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六日之后,青州东莱郡。

    “孟起贤弟,不必远送了,为兄这就告辞了!”管宁对马超抱拳告辞。

    “幼安兄,多保重!”尽管马超有些不舍,但分别的场面已经历了太多,所以他早就习惯了。

    “贤弟同样保重!”说完,管宁上了马,向北海行去。

    见管宁离去,马超和崔安同样上了马离开。

    马超到东莱,他的本意是找找太史慈,但他也只知道太史慈是东莱郡的人,具体是什么地方的就不清楚了。

    所以他也没抱着太大希望在一个几十万人口的郡里找一个人,这样确实和大海捞针也差不多。想来太史慈如今也不过十二三岁,不是什么名人,而打听了许久也没人听说过他。

    马超给自己定下了两天的时间,两天的时间如果没有太史慈的消息,那他就和崔安去别的地方,不会再浪费时间。结果不出所料,两天已过,依旧是没有太史慈的任何消息,马超也不觉得有多遗憾。

    如果自己要把天下所有人才都收拢到自己麾下了,那其实也就没什么意思了,没有对手是寂寞的,这些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很容易得到的终究是少了很多的乐趣,马超知道自己今后的路还要走很长很长。

    既然没有太史慈的消息,他也不多耽搁,第三日一早,马超又和崔安骑马上路了。这次他要去北海,不过他是不怕遇到管宁,管宁是回家,北海朱虚,马超想自己只要不去那不就完了。

    但如果真要在别的地方遇到了,他也准备了一堆说辞蒙混过去。管宁是君子,他怎么也想不到马超会有这么多主意来骗他。

    在还没离开东莱地界的时候,马超在城中看到了一个铁匠铺,铁匠铺是没什么奇特的,但马超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下马进了这家铁匠铺。

    进了铁匠铺后,马超发现就要一个青年在那打铁,“你们东家呢?”

    青年头也没抬,继续敲打着,“这里就我一个人!”

    马超颇为失望的点了点头,刚想转身离开,不过墙角放着的长柄铁锤引起了他的注意。

    马超眼眉挑了挑,心说不会是这么巧吧。

    “你姓武安?”他向青年问道。

    青年闻言依旧敲打着,不过这回却没说话,但马超发现青年手上的动作明显是减慢了,如此一来,马超心中有了数。

    “你是北海武安国!”

    青年听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惊讶又警惕地看着马超,“你,你是何人?”

    “扶风马超马孟起!”马超笑着说道。

    青年明显是没听说过,“你不是王家派来的人?”

    马超听了就是一愣,什么王家李家的,看来这里有隐情啊。

    “不是,我从来就不认识什么王家的人!”

    听马超这么一说,青年终于是松了口气。其实他也觉得马超他们没有恶意,要不早就该动手了把自己抓走了,马超武艺怎么样他不太清楚。但马超身旁的那凶恶大个绝对是高手,动起手来的话,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

    “你不是王家的,那你,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武安国的?”青年,也就是武安国又向马超问道。

    “是它告诉我的!”马超一指墙角的那柄铁锤。

    “之前我问你是不是姓武安,你的反应让我确定了你就是武安国。而据我所知,在青州以单柄铁锤为兵器,而且还姓武安的人,貌似除了你武安国好像没别人了吧!”

    武安国对马超说的是深信不疑,其实要仔细想想马超所说,其中还是有很多破绽的。不过武安国现在根本就来不及想太多,也就没考虑太多。

    “请问你找我有事?”

    “当然有,我来青州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要找你!”

    “找我?”武安国听得是一头雾水,他不明白眼前这少年找自己做什么。

    “对,就是找你!有好事落到你头上了!”马超说完哈哈一笑。

    “好,好事?公子说笑了,我能有什么好事?”武安国严肃地说道。

    “你是用锤的吧?”

    “是啊,公子不都见过了吗?”

    “那就是你了!”

    “还请公子言明!”

    “怪我,怪我,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马超就把先祖马援传下锤法,并且要找继承人的事说了出来。不过他没全说实话,至少那擂鼓瓮金锤的事就没说。

    听了马超的话后,武安国激动地差点儿都找不着北了。马援那是什么人,是大汉的伏波将军,是开国功臣。

    武安国也使锤,而他最佩服的人就是马援,如今一听说自己有可能得到马援的锤法传承,他能不激动吗,不过心情激动归激动,话还是没问清,现在激动还是早了点儿。

    “这个,马公子。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武安国显得很激动。

    “当然了,只要你愿意,我就把先祖的锤法送给你,也算是了却了先祖的一桩心愿!”

    马超说的是真心话,也许武安国学了马援的锤法后武艺可能会成为一流,但相比这个才人来说,马超更高兴的是先祖的武艺有人继承,也算达成了先祖的心愿。

    马超从前世来到东汉,灵魂虽不是原来的那个,但身体却是。马援不是自己的先祖,却是这具身体的先祖,所以从此刻开始,他已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进入到了角色。

    如果是以前,他可能还会经常去想前世的生活,还会怀念前世的很多东西。但至此以后,马超就是马超,是东汉末的马超马孟起,身上肩负着巨大责任的马超马孟起!

