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一看自己小妹这时候的样子,他差点儿以为自己眼睛出问题了,要不就是看错了。什么时候也没见过自己小妹如此作态啊,这时候的她根本就是一副小女儿状吗,还学着人家用手搓着衣角,脸都通红了。要是不知情的人看到了此情此景,估计还真得被她骗过去。不过马超虽然不至于被骗,但是也知道自己小妹此时可真是动心了。

    马超心说,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小姑娘真是春心动了,而此时的马超也不知道应该是为自己小妹高兴好,还是应该为赵云他默哀好啊。要说真摊上自己这么个妹妹,估计赵云他这辈子就算是彻底沦陷了。唉,没办法,谁让这就是天意呢,马超也只能在心中这么感慨了。

    不过马超还是赶紧答应了下来,“好了,大兄答应你,这都是小事儿,没问题!”

    “哈哈哈,谢谢大兄,就知道大兄对我最好了!”马云騄一听,就立刻是眉开眼笑的了。

    马超看马云騄这时候的样儿,心说子龙啊子龙,你以后可千万别怪我啊,要说全家都想把小妹给嫁出去,而且如此的话,肯定是比她如今在家强啊。而且她要是嫁给你了,我还得真心地感谢你啊,因为你算是为我解决了“心头大患”啊。所以真的,“死道友不死贫道”,牺牲的只能是你,放心,我定会牢牢记得你的。。

    赵云永远可能也不会知道,此时此刻他就这么被自己主公给卖了。于是乎,之后他这辈子就让马云騄给吃得死死地,而且是一生也没能翻身当家做主。

    --------------------------------------------------

    春暖花开,转眼就到了初平四年的三月。而这期间马超也是特意把赵云介绍给了自己的小妹马云騄,之后马超就什么都不管了。而本来以糜贞的意思还是要问问赵云的,结果马超去问了,不过赵云如此英雄人物一听自己主公问马云騄的事儿,他就吱吱唔唔什么都说不出来。

    马超一看,这绝对是有隐情啊,而且赵云这人自己认识他以来,可是真没见他怎么脸红过,但是如今居然看到他脸红了。虽然脸上是微红,但是这不也是红吗。

    要说马超这个主公还算是比较识趣的,一见自己帐下大将如此的表情,他也就没再去多问了。等他回去之后,把情况如实地对自己妻子一讲,糜贞也笑了,“孟起哥哥,看来咱们牵线还确实是正确的呢!”

    马超也同样笑道:“谁说不是啊,唉,只是可惜子龙他……”

    糜贞闻言则是掩嘴一笑,随即便说道:“孟起哥哥,云騄可是个好孩子,他和赵将军也是天作之合啊!”

    “对,对,没错,就是这样儿,天作之合啊,贞儿你说得太对了!记得以后一定要时刻提醒夫君,千万别再让我再说出这样儿的话了!”

    马超他这时候是汗都差点儿下来了,心说还是贞儿聪明,这话夫妻两人说说就行了。但是要真一旦被自己那个魔鬼小妹知道了的话,那自己可就再没有好日子过了。唉,千万不能大意,绝对不能大意啊。如今自己还算闲暇,所以自己可不想被小妹给整得是焦头烂额的。

    不过要说子龙这小子,呵呵,以后肯定是有他受的了。而马超一想到此处,他就觉得自己当初做出的决定那真是无比得英明果决,没说的。马超此时的心情,如果非要形容的话,不啻于是打了一场打胜仗啊,而且还是近乎零伤亡取得的大胜利,所以他此时此刻的心情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

    三月十六,陇西狄道城外,这一日,正是马超的两个弟弟马休和马铁出发的日子。他们准备是从凉州出发,然后便一路向西,直到走得差不多了再折返回来,而这一去,谁也不知道到底要多少年。

    此时马超正拉着马休和马铁的手,说道:“此去一路,危险重重,不过既然是你们所选择的路,大兄自然不再多言。不过务必要记得,你们是从大汉走出来的,是从凉州走出去的,更是司隶扶风茂陵马家的人,切记切记!”

    “诺!小弟谨记大兄之言!”马休说道。

    “小弟亦是如此!”马铁也赶紧说着。

    马超欣慰地点点头,“好了,你们去母亲那儿吧!”

    说完,便松开了手,而马休和马铁兄弟两人赶紧来到了自己母亲的近前。

    “母亲!”“母亲!”两人叫道。

    刘氏一手一个,轻抚两人的脸颊,说道:“做什么?我马家男儿勿要做如此小女儿状!”

