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了无终城这么个插曲之后,马超又在无终待了一天就和崔安离去了。

    他实在不喜在无终多待,只想早点儿离去。离开无终后,马超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反正他觉得自己是轻松了一些,早知如此就应该早点儿走,他心里想着。

    他在幽州的最终目的地是乐浪郡,马超要从乐浪郡乘船去青州,在没到乐浪之前,估计还要经过好几个像无终城这样的地方。要说乘船去青州,从乐浪过去绝对不是最近的,但马超总是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走一趟乐浪。

    以马超的本意并不想在路上做太多的停留,但事情往往都不遂人愿,在途经玄菟郡的时候,他又不得不在此逗留了一些时间。

    马超出了无终城后,和崔安行在路上,走得不快不慢,这天两人就到了玄菟郡的一个城。说实话,这城叫什么名,他真不知道,只知道是玄菟郡所属的一个城,但进城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注意城名儿。

    要说玄菟郡和马超还有些渊源,当然是和他前世,不是现在。前世马超的家乡就在现在的玄菟郡,所以他到了玄菟郡感觉有点儿亲切,不管经过多少年的变迁,家乡再怎么变,家乡的地理位置总是没变过的,家乡的地儿永远是家乡的地儿,这一片土地是不会变的。

    马超和崔安牵马在大街上闲逛,他向过路的百姓打听了下这地方有什么热闹,一般来说马超是从不打听这些东西的,但不知怎么今日他就心血来潮想起了打听这些,可能是因为身处故乡的原因吧。

    他随便找来一位来询问,“这位小哥,不知贵宝地有何热闹之处?”

    那年轻人本来被拉了下感觉不爽,不过他想发牢骚的时候看了看马超,又看了看旁边的崔安,给他吓得都不敢发作了。

    不得不说,马超的样子一般会让人认为是哪个世家大族的子弟。而崔安嘛,真正有眼力的人知道他绝不是等闲之辈,但对一般人来说,崔安绝对是一凶人。没见过强盗山贼的人会把他当成是土匪之流,而见过的人,那就更害怕了,因为他们觉得崔安比他们还要凶三分,实在是可怕的紧啊。

    这不这年轻人也被崔安吓住了,只听他有些胆怯地说道:“你,你这就算问对了,我,我们这有,有全玄菟郡,不,是全幽州最好的马市!”

    马超一听,这位说话什么毛病,口吃?口吃也不是这样的吧,看样还挺害怕的,怕什么,我吗,不对。他又看了看旁边,这才明白,敢情这位是被崔安吓的。

    本来马超还想再问问他马市的具体位置,但一看这么个情况,也就不强人所难了,所以只是向人道谢后也就不问什么了。

    年轻人一见松了口气,然后就马上开溜了,这位胆子确实小了点儿。

    马市,马市,好,可以去看看,马超心想,他又找了个看着胆量比较大的中年汉子,向他打听了马市的具体位置。这汉子不错,至少没像之前那位那样,于是马超知道了马市的具体位置,他就和崔安向着马市行去。

    途中马超还对崔安说道:“福达啊,以后我再问百姓问题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对他们瞪眼了?”

    崔安一听,咧嘴一笑,“主公,你是不知道,只要俺一瞪眼,他们保准和你说真话!”

    马超闻言,眉毛一挑:“怎么说?”

    “以前俺问人的时候,人家看俺就跑。之后俺再问人的时候,就先把人拉住,然后再瞪眼,如此一来就再没人跑了,哪个都是乖乖地说真话!”

    马超笑了,心说崔安这小子还真有办法,不过也不能怪别人,就你老哥那样,普通人估计没几个不害怕的吧,毕竟都只是普通百姓,怪不得人家什么。

    “好了,以后你不要再总对人瞪眼就是了!”

    “诺,主公!都听你的!”

