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后张鲁作为之前的汉中太守,所以他是特意宴请了马超几人。如今这也不用分到底是什么时辰了,反正这时候都是按江湖规矩来那就对了。

    众人饮宴,也可以说算是宾主尽欢了,只是如今到底谁才是宾谁才是主,那可就不好说了。

    宴毕,马超是特意把张鲁给留了下来,或者说是他特意把张鲁叫住的,因为还有不少的话,还没和他说。毕竟之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有些话确实也是不好说,这不马超就找了这么个机会准备和张鲁聊一聊嘛。当然了,张鲁他其实也知道,马超肯定是要找他的,所以其实他也正等着马超呢。而他自然也有要和马超好好聊一聊的意思,所以两人在这上其实也算是比较有默契的了。

    “却不知公祺先生今后有何打算?”

    马超直接就问了出来,对张鲁这样的人用不着拐弯抹角的。而之前贾诩和他说了,如今的张鲁他已经是没什么野心了。那么既然一个没有野心的张公祺,马超肯定是不会动他的。还是那句话,因为张鲁的身份和别人不一样,他五斗米教天师的身份,马超不可能不去重视,所以张鲁哪怕败了,也不能让他死,至少是不能死在自己的手里,要不麻烦可就大了。

    张鲁闻言则是微微一笑:“不瞒州牧,鲁觉得自己比之先祖来说,差之远矣,所以今后就要潜心修道,不再问世事了!”

    马超一听,张鲁都这么说了,结果他刚想再问,就听张鲁继续说道:“州牧放心,五斗米教的天师。鲁自然也不会再去做了。鲁第四子张盛,足以胜任,以后教中一切便都交与他了,鲁不会再过问。而州牧如今能对我教对我教众如此,鲁已经是感激不尽,所以五斗米教今后万不会再与州牧为敌,还请州牧放心便是!”

    马超闻言,心说自己所想的人家都已经知道了,还这么保证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啊。这在谈判当中。自己就是处在劣势了,而人家都知道自己所想的了,自己还能占什么优势?

    “鲁还有几子,虽然他们一心求道,但是鲁要是让他们跟随州牧。相信他们也不会推辞,不知州牧觉得此提议如何?”

    马超心说。你张公祺这是以退为进啊。自己要几个道士做什么啊,还真想去研究黑火药?自己就不研究那个,照样靠着冷兵器一会群雄!你自己的儿子,那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其实马超在知道了张鲁的心思后,他也真没那个心思去留他儿子当人质什么的。而贾诩说得好啊,如今已经很少有什么能让张鲁再去上心了。所以马超明白,哪怕是他儿子其实也都没用。

    而张鲁既然没野心,没太多的心思,那他再去做什么就和自己无关了。对于一个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阻碍的人。马超自然不会再去管他去关注他什么。更何况张鲁此人本来就杀不得,所以只能是他爱去做什么,那就让他去做什么就是了。

    马超一笑:“公祺先生倒是不必如此,超这在世俗之中忙着去争名夺利,而几位可是一心求道,所以还是别沾染了这些俗事俗物得为好!”

    张鲁闻言则微微一笑,“州牧所言甚为有理,要说之前鲁便是如此,如今倒是还算好,说来鲁能如此,还真得感谢州牧才是啊!”

    马超连忙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马超心说,自己可没有指桑骂槐的意思啊,根本就不是说你嘛。而两人又简单的聊了几句后,张鲁这才告辞,而马超则被张鲁给安排到了最好的屋子中。

    --------------------------------------------------

    不过马超却没去,张鲁走后,他便直接去找了贾诩,因为这都是之前两人说好了的。

    “主公!”

    “先生这是……”

    “主公,诩看如今还是如此……”

    马超听后点点头,因为贾诩告诉他说,今夜可能要出变故。而这是贾诩多年的经验,马超在这上其实确实还是差了不少。听贾诩的那意思就是说,杨氏兄弟可能要对自己不利,而今夜很可能他们就要行动了。说白了,就是要趁自己等人刚到南郑,立足未稳,准备杀己方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他们也许觉得自己计划的很好,可却不知道贾诩这人算计人心可厉害着呢,所以马超他自然是有所防范的。

