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吕布前脚刚走,王允这边儿就赶紧差人去请人来自己的府上了,而他请来的则是朝中的尚书仆射士孙瑞。因为士孙瑞与王允两人交好,可以说是关系莫逆,而且他对大汉亦是忠心耿耿,所以在满朝文武中,王允最是信任于他。

    士孙瑞见到了王允后,说道:“子师兄,不知此时找瑞前来,所为何事?”

    他也知道,王允要是没有特别重要的事,那是绝对不会找他前来府上的。

    “君荣,有事,而且还是好事,并且是大好事啊!”

    “哦?能让子师兄如此一说,那么想必自然不会错了,哈哈哈,瑞是洗耳恭听啊!”

    士孙瑞一看王允这么坚定说是好事,那么必然就是错不了。于是他也想听听,看看到底是有了什么大好事儿,结果却让自己的这个子师兄都如此作态了。

    “此事是这样的,之前吕奉先来……”

    接着,王允就把吕布来到了自己的府上,然后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都给士孙瑞讲了一遍。士孙瑞听后,心说明白了,原来如此啊。确实是好事儿,大好事啊,子师兄说的倒是一点儿都没错。

    “那么子师兄急着找瑞前来,莫不是就为了此事?”

    王允点点头,继续说道:“君荣所言不错,虽然之前我已挑拨了吕奉先与董仲颖两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却还是不够,而吕奉先此人到底能否为我们所用,还需我们再推一把才行!”

    “还请子师兄言明,不知需要如何去推动此事?”

    “此事允以为,只需要找寻说客一人,去说服吕奉先即可!”

    士孙瑞一听。找寻一个说客?难道这个就是方法了?能有成效吗?

    “却不知子师兄要找何人为这个说客?”

    王允笑道:“经过允这两年来的观察,骑都尉李肃,此人却是正适合此任!”

    一听王允所说,士孙瑞忙道:“不可,不可啊!子师兄难道忘了,那骑都尉李肃可是董仲颖的人,怎能让他来助我们?这如何使得?不可,绝对不可啊!”

    王允听后是哈哈大笑,心说,君荣啊君荣。你这还是不了解人心啊。难道说他李肃就不能背叛了董仲颖吗?不是他不会背叛,而是我们能给他多大的利益让他去背叛罢了。说实话,对于人心的把握上,士孙瑞确实比不上王允这个老狐狸。而王允也是经过了两年多来的明察暗查,他最后是能确定。只要给李肃足够的利益,那么他就一定会背叛了董卓。而士孙瑞明显是没有这个想法。他就一直把李肃当成是董卓的嫡系人马,却没有想太多。

    “呵呵,君荣你却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啊!”王允神秘地一笑说道。

    “哦?子师兄请讲,瑞愿闻其详!他李肃为何就能为我们所用,真心地去当这个说客?”

    士孙瑞一时半会儿他确实也是想不明白。所以就向王允来请教。

    王允点点头,缓缓地说道:“李肃,小人也!据允所知,最近两年。其人对董仲颖多有不满,不过表面上却是一点儿都不敢表露出来罢了。而其人对董仲颖之怨恨颇深,所以我们只要给其足够的利益,不怕其人不为我们所用啊!”

    士孙瑞这回倒是懂了,他也微微点了点头,心说还是子师兄厉害,比自己强太多了,自己怎么就想不到这些呢。

    “子师兄真能确保此事万无一失?”

    “不错,君荣实不相瞒,俗话说,‘打蛇打七寸’,而李肃其人却也有命门为我所掌握,所以不愁他不就范啊!”

    士孙瑞一听,高兴地说道:“子师兄高明,高明啊!瑞所不及也,如此,他李肃却不足为虑也!”

    王允则笑着点了点头,就是如此,如今他李肃的命门都已经是被自己所掌握了,而他却还不知,所以以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他必为自己所用。之后再由他出面去劝说吕奉先,则此事必成矣。

    两人说好后,王允便差人又去请来了李肃。李肃一听说是司徒王允找他,他可不敢怠慢,司徒要见自己这个骑都尉,自己怎么可能不去呢,所以他是马上就赶到了王允的司徒府上。

    李肃见到了王允后,发现士孙瑞此时也在,于是便道:“肃见过王司徒,见过士孙仆射!”

    “不必多礼,请坐吧!”王允对李肃说道。

    士孙瑞却没多说,只是对李肃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多谢王司徒!却不知王司徒召肃前来,肃有何效劳之处?”

