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老五来到了赵岑的近前,而赵岑也没怀疑什么,像这么绝密的话自然还是在近点儿说为好。

    而此时的王老五在赵岑的耳边说道:“将军,我们只要……”

    刚说到此处,只见王老五从怀中掏出了一柄匕首,然后便向着赵岑的左胸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赵岑本来正想着这王老五要说得到底是何计策,结果就见一柄匕首奔向了自己的左胸。不得不说,赵岑他确实也算是经验丰富了,他赶紧向旁边一闪身,虽然是躲过了要害部位,但却还是受了伤。毕竟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而且赵岑对王老五也是一点儿防范都没有,而且他武艺确实也不高,如此能躲开要害其实已经就算是不错了。

    “王老五你这是要作甚?”赵岑大喝道。

    “哼!当然是要杀了你,你要不死,我们弟兄就都该死了!你自己要给董仲颖尽忠,也不要拉着我们一起陪葬!”

    说着,王老五的匕首又一次地向赵岑刺来,而且他大喊道:“快过来帮忙!”

    王老五叫着另外的一人,其实那人早就过来了,同样是拿出了匕首奔向了赵岑,赵岑武艺平平,而在步下说实话真就不如王老五两人的对手,并且之前还受了伤,虽然不是重伤,但却也不是轻伤,所以最后是没两招就中招了。

    “啊……”

    王老五最后一匕首还是扎进了赵岑的左胸,而另一人赶紧上去补了几匕首。赵岑尸体栽倒,而他估计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没死在诸侯联军的手中,最后倒是死在了自己手下的手中。

    而等王老五两人拿着赵岑的首级到关上的时候,他把赵岑的首级往关上一扔。王老五对众人说道:“弟兄们,赵岑已被我们所斩杀,如今我决定献关投诚,大家觉得怎么样?”

    士卒其实早就憋着口气儿,而有胆儿大的都已经是偷偷逃走了,至于剩下的肯定是不想给董卓卖命,所以投降诸侯联军也不是不可以。再说了,甚至很多人其实就是打着这个主意的,但是他们都知道赵岑那可是死忠董卓的人,所以谁都没敢言语什么。但是今日好了。赵岑终于是死了,而没人再压迫他们了,所以士卒们自然知道该如何做选择。

    最后看没人反对,王老五则说道:“好,既然这样儿。那咱们就开关,迎诸侯联军入关!”

    于是已经多少日都没再打开过的汜水关终于是在今日再一次地被打开了。而袁绍也自然是从探马处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但是他可不敢就这么让大军进入汜水关。凡事得小心谨慎才行啊,而至于其他人知道了消息后,也都没一个敢轻举妄动的,谁知道这是不是赵岑之计啊,赚自己等人的。汜水关里面都是伏兵,然后进去就中招了。

    而等众人来到了汜水关下的时候。王老五他们已经是带着关上的士卒出关了,然后他把赵岑的首级往地上一扔,最后众人跪下,王老五则说道:“赵岑已被我们所杀。小的王老五等人愿投降盟主!”

    袁绍一听,好,这事儿太有面子了,你看这汜水关的士卒投降于我联军盟主袁本初了吧。

    “好,你等弃暗投明,到时自有奖赏!各位,随我入关!”

    “谢盟主!”王老五一众士卒说道。

    “诺!”

    袁术众人也是齐声应诺,然后便跟着袁绍,带兵进入了汜水关。当然不是所有人马都进去,只是进去一部分而已,毕竟虽说对方看样儿是投诚了没错,但是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敌军之计,如果真出来个万一那可就不好办了,毕竟这个时候也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尽管马超觉得众人就是太过小心了,如今董卓可都跑了,汜水关的士卒开关投降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不过他也知道袁绍他们的顾虑却是对的,要是不如此小心谨慎的话,估计早就得被人给整的最后连渣儿都不剩了。如今这几个可没一个是易与之辈,不是太守就是州牧的,都是一方诸侯啊,不可小觑。

    入关之后,袁绍赶紧把王老五他们给叫到了近前,然后便向他们问道:“你们这儿到底发生了何事,怎么士卒就只剩下了如此之数?”

