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葭萌关下,马超此时依旧是下令凉州军士卒全力攻关,不过火力确实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充足了。当然这个是他故意如此的,而泠苞对此还纳闷呢,怎么今日这凉州军的攻关力度倒是有所下降了。不过他这时候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如今凉州军是夜夜响声不断,扰乱己方,己方守卒那真实在是不堪忍受啊。

    之后依旧是鸣金收兵,不过要是有心人就能察觉得到,马超他鸣金收兵的时间可是越来越短了,当然只是稍微少了一点儿而已,不过不用心倒是不容易发现这个不同来的。

    又过了一日,依旧是再次攻关,然后再鸣金收兵,而此时马超的凉州军已经在葭萌关下战了五日多了,只是依旧是没能撼动葭萌关分毫。不过疲兵之计依旧,泠苞他们此时倒倒是已经算有些习惯了吧,但是每日大部分守卒依旧是浑浑噩噩的,没办法,该死的凉州军实在是太不讲究了,打不过咱们就搞这旁门左道的东西,真他娘的该死啊,无数守卒心中暗骂道。但是如此又有什么办法呢,还是只能是这样儿不是。

    --------------------------------------------------

    而就在一日后的晚上,马超命士卒挖得地道终于是挖好了,近五万的大军,挖五条不算太远的地道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马超还是命士卒先混进葭萌关看看情况,到底有没有让人发觉。结果去了两个士卒,不久之后,倒是都安全回来了。把所见和马超几人一说,他们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此时看到一切准备就绪。马超在帐中对众人说道:“叔侄、福达还有武安你们各自领兵从地道进发,到葭萌关后,就用最快的速度夺下关隘,不得有误!”

    “诺!”“诺!”“诺!”

    三人是全都应诺,也知道,破敌可就在今夜了。好在此时泠苞他们还没有什么防范,天助己方啊!而己方的疲兵之计还一直都在进行当中,而且还更是变本加厉地了。这时候葭萌关的守卒当然也没人能注意到地道的动静,而且己方所挖得地道,那都是通向葭萌关内几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所以葭萌关守卒要是一下就发现,那也只能说己方实在是不幸,太倒霉了。

    马超点头,然后对几人把手一摆,好了。各自带兵一万四千人出发吧。这次马超没有去,并不是说他不想去。而他是被郭嘉还有贾诩两人给劝住了。在两人看来。毕竟马超身为主公,亲征可以,但是真要是去带兵亲自去战斗,这个还是尽量不要去的为好。

    马超听后则心说,“听人劝,吃饱饭”啊。既然郭嘉,还有贾诩这老狐狸,两人都如此劝自己了,那么自己这次当然还是要给两人面子的。其实想想。就算是少了自己也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不会影响太多的东西,所以他也就没有亲自带兵前往。

    至于魏平,他实在是不太擅长带兵去战斗,他的本事毕竟不在这儿,所以马超也没有让他去。与其让他带兵进葭萌关去厮杀,还不如在大营这儿看紧葭萌关上的动向呢,毕竟今夜己方可是要来真正的大动作了。

    每条地道平均进入了八千多人马,当然了士卒都得慢点儿下去,然后再慢慢地向着葭萌关的方向前进。毕竟太大动静肯定是不行,而且此时还必须要时刻提防着葭萌关的守卒才行。

    陈到、崔安还有武安国三人,他们带着四万多的士卒从地道悄悄地向着葭萌关潜入。而此时还能听见凉州军在葭萌关下吹号角,擂鼓进兵的声音。马超此时就在大营外,在马上远望着葭萌关,他心说,破葭萌关就在今夜,希望大家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走了也不知道有多久,众人终于来到了葭萌关地道的出口,众人慢慢地从地道中上来,然后人越聚越多。不过此时可不是全军集合的时候,所以人数有了千人之后,陈到、崔安他们两人便各自带着人马从两边儿杀向了葭萌关的关上。至于武安国,他则负责收拢后上来的人马,然后再带领他们去杀敌。

    而葭萌关的守卒是早已发现了他们,随即大叫:“什么人!”

    “敌袭!敌袭!”

    “凉州军入关了!”

    ……

    此时的喊叫声那真是此起彼伏,而泠苞他此时也是正好就在关上,一听,心说什么?凉州军入关了,怎么可能?这,这难道,难道说……而等他看到陈到和崔安带领大军杀向了关上的时候,他是彻底相信了,不信也不成啊,事实就摆在眼前。尽管这是他难以接受的,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得了了。

    可不是如此吗,这回他也想清楚了,地道,这就是地道啊!泠苞心说,可笑自己还一直都绞尽脑汁防范人家的疲兵之计呢,怕人家不知何时就真来攻关。结果人家凉州军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根本的目的不是疲兵,而是要从地道进攻自己的葭萌关!

    可惜,可惜自己真是太大意了,没有防备他们的这一手。不过泠苞此时却也知道,这时候自己就算再说什么也都没有用了,都这样儿了。而人家是技高一筹,有高人啊,而自己却是不如人家,所以这就中了人家的计了。

    不过泠苞此时依旧是大喝道:“弟兄们,敌军已经入关,随我杀退他们,把他们打出葭萌关!”

