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白天,一大早,南郑的百姓都起了,于是很多人便看到了太守贴出的告示。当然了,这个可不是他张鲁贴的,要说如今印信什么的可都在马超的手里呢,所以这个当然都是他整得了。

    认字的人念了几遍,从上面,不识字儿的百姓都得知了昨日的两件大事。第一件自然就是汉中易主了,如今已经变成了凉州牧马超所管辖。这第二件那就是更大的事儿了,那就是南郑杨家因为谋反,结果一家几百余口,昨夜是尽皆被诛杀殆尽。而且告示还告诉百姓,有杨家余孽在南郑躲藏着的,一律上报,要不查出来以同罪论处。把老百姓吓得,不少都马上便跑回家去看看,心说这杨家的余孽可别跑自己家然后偷偷躲进来啊。

    而剩下的百姓呢,这一下可就炸开锅了,要不昨夜怎么听到了不小的响动,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可被惊醒的人几乎是谁也不敢出去看个究竟。那百姓绝大多数胆儿都小,所以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可却没有想到啊,原来昨日出了这么两件大事儿,一个是汉中易主,一个就是杨家覆灭,不得不说,这真是一条比一条震撼人心啊。

    “我说小三子啊!”旁边一个砍柴大叔,向一边的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说道。

    “哎呦,大叔,您这有事儿?”那个叫小三子的回答。

    砍柴大叔则偷偷地问道:“是啊,刚才听人说,有个叫马超的人,他是砍树卖木头的?”

    小三子一听也不敢笑,不过他是连忙捂住了砍柴大叔的嘴小声说道:“大叔您可千万别出去乱说啊,小心‘祸从口出’!那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可是朝廷的大官儿,手握着重兵十几万呢!”

    砍柴大叔一听,把眼一瞪,心说,俺的娘啊,这个叫马超的也太厉害了吧。他虽然不知道凉州牧是多大的官,但是手底下能有十几万的兵马,那这人能是一般人所能比得吗,这个什么木的比什么将军还厉害啊。

    小三子一看砍柴大叔没再多说,他也就把手松开了。结果刚松开。那砍柴大叔是直接就跑了。虽然很多东西他不知道,但是他却还不傻,知道得罪不起这样儿的大人物,所以趁着没人注意,他是脚底抹油。溜了。

    小三子看着砍柴大叔远去的背影,他心说。凉州牧怎么可能去在乎你我如此的小人物呢。

    结果这时。凉州军的士卒又张贴了一张告示,小三子一看,顿时就是双眼放光,心说,好家伙,凉州牧的手笔还真不小啊。可惜啊。大叔他这时候居然跑了,他还不知道消息,等他知道的时候,估计钱粮不都得发没了。小三子心里暗笑。而他马上也跑开了,他这是去通知家里的亲戚,告诉他们来这儿领钱粮的事儿。

    这第二张告示就是马超说要给南郑的百姓钱粮的事儿,当然对此每家每户只能领一份儿而已,而百姓都有登记在册的,所以不怕冒领或者重复领取。

    --------------------------------------------------

    凉州军士卒在南郑发着钱粮,而马超则派人去通知沔阳的管亥赵云他们,让他们把雷铜放了。还有褒中的糜芳,阳平关的马岱,都得让他们得知自己已经取了汉中的消息。至于汉中剩下的那些城池,只要张鲁一句话,都得是乖乖归降,再说如今连坚城南郑都丢了,其他城还能抵抗得了什么。

    再说沔阳这边儿,邓贤这几日是非常着急,而且他还不敢轻举妄动。,好不容易把高沛给盼来了,结果一打听高沛,还不如自己这边儿呢。差点儿没断了粮啊,然后邓贤把自己这边儿所发生的事儿都和高沛讲了一遍,高沛一听,心说你邓贤这边儿也不比我那儿好到哪儿去啊。连雷铜都让人给掳去了,你还真有脸说这个呢。

    “唉,高将军你看如今这该如何是好啊?”

