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带着赵云、管亥还有魏平和贾诩几人,再加上将近五万的士卒来到了张飞和糜芳驻守着的沔阳。

    而张飞和糜芳两人可都是早早的就带兵亲自出城迎接马超一行人了,当然还包括了最新投靠马超的沔阳一系的官员,尤其是那个年纪已经不小了的沔阳令,对马超更是客气非常,小心翼翼,点头哈腰,极尽谄媚。马超见后心说,这也真是难为他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在自己年轻小辈面前还得如此,唉,这就是权势,是实力啊。要不为何如此多的人都想做官呢,还得是当大官,想来这点在有些人的眼里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了吧。

    而当沔阳的守卒看到马超的时候,很多人心中都在想,这凉州牧马超马孟起果然就如传言中的一样啊。是年少有为,少年英雄,真是个人物。此时很多人都心说,这马超马孟起,自己比人家的年纪还大呢,但是这身份地位却是天差地别啊,根本就不能比。

    马超他此时如众星拱月般地被众人请进了沔阳城,进城后,马超听了张飞和糜芳这几日来所作所为的汇报,当然这时候就没有沔阳一系的官员在了,在座的可都是马超的嫡系人马。

    “明日,我军兵进南郑!老管,给你留下三千士卒,守御沔阳。而其他人则和我一起进军南郑,各位此时都清楚了吧!”

    马超所说的这三千士卒,可就是纯粹的步卒了,而之前的三千骑兵,马超还是要带走的。

    “诺!”

    管亥他此时虽然心里是不情愿,但是自己主公都发话了,他却是不得不听。之前主公族弟都让主公给留在了阳平关。马岱他不也什么都没说,最后不也乖乖地听话了吗,而管亥他可不认为自己和自己主公的关系比主公的兄弟马岱还要亲近。

    至于张飞几人也都是连忙应诺,张飞本来还以为自己也要被留下守城呢,要说他可是最不喜欢干这事儿了。这不这几日差点儿没把他给憋死,还好他不是自己一个人无聊,还有个糜芳糜子方和他一起,他也算是平衡多了。不过这回好了,自己又能出征了,不至于在这个破沔阳城里窝着守城啊。

    其实马超如今他也是不得不早些进兵。因为从益州传来的最新情报来看,说任岐、贾龙他们已经被益州军打得是节节败退了,估计他们也支撑不了多少日。要说还能支持半个多月,马超觉得那就算是最好的结果了。他倒是希望任岐、贾龙他们能把刘焉打败,但是明显这是白日做梦。如今只能是期待他们能多支撑一些时日了。

    不过马超心中可也清楚,他刘焉如今已经是胜利在望。所以他可能依旧是全军压上去围剿任岐和贾龙他们吗?马超对此则认为。没准此时刘焉他已经抽出了一部分兵力,而正在向汉中赶来,来对付自己也说不定。其实应该说,以刘焉刘君郎那老狐狸的性格,估计八成就是这么做的。

    所以马超认为自己要在刘焉的主力援军到来前夺下南郑,这个想法是好的。但估计那是不可能了。但是在这期间要尽可能地去削弱敌人,到时候未必就不能把汉中拿下,然后再重创益州军。虽然如今自己这边儿可用之兵是越来越少,但是经过这几次战斗的洗礼。士卒有了经验,而且还都是在不断地进步,这点则也是马超比较满意的地方。

    --------------------------------------------------

    第二日,马超就带兵向褒中进发。是啊,本来应该是去南郑的,但是马超已经得知了高沛已经带兵进驻了褒中,而安阳的援军也已进驻了褒中,所以对此马超就不得不重视了。

    南郑一共是东西南北四个城门,而马超本来也是准备围攻三个,围三阙一的。所以马超准备围攻的是南郑的东门、西门还有北门,而南门则空出来。为什么是南门空出来,因为马超和贾诩都认为,益州的援军会从南郑南面而来,己方如果在那儿驻扎一支队伍,那可不太好了,所以还不如把南门直接就空出来为好。

    但是这么一来,就必须要时刻防着褒中的高沛了。因为褒中和南郑的距离,这个是绝对不能忽视的,尤其是如今褒中还驻扎了重兵,马超当然明白张鲁他们的意思,他们的意思就是想让自己去先攻褒中,然后再来管南郑。而他们的想法也都没错,自己确实不能看着边上还有这么个不稳定的因素,所以褒中自己是必须要拿下的。

    马超可不想,说大半夜的士卒都休息了,结果从褒中过来一支人马来劫营。要不自己正在攻南郑的时候,然后从褒中来了一支人马偷袭自己的大营后方,这不都是问题吗。所以马超也知道,对方这局暂时是赢了,至少这次自己也只能是让对方牵着鼻子走。