    袁绍也算是经验不少,所以直接就向王老五问了这个问题,而王老五当然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把他所知道的都给说了出来。众人听后,这才算明白。敢情人家董卓已经迁都长安了,而且如今留下的士卒不过就都是弃子而已,就连赵岑也是。不过赵岑他是死脑筋,就知道要为董卓尽忠,所以他的手下最后实在是忍受不了他了,这才把他杀了的,然后就投降联军了。

    众人心说,赵岑如今也算是为董卓尽忠了,不过就是死得倒是可惜了点儿。但是对于敌方的一个人,死了就死了,众人也没再多想。

    而马超则说道:“盟主,如今想来董仲颖他也尚未走远,我们是否要乘胜追击?”

    只见袁绍闻言则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董仲颖身边至少也有着十五万的人马,再说他未必就没有埋伏,所以我军此时却不可轻举妄动啊!”

    “盟主所言有理,想那李文优乃天下闻名的谋士,其人智计颇深,非是我等所能敌啊!”

    这话是陶谦说的,他明显也不想去追击董卓,和袁绍一个样儿。

    “十五万人马,不是咱们能对付的!”

    袁术也说道,别看没进汜水关之前如何,他还知道全力攻关。但是如今一听董卓撤退了,他当然也不想去追,再去追又得损失多少人马啊,要说这次攻汜水关就已经损失不少人马了。

    “是啊,董仲颖不只兵马多,而且还有李文优这样的智谋之士,不可力敌啊!”

    公孙瓒也说道,这都是事实,本来就如此,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最后就剩下个张杨没说话了,马超知道他不是不同意几人的话,只是作为朋友,他不想反驳而已。

    其实说白了其他人就是都不想去罢了,而马超心里对此可清楚着呢。什么人马多,有埋伏,有李儒啊,这些全都是借口。但是马超却也不得不承认,袁绍他们这么随口一说还真就让他们给说对了,真都是乌鸦嘴啊。

    “是,盟主和各位所言都有道理,这次超倒是有欠考虑了!”

    “孟起之心,绍亦能理解。而今我们却要先入雒阳,然后才能再做其他打算!”

    结果对于袁绍的这句话,众人却都点头同意可,马超却暗中鄙视,心说让你们追董卓去,你们没一个去的。结果如今这一说要进雒阳,你们是比谁都积极啊。不过雒阳的好东西都让人家给抢走了,如今那就是个破烂摊子,你们还能从那儿得到什么好处?笑话!那地方和你们想象中的绝对是不一样了,不知道你们见到那样儿的雒阳城后会有什么精彩表情。

    不过自己也得去雒阳,也许自己能找到好东西也不一定,毕竟传国玉玺应该就在建章宫中。不过这事儿还得隐蔽着去做才行啊,要不很容易就节外生枝。

    想到了此处,马超则对袁绍说道:“盟主,超之士卒皆以疲惫,所以今想留守汜水关歇息一阵,不知盟主可否允许?”

    袁绍一听,心说你这不是傻吗,人家都想进雒阳,结果你倒好,却想留在汜水关这儿。如今自己正愁是没人留守在这儿呢,结果倒是“瞌睡时候有人送枕头”啊,那么既然你毛遂自荐了,那太好了,自己要是不同意那这个联军盟主不就不通人情了吗?

    “好,既如此,那么就依孟起所言吧!孟起暂时带兵留在汜水关,而我们则先行一步去雒阳!”

    本来以袁绍最开始的打算,大家都一起进雒阳,而在汜水关留下几员大将和一些人马也就可以了。毕竟让谁留下估计谁也不能干啊,所以自己还是别做那得罪人的事儿为好。但是有了如今马超出言要求自己带兵留下来,那么他也就顺水推舟把这事儿给定下来了。他还生怕马超反悔不留下来了,所以赶紧就决定下来了此事。

    说马超傻的可不只是袁绍袁本初他一个人,还有袁术袁公路,陶谦陶恭祖他们两人心中也都是如此的想法。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放着大好的雒阳城不进,留在这么个破汜水关内,有什么好处?在雒阳城也许能得到不少的好东西,还有利益好处一大堆,在汜水关能得到什么?所以两人也都不能理解马超的想法,只能在心中暗道,马孟起如今年轻而且还很傻。

    其实马超也都知道他们几人的想法,不过他心说,谁傻还不知道呢,你当董仲颖还能给你们留下个完好无损的雒阳城?想想那可能吗?你们要是董仲颖的话,你们会给诸侯联军留下多少东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