    高沛心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如今也只能等着马孟起那边儿拿下汉中,然后依照约定把雷将军放了!”

    “这,他们能守信?”

    高沛点点头,“不错,我观马孟起其人,是个守信之人!更主要的是,如今我们益州军近四万大军还在汉中,如果他不想与我们为敌,那么就必定要放了雷将军才行!”

    邓贤一听,高沛说得特别有道理。如今自己这边儿可还有近四万的人马呢,马超也不过才六万多,所以自己这边儿可也不怕他。要不是因为雷铜的性命在他们凉州军的手里攥着,自己早就带兵去支援南郑去了。

    邓贤点头,于是继续问道:“不知高将军对此可有何办法,让那赵云赵子龙放了雷铜将军?”

    高沛一听,心说我哪有什么办法?如今自己都欠着人家的人情还不上呢,人家还能听我的话?说笑了,自己可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啊。

    “这,还是那句话,我们只能是等待了,邓将军以为呢?”

    邓贤闻言是长叹了口气,他也算看出来了,这高沛还不如自己呢,所以可别指望他什么了。他高沛那么早就带兵进了汉中,结果如今你看他如何了,一万人如今已经不到万人了,关键是粮草都差点儿断了,所以真不能指望他什么。

    --------------------------------------------------

    当管亥和赵云得到马超快马传来的消息后,心中高兴,近一个月,如今这就算是把汉中给拿下了,可以说效率还是不错的。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己方的损失不大。也算是起到了练兵的作用。所以管亥和赵云的心情,都是大好。

    同样儿,在褒中的糜芳,还有在阳平关的马岱两人,心情也是一样儿,如今已经是胜利了,终于是拿下了汉中,完成了当初来此的目的啊。

    而马超给赵云交待了雷铜的去留,他是亲笔书信一封,让快马带给了赵云。

    此时赵云展开自己主公的亲笔信一看。明白了。如今也只能是如此做了,毕竟益州军还是不得不防啊。

    赵云把自己主公的意思一说,管亥也点头明白,于是两人就开始去实行了。要说这几日,雷铜醒来之后。是大骂赵云。赵云对此倒是没什么,不过管亥可看不下去了。所以雷铜再一次的“熟睡”了。然后之后只要他再醒就再一次地“熟睡”。直到现在。

    两人这次看着还在“熟睡”的雷铜,也没人把他整醒,要不他还得不老实。

    “交给你了!”赵云对管亥说道。

    “放心吧,到时候我亲自过去!”

    赵云点点头,然后便向着沔阳城头而去。

    在沔阳城头,赵云是叫来了邓贤和高沛。两人虽然不知道沔阳城头击鼓要做什么。但是却并不妨碍两人出帐上马然后来到城下。

    赵云对城下两人一笑,便说道:“也许二位还尚且不知,我家主公已经拿下了南郑,而且如今整个汉中已经在我主的囊中了!”

    邓贤一听。心说汉中这么快就丢了?可能吗?马超这么厉害?

    不过高沛倒是没怀疑赵云的话,不是他马超马孟起太强,而是他张鲁张公祺太不行。他对这还是知道的,就看他张鲁张公祺最后不让自己入南郑,就能看得出来,汉中早晚必丢啊,这有什么说的。

    邓贤问道:“不知赵将军是要与我等说什么?”

    “自然就是释放雷将军之事!”

