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他们带着七万大军到达了沮县后,第二日,他便带兵向着汉中进发了。至此,他是带兵从沮县一直向东南而去,进入到了汉中郡的地界,而对外则诈称是十万大军,直接就奔向了汉中西部的最为重要的阳平关。

    大汉初平三年五月,凉州牧马超以武都郡百姓受五斗米教教众威逼利诱,胁迫入教为由,称凉州百姓深受其害,兵发汉中,讨伐张鲁,拉开了争夺汉中的序幕。

    --------------------------------------------------

    要说当时马超的大军正在向着沮县而来的时候,张鲁其实就已经知道了具体的消息,他更是知道马超这就是奔着他的汉中来的。反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啊,要不自己还能如何。总不能去和他马孟起议和吧,他其实也知道,人家马超马孟起肯定不能干啊。这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带了大军前来了,可不就是要夺自己的汉中吗,所以除非是自己把汉中拱手让给人家,要不一切都谈不妥。

    张鲁是赶紧召集了众人商议对策,他如今一共是有六个得力的属下,加上他一共是七个人,而他张鲁一系算是个兄弟团队吧。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啊,首先是第一谋士,巴西安汉人阎圃,他当然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其人有些谋略,而且也常为张鲁出谋划策,所以算是受其看重,在张鲁的帐下可以称得上是第一谋士。

    这第二个就是张鲁的弟弟张卫张公则了,于是这不就有了一对兄弟了吗。

    其实张鲁兄弟是名门之后,先祖是汉初三杰之一的留侯张良。但是张鲁他们可从来都不说这个,因为张鲁觉得自己实在是愧对先祖的名声。张良那是什么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顶级谋士,可他张鲁如今就是个汉中郡的太守,再加上个五斗米教的天师而已。而在他张鲁的想法中,什么时候自己能当上王了,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去提自己的先祖。

    而称王也是张鲁这辈子的一个目标之一,他一直都在为了这个而努力着。看着如今的天下越来越纷乱,他觉得自己的机会其实就在其中。

    这第三个和第四个。是张鲁手下的大将杨昂和杨任,而他们两人虽然不是亲兄弟,但却是表兄弟,杨昂是兄长,杨任则是弟弟。而杨昂他的年纪可比杨任大了十几岁。

    至于最后的两人,一个是张鲁比较宠信的一个谋士叫杨松。最后一个则是杨松之弟杨柏。两人可都是汉中大族杨氏的子弟。尤其是杨松,更是杨氏一族中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

    这不一共七个人,三对兄弟,这不就是兄弟团了吗。俗话说得好啊,“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是不知道这三对兄弟加在一起,一加一再加一等于三呢,还是能大于三,不过还是拭目以待吧。

    --------------------------------------------------

    等众人都到齐了之后。张鲁对众人说道:“各位,如今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已经整兵向沮县而来,各位应该皆知其人的狼子野心吧!他这就是要谋夺我汉中,准备入寇我郡了!不知各位对此可有何退敌良策啊?有话不妨直说,大家一起来商议商议!”

    马超进兵的消息,张鲁作为当权者,所以消息他当然是第一个看到的了,而之前其他人可是谁也不知道呢,结果如今这么一听,都是难免有些惊讶。要说自己等人可还没夺取汉中多久呢,这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就攻过来了?正所谓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啊,他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可是名声在外的,手下更是兵多将广,所以是谁也不敢小觑其人。

    此时谋士阎圃则出言说道:“禀师君,既然马孟起他带兵向沮县而来,那么必定是要经阳平关,然后过沔阳,最后才能兵临南郑。所以属下以为,我军当立即派兵严守阳平关,不让敌军向前分毫才是!”

    众人皆是点头赞同,因为阎圃所说,正是如今的当务之急。必须要马上做的,是越快越好。

    而张鲁他是五斗米教这一代的天师,他自称是师君,而且他也不太喜欢让属下叫他主公什么的,就喜欢听人家管他叫师君,所以他的属下从来都是管他叫师君,而不是叫主公。

    张鲁听后则说道:“杨昂杨任听令!”

    “末将在!”“末将在!”

    两人站起出列说道,张鲁点点头,“命你二人带兵两万,驻守阳平关,以防来犯之敌,不得有误!”

    “得令!”“得令!”

