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事就如此定下来了,而吕奉先处,还需你多费心了!”

    王允对李肃说道,而李肃他怎么听怎么觉得王允他这就是在命令自己。而虽然此时王允的表情是在微笑,但是在李肃看来,王允他就是个笑面虎啊,而且还是笑里藏刀,这以前自己怎么就不知道他呢,没发现啊。唉,当自己知道之时却是为时已晚啊,不曾想到会如此。

    这如今自己的儿子都已是被你们给掌握住了,自己还敢不听你们的吗?不过李肃可不敢这么和王允说,他只好回道:“此事交与肃,还请司徒一切放心就是!”

    后面的话李肃就没多说,而王允和士孙瑞两人也都没白,李肃那意思就是,我儿子都已经被你们给挟持了,我还敢不和你们好好合作吗。就算我不为自己去考虑,我怎么也得为我那唯一的儿子着想啊。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怕他李肃这样儿的人,对自己的孩子依旧是如此的。

    “不错,交与你,我放心!”

    王允继续是微笑道,不过李肃是真不想再看到他的这副嘴脸了,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笑面虎。

    “不知要肃何时去做这个说客?”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五日之内吧!”

    “这,好吧!”

    李肃他是第一次感到这么苍白无力,第一次是这么无奈啊。

    --------------------------------------------------

    陇县,当吕布正在不满董卓的时候,马超是特意召来了贾诩,“文和先生,超今有一事相求!”

    贾诩一笑,“主公请讲。如果诩能做到,一定尽力便是!”

    马超点点头,“敢问先生一句,不知先生与董仲颖帐下的牛辅其人,关系如何?”

    “诩与其人之前也不过就是各取所需而已,诩曾在其帐下任职。不过其人主公应当也了解一些,对文士他确实是看不上眼,不过诩帮过他几次,还算是对其有些用处,所以其人对诩还算是尊重。仅此而已!”

    虽然贾诩不知道具体自己主公要让自己去做什么,但是这时候提到了董卓的女婿牛辅,那么想来要自己去做的事,一定就和他有关了。确实是这么回事儿,贾诩想得是一点儿都没错。马超要他去做的正是和牛辅有关系,还是很大的关系。

    马超闻言。继续点点头。自己知道的其实也有这么多。一般来说,几乎文士都看不起武将,士农工商,士从来都是第一位的。而武将当然也有不少同样是看不上文士的,比如说这个牛辅,他就算是其中的典型了吧。但是贾诩却是个例外。因为贾诩确实帮过他几次,他也算是见识过贾诩的一些本事,所以他对贾诩表面上确实还算是很尊重的,这个一点儿都没错。

    “超有意让先生亲笔书信一封。然后差人与牛辅其人,不知先生可否应允此事?”

    “当然可以,还请主公讲来其中内容!”

    “好,是这样的,不瞒先生说,超想让先生给牛辅去信一封,就如此写……”

    贾诩边听边点头,等马超口述完毕后,他则问道:“主公是认为长安城内将有变?”

    “不错,所以此事还需先生帮忙才行!”

    “诩定不负主公所托!”

    于是马超就把早已准备好了的纸笔交给了贾诩,而贾诩则当着马超的面,给牛辅写了封亲笔信,写好后,还特意给马超看了一眼,马超边看是边点头,“多亏先生了,超真是感谢先生啊!”

    “古人云,‘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此乃诩之分内之事,主公不必如此!”

    贾诩也客气了两句,而马超也不和他客气了。马超算是很了解贾诩这人了,你要是什么都不找他,他绝对不会主动去找你,说什么或者去做什么的。但是一般来说,只要你找到他了,不管是让他做什么,问他什么,只要是在不妨碍他最根本的利益的情况下,基本上他贾诩贾文和都不会吝啬什么的。反正贾诩就是这么个人,到如今马超算是都整明白了。但是确实也是个老狐狸,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狡猾。

    还好马超知道贾诩没什么野心,要不这天下可能就更乱了。而贾诩本事非常,尤其是对人心的把握上,对人心的算计,至少直到现在,马超也没见过一个在这方面上比贾诩更厉害的了。所以马超经常是庆幸万分,觉得当初自己让臧霸给贾诩绑架来就太对了。你看贾诩如今在自己的帐下了,还好不是敌人啊,当然了以后也不会是。

    信写好后,封好,然后马超便差专人送去了长安。至于牛辅认不认识字已经不在马超的考虑中了,因为他要做得就是让牛辅知道,这是贾诩的亲笔书信,然后知道信中的内容就行了。至于牛辅他不认字,他大可找一个心腹问一下就完事儿了。秦桧还有三个朋友呢,他牛辅也不可能没有一个铁杆儿心腹啊,所以马超对此则没考虑太多。

    信的事儿解决完后,马超向贾诩问道,“不知文和先生如何看待汉中之事?”

