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人都认真听完了自己主公所说的之后,也都明白了自己主公的意思,就算不明白的,慢慢地也都懂了。而最后马超是又特意叫来了阎圃还有杨任两人,他知道自己很有必要为几人引荐一下他们。而以后张既他们要在汉中做事,扎下根基,那么至少之前是一定要靠着阎圃和杨任两人相助的,谁让他们对这里比他们都熟悉得多得多呢。

    “这位是阎圃,阎先生,乃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智谋之士!而这位则是杨任,乃是一员勇将!”

    阎圃和杨任赶紧谦虚道:“主公谬赞了!属下不敢当!”

    马超一笑,然后给阎圃和杨任介绍道:“这位是张既张德容,而这位是王伉,这位则是庞柔庞和明!”

    五个人听了自己主公的介绍,赶紧都互相见了礼,毕竟以后都是要“同在一个屋檐下”了,所以就算不都怎么怎么和睦相处吧,至少也不好有什么过节不是。而且阎圃和杨任也算都看出来了,自己主公这就是想让张德容三人留守汉中,代他管理此地。所以两人对三人却也不得不重视,毕竟在汉中,他们可以说就代表着自己的主公,说一不二。

    而自己要和他们处理不好关系的话,那确实可能就不好办了。尤其是自己两人还是刚刚投奔主公的,和人家嫡系人马怎么也是不能相比的啊。所以凡事都得小心翼翼地才行,毕竟还是那句,“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众人都彼此见礼后,马超就不再多说了,而是把时间都留给了他们,他倒是先离开了。他也知道。几人还得多聊一聊,至少先彼此熟悉熟悉。

    --------------------------------------------------

    而这几日,糜芳是最先带兵从褒中回来了,之后是管亥还有赵云两人,然后便是马岱,最后自然就是庞柔替换回来的张飞了。而众人都到齐了之后,马超就准备带兵回陇县了。至于汉中这边儿的事务,全都交给了张既他们,而马超也早已经上表,表张既为汉中太守。毕竟张既原来就是敦煌太守。所以这么一件小事儿根本就不算是什么问题。

    关键是李傕和郭汜对自己确实也不敢轻易得罪,所以这个对他们来说,他们用一个没什么大用的汉中太守,拿出来交好自己,可以说他们会觉得还是很值得的。这可不是马超自恋。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别看之前他们收拢了十五万士卒,但是他们也知道。他们自己本身的实力根本就比不上马超这个凉州牧的实力。所以对马超,他们知道,只能是尽量去拉拢,而可不能轻易得罪。要说凉州和司隶可是相邻的,所以真要给这位惹急了,没准直接就带兵进长安了。到了那个时候那哪还有自己等人的消停日子啊。

    其实李傕和郭汜两人如今可都是那种偏安一隅的人,所以没有特殊情况,此时的他们是绝不会轻易得罪实权人物的,尤其像马超这样更是有实力的实权人物。再说马超距离他们太近了。要说他们不担心,那都是假的。不过他们也知道,好像凉州牧马超马孟起没有对他们出手的意思,所以他们如今还算是安心多了,但是却依旧不敢得罪马超。

    于是就这样,马超留下了两万的凉州军士卒后,就和张飞赵云他们在张既等人的送行中,离开了汉中,回归了陇县。

    来得时候他待了七万士卒,如今带回了不到五万人马。而汉中马超留下了两万人马,再加上之前收编汉中鬼卒的近三万人马,如今汉中军一共是近五万的人马,可以说比之前张鲁的人马还要多。马超对这次的汉中之行,可以说是非常满意,自己算是用了最小的代价,就达到了最终的目的。说起来,还是应该最感谢贾诩这老狐狸啊,还有自己手下张飞赵云他们这些人,果然那两句说得不错,“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

    马超带着大军,又从武都郡返回了陇县。他在陇县是封赏了有功的众将士,比如有功的贾诩、赵云、张飞、管亥、魏平、糜芳还有马岱几人,还有士卒皆有赏赐。马超他从来不吝啬这些,反正钱粮布帛这些东西,说实话马超觉得差不多就行,反正他自己对这些是没什么概念。

    而张飞他们对这些东西更是没什么概念,毕竟终究是身外之物。这么说吧,张飞他是出身市井没错,但是家里也算是颇有家资,他父亲以前是游侠,后来当屠户,所以家中从来就没缺过钱,以致于张飞对这些东西没什么感觉。

    而赵云呢,虽然从小便是家中贫苦,但是说实话,赵云却从来都不是个贪心贪财的人,反而却不在乎这些东西。要不以他的本事,哪怕刚和童渊学武的时候,他想整点钱的话,多少钱弄不来呢。

    而管亥一样儿是不看重这些东西,管亥他家以前,他父亲虽然只是个小商人,但是生活水平不错,后来父母被人杀害之后,管亥就当了山贼,所以从来就不差钱,自然不在乎这些。

    至于糜芳,他从小就生活在大富之家,他会在乎这个吗?还真就不在乎啊。

    而魏平和马岱两人倒是真真正正的穷苦人出身,要说其实比赵云都不如,不过两人对钱财真是没什么兴趣,倒是各有各的追求。比如魏平他追求的就是做一个天下第一的斥候,探马,而马岱追求一是武艺,二就是光宗耀祖了。

