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城头上赵云和管亥两人早已远去,邓贤喊完了之后,他也是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便拨马回了大营。等回营后,他便指挥着全军撤退了,毕竟答应了赵云要退兵五里,所以其实益州军的士卒早已都是开始行动上了。

    而尽管益州军的士卒很多人心中都埋怨邓贤如此丢脸的作为,但是却没人表现出什么不满或是不情愿来。因为谁都知道,军中行军司马,那还不是在自己等人的眼皮子底下被敌将给掳走了吗,所以说起来,邓贤今日的妥协,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整个益州军的啊。丢人丢得是整个益州军的,丢脸一样儿是丢得益州军的脸面。

    很多士卒都在想,等什么时候把军司马救出来后,之后再找机会把场子找回来。这次真是栽大发了,丢人都丢到天涯海角去了,怎么能不找回来呢。

    之后,邓贤想起了还在汉中的高沛,虽然和高沛没什么交情,但毕竟都是益州军的。如今雷铜是落了难了,所以他高沛怎么也得出点儿力吧。于是他便连忙差人去南郑找高沛,邓贤虽然不知道高沛具体在什么地方,但是想来到了南郑的话,总是能知道他的消息吧。

    说实话,就算他不找高沛,高沛也得来找他,要不高沛粮草之后的问题怎么解决?所以他们都知道,自己需要对方的帮忙,那么当然很快就能见到面了。只是估计谁也不知道不会预料到对方居然是如今是如此情况而已,所以当他们碰面的时候,应该会挺有意思的。

    --------------------------------------------------

    而南郑,张鲁他们等了几日也没见益州援军过来,他们还以为自己之前所想得错了,于是暂时也就没再去多想什么。

    不过这几日里。马超倒是也象征性地进攻了一次。因为在跟随赵云去定军山的五百骑兵返回了南郑战场之后,他就已经知道,赵云估计事就要成了。至于这几日赵云没有回来,那不正是按照约定,把益州军给赚到了沔阳去了嘛。至于赵云的安危,马超确实没想太多,如果说事情败露,那么赵云他怎么也能回到南郑这边儿来的,而这就是马超的想法。

    而他如今是把破敌的关键都放在了贾诩的身上,因为马超总是觉得贾诩能有什么好办法也不一定。结果他每次一问贾诩。贾诩心里就直叫苦,心说自己主公这也太高看自己了。自己确实有想法不假,但是却不一定每次都能起到作用不是。自己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说出来的计策都能成功,怎么可能!

    不过当马超再次问道贾诩的时候。“不知文和先生如今对南郑可有了对策?”

    贾诩这次则说道:“主公,诩以为最近我军还是休战了吧。而如今我们却还需等待才是!”

    马超闻言心说。那休战就休战吧。尽管对士气有影响没错,但是如今自己最大的担心,益州军已经被子龙牵制在了沔阳,所以自己所担心的暂时就没有了。那么就不必再着急什么了,尤其如今攻城基本就和徒劳也没太大区别,人家紧守着三处城门。自己凉州军士卒根本就讨不到什么好处,而最后还是徒增伤亡。所以在益州军没有威胁的情况下,休战也不是不可以。

    “哈哈哈,既然文和先生之意如此。那么便依先生之言!却不知先生所言,这等待,到底是何意啊?还请先生不吝赐教才是!”

    贾诩闻言则微微一笑,“主公到时便知,不会等太多时日的,诩觉得五日之内即可看到!”

    马超微微点点头,他对此倒是没有刨根问底。心说既然贾诩他这老狐狸卖了关子,那么暂时先就这样儿吧。反正自己对这个时机也不是说就那么特别的好奇,而到时候贾诩他该说的时候,自然还是不得和盘托出吗,所以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啊。

    又过了一日之后,此时的贾诩则对马超说道:“主公,其实诩之想法便是……”

    马超听着贾诩所言,他是越听,眼中就越亮。因为他觉得贾诩的想法非常好,真要是这样儿的话,那么南郑可破,汉中可定啊。

    “先生能确定此事?”

    贾诩点点头,“不错,主公,诩早年曾游历天下,这汉中诩自然也是到过的,而更曾在此待过一月多的时日。也曾向当地的老农户请教过一些东西,没想到如今却是能用得到了!而今日经过诩的观察,已经是可以确定如此,所以没有错,诩觉得是‘八/九不离十’了!主公我们当开始行动才是啊!”

