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听此时糜芳大声对着褒中城头喊道:“高沛,你个鼠辈,还不敢出阵!我看你今后就别再叫高沛了,直接就叫鼠辈得了!”

    听到了糜芳的话后,凉州军一方是哈哈大笑。要说高沛他还真能忍得住,其实他也是强忍着的,强迫自己,不让自己冲动。只要他一想城破了,然后自己被杀,最后又给自己主公给益州军丢人,他就冷静了一点儿,直等到糜芳骂到他祖宗了,高沛是眼不见为净,他也不想再听了。

    所以只对旁边说了句,“没我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战,违令者军法从事!”

    说完之后,他暂时就先下了城头,离开了。而糜芳还在那儿骂个不停,这也是马超给他支得招,因为在马超看来,他高沛也许能忍住,但却不代表别人也都能忍受得了。

    果然,高沛刚下城头,有一位就已经是再也忍不住了。之前因为有高沛在这儿,所以他还能强迫自己收敛点儿,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但是如今自己顶头上司都已经下去了,自己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要说高沛他有两个得力属下,第一个就是这位脾气挺大的,巴郡临江人,叫穆新。而第二位此时则正在守着褒中的南门,广汉梓潼人叫吴坤。而这个穆新可以说脾气是特别不好,他在糜芳城下骂阵之时,就已经是忍不住了,要不是之前高沛在这儿,他早就拿着兵器下去了。

    只听穆新对着还在骂阵的糜芳大喊道:“敌将休得猖狂,看某下来战你!”

    糜芳一听,心中高兴,他这时候才发现高沛好像没人影儿了。不过他也没指望着高沛这个主将能下来,就算他属下下来。自己也没白骂这么久的时辰啊。

    糜芳也同样是大喊道:“你下得城来与我一战,谁害怕谁就是乌龟孙子!”

    穆新他一听是这个气啊,随即大叫道:“你给你穆爷爷等着,你穆爷爷马上就到!”

    糜芳也是大喝:“随时奉陪!”

    结果穆新刚喊完,旁边的士卒赶紧劝说:“将军不可,此乃是敌将激将军出战啊!”

    这是一益州军士卒劝的,至于褒中的士卒,他们可不管这个。一个是他们确实没资格去参与益州军的事儿,那是人家的事儿。而另一个则是,他们汉中军因为张鲁的关系。所以也确实与益州军不和,这点是没有错的。双方都是如此,虽然两方人马还不至于是生死仇人似的,但是关系肯定不好就是了。此时能同守御着褒中,其实这已经就算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穆新一笑。说道:“我当然知道这是敌将激我出战,但是我军要是不出战。那么士气便会下降。所以看我先斩了敌将。让大家出出这口气!”

    糜芳他不只是骂了高沛,连带着是他家亲人,祖宗十八代,再加上他的属下,还有益州军,反正只要是和高沛有关系的。基本上糜芳都骂遍了,所以穆新才如此说。

    益州军的士卒一听,知道是劝不住这位了。于是赶紧有人去找高沛,但是此时的穆新却已经骑快马赶去南城门了。他可不傻。知道这时候大兵压境,尽量还是不开北城门得好,所以他是准备从南城门绕道过去。

    结果高沛最后还是来晚了,一听到穆新擅自出城迎战,他心中是大骂啊,心说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穆新,那凉州军的将领是你能去挑战的吗?你难道就没听说过汜水关下战吕布吕奉先的事儿?那其中的两个大将就是凉州军的人,是他马超马孟起的手下啊。就凭你那本事,哪是人家的对手啊,只能希望城下敌将的武艺平平了。

    等高沛到了南门这一问吴坤,吴坤则说道:“穆新早就离开了!”

    高沛连带着也给吴坤骂了一通,其实吴坤感觉自己也挺冤枉的。俗话说,“君辱臣死”,虽然和高沛不是主公和下属的关系,但却也是上下级多年,关系非常不错。他吴坤之前不知道也就罢了,但是听穆新把北门的事儿这么一说,他一下就火了,要不是自己还得守着南门,自己也得和穆新一样儿,去会会那凉州军的敌将。

    不过吴坤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和穆新确实是有欠考虑啊。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穆新都骑马走远了,还上哪儿追去啊。

    高沛此时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罢了,但愿穆新能平安归来吧!”

    说完,高沛是赶紧又折返回了北门,他要亲眼看看两人对阵。要是穆新没吃亏,那么就让他们战下去,如果穆新要是不行了,那自己也好让士卒赶紧鸣金,让穆新回来。

    果然,过了一会儿,穆新来到了战场之上,不过他是从东边儿过来的。

    穆新看到了场上的糜芳,大喝道:“巴郡穆新,前来领教阁下高招!”

