候,有一人出现在了马超的不远处。马超心说,居然还有人敢当着自己的路?他确实是来了兴趣儿,结果仔细这么一看,居然还只是个少年,或者说是孩子更为准确?

    马超带住白狮,然后右手向上一伸,命令大军停止了前进,凉州军果然从马超他们这儿开始,就都停了下来。

    马超对前面挡路的少年笑道:“来着何人?因何拦路?”

    少年言道,“广汉彭羕!特来求见!”

    马超闻言把眼眉一挑,心说广汉彭羕?这名儿还真就听说过,好像还是个蜀中的人才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