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杜义走后,张雄总算松了口气,然后他们一行五人又回了涿县城。

    到家后,张雄带着张飞对马超是千恩万谢,可以说马超是帮了大忙,说是全家的恩人也不为过。给马超整的也挺不好意思,让张雄把他夸的俨然就是一代大侠了,锄强扶弱,乐于助人,不顾危险拯救别人于水火之中。

    其实怎么回事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最后马超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只好说道:“伯父就不必客气了,这都是我辈中人该做之事,家师也常教导我如此。”

    张雄闻言连忙说道:“看来令师乃高士也!”

    马超对此倒没否认,“伯父,既然我叫您一声伯父,您以后也别小兄弟小兄弟的叫了,就叫我孟起吧!”

    张雄一听,这正好可以和马超拉近关系,“贤侄都这么说了,那也好。小子,你快过来见过你孟起大哥,以后再兄弟兄弟的,小心老子揍你!”他叫过身旁的张飞,让他叫马超大哥。

    马超心里这个乐啊,心说张雄果然上道,张三爷叫自己大哥,那以后就好办多了。

    如果是管别人叫大哥,张飞可能不情愿也不会同意。但是马超的话,他并不排斥,从年纪上说,马超比自己大一岁,而且武艺也比自己强,不过心说,这只是暂时的。而更重要的是人家救了自己老爹,先开药方控制了病情,如今又救了自己一家。

    自己是有恩必报的,这些加在一起,足以让自己叫大哥了。还有一点,虽然大哥是小白脸,但除了这个其他的都是很好的,无论是人品还是脾气都能和自己合得来。

    所以三爷也没二话,把马超当成了自己大哥,“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马超赶紧扶起他,“好兄弟!”又拍拍张飞的肩膀。

    “今日大哥身上没带什么,等以后有机会你去陇西,大哥把见面礼给你补上!”

    马超已经有了打算,张飞听后只在旁边傻笑。

    时间距离上次和杜家比试已过了三个多月,马超也在张雄这住了三个多月,张雄的病情因为有马超的药方而有所控制,虽不能痊愈,但至少一时间是没生命危险了,每天的精神都不错。

    张飞依旧是常去山中学武,每月能见他的时候少之又少,他还说这是要把老爹有病期间落下的补上,其实他那是看到了马超和崔安的武艺后,受了不小的打击,如今正奋发图强呢。

    虽然很少能见到张飞,但这并不妨碍马超与他增进彼此间的情谊,而马超之所以在这住了这么长时间,也是为了和张飞打好关系,如今来看,他的成果显著,和三爷的关系已经是非常不错了。马超的目的完成的差不多了,他想着什么时候和张雄父子道别离开。

    这天晚上,张雄依旧和马超他们一起吃饭,席间马超就把自己要离开的意思和他说了。

    “我知孟起你早晚要离开,所以伯父也不强留你,可是你不等飞儿回来了?”

    马超一笑,“不等了,二弟回来也是徒增伤感,只能请伯父代我转达歉意了。不过伯父可以转告二弟,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来陇西,我在那等着他!”

    第二日一早,马超和崔安就离开了张府,离开了涿县城,张雄一直把马超他们送到城外。

    “伯父,不必再相送了,你这身体当在家中好好休养!”

    “好,就听孟起你的,你们走吧,我马上就回去!”张雄说道。

    马超和崔安闻言拨转马头,然后头也不回就打马而去,张雄则望着已逐渐模糊的身影,对身旁的张胜说道:“此子他日定非池中之物!”张胜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和张雄回了家。

    三日后,马超两人来到了右北平的无终城,无终城和涿县根本就没法比。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地方不大,人更少,但该有的什么都不少,两人正好赶上一大早进城,交钱进了无终城后,两人牵马走在大街上。

    走着走着,马超就发现前面围了一群人,本就不宽的街上几乎全被堵上了,这在人口这么少的地方也是不常见的。要说马超是不喜欢围观,但在前世,很多国人都喜欢这个。他见状,微微一笑,敢情这也是从老祖宗这流传下来的。

    他是没兴趣,但无奈被挡上路了,只好让崔安在一旁牵马,自己上前看看怎么回事。

    马超仗着自己的功夫进入了人群中,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结果一看,不禁皱眉。

    原来有一个老者,在那摆摊,不过面上什么都没有,只是他怀中倒抱着一柄剑,说是剑吧,其实马超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反正很像就是了。

    再看这老者,你也看不出多大年纪来,脸也不知多长时间没洗了,头发更是一绺一绺的,全身上下破衣烂衫的,比乞丐都乞丐。而且给马超的感觉,这老者就好像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的样,随时都有可能过去,所以他直皱眉。

    这时就听旁边有人说话,“这老头儿在这都两天了,也不吃不喝的,看这样是挺不过今儿了!”

    又有一位接话道:“你还真信了?就一老骗子,前日来这说要卖怀中的宝剑,你们猜猜看他要多少钱?”