    “愿意,当然愿意了!”武安国连忙回答道。

    “好!”于是马超让崔安把自己马上的包袱拿了过来,打开包袱,取出了从马腾手中拿过来的马援的那卷锤法,当然这卷是马腾照原本抄下的那个。

    马超把这卷锤法送给了武安国,武安国则激动地说不出话了。自己只喜好使锤,不过却没良师指点,只靠着蛮力,水平根本就不入流。如今有幸得到马援的锤法,这真是上苍垂怜,不过看着眼前的这卷锤法,武安国直皱眉。

    “公子,这,我这……”

    “有话但说无妨,有何吞吞吐吐的!”

    “公子,我这,锤法固然好,但无奈我不识字啊!”武安国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什么,不认字?马超点儿没摔倒,唉,算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啊。马上他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无妨,不识字亦无妨。”

    顿了一下后,马超接着说道:“从今日起,我每日给你读锤法,你一定要背下来,能理解多少就要靠你自己了。锤法这个,我知之甚少,所以你也别想能指望上我什么!”马超无奈地说道。

    果然,武安国一听马超也不懂太多,表情比较失望,不过好在有马超给他读,不识字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

    “小人一切都听公子你的!”以后要靠马超帮忙,再说又是人家送的祖传锤法给自己,武安国就放低了姿态,以小人自居了,这都是心甘情愿的。

    就这样,马超和崔安开始指点武安国,为什么还有崔安的事呢。因为马超知道崔安对兵器的理解比自己强太多,可以说是样样精通也不为过,所以当然是要把他拉来做苦力了。

    事实也证明马超想的是对的,很多他不懂得的地方崔安都懂,而武安国也确实是块材料,也有他自己对锤的独到理解。

    就这么个三人组合,倒也把锤法差不多全整明白了。

    期间马超也试过武安国的力量,虽不是天生神力,但也是数一数二了。马超虽说有遗憾,因为马援所说最好是天生神力更好,但如今能找个各方面都不错的也实在是不容易了。

    至于人品方面,也是通过。马超觉得武安国这人还不错,尤其是他之所以跑到东莱这来,就是因为路见不平,结果惹祸了不得不跑。

    原本武安国家住北海平寿所属的一个村,他父亲是铁匠,所以他会打铁都是因为和他父亲学过几年。

    今年武安国二十岁,十九岁的时候,也就是去年,父母相继过世了。他不甘在村子里当一辈子的铁匠,于是就把家中能卖的东西全卖了,带着他那柄铁锤就到了平寿城。

    结果在城中遇到了一恶少当街调戏少女,武安国这小子大脑一热就来了个英雄救美,不过救就救吧,谁知一失手,一锤就把恶少砸死了。

    旁边有围观的好心人就告他,说被他砸死的那个是平寿城里有名的王大少,王家在城里称得上是有权有势,小伙子你把王家大少砸死了,王家人肯定是不能放过你,你还是趁乱逃跑吧。

    武安国一听,吓坏了,原本自己只是看不下去这光天化日下当街调戏少女,谁曾想只是想做好事结果却闹出了人命,而且王家势力很大,自己不快跑是不行了。于是他就从青州跑到了徐州,不敢再在青州露面。

    而王家知道了消息后,一直在找武安国,不过一直也没什么消息。直到前两个月,王家也不知是得罪了什么人,全家都被灭了口,武安国听到消息后又观望了一个月,这才敢从徐州回到了青州。

    人是回了青州,但他可不敢再在北海待了,就这样他到了东莱,用他仅有的钱租了个铺子开上了铁匠铺。马超认出他的时候,把他吓了一跳,王家直系的人是没了,但难免有什么亲戚之类的,他以为是王家的亲戚来找上门了呢,后来一看原来是虚惊一场,非但不是寻仇反而是有大好事来到。

    武安国如今已练了一个多月锤了,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勤奋刻苦,下了大工夫来学这锤法,黄天不负苦心人,这一个多月以来的所学,和之前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

    他自己都知道如今的武艺比之前强了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而他也是从心里往外感激马超。在他的眼里,这位马公子就是自己的贵人,要是没有人家,自己恐怕这辈子都得不到什么像样的锤法,更别谈武艺能有什么大进步了。

    如今的武安国心里已有了打算,他准备以后就跟着马超混了,不过他也有自知之明,就如今自己这武艺水平,可能马公子还看不上眼,只能是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这样跟马公子就好混了。

    “武安,认真练!别走神!”马超发现武安国拿着铁锤在那愣神,于是提醒他。

    “诺!公子!”武安国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继续认真练锤。

    “哈,哈哈!”崔安看了眼武安国,忍不住笑了两声。

    武安国则是一阵纳闷,不明所以,“崔福达你笑什么!”

    崔安一听,忙用手捂住了嘴,马超在一旁也问崔安:“福达,怎么回事?”

    崔安没办法只好在马超耳边嘀咕了两句,马超边听边看向武安国,脸上也有了些笑意。

    武安国看他们两人都怪怪的,锤也不练了,停了下来,向两人问道:“你们?”

    “武安啊!这个……”说着马超用手一指。

    武安国顺着马超的手指着的方向这么一看,原来是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裤裆位置破了个洞,“你们,不早告诉我!”说着他跑回了屋。

    马超和崔安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