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咚……咚……咚……咚……”

    此时鼓声震天,而汜水关的守卒一看,喊道:“敌军来攻关了!”

    “敌军又杀上来了!”

    “赶紧通知三位将军!”

    ……

    对于这帮士卒来说,此时的他们可真不想就这么和诸侯联军交战。而之前是之前,可如今情况变了,因为主公要迁都,他都要撤走了,而自己人中肯定有人会被当成弃子,所以很多人真是没有那个心思再和诸侯联军一战了,谁也不知道到底自己会不会被当成弃子丢弃不要了呢。而此时自己还在汜水关这儿拼死拼活的,然后到最后却沦为了弃子,这上哪儿说理去。

    但是敌军来攻关,关上的士卒还是展开了迎战,而有一个机灵的士卒则去通知了张济三人。

    “报三位将军,敌军又攻上来了!”

    而此时的汜水关关内,张济叔侄还有赵岑是没想到啊,这诸侯联军刚退兵还没过多久,就又一次地攻了上来。真是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啊。而其实当听到对方鼓声的时候,三人就已经知道对方又杀上来了,所以如今他们是跟着士卒一起来到了关上,准备杀退来犯之敌!

    三人是彼此相互看了一眼,确实都看到了每人眼中的忧虑。要说不忧虑那不可能,之前还头疼流言的事儿呢,可到了如今也都没有个好的解决办法。而这时候诸侯联军又是再一次地杀了上来,三人可都知道,明显是人家也看出来了关内有异常,虽然诸侯联军那边儿可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看他们今日一反常态又一次地进攻就知道,他们也是想抓住这个大好的时机啊。

    其实想想也是,行军打仗,战机很多就是一瞬即逝的,而有时候没抓住的话,那么可能就要错过很多了。而显然人家诸侯联军也不是傻子,所以如此时机还把握不住的话,那真都是白当上今日这样儿的官职了。袁绍他们六个,不是太守就是州牧的,那可不是小官啊。

    但是如今这敌人都已经杀到家门口了,忧虑归忧虑,不过却也没什么可怕的,反正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到时再把人给打下去一次也就是了。

    所以虽然三人眼中是有忧虑不错,但是忧虑中却也有着坚定。而对他们几人来说,手中有这么多的人马守关,要是还抵挡不住诸侯联军的话,那如何和自己主公交待啊。可能最后也都没什么脸面去见自己的主公和同僚了,丢不起那个人啊。

    “杀啊!”

    诸侯联军的士卒大喝着,是抬着云梯就冲向了汜水关。而对他们来说,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攻破汜水关,完成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任务。

    虽然被此关隘阻挡了多日,但是诸侯联军却没有气馁,或者应该说袁绍他们每个人都算是治军有方了,所以士卒都没什么太大的厌战情绪,而这方面每个人倒是做得还都不错。

    此时赵岑喝道:“弟兄们,随我杀退来犯之敌,守卫汜水关!”

    张济和张绣叔侄也喊道:“大家杀啊!”

    “杀!杀!杀!”

    ……

    别看很多人都没有和诸侯联军一战的心思了,但是面对着敌军的猛攻,他们要再不动手,那不就等着让人宰吗,所以就算是被动地那也是不得不动手了啊,只不过汜水关的守卒战力下降了很多就是了,而这也是对诸侯联军一方最有利的一面。

    第一拨,袁氏兄弟的人马上去了,袁术一方的乐就和袁绍一方的马延各带领两千人攻关。

    结果虽然也是很不顺利,但是却还真让两人带兵登上了汜水关。这虽然不是他们第一次登上汜水关,但是却是两人第一次这么顺利地上去,当然了这个顺利是相比之前的,所以这么说。

    不过随后两人就又悲剧了,乐就的武艺和张济其实差不多,无论是马上还是步下,不过旁边还有个张绣呢。所以他要是对付张济还行,但是对付人家张绣就不行了,结果张济没找他,而他则是让人家的侄子张绣给打了下来。至于马延也是一样,他不是被张绣给打下来的,却是被张济给打下来了。

    两人掉到关下后,心中都说,幸好自己是扶着云梯掉下来的,要不直接掉下来不死也得伤啊。如今还好,只不过又是把身体摔得生疼罢了。

    两个主将都被人打下来了,士卒就更别说了。张济大喝道:“乌合之众也敢上关?”

    说着,拿着手中的环首刀就左右开弓上了,联军的士卒哪是他的对手啊,结果最后不是被打落关下,就是被张济所杀。而张绣和赵岑更是如此,无论马上步下,张绣都是握着手中枪,而赵岑也是拿着环首刀。但是死在张绣手中的士卒人数更多,而赵岑那边儿却差了不少,毕竟他的武艺没人家张绣的强啊。

    “唉!”