    旁边有几人直摇头,表示不知道。

    之前说话的那位一脸就知道你们不知道的样子,他于是接着说道:“一千金!他居然开价一千金!各位是一千金啊,不是钱,是金啊!”

    果然听到他话的旁边几人也纷纷插言:“一千金?没听错吧,他想钱想疯了?”

    “谁知道呢,一千金,这辈子,不,就算几十辈子我估计都不可能有。”

    这位刚说完,又一位也说了:“别说有了,估计各位见都没见过吧!要我看,这老头儿怀里的是不是剑还两说呢,不过他怀里的东西要真值一千金,你们说他能成这样?”

    旁边的人一听纷纷附和,“是啊!”“就是!”“怎么可能!”众人不住地点头应和。

    马超听着众人的议论,眉头皱得更深了。心说那剑什么的先不说它,就这老者都这样了,你们也没人去管管,帮他一下。不只是不帮,还在旁边围观看热闹。

    也许他们都认为老者是骗子,所以都在旁边看笑话,是啊,要是骗子总不会把自己饿死吧。所以围了这么多人,都等着看骗子怎么演戏呢。

    不过马超可不这么想,他虽然也不相信老者怀中的东西价值千金,但他知道老者绝不是骗子。他能感觉出来老者要不行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撒手人寰。

    他既然遇到了这事,就不可能不去管,马超赶紧从人群中走出,来到了老者近旁,把老者背了起来,旁边围观的百姓没人拦着或说什么,可能有人还会以为马超和老头儿是一伙的。

    马超背着老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围观百姓见骗子被同伙带走,也没什么意思了,几乎都散了,只有几个好奇心大的百姓还在留意着马超的举动。

    马超来到崔安身旁,“福达,咱们走!”

    于是马超在前背着老人,崔安在后面牵着马。两人来到了一家粥摊前,马超叫了一碗粥,他知道如果饿的时间太长,那绝对不能吃太多东西,所以粥正好。

    赶紧给老者喂粥,只可惜只进去了几口,不过就几口稀粥,却让老者能勉强开口了。

    从老者口中吐出了两个字,谢谢,马超听了大喜,赶紧又喂了老者几口稀粥,这回倒是进去了很多,既然老者能开口,马超暂时就放心多了。

    不过只过了一会儿,老者突然睁大双眼,看着马超。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马超脑海里闪出了一个不好的词语:回光返照!

    只见老者用手抓住了马超的胳膊,他那手也不知多少时日没洗过了,但马超却没嫌什么。

    只听老者对马超说道:“我,要,不行,这,这个,送,你。”

    说着,他把另一手死死抱着的那疑似剑的东西递给了马超,这东西马超之前也试着从老者手中拿出来过,可不知为什么老者右手死死护着它在怀里,所以马超也没办法,就那么地了,反正他对这东西也没兴趣。

    不过他却没想到老者要把这东西送自己,看这样自己要不收,老者都死不瞑目。虽说他不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看老者的样子,那绝对是比自己命还看重的东西。

    可能是看出了马超的犹豫,老者用他那微弱的声音说道:“此物,有,缘,者,得,之!”

    马超听得更是一头雾水,什么有缘者,自己吗?这东西和自己有缘了?

    他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问道:“老人家您是在说我?”

    老者闻言微微点头,马超还想问老者几句,但看老者那样,自己要不要这东西,老者真就要死不瞑目了。

    没办法,他只好拿了过来,顺便问了老者一句:“请问,这到底是何物?”

    老者含笑摇了摇头,“以,后,会,知,道。

    马超听后也就没再问,他知道问了也白问,这老者不会说太多的。

    老者又对马超说了半句,“你,就是……”

    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去了。马超也没工夫去想老者的话是什么意思,而老者送他的东西更是没在意。他现在更多的是伤心,就算给他稀世珍宝也改变不了现在的心情。老者就怎么走了,马超本想着能救他,结果还是没成功。

    这老者不过是大汉所有人中的一个而已,像老者这样的在整个天下也不知有多少。马超就算有心,也没那么大本事都救过来。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看来自己确实不得不走到那一步,当能力大的时候,相信像今日老者这样的事,就会让它发生少些。

    他觉得如今自己能做的,就是向着那一步,一步一步地向前迈进,一点儿点儿去努力,自己真心不想再看到有老者这样的事发生。

    马超为老者准备了后事,此事对他内心触动很大,心里极其不好受。崔安也知马超心情不好,所以几乎是不去打扰他,更多时候是把玩着老者送给马超的那个东西,他当然也不知道是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好奇。

    连老者的名马超都不知道,他深深自责。而最后只能在墓碑上刻个剑老之墓,以表对老者的尊重。

    马超更多的时间是一个人在那傻呆呆的发愣,自己从此一定会加倍努力的,让这片土地上尽量不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