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鸣金收兵,凉州军的攻关士卒撤退,而这一次虽然又是以凉州军攻关士卒的失败而告终,但是马超今天却让他看到了破关的希望,所以他其实还是很欣慰的。

    要说对自己的凉州军,那确实是为凉州军士卒没少下本钱,这不如今起到了作用了吗。所谓乱世靠得是什么,还不就是实力吗,那实力是什么,就是钱多粮广,兵多将广,无外乎如此吧。而马超觉得自己的实力也已经不小了,虽然如今他不敢说是最强的那个,但是怎么在大汉也能是强者之一吧,不是自吹自擂,只是这点儿自信马超还是有的。

    因为自己如今那是钱粮充足,而且兵力也不算少,属下将士呢也不算少数,所以自己在天下应该也能派得上号了。而其实在马超的眼里,天下人中,真正有威胁的不过就那么三四个而已。其他人虽然马超也不会怎么去轻视,但是却也不会特别特别地去看重,重视。

    --------------------------------------------------

    而此时武安国则来到了自己主公近前,半跪下请罪道:“属下未能得胜,丢我凉州军脸面,还请主公责罚属下!”

    武安国他和马岱还有些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这个了。如果说今日马岱他也一样是登上了葭萌关上,那么他则会认为这是自己的本事,自己也算是崭露头角,而且争了脸了,心情自然是高兴无比,非常得意。

    但是武安国明显和他是不一样的。他虽然也知道,能登上关,自然是比昨日进步了,但是被敌军打退,那这个就是失败啊,而失败了有什么好炫耀得意的呢。武安国反正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在他看来,这就是给自己主公,给凉州军丢人了,所以自己应该受罚。

    马超则缓缓摇了摇头。“武安却不必自责,其实今日你不但无罪,反而有功!不要觉得被敌军打退了,就是不好。其实敌方防御之严,而我军能登上关。就已是很不错了,所以武安何罪之有。此事不必再提!”

    马超他向来都是个赏罚分明的人。而在武安国眼里他自己丢人失败觉得要受处罚,但是马超这个主公可能那么去做吗,明显不可能。对武安国不说一定非要是赏赐吧,但是必须要鼓励几句才行,毕竟人家今日是确确实实地是登上了葭萌关。

    此时马超想起了自己的族弟马岱,相比较之下。自己族弟确实还得和人家武安国好好学习一下啊。其实武安国算是个比较谦虚的人了,可自己的族弟呢却是还得练几年,要不可能以后对他不是太好。马超从来不认为人不应该去得意,只是什么时候。而且还要有个限度和场合。自己族弟做得就不是太好,所以自己这个当大兄的也是不得不为他担心一些。

    武安国一见自己主公都如此说了,他对此也就不再多言。他其实也知道自己主公是个赏罚分明的人,而自己觉得是不好的地方,但在自己主公和别人那儿来说,却不一定就会是如此认为。而武安国对此也不会去争辩什么,因为这样的事儿他觉得,自己只要表明态度就可以了,这就是自己的原则。至于其他的,那自然就是自己主公怎么处理那就怎么算。

    --------------------------------------------------

    这次鸣金收兵后,马超倒是没有召集众人都来大帐一会。虽然只有武安国一人带着凉州军士卒攻关,但是马超也让陈到他们都去休息了,却唯独留下了贾诩一人。

    贾诩当然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但是自己也不是万能的,不可能每次都有什么好主意去对付敌军啊,所以此时他的心中对此却也只能是抱以无奈地苦笑了。自己主公也实在是太高看自己了,自己要真那么厉害的话,凉州军不早进益州了,还能被这么个葭萌关给阻挡着?

    果然,马超还是不会放过贾诩的,要榨取他身上的价值才行,所以此时他对贾诩说道:“不知先生如今有没有何主意,来对付敌军?”

    马超他今日确实是看到了些胜利的希望不错,但是敌军的强悍防御确实也让他颇为头疼,如果敌军没有什么大失误,或者己方没有什么好的计策的话,葭萌关还真就几个月也破不了啊。到时候等成都的援军到了之后,自己的凉州军可就要被阻挡在葭萌关外,而不得寸进了。

    贾诩则对马超缓缓地摇了摇头,“主公对此倒是不必如此心急,古人言,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虽然如今我军处在劣势一方,但是却不代表就会一直如此下去。而成都援军一时半会儿却还不会来到此处,也许这几日我们就有了对策也不一定啊!”

    此时贾诩也只能是如此来劝说自己的主公了,只能寄托于对方援军不会如此之快便来到葭萌关吧,毕竟消息传到成都之后,然后成都援军再派到葭萌关来,人马一多,时日绝对不会短就是了。上次高沛带一万人马奉刘焉的命令支援到汉中,他花了那么多的时日最后才到达南郑,所以这次想来,成都援军到来葭萌关的时日应该也只能是长而不能短就是了。

    马超当然知道贾诩这是在劝说自己,但是自己虽然也有如此想法,可是也总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成都的援军晚到这上面吧。马超就从来不是把这些胜利都寄托在别人那儿的人,更多的,人不还都得靠自己才行吗。我们以为伟大的前辈曾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其实不也是如此吗。

    而就在马超他此时还在冥思苦想对策的时候,士卒来报。说道:“报州牧,营外有一人求见,说是州牧故人!而其人已被我军所控制,还请州牧定夺!”