    两人说着说着就已经来到了马市,马市马市,反正除了人就是马,没别的活物。

    马超打眼这么一看,这地儿的人和马还真都不少,地方虽然不是特别大,但人和马还真就不少。之前问的那个年轻人也说了,他们这有全幽州最好的马市,他没说是最大而是最好,马超很想看看这儿到底是怎么最好了。

    他和崔安看着街道两边买马和卖马的,马超主要是看此地马的品相,别说还真就不错,看来之前的年轻人还真是没说大话。他边看边点头,在幽州能有如此质量的马市,确实是很不错了。

    如果在以前,马超会认为只有凉州才有高质量的马市,但如今看到了玄菟郡的这个,他就不再那么想了,凉州有,幽州也有,至于并州有没有,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想想凉州和幽州都有好马市,作为同样也是产马大州的并州也不可能没有,可惜自己在并州的时候,之前一直都是在军营中,之后又想着去冀州,马市的事根本就没想过,如今想来,确实可能是错过了并州的马市。

    不过并州的错过就错过了,幽州这地方的不是还没错过嘛。

    马超和崔安在马市转了转,几圈下来后,马超只能是无奈地摇头。马市里的上等马是不少,不过那不是他想要的。上等马在凉州,不,就算是在并州,那都是只要花钱就能买到的。

    而马超想要的则是宝马,宝马终究太少,在凉州待了那么多年,他也没得到过一匹,而对武将来说,一匹好马的吸引力那是相当大的,要不三国里吕布也不会因为看到了赤兔马而给他激动成那样了。马超如果看到赤兔马他也会激动,这就是宝马对武将的吸引力。

    他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试想真有宝马的话,会到马市来卖吗。想到这,马超就觉得自己在这找宝马可真有意思,要真在这能买到宝马,那估计应该比前世中个双色球一等奖还要困难的多吧。

    既然不可能有,那就离开吧,马超和崔安准备离开,就在他们刚想离去的时候,马超被人拦了下来,他当然是不会怕什么,不过还是微微皱眉。

    “二位这是要买马?”拦下马超的中年男子先说话了。

    “不错,你有何事?”马超点了点头说道。

    “我观二位也有上等好马,可见二位是想要宝马对吧?”中年男子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中年男子听了一笑,“我知二位应有想得宝马的意思,所以特意在此等二位!此地无宝马,但据我所知有一地,那里正有一匹宝马,却不知二位有没有兴趣?”

    马超听后就知道这中年男子是做什么的了,在汉末的时候,这样的人好像是叫掮客还是叫什么的他是记不清楚了。

    反正他们做得就是把你领到卖东西或者有货源的地方,你们如果在他们介绍的地方买了东西呢,那他们会得到一定的好处费。在马超前世,这样的职业虽说少了,但还是有的。如今在这就见到了,可见这行当绝对是古老的职业了。

    “当然有兴趣,头前带路!”马超对中年男子说道。

    “好嘞!”中年男子听马超的话后就在头前带着路,而马超崔安则在后面跟着。

    中年男子领马超他们出了城,马超看地方应该是郊外。

    他对中年男子说道:“我看道也不近吧,你就骑我的另一匹马好了,咱们骑马赶路也快些!”

    对方一听,也不客气,三人就都上了马,继续赶路。路上中年男子自我介绍叫孙三,今日领马超他们去的地方是幽州最大的贩马商在玄菟郡的马场。

    马超闻言,眼前一亮,幽州最大的贩马商的马场,要说有宝马,他绝对相信,于是他便带着希望跟着孙三向马场行去。

    孙三骑马是左转右转,右转左转,反正不知道是转了多少个弯后,三人终于是来到了一座马场前。要说这地方,马超真实服了,先说这地理位置,你不熟悉本地的人,根本就找不到。

    马超是第一次来,你如果让他再走一遍来时的路,他能记得不少,但绝对走不到此地。还有此地的树林茂密,长得非常好,可见此地的水量充足,而草木茂盛。马超有些佩服当初在此地建马场的人,绝对是好眼光,选了一个好地方啊。

    三人来到了马场前,只听有人喊道:“什么人?”

    “我,孙三,才多长时间没见,二狗子你就不认识我了?”

    说话的马场守卫一笑,“哪能不认识三孙子你呢,怎么,又来新生意了?”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出马。对了,你们东家在不?”孙三对守卫的调笑也不介意,可见两人很熟。

    “在,今日东家正好就在马场!”