    糜芳一看穆新,嘿嘿一笑,“东海糜芳,看招!”

    说完,两人都各提着自己兵器,拍马就奔向了对方。都准备借着自己战马奔跑之势,给对方先来一个下马威。

    糜芳的兵器是大刀,他从小就喜欢这个。而穆新的兵器在马上来说,相对能少一些,他用的是棍。而当马超在后面一看穆新拿个棍子就出战了,他心中还说呢,这位还真把自己当成是少林武僧了?还拿个棍儿当兵器,难道他真不知道在马上不太适合使这个吗?而马超突然觉得,这位能活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走了多大的运道,真的。

    当然也不排除这位可能是个隐藏的高手,天生神力,一条棍更是使得出神入化,神仙难躲。但是这个可能吗,反正马超他是怎么看这位是怎么不像啊。

    两人的战马是越来越近,当两人相遇之时,两件兵器一下便相交相碰,可是却没有发出特别大的声音,但是却特别清脆。

    穆新他的武艺其实就是个三流的水平,而糜芳那可是二流下等巅峰的武艺,所以两人其实是差了一块的。但是糜芳也看出来了,对方武艺不怎么样儿,所以他没有用全力。因为他怕自己一旦用了全力,几个回合再解决不了对方的话,对方再跑了,那么自己不就白把对方给激下来了吗。要说自己费了这么大劲儿激将出马,不就是为了能斩敌将立功吗,所以可不能浪费如此大好的机会啊。

    所以其实看着,两方这一招就算是平分秋色了,但是真正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其实是糜芳占了一丝的上风的。

    穆新冷哼了一声,道:“哼,你也不过如此!”

    穆新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所以他说了这么一句。

    而糜芳闻言则一笑,心说你穆新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你那三流的武艺啊,唉,这就是差距,没办法。

    糜芳此时已经知道穆新大致的武艺了,而他一直也没用全力,只是在全力寻找着穆新的破绽。因为对糜芳来说,只要能抓住穆新的破绽,自己也许就能一招制敌。

    而此时城上的高沛见到两人的打斗,他算是暂时放下心了。还好不是什么崔安、张飞来了,那两位也不能是这样儿的武艺啊。看来敌将这个叫糜芳的也就是和穆新半斤八两罢了,都没听说过啊。所以哪怕穆新他就算不敌,但是怎么也能支持一会儿吧。

    高沛他只是个堪堪达到二流下等的武艺,所以你也别指望他能有多么好的眼光能看出什么道道来。

    所以他其实和穆新一样儿,都是被糜芳给骗了过去。但是糜芳那小伎俩却是瞒不过马超、张飞还有赵云他们几个的。至于魏平,他则早就被马超给派出去了。他带着一队探马斥候去了汉中和广汉的交界处,去注意益州援军的动向了。马超是很相信魏平,只要他出马,基本上益州军只要一露头,自己就能收到消息,而这就是本事。

    两人一下就打了十个回合,是未分胜败,看样儿好像是势均力敌。但是马超他们可都知道,糜芳这小子正在注意着对方的破绽呢,不过虽然这个穆新是个三流的武艺,但是十个回合也不是就一定能出现什么破绽的,着急肯定是不行了。

    高沛看着两人打斗,他比穆新和糜芳都着急。他看着穆新的招式,他是干着急啊,“对,砸他,不对,不是那儿,哎呀没碰到……”

    高沛都是这话,他比穆新都着急,在他看来,有两三次,穆新都能一招制敌的,就算敌将不死,但是也得受伤,不过最后是可惜了。这时候他已经彻底不再为穆新担心了,而是想着没准穆新能把敌将斩杀了也不一定。

    不过高沛也不好好想想,你这边儿能鸣金,人家凉州军那边儿一看不对难道就不会鸣金吗。

    糜芳此时倒是没有着急,只是想着速战速决吧,于是他眼珠一转,有了办法,他对穆新说道:“穆新,你害怕了我?为何还带着帮手来了?”

    穆新一听,自己带帮手来了?自己怎么不知道呢,难道是吴坤也擅自出战了,有可能啊。

    于是他就稍微把头往后这么一撇,想看看是不是吴坤助战来了。要是的话,自己一定得让他回去。

    结果哪有生死搏杀之时,还走神往后看的,而当他反应过来了,自己中了糜芳诡计之时,他的大好头颅已经被糜芳一刀砍飞。最后穆新他看到了自己的身体,然后便是一片漆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