    两人对张鲁说道,同时两人心里也是高兴非常。心说这就是师君对自己两兄弟的认可信任啊,师君没让他最亲近之人,也就是他的弟弟张卫张公则去守御阳平关,而是叫自己两兄弟去了,这不就是说明是如此吗。

    两人领了命之后,就去点兵了。毕竟如今是越早去进驻阳平关就越好,谁知道马超的大军什么时候就到达阳平关下啊。

    谋士杨松此时说道:“师君,松以为我们当向州牧求援才是,毕竟如今敌军势大,州牧想来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杨松所说的这个州牧当然不是指马超这个凉州牧了,而说的是刘焉这个益州牧。不管怎么说,汉中郡都是大汉十三州益州所辖的一个重要的大郡,而尽管如今张鲁已经隐隐有自立门户的劲头,但是他还没有完全就那么明目张胆地和刘焉决裂呢。而刘焉这个老狐狸自然也是没有一下就和张鲁撕破脸儿,所以两人此时其实是处在一种特别微妙的关系之中。

    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啊,叫“兄弟阋墙,而外御其侮”,对吧。无论刘焉和张鲁两人如何去争斗,在他们看来,那都是他们益州内部的事儿。所以谁都是清楚着呢,张鲁和刘焉其实可以说都算是自己人,但是加上马超的话,那他可真就是外人了。

    不过张鲁听后心说,马超马孟起他就是故意的啊,他当然也知道刘君郎那边儿正在忙于平叛,所以根本就顾及不了汉中太多,这不他就带大军来了。

    “难道先生忘了,如今州牧可是忙于带兵平叛,所以应该很难去管汉中之事啊!”

    这事儿杨松他们当然也都知道,只是知道是一回事儿,而做什么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其实他们如今还是对刘焉抱着一丝希望的,毕竟犍为太守任岐也好,是校尉贾龙他们也罢,怎么可能会是他刘焉刘君郎的对手?刘君郎如今虽说是年纪大了不错,但是依旧也不是他们那几个跳梁小丑所能比的。所以其实他们最希望的是,刘焉能马上平叛,然后让手下大将带兵支援汉中。

    杨柏则说道:“师君请想,我们是必须要向州牧求援的!州牧再无暇顾及汉中,但是哪怕只派来五千人马,但那却也是个助力啊!”

    张鲁一听,杨柏这话倒是说到了点子上,没错,就是如此啊。刘君郎他再怎么顾及不到汉中,但是他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汉中落入到他马孟起的手中吗,明显是不可能。马孟起今日要是拿下了汉中,那么明日就要去拿他的益州了。而他马孟起为何要入寇汉中啊,那还不就是为了益州吗,所以刘君郎他可能让马孟起得到汉中吗。

    “所言甚为有理,我这就马上书信一封到成都,借兵破敌!”

    在张鲁看来,其实就是和杨柏所说的一样。刘君郎派兵,哪怕就只有五千人,但那也是援兵啊,是助力不是,所以他这求援信是必须要写,必须要送到成都才行。至于说他刘君郎不派兵,那除非他真想让汉中落入到马孟起之手啊。

    写好信后,张鲁命专人送往成都,一定要面呈刘焉才行,信使领命而去。

    信使离开后,有人冷哼了一声,“哼!他马孟起兵力虽然不少,但是我看他们绝对过不去阳平关!”

    张鲁一听说话的这个语气,就知道是自己的弟弟张卫张公则,他则对张卫说道:“公则不可小看了那马超马孟起,其人绝非是易与之辈。更兼手下是兵多将广,绝不是轻易所能抵挡之人!”

    张鲁心说,本来以你之武艺,足以守御阳平关,但是我却不敢让你出马。张鲁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本事不是没有,但是性格使然,他不适合去当守将,更别说是去守御关隘了。尤其是更不能让他和杨昂杨任两兄弟在一起去守御关隘,那样儿的话,可真就是要出事儿了。所以让杨昂和杨任去守阳平关,却没让张卫去,其实张鲁就是这么个原因。

    而杨昂和杨任他们两人还以为张鲁是如何信任如何看重他们呢,其实才不是那么回事儿。张鲁要不是他如今也真没什么人才可用,他是绝对不会用他们两人去的。而他们两人其实也确实是没什么大本事,但是在张鲁帐下,也实在是没有什么人才,所谓“矬子里拔大个儿”呗,他们也就显现出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