    两人赶紧止住了要流出的泪水,马休笑道,“母亲说得不错,我马休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今日岂能如此作态!”

    刘氏欣慰地一笑,而旁边的马铁也不甘示弱,“那是自然,先祖何等英雄,父亲大兄亦是如此!我马铁虽然不敢妄称英雄,但却也不是狗熊!”

    听了马铁的话后,旁边的几人都是一笑。在他们几人的眼中,除了先祖马援之外,就是自己父亲马腾还有大兄马超是马家的英雄。

    刘氏又嘱咐了两人几句,这才放开了手,之后马休和马铁两人又和众人告别,马超则对两人说道:“放心吧,大兄一定代你们照顾好母亲和小妹的!”

    两人闻言点头,然后便上马,带着队伍头也不回地离去了。他们怕看得越多就越伤感,毕竟两人谁也没有离开家这么远过,这还是第一次。

    而今日前来送别他们的人不算太多,都是自己家人,除了刘氏和马超夫妻还有马云騄之外,马岱、糜竺还有糜芳他们也都来了。而且庞德和臧霸也都在此,毕竟是他们训练的士卒要远行,而且可以说是身负重任,比打仗都危险的时候也不是不能遇到。所以作为训练他们的主将,他们自然也都到场了,而且是嘱咐了手下的士卒很多很多这才算完。

    而这些士卒在关键的时候,可都是能豁出性命保护马休和马铁两人的。别看马休和马铁并不是他们的主公,但是他们却是老主公的后人,更是主公的亲兄弟。所以平时这些私兵,受了马超的大恩惠,可以说马超给他们的待遇,比别的士卒高得多得多,就因为他们是马超自己的部曲。所以古人说得好啊,“君以国士待我,我自当以烈士报君”,虽然士卒几乎没几个听过这话的,但是其中的意思他们当然都明白。

    马超此时他望着队伍慢慢远去,心说,愿你们一路平安,最后平安归来。而众人也都站了一会儿后,直到队伍的影儿都已经再也看不见了,这才回去。糜贞和马云騄,是每人都搀着自己母亲的一条手臂,不过谁也没说什么,而在后面的马超则对自己母亲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别人不知道,但他马超可是最清楚的,自己母亲性格坚强,所以不会轻易在别人面前哭,而真要如此的话,绝对会找个别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哭泣。

    但是马超对此也都没有办法,自己如今的责任可以说是越来越重了。马休和马铁两个弟弟远行之后,家中可就剩下自己和贞儿还有小妹云騄了。云騄你不可能指望她太多,所以家中照顾母亲的重任还是得交给自己的妻子才行,虽然之前也一直是如此,但是如今却不一样了。以前有儿子在身边,自己母亲心情自然还都不错。但是如今两个儿子都已经远行了,所以她心情绝对不会好,所以还得自己和贞儿两人好好去多陪陪母亲才行。

    不过自己不可能像贞儿一样儿,能天天陪着母亲,所以重任最后还得是落在贞儿一人的身上,当然了,还有云騄。不过好在贞儿已经生下了卿云和焕儿这两个孩子,也算是对自己母亲有个慰藉吧。走了两个儿子,但是却多了一个孙女儿和孙子啊。

    要说马超他可从来都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他的眼里看来,女儿和儿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以后女儿得嫁人,生孩子。而儿子是要娶别人,让别人生孩子的,就是如此。而刘氏虽然比起马超来差点儿,但是比起当代的古人来说,她真就算是特别开明了,也不是那么太看重男女。不过如今马超儿女都有,除了他和糜贞对此最高兴之外,那就属他母亲是最高兴的了。

    所以这两个多月以来,孩子不是在自己的妻子那儿,就是在自己的母亲那儿,当然两人也不至于去为了这个争抢,毕竟有两个孩子呢。不过更多的时候,一般都是女儿在自己母亲那儿的时间多些,而儿子在自己妻子那儿的时间更久,马超对此那可是相当了解。可自己这当父亲的,从孩子出生到现在,说实话,也没抱过几回,更是没照顾过什么。一切都是由自己的妻子和母亲管着,当然也少不了家中下人忙活。

    结果马超这次回家后,就照顾了自己儿女一会儿,他最后总结出来了,自己宁可面对敌人的十万大军,也不想去照顾两个小毛儿孩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