    邓贤和高沛一听,眼前一亮。高沛也早已从邓贤口中得知了自己主公亲口所言,汉中之事不可为就退回来即可,但是尽量不要让士卒伤亡,大将更不能有失。所以邓贤和高沛两人都想好了,只要把雷铜给救回来,自己两人马上就退兵,退出汉中,回成都。虽然回去可能免不了要被处罚,但是好歹雷铜的性命保住了,没酿成大祸就好。

    不过赵云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把雷铜给他们呢,要说雷铜就是如今牵制益州军最大的凭借了,所以只能是好好利用,不能就这么轻易地交出去。所以对于自己主公所说,赵云他还是很愿意去施行的。

    其实如果说去拿敌将或者士卒的亲人性命去要挟对方,赵云他绝对不会去做那事儿。但是敌军的主帅主将,这个虽然如今也是要挟,但是在赵云他们看来,其实却并不一样儿的。如果说你拿对方亲人的性命要挟对方,那是拿无辜的人来当人质,不是光明正大,而是属于旁门左道。但是你抓住了敌军主帅,而且还是敌军的命脉,用他来要挟敌军,那就是你的本事了。要不你有本事,你也去把敌军的主帅给抓来,其实和那个拿对方亲人性命要挟的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前者是无奈的下三滥的招式,而后者可以说是真正的本事了。

    邓贤继续追问道:“不知赵将军要如何放了雷铜将军?”

    赵云一笑,然后说道:“只要邓将军与高将军带着益州军退出汉中,到时赵某自会放了雷将军的!还有,邓将军和高将军必须留下军中粮草的一半才行!”

    邓贤和高沛一听,一时确实还不能接受,邓贤大声说道:“赵将军,非要如此不可?”

    赵云点点头,“不错,只能如此,没有其他!”

    邓贤心说,啊,留下粮草的一半,然后还得等自己退兵汉中,你们才能把雷铜给放回来,这还都是你的了。

    “在下照做之后,赵将军能保证雷铜将军的安全吗?一定会放他回来?”

    赵云闻言一笑,这个邓贤还是不太相信自己。也难怪,之前就是相信了自己,所以雷铜被自己掳走了。而到了如此关键之时,他是不敢轻易相信自己了。不过赵云他马上就有了办法,赵子龙艺高人胆大,这点儿小事儿还能难住他吗。

    虽然马超就把大致的意思和赵云说了,没说具体的,但是赵云知道自己如何做,才能让益州军彻底从汉中退兵。他知道,自己主公这时候已经派兵赶往定军山了,而益州军撤到广汉之后,己方凉州军的士卒必然是要占据定军山要道的,所以就算雷铜回去后,益州军再向进汉中,定军山他们可过不去了。

    赵云大笑:“哈哈哈,邓将军这是信不过赵某啊!”

    邓贤苦笑了一下,心说信你?信你,雷铜都被你给掳走了。而且之前城下谈判,自己可是信了你一次,可如今太过关键,防人之心啊。

    “只要赵将军划下道来,在下接着便是!敢问赵将军,如何取信于我军!就算在下答应,可我益州军如今在汉中的近四万士卒也许却不会答应啊!”

    赵云冷笑着,心说威胁,赤/裸/裸的威胁,不过自己惧怕他们吗。四万,哪怕是十万又能如何,不过邓贤说得倒是不错,自己要让他们安心,所以赵云把之前所想的和他说了,“如此,赵某当亲……邓将军以为如何?”

    “好,赵将军快人快语,在下佩服!请吧!”

    邓贤说完,赵云已经下了城头,骑上了自己的战马,命士卒打开城门,他亲自带马出城了。

    来到邓贤的近前后,“邓将军,如此放心否?”

    邓贤一笑:“好,放心了!赵将军果然英雄,请!”

    高沛也说道:“请!”

    赵云一笑,“二位请!”

    于是就这样儿,赵云进了益州军大营。没错,赵云和邓贤两人说得清楚,他今日就是单人单骑入益州军大营,和邓贤高沛他们共同撤退,等退到了广汉后,管亥自然会把雷铜给他们放回去的。

    而邓贤对此自然是满口答应了,心说自己有近四万大军,这时候可不像之前那样儿那么相信你了,所以你赵云如今还能长翅膀飞走不成。而他确实也挺佩服赵云如此胆量的,敢只身入敌营做人质,试问天下人能有几个敢如此的,至少他赵云赵子龙是真敢如此作为,他亲眼见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