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这次出征汉中,他是带着整七万的士卒去的。不过却没有原来凉州军的人马,而是管亥山寨中的四万人,再加上从牛辅那儿整编而来的三万人,这些所凑成的七万人马。至于以前的凉州军人马,三万被李为他们给带到了金城,驻守在边境上。而剩下的则都让马超给留在陇县了。马超这次攻略汉中,未尝就没有继续练兵的意思,他不怕损失大,就怕没有精兵。

    所以看着七万士卒好像也不算太少,但是其实战力却并不一定就比人家汉中军强多少,而且在人家关隘的面前,除了人数上之外,马超的凉州军其他的确实也不占什么优势,这个明显如此。

    而提到了两方战力的对比,就不得不说到汉中军了,他张鲁的人马可和一般的州郡都不一样儿。人家军中都是什么将军、校尉、什么副将、守将、百长之类的吧,但是他这汉中可没有这些。而张鲁其实是继承了其祖的教法,虽然如今他才占据了汉中没多久,但是政教合一的雏形却已经开始在汉中慢慢形成了。

    这个如今张鲁的人马可都是他五斗米教的教众,一开始来学道的,都是初称“鬼卒”,然后受本道已信,则号称“祭酒”,各领部众;领众多者就为“治头大祭酒”了。而且也不置长吏,直接就是以祭酒管理地方的政务。这就是如今汉中的军政,好在张鲁他才占据汉中还没多久,所以五斗米教在汉中还没发展到那么恐怖的地步。

    汉中军如今有四万人左右,什么少?其实不少了,真的,整个汉中郡的人口,在籍的其实也就还不到三十万。而他张鲁就有四万人,难道这个还少吗?更重要的是,这四万人可都是他五斗米教的教众,虽然几乎都是鬼卒,只是加入了他五斗米教的教众而已,但是宗教的力量却是从来都是不可小看的。难道忘了之前的太平道黄巾军了吗,那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而就这才是张鲁才来多久发展起来的啊,要是让他待得时间长了,那还了得了。不管他是用什么方法,拉来了这么多的教众。反正就是不能小看就是了。至于说到战力,其实也就和马超这次所带来的凉州军半斤八两而已,不过他们有关隘为屏障,所以是占尽了优势,这个却也是不得不考虑进去。双方对比。吃亏的自然是马超这边儿的凉州军,就是如此。

    --------------------------------------------------

    马超此时已带兵来到了阳平关。在关下大军驻扎了下来。而经过探马的打探后。他此时已经知道了,如今是张鲁手下的杨昂还有杨任两兄弟守御着阳平关。

    马超他真是不喜欢打仗征战的,尤其是更不喜去攻城攻关什么的。因为一到这个时候,自己的人马就得折损不少,当然打仗嘛难免是要死人的,这个他当然也知道了。只是一攻城就要死不少士卒,他确实对此是感到很厌恶。

    其实马超他确实不怕自己的损失大,但是却也不想损失,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错的。有哪个主帅。主公想让自己的家底儿越来越少呢,没可能吧。

    然后这个时候就得绞尽脑汁地去想其他的方法了,比如说用计啊,是吧。所以马超就不喜去攻城攻关,尤其是自己还不擅长去想主意。不过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了,自己不是把贾诩这老狐狸也给拉了过来吗,自己不去想什么主意,让他给自己想一个不就可以了吗。

    于是想到就做,马超是直接就去找了贾诩,而贾诩对自己这个主公的想法,他心里都跟明镜似的,真是几乎什么都知道。马超他毕竟和贾诩没法比,哪怕他的优势不少,但是古人的智慧岂能小看。

    马超对贾诩笑道:“文和先生,如今我军都已是在阳平关下了,不知有何良策能让我军轻易拿下这阳平关?”