    马超缓缓点头,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其实贾诩能去请教老农,马超对此却并不意外,这是其实还是很正常的事儿。而对于贾诩他所讲的东西,马超觉得应该也不会错,毕竟如今这时间都已经到了六月了,所以它这确实应该……

    想到这儿,马超便赶紧命人去按照贾诩所说去准备了,而到时就像贾诩所说的话,那么也许会令南郑的张鲁他们措手不及也不一定。不过马超他可也知道,虽然他已经休战了,没有再进攻南郑。但是张鲁他却依旧是没有放松一丝一毫监视己方的动作,所以马超是特意命人在白天的时候不要轻举妄动,而在晚上再偷偷地行动就成。

    --------------------------------------------------

    果然,张鲁对马超的小动作,他却没察觉出来什么异常。而就在今日,他还特意召集了众人,准备商讨如何对付还在三面包围南郑的凉州军。

    “各位,今日召大家前来,就是看看。这如何应对马孟起的凉州军围城!虽然看凉州军如此作态,像是暂时偃旗息鼓了,不过也许他们正在准备对我军强力反攻也不一定!可惜这益州援军居然还没有到,不知还要等到何时?”

    张鲁一想到益州援军他就生气,之前来了个高沛,结果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褒中交给他才几日啊,就直接给丢了。还好如今没让他进南郑,要不指不定要出什么事儿呢。而此时大家都盼着益州援军的到来。结果那却是两个人影儿都没有啊。难道说任岐还有贾龙他们变得这么厉害了,还是说刘焉刘君郎他已经是彻底放弃了汉中,会是如此吗?

    张鲁也不知道了,不过就在他话音刚落,就听一人说道:“师君。之前我们所想,是益州军的援军到达了汉中。所以马孟起才暂时按兵不动。而之后我们却又推翻了之前的想法。其实属下以为,要想证实益州军援军到来与否,还是应该派出探马斥候去探听才可!”

    这话是阎圃所说,他不是自信,而是觉得益州军确实该到了。而当日马超直接停战,那就是因为益州军的到来。所以不知道益州军因何到现在也还没有到达南郑。但是却并不妨碍阎圃对益州军的到来是深信不疑。所以他建议自己师君,还是派出探马斥候去探查一下为好,至少这样儿一来,大家也就知道具体情况了。

    不过张鲁闻言他就是一皱眉。说道:“如今我军当紧守城门才是,至于探马斥候,暂时,还是算了吧!”

    阎圃则摇了摇头,“师君,我们不开城门,依旧可以让士卒下城,只不过就是很费力而且也比较危险!”

    张鲁眼眉一挑,“那既然如此,那就赶紧派出探马,去探听一下益州军的动向!”

    “诺!”

    阎圃见说服了自己师君,他也就不再多言。

    杨松此时出言说道:“师君,最近那些被俘虏的鬼卒家属情绪比较激动,到处宣传说师君不顾士卒安危,连五万石粮草都舍不得,然后还……”

    张鲁猛地一拍桌案,大喝道:“一派胡言,真是‘欲加之罪’!我张鲁张公祺何时做过此事啊,各位可都清楚!如今他马孟起污蔑于我,在城中找人造谣生事,给我查,查,把所有造谣生事者全都抓起来,一个都不得放过!”

    “可是,这,师君……”

    “杨松,此事交与你了,不得有误!要不,提头来见!”

    “这,诺!”

    杨松只能是应诺,他是万分无奈啊。说实话,他对此也没太好的办法。因为如今那近一万三千的鬼卒可确实是在人家马孟起手中呢,不就在阳平关吗。而最开始造谣的人找就查不着来,而如今传着这话的可都是士卒的家属,虽然那近一万三千的鬼卒有家属的,不是所有人家属都在南郑,但是那却也不少啊。就算几千人也都是个问题,杨松实在是太头疼了。

    张鲁也头疼,他心说马孟起攻不下自己的南郑,就开始用其他的旁门的方法了。对,用计,张鲁也知道,但是他就管马超这个叫旁门左道的方法。

    又过了两日,汉中开始迎来了雨季,开始下大雨,虽然不是什么暴雨,但是绝对是大雨,而且一下就下了两日多。

    这一日,大雨已经转为了小雨,而正在南郑太守府的张鲁突然就接到了射到城墙上的马超亲笔书信。而等他看过马超的亲笔信后,差点儿没把他给吓倒了。

    ps:四百章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之前看了一下,今天不知哪位或者哪几位书友投得推荐,之前还是0,现在是10了。个人很欣慰,很感谢大家的支持。说实话,个人从来不会去求什么票啊什么什么的。要说别的作者那是人家,而且人家写得也好,所以自然有资格说这话。但是个人就是个读者,但后才算是个作者,并且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作风。所以个人永远都不会去求什么,但是对于大家的支持,个人却也从来都是感谢的。今天话说多了,总之谢谢大家。这个每章节前面的感言从来都不算正文字数,不花钱,所以大家放心就是了。如果你也是个作者你就能看到这个,在后台,要说网站在这方面所想的还是不错的,感言是最多500字,然后都是免费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