    后面观战的袁绍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本来这次自己的将领又攻上关了,而且这次的士卒上去的也不少,但是没想到结果还是如此啊。

    不过倒是其实也有让人比较欣慰的地方,那就是汜水关守卒的战力确实是大不如前了,这个没错,而这个就是好事,太好了,对己方是特别有利的,袁绍心中想到。

    而这边儿袁氏兄弟的人马退了下来后,马超和张杨的人马是马上就补了上去。

    而马岱应该说他很倒霉,因为关上的三个人好像都看出来了,他的威胁比别人都大,所以每次只要是他带兵,三人都是让人好好的去招呼他。结果马岱每次都登不上去汜水关,而人家士卒都上去过了,可他却怎么也上不去。

    结果这次依旧是如此,张济看到他后,对众人说道:“那小子又来了,弟兄们好好招呼他!”

    说完,张济也不管别人如何,他是和自己的侄子还有赵岑,把已经烧好了的油就往马岱那儿倒。马岱心说,每次他们见到自己都如此,要是不倒个十几次油都不会停手啊。可自己又能如何,只能是退下去了,要不还怎么躲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就在三人和汜水关守卒的招呼下,马岱这次依旧是有没登上汜水关。而马超在后面看着他就是一笑,心说伯瞻你还得练啊,经验啊,它可是相当宝贵的。不知道如果马岱知道了马超是如此想的话,他会是什么样儿的表情。

    这次马超和张杨,与袁氏兄弟也都差不多,双方算是半斤八两了。主要人家的武将都登上关了,可己方的将领还没上去过呢。

    而最后就是陶谦和公孙瓒的人马出战了,当然他们表现得比前面的都要好,他们两方人马还知道配合,这个却是不容易了。不过即便如此,却也还是没能逃过被杀退的命运。

    接下来,诸侯联军又攻了两轮,可却还是没什么建树,不过马岱这次倒是登上去了,不过却被人家张济叔侄联手给打退了下来。不过就这样儿,也把他高兴地不得了。毕竟这是第一次登上了汜水关,自己也终于不会再在自己大兄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看着己方的士卒皆以疲惫,袁绍让人鸣金收兵。此时的袁绍还是知道体恤士卒的,无论是自己的人马,还是其他几人的人马,自己作为联军盟主,都是该体恤一下。要是没有他们,还拿什么来抗衡董仲颖。

    --------------------------------------------------

    雒阳,董卓这边儿已经开始着手迁都了,而下面,他则命李傕、郭汜还有李儒他们三个人总揽此事。但李儒他毕竟是个文士,所以大权还是在李傕和郭汜这儿。

    而此时李肃则谏言说:“主公,如今我军开销颇大,而雒阳城的富户极多,如今我军又要撤离此地,倒不如把雒阳城的富户劫掠一番!”

    董卓闻言,双眼放光地说道:“好,如此甚好!”

    于是他便命李傕和郭汜去做这事儿,而两人是欣然领命而去。这可是个肥差,实在是太好了,能捞到不少的好处啊。

    结果如此一来,雒阳的所有百姓可就倒了大霉了。而李傕和郭汜两人可不管别的,反正主公都下令了,再说也要离开这儿了,与其留给诸侯联军一个完好无损的雒阳城,倒是还不如留给他们个破烂不堪的地方更好。所以他们两人对自己主公的想法,那是双手赞成的,好的东西怎么能留给敌人呢,那不是资敌吗。到时候他们还得用这些东西来打自己,所以绝对是半点儿东西都不能留给敌人啊。

    而本来平时他们两人就很是放任士卒,根本就没有什么军纪,结果如此一来,更是如此。于是在雒阳城中,不管是有钱的人家,还是普通的百姓,家中的钱粮,东西都通通被抢。最后不说是劫掠一空吧,但是也真都是差不多了。而有些女人的下场则更惨,士卒此时更是化身为禽兽。至于其他杀人什么的,那更是随处可见了。

    最后两人带兵把雒阳城抢得差不多了,又一把火烧了大半个雒阳城,然后这才出了雒阳,奔向了长安。

    而董卓在前往长安之时,是特意让人去了汜水关把张济叔侄给召了回来,顺便还让他们带兵回来,而汜水关最后就只剩下了赵岑还有一千士卒在那儿留守。

    赵岑送走了张济后,回关看着还留下的这一千士卒,他心说,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弃子啊。但是赵岑却没有对自己主公有任何的不满,因为对他来说,要是没有自己主公,自己还是个大营的守卫,而有今日如此地位,都是主公的知遇之恩。所以别说当弃子了,就算是董卓让他死,他也无所畏惧。

    赵岑让士卒叫来了自己的两个手下,不过这两个手下可不是他的什么心腹,就是普通的手下而已。而赵岑的意思,本来是想对两人嘱咐一下,让两人都能重视起来,此时更得是严守关隘,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而此时两人倒是先向他问道:“敢问将军,此时是否还让我等死守这汜水关?”

    这是他手下一个叫王老五的说的话,赵岑闻言一叹道:“唉,岑受主公知遇之恩,所以如今是……”

    “将军不必多说,属下都明白的!而属下今有一计,可助将军破敌!”

    赵岑闻言眼前就是一亮,说道:“哦?不知老五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如今他这也是“有病乱投医了”,一听说有计策破敌,他心里是兴奋得不行。

    “诺!”于是王老五就来到了赵岑近前,贴在他耳边,准备把自己的计策说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