    说完,守卫放行,孙三就领马超他们进了马场。进去之后,孙三领两人找到了马超主人吴福。

    要说吴福此人,那是幽州有名的大马商。他本人就是玄菟郡的,人家为人父母的都希望自己子女多福,所以他老爹也给他起名叫福,但加上老祖宗的姓之后就容易被误会。而每当有人问他爹为什么给儿子起这名的时候,他老爹总是笑眯眯地回一句:“吴福即有福,有福亦吴福。”

    而以后每当有人用名来调侃吴福的时候,他也总用他老爹的话回过去,而在最后还要加上自己的一句,不信你们就自己看看吧。别人听他这么一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见到吴福后,孙三忙道:“这就是我今日领来看宝马的。”

    “好,三子你先在屋休息会儿,我领客人去看看。”吴福笑着说道,而他自然不能像守卫二狗子那样管孙三叫三孙子。

    吴福此人还是挺发福的,整个一矮胖子,一笑起来眼睛都快没了,但马超没因为这样就小看他。吴福给马超的感觉是一个很精明的商人,而且绝对是奸商的那种。

    很快,马超的想法就被证实了。只听吴福一边领路一边对马超他们说道:“可能孙三没和二位说清楚,在下这是有匹宝马,但这马不卖!”

    不卖?不卖马把我们领到这来做什么?马超很疑惑,而旁边的崔安就想过去给吴福点儿颜色看看,不过被马超眼疾手快拦住了。

    吴福又接着说道:“马确实是不卖,但不代表二位没办法把马带走!”

    马超一听,问道:“此话怎讲?”

    “是这样的,此马性子过于刚烈,寻常人几乎进不得它身,所以只要有人能驯服此马,我吴福分文不取,他大可牵走!不过吗,这试骑也不是白试的,每人要先付十金,方可试骑,也许能驯服此马也说不定!但话说在前头,试骑的一切后果,都必须自负!”

    马超听吴福说完,心中暗骂奸商啊,奸商!这马到现在还在,这就说明吴福的想法是相当成功的,不知道他用这方法挣了多少钱。

    “哦?还有这么有趣的事?十金,确实不多,值得一试!”马超高兴地说道。

    吴福见状,心中高兴,试吧,试吧,最好你们试个十几次才好。他领马超他们来到了宝马的马厩,马超看到厩中的马,眉头微锁。

    马确实是宝马,但不是他所喜欢的类型,实在是这马长得太难看了,但把这马的长相抛开在外的话,其他的都是一流,不愧为宝马。

    马超对崔安说道:“福达,如果你能驯服此马,此马就是你的了!”

    崔安一听,高兴坏了,说实话,这马正对他的审美观点,所谓凶马配凶人啊。因为马超是主公,他就没好意思说什么,如今见主公把机会让给自己,他乐坏了,连忙从包袱里掏出十金给了吴福,“俺去试试!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那是自然!”吴福看到钱比看到他爹都亲。

    崔安进了马厩中,凶马一见有人要靠近,就想给来人来个下马威。但崔安是什么人,哪能让凶马得逞,他按住它上了它的背上。

    凶马一见对方居然骑上了自己,那还了得,一劲儿甩想把崔安甩下去,但崔安却抱着它的脖子就不下来了。

    凶马来了脾气,冲出了马厩,于是一人一马就开始较上劲儿了。只不过崔安是在马背上,而凶马则是被骑而已。

    双方都用上了最大的气力,马超发现崔安是满头大汗,头上青筋凸显,凶马看样更是不好受,一劲儿嘶鸣,那意思好像是在说,小样儿就凭你也想驯服老子,你那样长得比老子都难看,老子绝不能让你得逞。

    人和马不知大战了多久,马超只觉得自己眼睛看得都累了,最后凶马终于是不反抗了,也终于是没了动静。而崔安也是累得够呛,全身都是汗,就像是掉河里刚上岸一样,看样也是没多少劲儿了。

    崔安骑着凶马回到了马超和吴福身边,他冲着吴福咧嘴一笑,“这马是俺的了!你之前都说好了,可不能耍赖啊!”

    吴福听后,如今是肠子都悔青了,这孙三是从哪找来的这么个凶人啊,这,这次可都赔大发了,他是欲哭无泪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