    王允一笑,心说李肃啊李肃,有些事情还确实是非你不可啊,你这可算是问对了。

    “今确有一事,需要你来帮忙!”

    李肃听后心中暗喜,心说好啊,自己正愁和你王允王子师拉不上什么关系呢,要是让你欠自己个人情的话,那么以后就好说了啊。

    “不知王司徒有何事是要肃去做的,还请明言,肃定当尽力便是!”

    李肃他也明白,王允的事儿肯定不是什么容易做到的就是了,不过只要是自己力所能及的,自己怎么也会尽力去做的。

    “此事还真是非你不可啊!不过在此之前,允倒是先要问一下,你觉得当今天下如何?”

    李肃一听,当今天下如何?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王司徒难道会不知道这个?不过他转念又一想,王子师他当然知道了,那么他如此问自己,难道这是要考校自己?不过,他要让自己做得事和考校自己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要先看看自己的本事如何,然后才能去做事?

    虽然李肃一下就有了好几个疑问,但是却也不妨碍他回答王允的问话,只见他一笑,便说道:“回王司徒,当今天下,此时却不是那么太平。”

    李肃是看着王允的反应,他也没再多说。他可知道,眼前的这个王司徒,那可是死忠大汉的人,所以自己要是来一句天下大乱的话,估计他是绝对不爱听的,所以那样儿的话自己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王允闻言则摇了摇头,“你不必有所顾虑,就算实话实说,说了天下大乱,我亦不会怪责于你的!”

    “这,唉,正是如此!”

    李肃一看,王允都这么说了,自己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

    “那你可知是因何如此?”

    王允继续向李肃问道,李肃一听,因何如此?那这个原因其实有很多吧,李肃还是找出来一个,“肃以为,却是因为那太平道的黄巾叛贼,才使我大汉变得如此模样!”

    王允听后是仰天大笑,“哈哈哈,非也,当今天下如此,诚然黄巾叛贼确实是难辞其咎,但是允以为却不在他们!”

    李肃开口问道:“那么不知王司徒以为,到底是因何如此?”

    王允把眼一瞪,就吐出了三个字,“董仲颖!”

    听了王允的话,把李肃给吓一跳,心说自己今日是不是来错了,这哪是司徒府啊,分明就是贼船啊。

    “这,王司徒怎可如此说,丞相有功于社稷,乃是大汉之贤臣啊!”

    这回不只是王允笑了,就连士孙瑞也一样是笑了,王允则说道:“李肃,允看你还是说了实话吧,在我们面前,你不必如此!”

    李肃忙站起说道:“王司徒,肃想起今日还有些事尚未解决,所以这就告辞了!”

    说完,他马上就想转身而走,不过王允此时却说道:“李肃,你觉得司徒府是你想进就进,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这句话是让李肃清醒了,他心说是啊,王子师和士孙君荣既然敢把自己请来,那么就是有恃无恐,早就做好了准备。今日自己能进这司徒府,如果能让他们满意,自然能平安地出这司徒府,不然的话,估计自己就要被人给抬出去吧。

    这时一时没说话的士孙瑞说话了,只听他说道:“子师兄,想来他也不是想走,可能确实有事要离开,不过既然你都如此说了,他应该不会再离开了!”

    王允就这么看着李肃,李肃忙说道:“不错,不错,士孙仆射所言不错啊!肃又想到,其实也不是那么急着回去,所以在王司徒这儿再叨扰片刻想来也无妨,肃叨扰了!”

    “哼!算你识时务!”王允冷哼道。

    李肃一见王允的态度,他只能是表面苦笑,而心中暗骂啊。

    “好了,坐吧,二位都不必如此,坐下来好好说,有什么不能解决之事啊?”

    士孙瑞留下,他其实就是做这个的。王允要逼迫李肃加入他们,而士孙瑞则夹在两人的中间,起到一个缓和的作用,以免让谁都下不来台。

    李肃再一次坐下后,问道:“不知王司徒之前所说何事,非肃去做不可?”

    王允心中暗笑,心说你李肃倒是走啊,此时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地待在这儿,不敢动吗。

    “哈哈哈,此事说来简单,其实就需你出马帮我们说服一人!”

    李肃听得是一头雾水,做说客,还说服一个人?这是要做什么?

    “不知王司徒要肃去说服何人啊?”

    “温侯吕布吕奉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