    他也问过贾诩,但是贾诩说得明白,两个办法,如果想一劳永逸地解决此事,那就是直接进攻褒中,把褒中拿下,什么问题都没了。如果想暂时解决的话,那么就需要派一支重兵,驻扎在褒中城下,时刻都看着对方,如此才行。

    不过马超是不同意后者的,在他看来,本来这时候自己的人马就已经不足五万了,要是再派重兵去褒中,那自己攻南郑的人马还有多少了?所以肯定是行不通,要知道他张鲁张公祺的南郑,这时候不算其他的,就有鬼卒两万,还有五千从成固来得援军在呢,所以自己攻城的人马在人数上根本就不占优势啊。

    --------------------------------------------------

    南郑,此时的张鲁已经从探马斥候那儿得知了马超兵进褒中的消息,他心中高兴。

    这时他笑着对旁边的谋士阎圃说道:“先生所想,果然不错,如今他马超马孟起已经兵进褒中,南郑暂时无忧矣!”

    阎圃也是一笑。说道:“师君才是英明果决,让高沛带兵进驻褒中,这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阎圃这话都是真心话,让高沛带着一万益州军士卒进驻褒中,这个可谓是一举数得啊,所以自己师君这个确实是神来之笔。

    张鲁连忙谦虚了几句,然后便说道:“先生,如今我们当死守南郑,等待刘焉刘君郎的主力援军到来,到时一举击败马孟起!”

    阎圃点点头。应该说他们都是如此想法。一个褒中如何,他们其实并不关心,只是用这么一个城,还有他高沛来拖延时日罢了。他们在乎的只有南郑,南郑守住。那么大家都安然无恙,比什么都好。如果说高沛他有些本事。或者比较幸运。那么他能守住褒中,或者能抵挡马孟起的凉州军很长时日,如此就算他厉害,其实这也是己方最想看到的。

    不过要是很不幸,或者高沛他本事不够,让人没几日把城破了的话。那么对此这也没办法,但是好歹也拖延了马孟起几日不是吗。所以无论是什么情况,在张鲁和他阎圃的眼里来看,他们都绝对不会从南郑出一兵一卒去支援褒中什么的。因为褒中在他们的眼里早就是弃城了。己方不可能再从南郑出兵去支援弃城什么。

    对他们来说,就是要守住南郑,所以支援是想都不要想。先不说出兵能不能打过马超,就说出兵也是没大用,因为在他们眼里看来,褒中的高沛是必败,不过就是己方利用他拖延一下而已,还有什么。他们也不怕得罪刘焉,本来刘焉也不重视高沛,就算他身死,刘焉也不会说什么,只能心中暗骂他给益州军丢人而已。

    --------------------------------------------------

    马超已经带兵来到了褒中,而褒中是有两个城门,一南一北。而马超没有在南门这边儿驻扎,因为毕竟褒中的南面就是南郑,虽然马超不认为南郑会出兵,但毕竟还是要防范一下为好。所以马超直接便带兵来到了褒中的北门,在褒中的北面驻扎了下来。

    驻扎下来后,马超远望着褒中城,好像城头上那个应该就是从成都来的高沛吧。

    他远望着高沛,而此时的高沛也在望着马超。高沛如今已经不再骂张鲁他们了,他知道都是徒劳没有用,而此时的他就是在想,到底如何能守住褒中,守到己方援军来的那一日。

    此时马超对旁边的糜芳说道:“子方,上前叫阵!”

    “诺!”

    糜芳一听,心中高兴,自己终于能上阵前挑战了。

    其实对马超来说,赵云也好,张飞也罢,都是牛刀,所以杀个鸡还用得着用牛刀吗。高沛的武艺,他也是从情报了解过,不过就是堪堪达到了二流下等罢了,至于他手下,那高沛都没什么武艺,不被刘焉重视的人,他手下还能比他更强吗?

    所以刘焉为什么从来不重用高沛呢,就是因为高沛确实没多大的本事,这是事实。武艺不行,谋略也是基本没有,所以这样儿的人刘焉要能重用才怪。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比较忠心了,但是益州的忠臣良将还少吗,反正绝对不差他高沛一个就是了。

    至于糜芳,马超也知道,他的武艺如今也是二流下等,但是却已经是触摸到二流上等的边儿了。也就是说,糜芳如今在二流下等的巅峰,二流下等的武艺中,他是最强的,所以对付高沛足够了,只是高沛能从褒中出来吗?他自然是不会了,不过他的手下真能忍得住吗。

    糜芳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就开始拍马上前叫上阵了,要是糜竺的话,他确实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但是糜芳和他大哥可不一样,所以什么难听话他都能说得出来。最后把高沛的十八代祖宗都给搬了出来,而此时高沛的脸是一阵红,一阵绿,一阵又都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