    贾诩一听,心说有何良策?轻易拿下阳平关?良策是说能有就一下就能有的吗,要是那样儿的话,良策可真就不值钱了。想轻易拿下这个阳平关,那可不是一日两日就能行的啊。

    但是还别说,其实贾诩还真就有他自己的一些想法。刚才他是特意了解了一下杨昂和杨任两兄弟的情报,确实让他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说这两兄弟虽然是表兄弟,但是其关系可以说真是非常不错,所以离间什么的,基本就是不成了。但是两人却都没什么太大的本事,顶多就是个中下等的水平,所以贾诩确实觉得如果真实施自己那个想法的话,可能还真就会起到作用,而让阳平关易主。

    其实贾诩从来不会小看别人什么,这点从来没变过。但是要说对真没什么太大本事的人,他自然也不会去太过高看什么。不过他虽然有了想法,但是此时却还不想和自己主公说什么。

    贾诩其实是这么想的,此时自己大概算是有了个想法而已,不过却还是要看看杨昂杨任这两兄弟到底如何。并且自己主公的想法,自己多少也知道些,他想训练这七万士卒,所以当然还是先拿阳平关来练一练为好。毕竟“大浪淘沙”啊,阳平关可以说就是那最大的浪了。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在贾诩看来,自己太过表现自己,这对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别看自己主公是信任自己,而且好像也觉得自己挺有本事,但是自己绝对不可以对此掉以轻心,一切还得以自己的最根本的想法来做才是,绝不能表现得太过了,只能是差不多。其实就之前的那样儿贾诩都觉得自己有点儿过了,只是他也知道在自己主公的眼里来看,自己好像就应该是那样儿。

    所以贾诩一听完自己主公所言,他想了一会儿,然后便说道:“主公,阳平关是汉中西部最为重要的关隘,此处易守难攻,绝非一般的关隘可比!所以诩如今觉得除了我军强攻之外,也确实没有何好办法!”

    然后贾诩便给了马超一个歉意的表情,那意思自己辜负主公的信任了。马超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不过他要是能相信了贾诩的表情才怪。马超心说,你这老狐狸不必如此,其实自己也没指望你刚到这儿就有什么好主意破关,就是江湖规矩来问问而已,抱着一丝的侥幸罢了。

    “一切都靠先生了,超认为一时半会儿,我军强攻还是拿不下阳平关的!”

    说着,马超微叹了口气。想当初十八路诸侯联合讨伐董卓,二十几万的大军在汜水关下,最后还不照样儿是在汜水关徘徊不前了吗。汜水关三万守卒,阻挡了己方的人马多少时日啊。要不是最后因为迁都之事,就剩下那一千士卒了,而且汜水关内部发生了变故,估计最后也很难破了汜水关吧。

    当初各路诸侯人马攻关的场景,如今却还历历在目,马超一点儿都没忘。其实阳平关和汜水关也都差不多,都属于是在天下中,地理位置、地位、作用最为重要的关隘,所以真不是说你想破就能破得了的。

    贾诩一看自己主公如此,他则说道:“主公不必心忧,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阳平关却还阻挡不了我凉州军!而诩一定尽力就是,还请主公放心!”

    “哈哈哈,正因为有文和先生在,所以超心中的顾虑才减少了很多,要不也不会如此轻松!”

    马超一笑,对贾诩说道。他说得倒都是真话,没有假的没有水分,要是马超的手底下一个谋士都没有,那他确实还没有太大的底气说什么想什么。但是正因为有了贾诩这么个老狐狸在,所以马超一下底气这就有了,这就是顶级谋士的作用,至少他能让你有了底气对不。

    “主公谬赞,诩一定不负主公所望!”

    和贾诩又聊了几句后,马超就告辞了,他在全军下令,今日刚到阳平关,所以大军先休整一日,明日便开始攻关!

    --------------------------------------------------

    当刘焉收到了张鲁的亲笔书信之时,展开一看,他也是直皱眉,不为别的,就因为马超的心思。其实不用看张鲁的求援信,他也早知道马超的事儿了,更知道张鲁他要做什么。而在刘焉这儿也确实是“兄弟阋墙,而外御其侮”,和所有人都是一样儿的想法。

    而他都老狐狸了,自然也知道马超的用心,他那是盯上自己的益州了啊。但是自己却也不得不说他马孟起也确实是挑了个好时候。刘焉也知道,马超这就是故意为之的,他应该就是在等着这么个机会,所以等到了,自然就出手。

    此时的刘焉心说,马超马孟起其人可真是不可小看啊,年纪虽轻,但却是老谋深算,少年老成了。一下就让自己有些被动,但是自己却是不能坐视不理,还得派兵去援助汉中才行。

    他让人叫来了高沛,让他带一万士卒去援助汉中,高沛是领命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