    之前马超是只带了张飞贾诩他们还有几十个亲卫进了南郑,但是到了这时候,凉州军其实已经陆续接手了南郑的北门、南门、东门和西门四个城门。而马超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挺安全的,但是贾诩却不以为然,别看对方也知道这个,但是却并不代表对方不敢去铤而走险。所以贾诩让自己主公今夜必须小心才行,最好是别在太守府这儿住,直接到北城门那儿去。

    别看马超的凉州军已经接手了四个城门,但此时在南郑的士卒也不过才两万左右,他不可能把所有的士卒都拉进南郑,而对方的人马,至少也得有四五千,毕竟杨松真要这么做,那可能是他家族支持的,所以四五千人马可并不多了。

    要说马超要是没有什么防备的话,那杨松他们这些人还真有可能得逞,但是如今经过了贾诩的提醒,马超要是再没什么准备没什么动作的话,他不就白混了。所以今夜杨松他们要是没什么动作还好,一旦要真像贾诩所说那样儿的话,那后果可真是……

    --------------------------------------------------

    “都准备好没?”这话是杨松问的。

    “大兄,你真要如此施为?”

    而旁边的杨柏还算小心谨慎,他总觉得不应该如此。而自己这大兄,不只是连带着把自己给捎带上,还让家族也出人了,这一旦马孟起不死,凉州军不退,家族可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旁边一人说道:“杨柏你就是胆小如鼠啊,你还不如杨松一半呢!”

    说这话的人是张卫,这次要对付马超的事儿,就是他和杨松两人合谋的。本来之前守城的时候,还没什么想法。但是之前自己大兄说投降了马超之后,自己要是再不拿出点儿行动来,那汉中可不就归了人家了。

    对张卫来说,马超应该对自己等人没什么防备。退一万步说,自己几人失败,最后大不了就是个死,那也比投降了人家,寄人篱下来得强啊。

    不过张卫他算是轻松,但是杨松可不轻松。今夜的行动,他是把家族都给拉上了,所以败了,丢得不只是自己的性命,最后连带着家族也得遭殃啊。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冲动了。你说要对方他马孟起,自己就去呗,干什么还把家族中的私兵部曲也给拉上啊。不过如今是箭在弦上,是不得不发了。哪怕自己就算是让家族的人马退走,估计事败后,他马孟起也不会放过自己的杨家了吧。

    要说他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张卫是不服马超,不服凉州军,他就像跟着他大兄张鲁,结果他大兄如今明显是没有那个争霸的心思了,所以他自然要反抗一下,反正胜了最好,没准自己也能成为一方诸侯。败了呢,大不了自己就是一死而已。

    可杨氏兄弟却不是不服马超的原因,他们说白了,还是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因为张鲁虽然他不是汉中人,也不是益州人。但是毕竟他和汉中南郑的杨家,还有汉中几家豪强都妥协了。所以张鲁能和世家豪强和平相处,再加上他确实有实力,五斗米教天师嘛,所以一直间彼此还都相安无事。

    但是如今马超这么横插一杠子,事情变化可就大了去了。首先他们刚选好的,也和他们关系不错的张鲁要下台了,换上个纯粹的外来人马超马孟起。他们当然是不能轻易妥协了,毕竟张鲁虽然不是益州人,但是他可在益州多年啊,也算是半个益州人吧。可他马超算哪根葱呢,连半个的一半也算不上啊。

    所以在他们看来,与其让外人来做这个汉中太守,倒还不如让汉中本地,或者是益州人来当才好。所以就有了如今杨松他们今夜要围杀马超的事儿,他们如此想法,哪怕杀不了马超,但是却也要让他妥协,必须要给汉中的世家豪强大头儿的好处,他才能安稳地入主汉中,把汉中划归到他的治下。

    可惜的是,他们想得倒是挺好,不过这如意算盘确实是打错了。

    杨柏一听张卫如此说自己,他当然不服气,“谁怕谁,今夜我倒要看看,你张卫多大的胆量!你不是要对付张飞吗,你去战张飞吧!”

    “去就去,你等着看吧!”

    “都别说了,马上就行动了!”

    杨松一说完,张卫和杨柏两人都不吭声了。他们两人虽然吵,但是还是隐隐以杨松为首的,这个没错。

    “今夜戌时,我们包围太守府,务必一战生擒或者斩杀马超孟起,知道了吧!”

    “诺!”

    “诺!”

    两人应诺,就等着到时候带兵把马超他们给一一斩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