    说着,已经先拿起了环首刀,奔着陈到一方的人马就杀了过去。而葭萌关的守卒一看,心说,我的娘的,凉州军今夜到底是来了多少人马啊,怎么看着黑压压地一片,好像全都是人家的人马吧。估计至少得好三四万吧。说实话,就这么一下,还真就把葭萌关的守卒给吓了一下。胆儿小点儿的,此时都已经不敢上前了,腿都往后使劲。

    其实这就和三更半夜,一下就闯进你们家好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大汉一个道理,所以还能有多少人是一点儿都不畏惧的呢。

    如今毕竟自己这边儿的人马可还不到五千呢,但是人家直接就来了几万啊,而且战力也并不比自己这边儿的人马差,所以很多人此时心中都是敲鼓啊。可能今日这葭萌关就要易主了吧。不过这时候,凉州军都已杀了过来,而他们却也只能都是咬着牙,硬着头皮向前冲了。

    崔安眼睛最好使,登上关就看到了泠苞。不过泠苞一下就奔陈到那儿去了,他想早点解决对手却是不行了。所以此时崔安直接便追向了泠苞。反正对他来说。只要自己主公没叮嘱过的,那都可以随便杀。而这个敌军守将,自己主公没说什么,那自己就可以放心宰了。

    也不知道泠苞此时他要是知道了崔安的想法,不知道他的脸上会是什么精彩表情。不过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因为被崔安盯上的人。少有能好好活着的。

    泠苞是直接提着环首刀就向陈到一方杀去,别说,虽然他武艺不行,但是杀些小卒却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他与陈到也是越来越近。看到泠苞杀了不少己方士卒,陈到见到泠苞后,大喝道:“泠苞,受死!”

    “等你多时了!”

    泠苞也不客气,于是两人便战在了一处。说实话,两人的武艺其实都相差不太多,也就是半斤八两的水平吧,所以一时半会儿其实还真是分不出胜负来的。

    两人已经打斗了十几个回合,泠苞就听旁边有人大喝道:“人交给俺了,叔侄你先去带领士卒吧!”

    陈到早就想抽身了,毕竟单挑可不是他的强项,带兵指挥才是他要去做的。可毕竟之前崔安还没到,所以他就在这儿战着泠苞。不过此时一听崔安所说,他忙道:“好,福达,人交给你了,千万可别让他跑了!”

    “放心吧!看俺的,看招!”

    泠苞一听,顿时是心中大怒,心说把自己当成什么了?这两人居然是如此无视自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对崔安大喝一声:“怕得你来!”

    无知者无畏,泠苞还真就不知道眼前的这人就是崔安,因为崔安一直都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所以他哪里知道这个就是凉州军的一大杀神啊。如果知道了话,估计这时候他可能早就逃跑了吧,还能如此作为?

    而陈到抽身,崔安则马上便攻了过来,泠苞顿时是压力大增。没办法不增加,实在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虽然不至于是米粒之珠于皓月的对比吧,但是确实也差不了多少了。

    别看此时是在步下,但是崔安的武艺却依旧不是泠苞所能比得了的。而且崔安的兵器是画杆描金戟,很长的兵器,他泠苞拿着的不过就是一柄环首刀罢了,长度相差太大,而武艺就更别说了。这不还不到五个回合,泠苞就冒了汗了。他有预感,自己今日是不能全身而退了,自己要殒命在这葭萌关上啊。

    本来崔安还以为泠苞他这武艺有多厉害呢,结果和他预想得实在是差距太大了。所以此时他终于准备认真对待了,所以此时他一戟便向泠苞刺来,速度快得不行。泠苞赶紧用环首刀上来招架,可惜啊,他并不知道崔安到底有多大的力气,之前崔安都没用他的真实实力。所以泠苞这次是吃了大亏了,环首刀被崔安的大戟碰到之后,崔安使劲一用力,刀直接被挑飞,而泠苞一看就傻了。

    有兵器都不是人家对手,就更别说这时候都没有兵器了。结果他刚想逃跑,可惜却再也跑不了了,崔安一戟便刺向泠苞的前胸,还别说泠苞真有两下,这一戟还真让他闪身给躲了过去。不过崔安对他一笑,把大戟翻转,直接横扫向他,这次泠苞却躲慢了,直接就被大戟刮伤,顿时前胸是血流如注。

    崔安继续是乘胜追击,最后一戟便扎死了没有兵器要逃跑的泠苞,而泠苞死尸栽倒在地,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临死之际,他却还在后悔着,自己不该大意啊。泠苞其实倒是不惧自己的生死,但是却丢了葭萌关,这才是他最恨的。而没能完成自己主公的嘱托,自己愧对于主公,愧对于益州军啊。

    看到泠苞身死,葭萌关守卒,其实本来之前就没什么士气,结果这回更是完了。

    陈到把握时机,喊道:“泠苞已死,降者不杀!”

    凉州军的士卒也喊着:“你们主将已死!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哗啦啦,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兵器都是扔到了地上,“我等愿降!我等愿降啊!”

    而对于此时葭萌关上的守卒来说,如今自己主将都已经身死,彻底是大势已去了,自己等人还能如何啊。所以与其在这儿送了小命儿,还不如直接缴械投降来得好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