    最后也就是贾诩吧,他能算是对这些稍微在乎点儿,毕竟贾诩是有家室的人。尽管马超不知道他把妻子和孩子都藏哪了,但是肯定是有没错了。而且他们想来都是靠着贾诩的收入来维持家中的开销的,所以马超从来赏赐贾诩的东西都不少,然后,然后那些东西就不知道让贾诩给整哪儿去了。

    马超没有那个心思去打听贾诩这些东西。也没有那个好奇去调查去把他家人找到。在他看来,贾诩要真觉得自己最后能成大事儿,那么他早晚估计也会把家人接到自己这边儿来,要不他觉得自己这儿不保险,那么自然就不会去做这事儿。

    而此时已经都六月末了,对于马超来说,自己今年的目标早已经完成,而可就等着年底的时候做父亲了。在他的印象中,如今董卓已经被吕布所杀,而李傕还有郭汜已经入了长安。王允身死,汉帝被两人挟持,其他的好像也就没什么再大的事儿了。

    果然,初平三年,董卓还有李傕郭汜的事儿过去之后。就再也没什么大的事儿发生了。

    袁绍和公孙瓒两人倒是继续在打着,就因为之前的过节。而且两人的地盘距离还不远。所以此时已经是慢慢升级了。今年两人整整是大战了三场,而从最开始公孙瓒他还算能招架一下,结果直到到后来他是节节败退,最后直接是惨败收场。而相比之下,袁绍却是节节胜利,一路凯歌到最后。

    马超收到消息后也不得不感慨。袁本初兵多将广,而且还有谋士,可他公孙伯珪还有什么,好像基本上什么都比不过他袁本初啊。所以败是必然的,不败才奇了怪了。

    而还有个比较倒霉的人,那个人的名字叫刘岱。堂堂的兖州牧,最后居然是死在了黄巾余孽的手里,结果兖州无主,州郡大乱。最后还是曹操亲自带兵进了兖州平叛才算解决了兖州的黄巾。而且曹操最后收编了他们,这就是曹操麾下有名的“青州兵”,至于为什么叫青州兵呢,就是因为这些黄巾是青州的黄巾,而曹操算是彻底占据了兖州。

    初平三年,天下大事儿就这么多,而到了十二月廿九的这一日晚上,糜贞给马超生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儿,是对儿龙凤胎,这可给马超这个初为人父两世为人的人激动坏了,最后忍不住地落下了眼泪。对马超他来说,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今年应该是多大年纪了,两世为人,自己活了四十九年多,如今才有了两个孩子,自己要是不哭那就不是当父亲的了。

    而最后孩子起名儿还是个问题,马超请了自己老师阎忠,给两个孩子起名儿。而阎忠早在前几日就已来到了陇西,他就是为了看到自己学生的孩子降生。而一起来的,还有马超的属下,今晚可以说都到齐了,就连在金城防御羌人的十八子也是派代表来到了陇西,还有汉中的张既,也是让王伉和庞柔两人过来了。可以说这次是继马超当年大婚之后,人来得最全的一次,都是为了看到他孩子的降生,所有人都是特别关注。

    而对马超来说,自己的老师那就是汉阳、陇西一带乃至是全凉州最有学问的人了,而且他起名儿想来也不会太差,而且自己母亲家人妻子可都是同意了。如今自己的长辈没几个了,但是老师阎忠却是一个重要人物。

    阎忠最后自然是当仁不让,别看都这么晚了,但是他还是在屋中想了许久,然后又卜了一卦周易,最后则说道:“之前为师给两个孩子卜了一卦,两个孩子都是大富大贵的命,先出生的女娃就叫卿云吧。不过男娃五行缺火,所以为师给他起名为焕,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阎忠没做多解释,而马超也好,他母亲刘氏也罢,那都是比较有学问的人,所以当然知道这两个名字都是哪个,而且其中的意思都是什么。

    马超知道,此卿云非彼青云,卿云就是庆云,是一种彩云,而古人视为祥瑞的祥云。《卿云歌》中,“卿云烂兮,糺缦缦兮”,卿云就是这个卿云。马超对此还是比较喜欢的,毕竟这个词一听就是有学问的人给起的,要说自己还真就是想不到。

    比如以后自己的女儿,人家一听马卿云,可能有人会第一感觉是那个青云,但是真正有学问的人,直接想到的就是这个卿云。而且一样儿也会知道,“卿云烂兮,糺缦缦兮”这两句。

    至于自己的儿子,马焕,这个焕字,意思应该就是光亮,鲜明的意思。有个成语叫,“焕然一新”,就是这个焕之,还有班固的《西都赋》中,“焕若列宿”中也是这个焕。《论语》里也有,“焕乎其有文章”还是这个焕。

    五行缺火,马焕,不错,马超觉得挺好,老师不愧是有文学的人啊,自己就是想不出来。

    “多谢老师赐名,学生就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如此之名啊!”

    阎忠一笑,自己这个学生从小就是爱奉承自己,不过其中至少也有一多半都是真心话了,所以自己也很少去和他计较什么,他爱如何说就随他去吧。

    最后马超的两个孩子的名儿就这么定下来了,长女,叫马卿云,而嫡长子则叫马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