    马超一听,什么什么?自己的故人?自己故人那可多了去了,不过谁能没事跑到葭萌关这儿来啊,这可是战场啊,不是风景名胜,名胜古迹。难道说是……

    马超突然他是转念又一想,难道说对方是来投奔自己的?那估计也只能是这样儿了。才能说得通啊。看来自己得出大营看看才行,真要是投奔自己的,那可不能怠慢了人家。自己的故人可就没有一个是一般般的人,哪一个拿出来那不都是相当有本事的人才吗。自己正在攻葭萌关之计,对方来投自己。这不就是要为自己破关出力吗,马超如此想到。

    因为对方还在营外等候。所以马超此时只能是带着贾诩一起出了大帐。向营门口走去。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关键的时候来投靠自己了。

    --------------------------------------------------

    而马超和贾诩此时已经来到了凉州军的大营门口,马超只见营门口站立的一人,不过此时他看到的只是这人的侧影,但是即便只是个侧影,马超也觉得是无比熟悉。果然是故人啊。马超心说,一点儿没错,要不怎么可能这么熟悉。

    而等马超和贾诩出了大营后,对方正好也转过了身来。马超一见对方的面貌,随即开怀大笑道:“哈哈哈,我还当是谁呢,这不是颍川的郭兄弟吗!不知道是什么风儿把你给吹到益州葭萌关来了,难道颍川刮了极强的东北风吗?”

    来人正是颍川阳翟的郭嘉,只见郭嘉看到马超后也是一笑,虽然如今马超算是位高权重,但是说得这几句话,却还是让他记起了当年和这个孟起兄在颍川两人相交的日子。如今这一晃都已经十三四年过去了,自己这个孟起兄在天下的名声比之之前还要大,而且是位高权重,实力非常。但是从今日来看,倒是还半点儿都没有忘了当初,郭嘉心中对此却还是很欣慰的。

    只见郭嘉他笑了笑,便说道:“难得孟起兄还能记得小弟,如此就好,是如此就好啊!哈哈哈,要说小弟如今混得可是身无分文,别无长物,早已是走投无路了,这不听说孟起兄在这儿吗,所以是特地来此混口饭吃!不知孟起兄能否不嫌弃小弟,赏脸给小弟个差事干干?”

    马超闻言心说,虽然郭嘉就比自己小两岁多,但是说实话,他这个性情直到是今天却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这个好,挺好的,至少还和以前一样儿,一直都叫自己孟起兄,而不是去称呼什么州牧之类的。

    而且如今还能在自己面前如此说话的人,放眼天下,可不还真就没有几个了吗,但是他郭嘉却还真就算是一个。至于他所说的身无分文,马超自然也知道那就是纯属瞎扯,凭他郭嘉的本事,哪怕什么都没有了,只要再给他点儿时间,照样还是什么都会有的,还能落魄到什么样啊。

    “郭兄弟,请吧!既然已经来到了为兄这儿,那么为兄当然是不能不好好招待了!”

    马超心说,自己这么大军营,要是还没你郭嘉的地方,那可就有意思了。

    而郭嘉一听,赶紧向马超拜到:“主公在上,颍川阳翟郭嘉郭奉孝见过主公!”

    之前郭嘉如此是如此,但是该正经的时候,他自然也不会不严肃正经,这就是郭嘉郭奉孝。

    马超赶紧扶住了郭嘉,忙说道:“奉孝不必多礼,赶紧随我入营一叙!”

    “请!”

    马超和贾诩把郭嘉请到了大营,而三人是一起进了大帐,同时马超对士卒吩咐道,让士卒去请几位将军过来一叙,就说有客到!于是士卒是不敢怠慢,亲自去请陈到他们几人了。这客人可是自己州牧的熟人,一看还是好友,所以士卒不敢怠慢,赶紧去了。

    而如今的马超他也确实是顾不得让武安国几人去休息了,既然郭嘉来了,那这个就是最大的事儿。所以自己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把他们都彼此介绍一下,好让郭嘉早些融合进这个大集体中才行。

    对于今日郭嘉的到来,可以说马超的心里是无比高兴。本来以他的本意,像郭嘉如此人才,那都是要自己亲自去请出山的才行。估计那样儿的话,郭嘉会同意跟着自己到凉州来的。不过马超因为孩子出生,之后弟弟远行,之后就顾着自己妻子孩子还有母亲了,就把郭嘉的这个事儿给忘了。其实他就算是想起了也没用,因为郭嘉这些年一直也都没在颍川,所以马超去颍川也只能是扑个空罢了。

    进帐后,马超赶紧让座,郭嘉从来也不和马超客气什么。不一会儿,陈到、崔安、武安国还有魏平四人都到了,都看到了郭嘉,心说这位看着好像比主公还年轻呢。不过多了几人倒是没想,于是众人落座后,就等着自己主公说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