    要说汉中如今已经是被张鲁给占据了,当然了,他是受了益州牧刘焉的指使才如此的。因为在去年的时候,益州的督义司马张鲁和别部司马张修两人是暗中受了益州牧刘焉的指使,带兵直接就杀进了汉中,最后杀了汉中的太守苏国还有朝廷的使臣,然后断绝了褒斜道,结果对外声称都是盗贼断路,无法再与朝廷联系了。

    本来马超当时就有意出兵汉中,但是之后他却忍住了,因为他发现这根本就不是时候啊,所以他一直都在等机会。

    “诩敢问主公一句,主公是否有意汉中?”

    其实当马超问出来汉中一事的时候,贾诩就已经是确定了自己主公的意思。但是他还是问了一句,想等自己主公亲口承认此事。

    他对自己主公的心思还是很明白的,要想夺益州,那么汉中则是必须要被己方所占据的这么一处战略要地,至于到底是什么时候去占,那这个就不好说了。如今摆在面前的情况是,无论你是从凉州入益州,还是说从司隶入益州,汉中都是必经之地。所以这个地方也是必争之地,如果能早日把汉中拿下来。那么对夺取益州将会少了很多的阻碍。

    而早日拿下了汉中,就早日有了入主益州的资本,那么也就可能早日拿下整个的益州。反之的话,没有占据汉中,那么可能最后就会被挡在益州之外。而一个汉中郡绝对能挡住一个凉州了。贾诩对此是非常明白,而他也知道自己主公当然也知道这些。所以自己主公要是对汉中没有想法。那根本就不可能,除非他不想要益州了,那怎么可能。

    “文和当知,汉中郡一地,如果我们占据不了,那么也就和益州无缘了!”

    贾诩点头。就是这么回事儿,没有汉中,怎么进益州啊,总不能从羌人那儿进益州吧。那地方可比汉中都难进去,所以与其那样儿还不如就全力进攻汉中一地呢。

    “主公,汉中确实不可不取,但是却不是如今,主公是否在等着有利的时机?”

    “文和所言不错,如今却还没到时候啊,所以就让他张公祺张鲁的字再多得意几日吧!”

    “主公之意是指……”

    “不错,正是犍为太守任岐还有那个叫贾龙的,他们可都不是善类啊!”

    在马超的印象中,如今张鲁早就被刘焉暗中指使攻入汉中了,而最后他刘焉也如愿以偿地割据了益州,当着益州的土皇帝,没人敢管没人去管。但是任岐还有贾龙赵谦他们居然还没有跳出来反刘焉,这个和马超所想的确实是不太一样。

    按理说他们应该是马上就跳出来反刘焉才是,但是却还没有动作,而马超可不认为他们变老实了。怎么可能,这几人可都不是善茬,更不是安分的主儿,所以如今还归于平静那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如今这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啊,他们一出手可能就是个大动作。

    而马超觉得机会就在他们那儿了,他对汉中一地,那绝对是势在必得的,一点儿商量都没有,谁也不能阻拦马超。但是兵进汉中,所要考虑的却是两方的态度,当然没他张鲁什么事儿了,马超要取汉中,他张鲁怎么想得都不重要。马超所顾虑的第一个就是益州牧刘焉刘君郎,自己要是兵进汉中了,要说刘焉他能忍着或者什么动作都没有,那打死马超他都不信。

    所以此时马超也还不想就这么和刘焉对上,他虽然不怕刘焉,但是却也不想这么早就惹麻烦。因为刘焉他可不是一般人,他这个益州牧,还占着地利人和,自己没准还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此时的马超是很不想和他硬碰。

    那么不想如此,就只能等机会了,等着一个刘焉他无法顾及自己的机会,于是马超就想起了犍为太守任岐还有贾龙他们,他们就是自己兵进汉中的大好机会。到时他们反叛刘焉之时,就是自己兵进汉中之际,虽然那时候刘焉可能也会派兵对付自己,但是任岐还有贾龙他们怎么也会帮自己分担不少的压力了。所以如此的大好时机,自己怎么能放过。

    至于这第二有所顾及的就是朝廷的态度,当然马超也不认为他们能把自己如何,所以马超对朝廷的态度确实也不怎么在意。而且如今的董卓自己都不一定什么时候可能就死了,所以相比之下,朝廷就不是回事儿了。

    “主公所想不错,时机已到,我军当立即出兵!”

    其实马超怎么想的,贾诩都知道,只是他这人确实不是什么爱表现的人,而且他觉得自己也不好在自己主公面前怎么去显示自己。因为如今自己主公已经觉得自己很是那个什么了,要是自己再显示出来什么,让自己主公有所顾虑有所猜忌那就不好了,向来自保的贾诩可不会做这样的事儿的。

    “没错,只是超想请教先生,到时我军到底以何借口出兵为好?”

    马超确实没想到什么好的借口,不过这事对他贾诩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不过贾诩却还是装样子想了想,过了一会儿,他才对马超说道:“主公,诩有个方法,不知道如何?”

    “哦?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主公请想,太平道、黄巾军、还有他如今的张鲁张公祺!”

    贾诩就说了这么一句,他知道自己主公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果然,马超眼前一亮,说道:“好,好啊!先生的方法好,如此甚好!”

    要是让贾诩把意思完整的都给说出来,那也太侮辱马超的智商了。聪明一点就通,贾诩只是一句话,几个关键词语,就不用再多说,马超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